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九十九章 不出幺蛾子对不起你!
    二楼。??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方平慢悠悠地逛荡着。

    他不是闲得慌,只是想大概看看魔武大一新生的水平。

    对自己的水准,尤其是实战水准,方平还是没什么数的。

    他和武者接触的不多,认识的几个武者,王金洋是非人类,谭振平是纯气血武者,黄斌死的快,张永一拳打爆了别人的脑袋。

    唯一有过交手经历的,那个邪教武者,辣鸡中的战斗机,除了体现张永拳头硬,没啥用处。

    所以哪怕到现在,方平对自己的实力都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

    他知道自己三次淬骨,应该不会太弱,可这个弱不弱的,也要看和谁比。

    和老王也比,人家一只手,打的自己都抬不起头。

    一楼,二楼,都相对比较平和。

    一楼几乎没什么争斗,二楼也极少,个别人斗鸡眼斗上了,也是嘴炮工夫。

    “你也来了?”

    “是,我来了。”

    “你来干什么,你去一楼算了。”

    “你来我就能来,凭什么我不来?”

    “……”

    这种弱智般的对话,方平刚刚就听到了,哪怕方平走他们身边过去,两人也没任何反应的。

    一直到了三楼,方平才见到了第一次战斗。

    或者说战斗不合适,两个气血较高的普通人打架,旁边有一些吃瓜群众起哄。

    气血高有两个好处,耐揍,持久!

    你一拳,我一拳,打的不亦乐乎,这时候气血高的好处体现出来了,打在身上不是太痛,力气消耗也不大,按照这两人的节奏,可以打到大楼开启。

    “这样的,我一个可以同时打十个……”

    方平心里有了判断,这两人应该还没到气血极限,也就是说低于149卡气血。

    战法就算练了,也是花拳绣腿,不该称为战法。

    这种人在三层也敢肆无忌惮地动手,其他人还一副看大戏的表情,显然,三层的学生实力也就一般。

    “武者几乎一个看不到,突破极限的非武者,也一个看不到,应该都去三楼了。”

    “去四楼看看,有个示例就能大致判断一下别人的水准了。”

    方平自己也觉得自己想的太多,缺乏年轻人的热血,可惯性思维,导致他总是喜欢盘算清楚了再动手。

    “得改!”

    方平打定了主意,其实他不是觉得这样不好,可有时候,太过优柔寡断,未必是好事。

    比起傅昌鼎这些人,他总是有些放不开,也不是太合群。

    吐了口浊气,方平迈步上了四楼。

    ……

    四楼。

    自从几个实力不济的新生被赶下去,后续来的学生,实力都不算弱。

    武者和二次淬骨的学生将近70人,突破150卡,又没达到180卡的也有三四十人。

    除了这一百多人,陆陆续续上来的学生,气血普遍都在140卡以上。

    其中149卡的极限准武者,也不在少数。

    眼看着没什么人上来了,人群中,有人低声道:“好像比我想象的要简单。”

    四楼可以容纳400人,可自从那位立威的武者要求140卡以上气血的人再来,有了门槛,上楼的人就少多了。

    到现在,快过去半小时了,四楼也才三百人左右。

    剩下的一些人,要不还在下面转悠,要不就是准备最后时刻再上楼。

    满打满算,也很难超出400人。

    这样一来,大家都觉得轻松不少。

    实力一般的学生觉得轻松,毕竟获得了进入兵器学院的机会。

    可实力较强的学生则是有些不太满意,这不起纷争,怎么显得他们突出?

    就在不少人动了小心思的时候,门外走来一人,正是傅昌鼎。

    傅昌鼎握着白蜡杆,环顾一圈,大声道:“松狮狗在哪?出来!”

    众人一愣,就在不少人疑惑之际,唐松廷怒而起身,恼火道:“傅昌鼎,你再说一次试试!”

    “松狮狗,来,让傅爷教你做人!”

    傅昌鼎大笑出声,不等唐松廷回话,长杆横扫而出。

    “呜呜……”

    空气都传来一阵呜鸣声。

    唐松廷脸色大变,脚下一动,急忙闪避,周边被影响到的几人有些脸色难看。

    这些人还没开口,傅昌鼎就大笑道:“我和松狮狗单挑,不爽的一起上也没问题,傅爷都接着!”

    “狂妄!”

    有人低声怒斥,不过却是没人出头,唐松廷身边几人连忙避让。

    这两人实力都不一般,尤其是傅昌鼎,长杆扫出,空气都有爆鸣声,这时候大家都在等待,也没人想这时候出头。

    “松狮狗,没人帮你了,今天别想跑!”

    “松你大爷!”

