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五十章 出发 (求推荐,求收藏)
    接下来几天不用上课,方平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修炼上。?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转眼间,4月29号。

    晚上,景湖园。

    李玉英帮着儿子收拾好了衣衫,依旧有些不放心道:“平平,真的不要妈陪你一起?”

    “妈,这次学校统一安排食宿,真不用麻烦了。”

    “可是……”

    李玉英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儿子单独一个人出远门。

    一旁的方圆有些吃味道:“妈,方平说不定3号就回来了,哪用陪的……”

    方平瞪了她一眼,李玉英也嗔怪道:“胡说八道!”

    1号体检,3号正式出结果。

    如果过不了体检关,3号就会回来。

    可如果过了,那就要在瑞阳继续待下去,准备7号的实测关,10号的专业考。

    在瑞阳待多久,意味着过几关。

    待的越久,考上武大越有希望。

    被老妈和老哥瞪眼,方圆心虚道:“我这不是故意刺激方平,让他能在瑞阳多待几天么……”

    说着,方圆又有些雀跃,试探道:“方平,要不我陪你一起去,照顾你?”

    “你照顾我?”

    方平脸色发黑,我得多废材,才要你这丫头照顾我!

    懒得接这话茬,却不想李玉英有些意动道:“平平,要不……”

    “妈!”

    方平马上打断道:“就方圆这性子,谁照顾谁还用说,不给我捣乱就不错了。

    再说她明天还有课,哪能跟我一起去。”

    “方平!”

    方圆有些不乐意道:“你别忘了,这几天可都是我给你洗的衣服……”

    “你怎么不说,洗一件衣服,收费多少?”

    方平翻着白眼,前两天方圆放假在家,方平每次练功都得换衣服,自己懒得动手。

    最后这丫头自告奋勇要帮着洗,当然,按件计费。

    现在这丫头还好意思表功!

    方圆面对老妈质询的眼神,再次有些心虚,“我是帮你存钱,谁收你钱了……”

    方平哭笑不得,也不揭穿她。

    等衣衫收拾结束,李玉英递了一叠钞票过来,一看就知道起码上千。

    方平没接,笑道:“妈,我自己这边还有,再说学校那边负责食宿,都算在报名费里面的。”

    前几天他给方圆买了不少零食,被父母发现了。

    方平顺势就提了一句,卖王金洋签名卖了不少钱,顺手就将锅砸给了老王。

    老王自然是没法辩驳的,方圆也一直以为事实如此。

    方名荣夫妇虽然觉得方平有些胆大妄为,贩卖武者的签名,不过听方平说王金洋知道,这事两口子也没再过问。

    尽管方平说自己有钱,可李玉英还是硬把钱塞给了方平。

    儿子这次出去还不知道待多久,一个人出门在外,身上没钱,寸步难行。

    李玉英又没和社会脱轨,也经常听人说起,自家儿女为了备考武科,花了多少多少钱。

    有人卖了房子,有人银行贷款,有人亲戚借债……

    唯独自己家,自从方平决定备考武科,前前后后也就花了三四万。

    对方家来说,这笔钱不少。

    可对寻常武科考生而言,这点钱,还不够人家体检前准备的丹药钱。

    这几天,方名荣有心想在体检前再给方平买一颗丹药,哪怕买不起气血丹,买血气丸也行。

    可方平坚决不要,说自己有信心,方名荣也只好作罢。

    儿子懂事,不给家里增加负担。

    可两口子心里不是滋味,总觉得对不住方平。

    李玉英把钱硬塞给方平,又叮嘱了几句,出去打扫卫生了。

    方平掏出被塞进兜里的钞票,没数就知道,2000块钱。

    去瑞阳,短则3天,长则十来天。

    一下子给这么多钱,对方家而言,也是大手笔了。

    方平想了想,最后还是收下了。

    家里现在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武科考也快到了。

    等考完了武科,问题自然都迎刃而解。

    母亲走了,方圆可还没走。

    小丫头对去瑞阳还是有很大兴致的,托着下巴看向方平道:“方平,你真不带我一起?”

    “我可以给你洗衣服的……不收费!”

    “还有你考试的时候,我给你拎包、拿衣服……”

    “你要是没考上,我还可以安慰你……”

    “……”

    “好好上你的课,想出去玩,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别捣乱!”

    方平根本没做考虑,直接拒绝。

    说方圆捣乱,也许不至于,可出门带个拖油瓶,方平才不干。

    方圆有些失望道:“你走了,五一放假,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的……”

    和方平吵闹是一回事,可兄妹俩打小就没怎么分开过。

    现在方平一个人出去了,方圆不用想就知道,肯定特无聊。

    方平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无聊就出去找同学玩,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号码记住了吧?”

    “嗯。”

    方平买了手机的事,方圆也知道。

    方平说是用卖签名的钱买的,方圆也没怀疑,只是愈发觉得大哥很可恶,盗用她的创意,挣了大钱,然后还不给她分赃。

    这也是最近几天,洗衣服要收费的原因,谁让方平乱花钱。

    兄妹俩又闲聊了几句,小丫头嘴上说着方平考不上,最后出门的时候却是咬牙下决心道:“方平,你要是10号以后回来,我就请你吃肯德基!”

    方平失笑,打趣道:“听这语气,小金库存了不少?”

    “才没有!”

    方圆急忙否认,生怕方平知道她存了多少钱。

    这些天,她想法设法地从方平小金库里把钱往自己小金库搬。

    昨晚方圆数了数自己的小金库,居然都存了快300块钱了!

