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37章 你弟弟被车撞了!(第四更!!!)
    文法学院,文德楼,教导处。?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同学坐在沙发上,面前几位貌美如花身材妖娆的女学生,在他的面前跳着舞。

    她们是舞蹈社的学生,因为连夜排练开学典礼上的舞蹈的关系,直到学院异界化都没有离开文德楼,刚才险些被异化力侵蚀,好在矗立在楼外的铜人雕像发威,使得那些异幻草无法靠近文德楼半步,他们才险之又险的活了下来。

    但很不巧的是祸不单行!没有被魔物化的姑娘们,却被几只凭空出现在文德楼里的三阶魔物钢纹狼团团围住!在这紧要关头,那个名叫董仕朗的大三学生与一个名叫宇文春的大二学生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将他们救了下来。

    为了报答对方的恩情,受到惊吓的姑娘们为两位‘英雄’跳舞表示感谢。

    “嘿嘿!学长……”宇文春在董仕朗的耳边轻声说道,“这舞蹈社的妹子身段真好啊,你看那小腰扭得……反正这场异变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不如勾搭上一个两个的爽爽啊。”

    “呵呵,嗯,不错!”董仕朗对损友的建议十分赞同,当下眼神就在那十个女生中间不停的扫视着,在哪饱满的胸部,挺翘的娇臀上贪婪的望着,心中无数淫邪的体位不断伴随着姑娘的舞步变换着姿势。

    这样想着,感觉身子都有些酥软,下面蠢蠢欲动,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想要冲天而起。

    “学长!学长!”就在这时,一个之前自己救下的学弟,从外面匆匆跑来,大声喊着,惊动了心猿意马的两人。

    “干神马?干神马?叫叫嚷嚷的成何体统啊!别吓着人家了!”董仕朗指了指脚步慌乱的舞女皱了皱眉头,“怎么了?是不是又有妖兽进犯了?嗯?”

    “学长!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跑进来的哪位男同学慌慌张张的说道,“我们一组从外面巡查的时候,发现一个受了重伤的学生!”

    “哦!”董仕朗点了点头,不耐烦道,“受了伤就把他带进来,让医疗组的小姐姐去治疗嘛!犯得着跑进来问我们两个么?”

    “可是,可是,”男同学焦急的卡巴了两声,连忙说道“可是那名学生长得跟您十分相似!所以说……难道说……”

    “什么!”董仕朗猛地站了起来,浑身上下顿时被蓬勃涌出的星力所占据,灰黄色的星力爆发及其猛烈,那名男同学招架不住一下子被冲出门去,撞在了瓷砖雕刻的墙壁上。

    “啊~~”跳舞的姑娘们看见这一幕,纷纷尖叫道,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彬彬有礼的学长,现在突然间变成了这般可怕模样。

    “没事!没事!”宇文春连忙打圆场,“好像是有人受伤了,我跟学长出去一下,大家散了吧,啊!”

    说罢,扭头望着发红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董仕朗,眉头微皱“先去看看吧,没有被魔化,想必并是什么要紧的伤,一群小学弟不懂事,瞎吵吵,还是先不要认真的好!”

    “那是我的弟弟!董琦悲!”董仕朗吼道,旋即将身上的星力缓缓收了起来,经过这一番星力的冲洗,整间教导处的书架上的文件纷飞,之后此间事了,恐怕教导处老师要好生费一番功夫了。

    ……

    文德楼,101教室。

    这是一间整座教学楼最大的教室之一,应为宽阔方便,因此一些逃到文德楼来的学生将这里当做处理伤员的医务室,里面无数治愈系的小姐姐、小哥哥们穿梭在众多身上缠绕着绷带的学生身旁。

    “轰!!!”

    大门被一脚踹开,位于门口的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学生不满的低喝道“医务室!请保持安静!”

    但旋即他又闭上了嘴,一双充满煞气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那来源于星胎中的灵压,压迫的他呼吸都急促了许多,连经脉中流淌的星力也骤然扭曲,望着那居高临下的眼神,知趣的让开了大门的道路。

    “哼!”董仕朗瞪了面前的男子一眼,头也不回的朝着那两条床铺过到尽头的床位走去,一路走来,身上的灵压使得无数学生身上的伤痕崩裂,龇牙怪叫的声音不停的响起,穿着羽绒服的治愈系学生敢怒而不敢言。

    “呃……”来到窗前,伸手轻轻的将那白色的床单拉开,一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仅仅是消瘦了几番的脸孔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弟弟!”望着那刚被某个治愈系学生消了毒的伤痕,董仕朗怒火怦然爆发,惊的周围的

    学生连忙逃窜。

    “仕朗!你想让你的弟弟死么?”宇文春喝道,伸手在那张愈发苍白的身体上加了一层三阶星力护罩,“你的星力冲击会直接作用在弟弟身上!不想让他死在你的手里,就给我把情绪控制住!”