    唐松廷被当着众人的面叫这外号,傅昌鼎又主动出手,哪怕心里再忌惮,这时候也忍不住了!

    “去死!”

    唐松廷双腿岔立,右手五指张开,直接抓向白蜡杆。

    “砰!”

    两者相交,隐隐约约间竟然传来一声金属碰撞声。

    唐松廷一把抓住白蜡杆,右手手心已经通红,手背上更是青筋毕露。

    抓住白蜡杆,唐松廷不退反进,左手握拳,猛地砸向手中的白蜡杆,显然是想砸断傅昌鼎的武器。

    “白痴!”

    傅昌鼎眼中闪过一抹嘲弄之色,别人不知道,你唐松廷还不知道,我淬炼的是下肢骨!

    枪法自己是练过,可上肢未淬炼,力量也就一般,他真正强的还是右腿!

    唐松廷一手握杆,一手挥拳,此刻空门大开,根本没防备傅昌鼎。

    傅昌鼎二话不说,右手一抖,随手将白蜡杆抛开!

    左腿蹬地,整个人凌空而起,右腿猛烈踢向对方!

    “砰!”

    **碰撞声再次响起,傅昌鼎一脚踢中唐松廷的胸口,直接将唐松廷踢退了三四米远。

    唐松廷踉跄着没有摔倒,可脸色却是一白,急忙捂着胸口蹲了下来。

    “弱,太弱了!”

    傅昌鼎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唐松廷居然就进步这么一点,亏他之前还把昨天的十多人当成劲敌。

    就在这时候,方平也从门口走了出来,微微蹙眉道:“这就是你的劲敌?”

    他在两人交手的时候也到了,稍微停留了片刻,唐松廷居然就被傅昌鼎一脚踢退了,看他毫无防备,空门大开,胸骨说不定都断了,这让方平有些失望。

    这样的武者,和当初遇到的那个邪教武者也没太大差别。

    比起王金洋,更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之前他腿法小成,老王说练练手,那时候方平实力就不比现在的唐松廷弱,可结果被老王单手吊打,跟闹着玩似的。

    亏他之前还有些担心,觉得不见得能压住这些人。

    可现在,方平明白了,大家对自己的要求不同,他看齐的是王金洋,那是当初吊打魔都一品的最强者!

    此刻,方平信心暴涨。

    也不等傅昌鼎开口,方平一眼扫过大厅,淡淡道:“我来魔武之前,所有人都说两大天才如云!

    我放弃了南江武大开出的千万奖励,选择来魔武,就是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天才!

    可我没想到,魔武的学生居然如此之弱,闻名不如见面!”

    “你说什么!”

    “猖狂!”

    “这家伙和傅昌鼎一伙的,两个混蛋又要唱双簧吗?唐松廷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唐松廷捂胸站立,露出东施般的苦涩:“神他么一伙的!”

    “……”

    方平挑衅的话语一出,顿时惹的不少人愤怒不已。

    当着大家的面,说魔武学生弱,哪怕大家才是第二天入学,可魔武已经在他们心中扎下了根!

    这是他们选择的学校,这是他们这些天才的聚集地,这种骄傲感、自豪感,从报考魔武开始,就深入骨髓!

    此刻,方平踩低魔武,不少人都愤怒不已!

    可众人看了看傅昌鼎,又有些忌惮,刚刚傅昌鼎的实力可不弱。

    “怎么?光会吠几句?”

    “很多人告诉我,武者必争!武者敢争!”

    “我一直也这么去想,这么去做,我觉得,武大的武者是不一样的,他们敢打敢拼,敢争敢斗!”

    “可我对魔武再次失望了,这么多武者,我踩着你们的脸,你们除了狂吠几句,又做什么了?”

    “我敢肯定,这时候导师们都在看着,都在听着。”

    “我看不起魔武的学生,导师们肯定也会不满,也希望有人出头,证明魔武的实力,可你们呢?”

    “……”

    “方平!”

    出声的是傅昌鼎,傅昌鼎微微皱眉,显然对方平这种群嘲的话语有些不满。

    再说下去,原本不会联手的学生们,都要被方平说的联手了。

    方平忽然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他道:“你以为我是在嘲讽?”

    “不,我没嘲讽,我只是在说事实。”

    “真的,我见过一位南江武大的学生,也就是你们眼中垃圾武大的学生。

    对方比你们强一百倍,可比你们从容内敛一百倍!

    没有骄傲,没有自卑,不卑不亢,我一直都觉得,这就是武大学生的风范,南江武大都这样,魔武呢?

    两大名校的魔武,哪怕是个新生,也该风采出众,让人折服吧?”

    “可惜,我没看到这些,真的有些失望,我现在有些怀疑,选择魔武,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方平!够了!”