    这事可不能被方平知道了!

    方平哑然失笑道:“小财迷!

    等你哥考上了武科,几百块钱算什么?

    今年武科,气血高的,光是入学奖金就有上百万。

    到时候,哥给咱们家换大房子,给你买好吃的,给你买新衣服……”

    随着方平叙说,方圆都有些被侃晕了,最后怎么出的房间都不知道。

    ……

    翌日。

    早上7点50分,方平拎着背包到了学校门口。

    此刻,一中门口,停着**辆大巴车。

    大巴车下,学生们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除了这些大巴车之外,附近还停了不少私家车,比平时多的多。

    方平正准备找找(4)班的人在哪,就听到有人喊他。

    侧头看去,就见谭家兄弟的老大谭昊正朝他招手。

    见方平看来,谭昊大声喊道:“方平,这边!”

    这家伙声音特大,引得附近不少人侧目。

    而就在谭昊喊出方平的名字的时候,站在他身侧和几位校领导聊天的一位中年男子,也侧头朝方平看去。

    等方平迈步朝他们这边走来,距离越近,中年男子眼神越是惊异。

    直到双方距离不到3米的时候,中年男子眼神已经流露出些许震惊。

    同样的,当双方距离接近。

    精神力远超普通人的方平,注意力也不由被男子吸引。

    方平侧头看去,见中年男子看着自己,连忙露出笑容,点头表示恭谨。

    这下子,中年男人愈加惊异了,这小子认识自己,还是看出来了?

    两人无声的交流,谭昊自然是不知道的,见方平止步不前,不由笑哈哈道:“方平,这几天桩功有进步吗?”

    “还行……”

    两人正说着,谭昊身后的男子抛开了校领导,往前走了一步,面带笑容道:“阿昊,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方平同学?”

    谭昊连忙道:“嗯,爸,他就是方平。”

    “方平,这是我爸……”

    谭昊也朝方平解释了一句,方平其实已经猜到了男人的身份。

    跟在谭昊身边,几位校领导带有些许谄媚的笑容,以及高于常人的气血。

    动动脑子,方平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只是没想到,谭昊的父亲居然也来了。

    谭振平深深看了方平一眼,等方平问好声传来,谭振平点点头笑道:“方平同学,这次阳城武科体检,由我代表市里领队,负责阳城武科考的交涉。

    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找我。

    到瑞阳,阿昊和阿韬会跟着一中的武科生一起行动,找不到我,可以找阿昊他们。”

    这话一出,谭昊微微有些惊讶。

    不过想到方平是王金洋支持的,谭昊也没再多想。

    可一中的几位校领导就有些震惊了,什么情况?

    这些负责带队的校领导,几乎都不认识方平。

    谭振平作为此次带队的阳城市领导,身份比他们高的多,也是这次带队的唯一一位武者。

    可刚刚谭振平的话语,却是让几人有些转不过弯来。

    方平也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谭振平的客气,而是惊讶这次带队居然是谭昊他们的父亲带队。

    武科考很重要,又是去瑞阳考试,自然会有阳城的高层随同。

    没有武者身份,去了瑞阳,很多紧急情况都难以交涉。

    所以一位官方武者带队,是每年的惯例。

    方平只是没想到,这人刚好是谭振平。

    之前好像听吴志豪说过,谭昊他们的父亲在政府任职,具体职位方平也没细问。

    谭振平这么客气,方平连忙道:“谢谢谭叔叔。”

    “不客气,你们聊,等其他高中的车队来了,我们一起出发。”

    谭振平再次解释了几句,这下子连谭昊都觉得,父亲有些过于客气了。

    方平背后就算有王金洋支持,可王金洋毕竟不在这里,有必要连这点小事都和方平说的清楚吗?

    疑惑归疑惑,谭昊大大咧咧的,也不去多想。

    一旁没吭声的谭韬却是看了父亲一眼,谭振平也没说什么,笑了笑转身继续和几位校领导说话。

    虽然和别人说话,此刻谭振平却是没把精力放在这上面,余光还在看方平。

    之前他就听儿子说过方平,以及可能被王金洋看好的传闻。

    可谭振平并未太过重视,方平和王金洋无亲无故的,哪怕王金洋觉得对方不错,给了一些指点和支持,那也不算什么。

    他谭振平也是武者,也干过这事。

    心情好的时候,遇到一些好苗子,稍微点拨几句不稀奇。

    可事后还能不能记住,那就说不准了。

    可刚刚方平走来的瞬间,谭振平就察觉到一些不对了!

    这小子气血之力高的有些惊人!

    谭振平只是一品巅峰武者,气血之力低的话,他感受不到,比不上王金洋这些人。

    当初王金洋在方平气血120卡就能感受到,可谭振平不行,气血不够高,他根本体会不到差别。

    能让他察觉到异样的,说明对方气血很高!

    甚至谭振平都能隐隐约约感受到方平身上气血翻滚,有透体而出的迹象。

    这种迹象代表什么,谭振平太清楚不过了!

    有这种迹象的非武者,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武者的行列!

    “这小子气血到底多少卡?”

    谭振平心里猜测,最后肯定,这个叫方平的学生,气血可能不低于140卡!

    这就有些可怕了!

    这意味着,方平考上武大几乎十拿九稳,而且文化课一旦达标,进入两大名校也有把握。

    这种人,也许下次再看到,武道品级就会超过他。

    这时候,就算谭振平顾及颜面不去巴结,稍微客套几句,也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