    张了张口,董仕朗哑口无言,长吐了一口气,身上的灰黄色星力全部收回了星海中。

    “他现在怎么样?”董仕朗抓过身边一个女同学问道。

    “我们……我们已经给他恢复了伤口,应该……”

    “应该!”董仕朗大吼一声,震得窗户呼呼只响。

    “我们……我们……呜呜……他应该……”女学生被她这一吼,吓了一跳手臂上巨大的手劲儿使她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腿脚一软,差点滑倒在地。

    “哥……哥?”就在这时,身边的床铺上宛如惊雷霹雳般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传来,董仕朗神情大动,随手将女同学丢到宇文春怀里,扭头望向床铺上缓缓睁开眼睛的弟弟。

    “弟弟!你醒过来啦!”董仕朗伸出粗壮的手臂一把拉起弟弟的手来,身上因为激动而带起的星力顺着手臂的传导……全都刺激到了董琦悲的身上。

    “呃……”被这磅礴的星力猛然攻击自己脆弱的身体,董琦悲身子颤抖了几下,脑袋一歪,又昏死过去。

    董仕朗:“……”弟弟!弟弟!你怎么了弟弟?

    “仕朗兄!”宇文春安抚住怀中泣不成声的小姐姐,一脸埋怨的望着董仕朗那毛手毛脚的样子,“你先随我出去,若是再呆在这里,恐怕你弟弟距离凉凉也不远了!”

    在诸位治愈系学生埋怨的眼神中,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101。在走廊上踱步。

    现在的走廊只有他们两个人,医务室是隔音的,关上门后,任凭那里面的学生哀鸣不断,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分毫。

    以前的时候,弟弟董琦悲给自己开玩笑说:“如果有人丧心病狂的在教室里安置了邢台,十八般酷刑轮番折磨某个人的话,都不会被打扰到隔壁在上课的学生。”

    可现在,这诡异的安静使得董仕朗心里毛毛的。时不时的回头望一眼那渐行渐远的101教室门。

    “我清楚你现在的感觉。”宇文春开口道,“我有个表妹,现在也就这么高吧。”伸出手来在自己的胸口比了比。

    宇文春与董仕朗都属于比较高的那一类人,一米八五的身姿是得傲然与一干学生中。

    “当年小时候,我们俩儿在奶奶家玩儿,她被逆星兽攻击,差点丢掉半条命。”宇文春叹了口气,显然这记忆并不怎么有趣,“我当四的表现不比你好多少,莽莽撞撞的冲了上去,差点就回不来了呢!”

    站住脚步,宇文春望着窗外幽蓝色的月光,右手在后腰上摸了摸,在三层衣服下,一条狰狞的伤疤附着在皮肤上。

    “这就是你那条伤疤的来历?”董仕朗望着老友摸着后腰的动作,明白了一切,当即尴尬的挠了挠头。

    “是啊,我是有前车之鉴了,不想让你也补上我的后尘……”

    两个人沉默的望着窗外,久久不语。董仕朗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从他那身边缓缓升腾又猛然消散的星力上看来,他的精神世界并不平凡。

    “琦悲的伤,不是妖兽所为……”宇文春突然间说道。

    “什么?”董仕朗扭过头来,两只铜铃大眼端详着宇文春那张遍布疑云的脸,询问道“你这是何意?”

    “妖兽的攻击会在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宇文春反问道。

    “深深地抓痕,成片成片的砸痕,或者是惨不忍睹的啃噬痕。”董仕朗疑惑地说道“可是这根我弟弟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你说……”突然间董仕朗一拳头砸向了身边的瓷砖墙,脆弱的白色瓷片散落满地“你是说,他是被人攻击的!”

    “你不要这么冲动啊!”宇文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手上掐了个决,走廊上的风之元素在他的手掌上形成了一股旋风,将脚底下的碎片全部扫将到垃圾桶里。

    “他身上的是机动车的冲撞的痕迹,虽然治愈系的同学们已经将那车圈的压痕清洗掉了,答案是那刻印在肌肉上的轮胎印,还是很清楚的。”宇文春说道“你知道我对汽车还蛮有研究的。我曾经观察过咱们学校的校车,敢打包票的说,那就是在校车的碾压下产生的印记,在加上没有妖兽攻击的痕迹,因此,我断定。”

    宇文春迟疑了片刻,缓缓的道:

    “你弟弟被车撞了!”

    ps:呀吼,今天感觉好,多更了一章,快来夸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