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案战鹰 > 第469章对手强劲
    第三天,专家组分批到思河村相对应的邻村做标化死亡率调查做比较,抽样对比调查中,村民的生活习惯和饮食都差不多。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调查组把从思河村采集的饮用水、石头、食物等都被送往省里做进一步检测,有待调查结果。

    调查小组出具的分析报告认为:1、排除食物中毒之类的突发公共事件;2、排除传染性疾病;3、由于思河村无工业污染,饮用水与食物均无不良影响,可以排除食物链毒物富集引起慢性中毒的可能性,但不排除不明原因的矿物质污染;

    4、根据对思河村现住17名60岁的老人身体健康检查显示,大部分存在腰椎劳损等疾病,有6人血压偏高。而在平时,他们劳动强度大,就医不及时,就容易导致小病不治成大疾;5、大部分死都年龄偏高,他们的身体状况本来就差,加上村里有一些迷信传说,使他们产生心理恐惧,导致病情恶化,有加速死亡的可能性;另外死亡的4人,属于意外事故或疾病发作或疾病未及时治疗恶化而死亡。

    基于以上分析,调查组认为思河村民的死因是“劳累过度,缺医少药”,排除了中毒和传染性疾病的可能。

    一、排除食物中毒之类的突发性公共事件。理由为:1、死亡时间没有集中性;2、死者的临床症状不一致;3、没有共同的饮食史。

    二、排除传染性疾病。理由为:1、所有死者在死亡前无类似临床症状;2、除死者之外,没有出现其他任何传染性病人,无传染源的存在;3、调查时发现与死者接触的人群没有出现一例被传染的病人。4、死者年龄在60岁的以上占76.47%,这种年龄颁布与传染性疾病年龄分布规律不一致;5、对照自然性传染性疾病,如出血热,死者症状人群颁布以及年龄分布等,没有一点吻合之处。

    三、排除食物链毒物富集引起慢性中毒的可能性。由于思河村无工业污染,钦用水与食物均无不良影响,可以排除食物链毒物富集引起慢性中毒的可能性。但不排除不明原因的矿物质污染。

    四、健康因素。对思河村60岁以上的老人身体健康检查情况分析,他们的身体现状不容乐观,大部分人存在“腰椎劳损”等疾病,有多人血压偏高,部分人有感冒症状。平时村民劳动强度较大,有小病时没有医生也没有药,普遍采用忍一忍的做法。村里没有卫生室,缺医少药,村民对自身健康不够重视,结果“小病不治成大疾”,疾病严重威胁着村民的生命健康。

    五、心理因素。由于村内绝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工,在家的老年人身体状况本来就差,又缺乏家人照顾,求医困难,加上村里有一些“迷信”传说,使他们产生心理恐惧,死亡阴影笼罩,导致身体状况恶化,抵抗力下降,影响到他们的健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虽说纵火案有了较大进展,但思河村民不正常死亡案情却没有丝毫进展。高翔急得寝食不安。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他就琢磨着,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高翔,一副精明、睿智的模样。从警以来,高翔接连主办或者协办了无数大要案,如密室杀人案、电梯断头案、富豪谋杀案等等,一步一个脚印从民警一直干到刑警支队长。

    除了侦办云黄刑侦史上第一起零口供黑恶社会有组织犯罪定罪的案件、韦耀文韦耀武涉恶涉毒案件外,他主办侦破的最漂亮最出色的一起案件,就是云黄市某某小学两名小学生被绑架杀害案。那是某年元旦,两名三年级学生被两名惨无人性的歹徒骗上杨梅山掐死后埋尸,而后向其家属勒索现金50万元,高翔为首的侦破组连续作战,奋战三昼夜,最终在w市汽车站将欲外逃的二名犯罪嫌疑人及时抓获。

    绑匪被抓时说的第一句就是:“真想不到你们动作这样快,如果给我5分钟,这个案子你们警察休想破了……败在你们手里,服了”。在这起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充分显示了高翔的聪明才智。案件破获后,平日阴沉的校园又传来琅琅的读书声,经中央、省市各级媒介报道,高翔的声名一时远扬。

    而今天遇到的是强劲的对手,绝不是一般的对手。

    高翔躺在床上理了一下近几天摸排到的情况:程银祥的前妻已经死亡,和现妻子周亚琴于三年前再婚。程银祥的前妻的意外死亡能不能与他的现任妻子周亚琴有某种关系呢?如果真是程银祥作的案,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呢?如果真是他作的案,又是什么犯罪手法呢?

    周亚琴对思河村情况应该最了解,她应该知道一些目前警方还没有掌握的情况。对!进一步了解一下周亚琴。

    第二天晚上,高翔带了一名侦查员向周亚琴做进一步的调查和了解。

    “周亚琴,目前,你是程银祥身边最亲近的人,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为了尽快破案,你要毫无保留地跟我讲,这些情况很重要!程银祥的为人以及他和村民的关系怎么样?”高翔开门见山地说。

    周亚琴沉思了一会儿:“从表面看,程银祥和村民的关系挺好的。程银祥总在我面前称村民很好,诚实,朴素。程银祥曾经和我说过,对全体村民都要很关心。村民们遇到了什么困难也给程银祥打电话,向他求援。”

    虽然周亚琴心里对程银祥有点儿怀疑,可毕竟没有证据,在威严的警察面前,她没敢讲心里话。

    高翔问:“怎么证明程银祥对村民很好呢?”

    周亚琴说:“有一次因为打程将纠纷,我和邻居吵了一架。我给程银祥打电话,让程银祥替我出气。第二天,程银祥却把我臭骂了一顿,而对那个邻居则赔了不是。”

    “遇到一些常见的小病倒是可以应付,而近两年,村里的老人接二连三地去世,我根本无能为力,唉……”程银祥曾这样对她说过。

    因为他是村里唯一懂点医术的人,每次村民发病时都会请他出诊,可他从不敢开药方,因为担心下错药。

    程银祥还对她说起:“这几年,村里接连死了很多人,有两夫妻前后不到一个月相继去世的,有兄弟俩突然猝死的,还有刚出生的两名婴儿先后无故夭折的……如果说心里一点不害怕那是假话。其实,我也想离开这里到外地谋生,但是村里人对我很好,不忍心一走了之,要不然到时候村民得了一些小病都没人帮忙医治。”

    高翔沉思了一会儿说:“这只是表面现象,你好好想一想,程银祥和村民之间有没有什么利害冲突,比如说经济上的纠纷或者其它纠葛。”

    周亚琴知道程银祥和村民是有些矛盾的,但她向警察及程银祥的亲戚朋友都隐去了这个情节。她还有所顾虑,程银祥在村中也算是比较有钱的人家,再说为钱闹纠纷是不是有点儿好说不好听呢?

    想到这里,周亚琴有些吞吐地说:“经济上的问题?我回去好好想想。高支队长,如果想起什么来,我就来找你。”周亚琴一副很真诚的样子,说完她就走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