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九十四章 疯狂作死的秦凤青
    和傅昌鼎,因为约好了一起干把大的,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将买好的东西放回宿舍,两人也没去敲其他房间的门,一起下楼去了食堂。

    魔都武大食堂很多,光是住宿区这边就有3个。

    方平是个小白,对魔武了解有限。

    傅昌鼎虽然也是新生,可了解的东西很多,去食堂的路上就解释道:“在魔武,住宿不要钱,吃饭也不要钱,这些东西价值不大,魔武都尽量让学生能吃的好住的好。”

    “当然,这些不要钱,那是因为成本低廉。在魔武,不要钱的东西不贵,要钱的东西就贵到吓人。

    丹药、功法、兵器都是要收费的,当然,未必是钱,学分也行。”

    方平听到这话,也问起了之前的疑惑,开口道:“学费要钱吗?”

    “呃……”

    傅昌鼎显然没想到方平还在乎这个,笑了笑才道:“收还是收的,不过要等学院选好了再收。

    各个学院的收费标准不同,不过上下都差不多,也没多少钱的事。”

    “哦。”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第二食堂。

    魔武的食堂也很豪华,和魔武宾馆的餐厅差不多的布局,而不是那种简陋的四人桌连着座椅的那种。

    不过这里没有服务员让你点餐,而是采取了自助模式,自己打菜。

    伙食很好!

    荤素搭配,骨头汤的香味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还有水果、牛奶都可以随意取用。

    傅昌鼎和方平一边打菜,一边解释道:“这只是寻常的食材,对补充气血没什么效果,只能说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每个食堂都有二楼,二楼是收费的,可以点菜,包括一些对气血补充有很大帮助的药膳。

    条件允许的话,去二楼吃,对我们更好。”

    武者就算不动手,平时修炼也极为消耗气血,不可能每次都用丹药恢复。

    大部分时候,更多的还是用食材进补。

    方平怀疑,要不是自己刚进来就打菜,傅昌鼎应该已经去了二楼。

    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家庭出来的。

    当然,这也是废话。

    二次淬骨成的武者,没用任何学校资源,消耗就算没有千万,也有数百万之巨。

    钱还不是关键,能成一品武者,家里一般都会有四品以上的武者坐镇,所以武者新生,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两人打好饭菜,挑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

    傅昌鼎没心思吃饭,四处巡视了一番,半晌才叹道:“我不去京都武大,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早就听闻南方美女多,随处可见。

    可从来到现在,女生没看到几个不说,看到的也都是……哎……”

    傅昌鼎有些失望,食堂里此刻不是没有女生,不过不多,一圈看下来,能入眼的更是几不可见。

    “看来只能等下午的集合再看看了,现在来食堂吃饭的毕竟是少数。”

    方平和傅昌鼎接触了一会,发现对方有些话唠。

    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说,也不管你回应不回应。

    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个翩翩公子哥,现在看来,家境不错是不假,可矜持这东西显然不存在。

    当然,也分人。

    很快,方平就知道,傅昌鼎也不是纯粹的话唠。

    吃完饭回到宿舍的时候,85号房间的门开着,作为隔壁邻居,方平路过,还是站在走廊打了声招呼。

    简单和那个有些娘的家伙聊了几句,知道了对方的姓名崔家运。

    对方也不是太热情,较为平淡。

    方平说了几句便不再说,之前对方平极为热情的傅昌鼎,也淡淡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姓名,就一直保持沉默。

    对方平热情,那是因为第一眼没看透方平。

    这个崔家运,则是一眼被看透了,气血应该超过了150卡,可绝没有达到180卡的地步。

    非二次淬骨,能不能达到也难说。

    这样的非武者,距离傅昌鼎很遥远,对方也不是太热情,傅昌鼎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

    下午2点30分。

    方平正在收拾房间,门外就响起了傅昌鼎的声音:“方平,集合了!”

    “来了!”

    方平应了一声,收拾了一下,开门走了出去。

    此刻,走廊里不止傅昌鼎一人,楼上住着100名学生,这时候不少人都出了房间。

    大家交流的不多,最多也就和傅昌鼎、方平这样,隔壁的两三人聚在一起聊聊天。

    入学第一天,大家都没准备好,也谈不上结交朋友。

    方平刚出来,忽然听到右侧有人大声笑道:“傅昌鼎,还真是巧,你也在这!”

