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04章 武大不是学校!
    第二天,新生休息。r?anw  en w?w?w?.?r?a?n?w?e?n?a`c?o m?

    新生休息,整个魔武大学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早上,方平日常锻炼结束,吃完早餐,就准备前往教师住宿区。

    刚出食堂,方平眉头轻轻一挑。

    ……

    站在食堂外的秦凤青,一脸的玩味,抱着胳膊笑道:“小学弟,咱们挺有缘。”

    “秦学长。”

    “当时看到学弟,只知道学弟气血不弱,二次淬骨有成,没想到居然是三次淬骨,眼拙了。”

    “秦学长见笑了,三次淬骨也是前几天才达成的。”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眼力真的这么差劲呢。”

    秦凤青仿佛卸下了担子,脸上露出浓郁的笑容,听,不是我看错了,是他才突破。

    寒暄结束,秦凤青这才转回正题道:“知道武道社吗?”

    方平点了点头,“知道,不过具体的知道的不多。”

    “边走边说吧,上次没机会带学弟转转,这次倒是可以。”

    秦凤青邀请,方平也不拒绝,他和秦凤青只有一面之缘,这位今天明显是在等他。

    既然提及武道社,应该和武道社有关。

    方平猜测,可能是武道社要招新了。

    ……

    学生宿舍,教职工宿舍,家属楼……

    这些住宅楼,都围绕着一个人工湖而建。

    虽然是人工湖,可湖也不小,上百亩大小,魔武的师生都喜欢将这个湖称为“避风港”。

    其实这个人工湖原本是有别的名字的,可现在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

    秦凤青也不知道,他和方平介绍了几句,就笑道:“知道为什么叫避风港吗?”

    方平微微摇头。

    “因为有时候,只有在这里,才能享受一些安宁。

    出了住宅区,到了学校其他地方,你都要去争,去抢,去拼!

    不止学校,外面也是如此。

    住宅区禁止动武,禁止外来人进入,外来人也不敢进入。

    所以这里是魔武人最后的避风港湾……”

    方平目光投向清澈的湖面,清晨,一缕阳光折射的湖面微微荡漾,看过去,整个人精神都轻松不少。

    没有接话,方平直接道:“秦学长有话就说吧,我待会还得去导师那一趟。”

    “急性子!”

    秦凤青笑了笑,也不再絮叨,开门见山道:“认识王金洋?”

    “认识。”

    方平眉头轻蹙,想了想补充道:“我的武道基础,是王哥打的,应该可以这么说。

    对武道修炼,我几乎一无所知,也都是王哥指点的。

    秦学长和王哥有仇?”

    “谈不上仇。”

    秦凤青笑呵呵道:“年初的时候,王金洋来魔都,当时我们同为一品巅峰,交手之后,我不敌王金洋,被打断了几根肋骨而已。

    当然,事后我很快突破二品,甚至知耻而后勇,半年不到,迈入了三品。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他。”

    方平有些意外,第一是没想到秦凤青也被老王揍过,果然,老王的对手遍及魔都。

    第二,则是秦凤青居然也在半年时间连破两品,这速度可不慢。

    按照秦凤青的说法,他大二上学期才一品巅峰,到了下学期结束,就进入三品了。

    现在刚大三而已。

    秦凤青继续道:“虽然没仇,可不代表就这么算了!”

    秦凤青眉头一挑,侧头看向方平,玩味道:“原本是准备去南江武大找他挑战,没想到王金洋居然准备破四品,真是让人绝望!

    没关系,我这人不计较这些,既然王金洋准备破四品,那我就再隐忍一段时间。

    倒是你,三次淬骨,也许很快就能三品,小学弟,你说,在找王金洋挑战之前,我是不是该先找个祭旗的?”

    “祭旗?”

    方平眯了眯眼,开口道:“秦学长不是王哥的对手,难道准备从我身上报复回来?”

    “你说是就是,当然,我不仗势欺人。

    你未到三品,我不找你麻烦。

    你到了三品,我还没突破四品的话,那到时候方平学弟就少不得要和我比武台上走一遭了!”

    秦凤青说着忽然又笑道:“其实我应该算心胸不错的,还等你到三品。

    方平,你可知道,王金洋当初来魔都,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七算八算,起码有一百多号!”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秦凤青嗤笑道:“你果然什么都不懂!”

    “你以为只是单纯的切磋比武?”秦凤青哼道:“王金洋一个外地武大的大一新生,来魔都挑战各校学生,你以为大家那么好说话,他想挑战就挑战?”

    “现在随便来个人,要挑战你,你答应吗?”

    “王金洋来魔都,第一站没有来魔武,而是去了东华武大!

    他一个外来者,想挑战一品武者扬名,谁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猜,最后他怎么挑战成功的?”

