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33章 那么重要的资源怎么可以沉塘呢
    魏常乐的手中,三阶迷幻阵卡牌迅速释放开来,在权笃芬与李梓铭眨眼的瞬间,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紫色的迷雾中完全失去了方向感。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那种诡异的能量波动在异幻草的作用下,使得上位元素更加的扭曲,原本只能起到困住星胎境初期的三阶迷幻阵,现在若是没有魏常乐收手绕过他们,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至于提高修为?别开玩笑了!在这片元素混乱地区,一星半点的星辰之力都没有,修为倒退都是迟早的事!

    “哼!”李梓铭目光深邃的望着周身的浓雾,一种黄鼠狼咬乌龟无从下手的感觉油然而生,长枪抡圆了朝着某个方向刺去,那爆涌而出的星力疯狂的绞杀着那浓厚的迷幻烟雾,原本无往不胜的招数,此时完全失去了作用。

    那些诡异的雾气根本无法被搅碎,就像是游泳时手掌划过水面,驱散的水花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该死!”不远处的权笃芬恨恨的咬牙切齿,没想到自己之前最看不起的家伙,现在竟然将自己戏耍至此,一股愤恨的屈辱感像是无名的业火只从脚底烧到了头顶,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臭小子!有本事滚进来你我决一死战!”

    “有本事你出来!”魏常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我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出来啊!我要是跑了就是你爸爸,不跑就是你爷爷,来来来,自己决定自己的辈分的时候到了!你来呀!你算什么好汉!”

    华熏衣:“……”小人得志的既视感……

    权笃芬被气得七窍生烟,我说你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贱呢!星海里的星力像是蒸汽机里的水,扑哧扑哧的从头顶冒了出来。

    李梓铭与权笃芬在迷幻阵中宛如打太极般的试探与千变万化的表情,外面的魏常乐在外面看的一清二楚,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手指在卡牌上点了点,一阶水幕术启动,借助卡牌对于迷幻阵的控制与精神力的感知,魏常乐将两人滑稽的动作显影在了水幕上。

    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但是那手持长枪与手握长鞭的样子及其的明显,“哎呀?”魏常乐眸子一缩,笑容便收了起来,社长那不断挥舞魔导杖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精神力感知中,“忘记了这种法术敌我不分了……”

    尴尬的挠了挠头,魏常乐的星力涌动,伴随着精神力对迷幻阵的掌控,在祁幼琴行走的方向抽丝剥茧,最终那焦头烂额的高挑姑娘出现在了大阵的边缘。

    “魏常乐!”祁幼琴娇嗔一声,不满的望着那打着哈哈的男子,旋即心中涌出一道暖意,走上前去担忧的抚摸着魏常手上的后背。

    “你忍一下,我先把你治好!”说罢,芊芊素手握住魔导杖,三阶的铭文顿时变换成生机勃勃的绿色,柔软的手臂在空中挥舞着,一道道沁人心脾的光球融入了魏常乐身体中,飞快的修复那破损的肌肉与其他组织。

    “啊~~~”只感到后背一阵酥麻传来,魏常乐舒服的叫了出来,这一举动引得祁幼琴的脸颊一阵羞红,小声嘟囔了几句,那白皙的俏脸上又换上以往的阳光灿烂。

    美眸不断打量着那紫色的换阵,祁幼琴开口道“你这是三阶迷幻阵?不对……你的修为不可能施展出三阶的法术啊?哦!难道是什么魔导器?”

    “嗯,算是吧。”魏常乐顺着祁幼琴的话说道,现在封印卡的事情不方便暴露,还是能藏就多藏一段时间,毕竟自己没有办法说明什么时候学会的法则符文!

    “现在怎么办?”一旁欣喜的跑过来的邓倩倩疑惑地望着魏常乐,之前这个社团中修为垫底的男生的所作所为彻底的改变了她对他的看法,以往有些不屑的语气,也变得恭恭敬敬起来。

    “呐,你们先看看这个。”魏常乐指着身前的水幕,上面两道身影就像是戏台子上,打斗的来将军,围绕着彼此不停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因为迷雾的关系谁都不敢下狠手,就这样像是无头苍蝇般打着转转。

    “噗~”邓倩倩嘴上兜不住,掩嘴娇笑起来,上面的滑稽镜像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可以想象里面的两个人是如何的难受!

    “活该!”嵇浩河宛如大仇已报的爽快感,那些守在西门的开海境学生也都被笼罩了进去,突然间失去了保护伞的可怜虫们此时呼天抢地的在里面摆出各种奇葩的体位。

    “走吧,”魏常乐收起了水幕,说道。

    “走?”邓倩倩抬头,“好不容易困住他们了,应该要好好刁难他们一番啊!”

    “嘿嘿,我的迷幻阵只有三阶初级,能把他们束缚住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不感激跑路,等会儿迷幻阵的能量耗尽了,大家就都玩儿完了!”

    “啊!”闻言,嵇浩河连忙开启手腕上的雷达手表,望着那正常运转的雷达地图,欣慰的不停的抚摸着上面的金属壳“还好,这东西没有被打坏,社长,魏哥现在学校的空间马上就要扩张到原本的百倍了,我们要前往宏南塔还要走将近十公里……我的洛天依(老天爷)啊……杀了我吧……”

    因为在食堂后门被尸群大军追逐的关系,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跑,又被权笃芬他们拐到了体育馆来,原本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赶到的路程,现在就算是到了黎明时分都两说。

    更别提依旧在扩张的学校与更加扭曲的空间,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不要气馁嘛!”祁幼琴安慰道“人的一生,总要有几次刺激神经的旅程,他们或许危险、或许奇妙、或许猎奇,但是在平淡无奇的岁月里,他们总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也是我们不可思议研究社存在的根本啊!”

    “可是……”嵇浩河哑口无言的戳着手指。

    “别担心啊老嵇,”魏常乐走上前去拍着嵇浩河的肩膀,“你平时上课的时候,总幻想着突然秦岭炸了!涌现出来许多妖魔鬼怪,上天赐予你无上的法力!然后……嘿嘿嘿!呐,现在,想象成功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的确是成功了……”嵇浩河喃喃道“可是上天满足了我十分之九的梦想,剩下最重要的十分之一因为嫌麻烦省略了,我无上的法力凉了啊……”

    魏常乐:“……”要不你头上顶个光环,自我安慰一下?

    “魏哥,如果我没有活着出去的话……”

    “你放心,就算是我们活着出去,万水千山我也不会跟你一起看的!”

    “不是……”嵇浩河在魏常乐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帮我把我的三个1t的移动硬盘沉到宏南湖中吧……就让他们在这水底永远沉睡到时间的尽头。”

    魏常乐:“尼玛怎么还突然间煽情起来了那……”那么重要的资源怎么可以沉塘呢,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