    方平扭头看去,就见一位身材健硕,个头高大的男生盯着傅昌鼎看。

    听说话的语气,不太像是朋友之间的那种。

    傅昌鼎好像也不意外,早知道这人也在魔都武大,侧头淡笑道:“唐松廷,不去京都武大,来魔都武大找虐?”

    “呵呵,找虐不找虐,可不是你傅昌鼎说了算!”

    唐松廷轻哼一声,语气不善道:“你来魔都武大就好,我还怕你不来呢!”

    “口气倒是不小!”

    傅昌鼎嗤之以鼻,也不搭理他,侧头对方平道:“我高中同学,一直被我打压了三年,高考的时候文化课考的比我多几分,就以为能翻身了,可笑不可笑?”

    说罢,也不等方平回答,直接迈步道:“走吧,这种人一朝得志就猖狂,没必要理会。”

    这话声音不小,显然傅昌鼎没准备当私密话来说。

    不远处的唐松廷也听到了,脸色一阵变换。

    他和傅昌鼎同出一所高中,也是京都最出名的几所高中之一。

    傅昌鼎说打压了他三年,也不算假话。

    京都的高中和阳城一中不同,那里竞争压力更大,有各种丹药奖励。

    还有专业的武道班,每个月都有考核,考核成绩好,奖励很丰厚。

    唐松廷和傅昌鼎都是其中的翘楚,两人为了争夺丹药,没少翻脸,是真的翻脸,哪怕对他们这种家境而言,学校奖励的那些东西也值得一搏。

    傅昌鼎能在这个年岁成为一品境武者,还是二次淬骨成的武者,和高中的奖励不无关系。

    唐松廷比傅昌鼎稍微弱一些,不过高考的时候,文化课、专业课考的比傅昌鼎好。

    现在分配的房间,他是8号,比傅昌鼎还要靠前许多。

    尽管如此,唐松廷也不觉得自己真的就能压过傅昌鼎。

    可输人不输阵,见傅昌鼎从自己身边经过,看都不看自己,唐松廷冷哼道:“咱们走着瞧好了!”

    “等你!”

    傅昌鼎根本不在意他,他高考的时候,刚突破成武者,还没淬骨。

    一个假期,他淬炼完了右腿骨,左腿骨也快了。

    至于唐松廷,对方当时为了成武者,还没到二次淬骨就匆匆突破,哪怕同样也淬炼完了一肢,傅昌鼎也不会太当回事。

    实际上,这次魔武的52位武者,真正是二次淬骨成的武者,不超过10人,这是绝对的。

    甚至更少一些!

    而二次淬骨后,完成了一肢的淬炼,也很少,傅昌鼎不怯任何人。

    这两人交谈的火药味,其他人也都听在耳里,不过也没人发表看法,都是看个热闹,顺便留心一下傅昌鼎和唐松廷。

    这两人,一个8号房的,一个15号房,都是武者。

    前50号房,其实差距都不大,大家都是武者,考试没考实战。

    真正划分房间,还是看文化课和其他方面的成绩,并不代表什么。

    同样是武者,文化课考的高,那排名就靠前一些,1号房的学生,实战的时候,未必就比50号房的学生强。

    至于50号以后,也有武者和二次淬骨的学生,可这些人要不突破武者不久,要不就是二次淬骨没突破,虽然地位和武者差不多,可真正交手,还是比武者弱一些的。

    一群天才当中,大家留意的自然是更天才的那些人,方平住在86号房,位置靠后,关注他的人不是太多。

    方平也乐得如此,这时候高调没什么作用,除了逞口舌之利耽误时间,没任何好处。

    他们真正要表现,也该是在导师面前,在校领导面前,这些人才掌握了学校的资源分配,能从他们身上获得利益。

    魔武的学生显然没几个傻瓜,唐松廷也是如此。

    之前挑衅,也只是习惯,他和傅昌鼎敌对了数年,看到对方一时间没忍住罢了。

    傅昌鼎一走,唐松廷也不再说话,闷声往楼下走去。

    其他人见没热闹可看,纷纷朝集合的1号操场走去。

    ……

    1号操场。

    魔武的操场很大,也有观众席。

    方平他们这些新生还没到,观众席就坐了不少人,有老师,也有学生。

    随着三三两两的新生抵达,观众席上有人低声笑道:“去年我们这些人被人当猴看,今年总算享受了一把看猴戏的感觉,滋味挺不错的。”