    “你想找死吗?可以试试!”

    “……”

    不少学生已经怒火中烧,方平一再贬低他们,这已经让不少人忍无可忍了。

    要不是看周围人太多,不知道该谁出面,早就有人出面收拾方平了。

    就在这时候,大厅中,角落处的广播忽然传出人声:“打败他!让他明白,魔武并非无人!

    普通武校出个别天才,不代表就可以漠视魔武!

    很好,也让我们看看,你们到底值不值得培养,导师们都在看着你们的表现!

    谁击败这位口出狂言之人,奖励50学分,学分扣自方平!”

    “……”

    大厅,安静了片刻。

    很快,所有人眼神都有些不同了。

    刚刚那声音,来自院长黄景!

    导师们在看着,院长在看着,还有50学分的奖励!

    哪怕傅昌鼎,这时候眼神也复杂的可以杀人,我说别出幺蛾子,别出幺蛾子,你干啥呢!

    这下怎么弄啊!

    是维持原计划还是反过来干方平,挣那50学分?

    而方平,脸色微变,接着就笑道:“院长,击败了我扣我的学分,我击败了他们呢?”

    “非武者1分,武者5分!”

    “挺小气,不过比没有强……”

    方平大笑一声,提起手中的棍棒,大笑道:“你们听到了,我为你们争取了福利,你们也是我的福利,武者要争,就从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方平一个箭步,一跃而起,落入一群非武者当中。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方平的木棍噼里啪啦就劈砍下来!

    “啊!”

    “我艹!”

    “我没说动手!”

    “……”

    这些人乱糟糟的一通乱喊,不少人又气又急,他们还没动手,方平居然就出手了!

    “混蛋,1对300,干死他!”

    有武者反应了过来,气急败坏地大吼,接着就朝方平飞奔而去。

    “砰!”

    方平一棍子劈到了一位武者脑袋上,也不看他惨叫,右腿呈鞭状,一腿将左侧后方偷袭的武者鞭打出去!

    “气血消耗的很快,没事,有财富值用,积分应该可以当钱用,不亏!”

    方平也是下了狠心,之前挑衅全部,失望是真的有些,魔武的学生,让他觉得远不如王金洋,让他有些后悔选择了来魔武。

    另一方面,也是想向魔武的导师们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现在还有意外收获,更是弥补了他舍不得投资的心思。

    一腿将偷袭的武者鞭打出去,方平大声道:“都没吃饭么?我还没热身呢!”

    “嚣张!傅昌鼎,你是哪边的?”

    人群中,赵磊冷喝一声,抬头看向傅昌鼎。

    傅昌鼎咬咬牙,忽然道:“你们就是一群废物,来啊,老子两个人挑了你们全部!”

    他也想明白了,围攻能显示什么本事?

    2对300,输了也值得!

    话音一落,傅昌鼎拿起刚捡起的白蜡杆,一杆抽中了一位正在围攻方平的武者,嘴上还大喊着:“院长,我是傅昌鼎,也要算分!”

    “算!”

    喇叭中,传来了黄景听不清喜怒的声音。

    “干了!”

    傅昌鼎大喜过望,赚一个算一个!

    得到了准确答复,他马上放弃了救援被围攻的方平,而是在外围游走,专门攻击那些非武者!

    “砰!”

    一杆子抽下去,傅昌鼎小声念叨着:“3分了!”

    “咚!”

    “4分!”

    “咔……”

    “这好像是武者?9分了!不对,没倒,靠,还是4分……”

    “上啊,你们还装什么大头蒜,真想看着我们被他们俩个挑了?”

    刚刚被傅昌鼎偷袭的武者大怒,看着外围的那些没动手的武者,气的只想吐血!

    还装大尾巴狼!

    玛德,弱智吗?

    这俩家伙实力强劲,非武者根本来一个倒一个,只有武者才有威慑力,现在外围的三四十武者都在看戏,白痴吗?

    真要被挑了,他们这些人也别活了!

    赵磊脸色发黑,杨小曼一咬牙,大声道:“上,非武者退开,送分吗?白痴!”

    这些非武者,不但没起到作用,还占据了两人周围的空间,他们又不会飞,凌空飞过去参战吗?

    不少非武者急忙后退,之前想着抢分,还有人被动被卷入,这时候已经有不少非武者被打的满头是包,严重的甚至有人倒地差点被人踩死。

    一听到武者来了,哪还逗留,纷纷往后撤离!

    而被围在中央的方平,一拳击退了一位非武者,大笑道:“走什么,好几十分,都是钱,别想跑!”

    “艹!”

    有人大骂,什么时候咱们被人这么当成分计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