    “闭嘴吧你,待会留意一下新生中的好苗子,看看能不能引入社团。”

    先前说话的那人努了努嘴,指向不远处的几人道:“武道社的人也来了,好苗子轮不到我们,他们挑剩下的才能轮到我们。”

    一说到武道社,众人纷纷安静了下来,视线也不由投向不远处的那几人、

    不远处。

    秦凤青有些不耐烦,双手抱胸,皱眉道:“我正在淬炼躯干骨呢,招新你们来不就行了,非要我来做什么!

    社长是不是怕我躯干骨淬炼完成,挑战他的地位,故意打断我的淬炼?”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女生,长的还不错,闻言轻笑道:“这话你和社长去说,让你来,是因为几位副社长就你在学校,其他三品境的社员大部分也都不在学校。

    你刚做完任务,也该休息几天,别成天闷着修炼,这样不好。”

    “扯淡!”

    秦凤青骂了一句,语气有些烦躁道:“我看社长就是嫉妒我!”

    “你说是就是吧,不过社长已经到了四品,你确定社长在怕你?”

    “四品……”

    秦凤青撇撇嘴,咕哝道:“四品了不起吗?我很快也能进四品!”

    “切!”

    秦凤青也不和她计较,语气依旧急躁道:“王金洋的事知道了吗?”

    一提及王金洋,武道社几人都安静了下来。

    先前说话的女生咬了咬牙,没好气道:“知道,那王八蛋现在可是猖狂的很!

    最好别让我遇到他……”

    秦凤青烦躁道:“别吹这些,别以为你是女人他就不揍你,当初被打的鼻青脸肿,好像不是你一样。

    马德,还准备躯干骨淬炼完成,去找他麻烦,现在那家伙横扫北方三品境,社长这时候还给我找事做,我要是有实力,先揍姓王的,再弄死社长!”

    “咳咳咳……”

    旁边几人都急忙咳嗽起来,提醒老秦别乱说话。

    王金洋是公敌,说了没事,社长可是中品境,还是武道社的一哥。

    被社长知道了,少不得要以切磋的名义,让秦凤青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而被揭短的女生,这时候也瞪了他一眼,气恼道:“这话我肯定告诉社长!”

    “去吧去吧,就知道抱大腿,要不是你跟社长有一腿,我也想揍的你鼻青脸肿……”

    “秦凤青!”

    女生气急,羞恼道:“谁跟社长有一腿?”

    秦凤青撇嘴道:“还真当我眼瞎啊,啧啧,两个人眉目传情,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也不知道你们什么眼神,社长那种长的歪瓜裂枣的你也能看上眼?

    不就是四品境么,四品也无法否定他长的丑的事实,找男人不找好看的,非要找丑的……”

    “闭嘴!”

    说这话的,不是女生,也不是其他人,更不是他们口中的社长。

    而是旁边一位女性导师。

    这位导师见秦凤青说话越说越没谱,呵斥了一声,轻哼道:“秦凤青,来了就安静看着,再废话,信不信我扔你出去!”

    秦凤青一脸讪讪,干笑道:“不说了,不说了,这不没看到闵老师在这么,早知道您在这,我能说这话吗?

    谁不知道,闵老师对咱们社长那是刮目相看……”

    闵月眼神危险地盯着他,淡淡道:“继续说!”

    “咳咳,我没话说了。”

    秦凤青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急忙坐正,严肃道:“新生入场了!”

    见他转移了话题,众人都松了口气。

    老秦自己疯狂作死没关系,再让他说下去,说不定他们也得陪葬。

    而此刻,也正如秦凤青所说,大批新生开始入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