    “不知道。”

    方平摇头,他以前没细想,现在想想也是,王金洋一个外来者,以魔武学生的骄傲,很难会有人去接受他的挑战。

    既然如此,那王金洋又如何在一品境扬名的?

    “那家伙是个狠人,他在东华武大校门口,写了一张生死状!

    很大的那种,说东华武大名过其实,同级无一人可战!

    他守了东华武大校门三天,签了生死状,言明同级交手,生死不论……

    终归有人忍不住出手了,王金洋出手极狠,第一个出手的武者,被他折断了四肢,没有半年都起不了床。

    这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方平这下子了解了,下狠手,让东华武大不得不战!

    同仇敌忾的心思,大家都有!

    现在要是一个外校人,堵在魔武门口,把方平的同学四肢折断,大家都是一品,方平能坐得住吗?

    也许可以,但是你可以,不代表其他人可以!

    尤其是王金洋签了生死状,虽然这玩意在常规意义上不具备法律效应,可武者有武者的圈子,这玩意既然他写了,那就有效果!

    真要被东华武大的人打死了,谁也不能说个不是,南江武大都没借口找茬。

    “然后呢?”

    “然后?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他每到一校,就下狠手,丝毫没有留情!

    各大武校,最后也是被惹火了,华东师大甚至派出了二品境武者……王金洋自己答应的,他在华东师大因为没留住手,一刀砍断了一位武者的左手,这是生死大仇!

    对方要二品学员出战,他不接受,那这个仇就没完,华东师大也不会罢休。

    接受了,那学校可以不插手。

    所以他不得不接受,最终他居然赢了,不得不说,很厉害!”

    秦凤青赞叹了一句,又道:“然后就是魔武,魔武这边,一品巅峰武者实力都很强,王金洋虽然也强,可想留手,几乎不可能。

    而且魔武也是魔都所有武大的最后颜面,结果一品境的被他挑穿了。

    当时受伤的不在少数,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强,有人受伤很重!

    最后,魔武和华东师大一样,让二品的武者出战了……王金洋也同意了,这是他安全回南江的条件!

    魔武二品境出手,不管结果如何,哪怕死了,也会送他回去!”

    “那一次,王金洋被重创,差点被一剑挑穿,最后带伤回了南江。”

    秦凤青叙述了一番,这才轻声道:“知道我说这些的意思吗?”

    方平想了想道:“你是说,王哥其实和这些学生交手,不是简单的切磋,有些人甚至受了重伤,耽误了黄金修炼时间,仇恨比想象的更大?”

    “不错,还有人受伤之下,不得不退学……你觉得,他们的朋友、师兄师姐,就一点无动于衷?”

    方平皱眉道:“王哥是不是下手太狠了?”

    这也是他不解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一品破二品的资源?

    虽然资源难得,可单纯的为了资源,下这样的狠手,方平也觉得有些过了。

    秦凤青淡淡道:“下手狠是真的,不过也不是毫无缘由。

    魔武这些武大,霸占了太多的资源,你自己应该也看到了,我们兑换丹药的学分,要求并不高。

    可要是你以为所有武大都这样,那就错了!

    有的武大,只是给你提供一个平台,资源全靠自己!

    这些年来,这些普通武大,但凡有天才学员,首先要做的就是挑战魔武、京都武大这些名校。

    为了维持尊严,为了保证超然的地位,名校下手也狠!

    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

    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每年来挑战的学生,大多都是三品境的天才,结果死在各大名校的不在少数。王金洋一品境来挑战,大概也是这些年品级最低的。

    也许不单纯是他自己的意志,还有南江武大,包括其他普通武大的意志。

    他下手不狠不黑,你觉得他一个普通学生,真的能走到现在?

    武大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具体内情我尽管不清楚,可王金洋来之前可能和南江武大或者别的武大有什么协议。

    总之,今年开始,魔武和一些名校的资源虽然没被缩减,可普通武大的资源多了一些。

    这可能就是之前的事导致的!

    王金洋也许不是主谋,可他是各大名校的眼中钉是事实,导师们自然不会和他计较。

    可不少学生都恨之入骨!

    传言,各大名校很有可能会在后期缩减资源,就是因为名校浪费太多的资源,培养出来的学生不尽人意。我说这些,其实就是告诉你,你麻烦很大。

    比你想象的要大一些!”

    秦凤青说着笑道:“听说昨天你被吕导师收下了,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

    “嗯?”

    “你难道没发现,其他导师,对你没有想象的那么热情吗?”

    秦凤青虽然不在现场,可仿佛亲眼所见,笑眯眯道:“你可是这一届唯一的三次淬骨准武者!

    而且实战、桩功都很不弱,出身也是普通,没有太多的牵扯。

    这样的学生,其实是导师们最喜欢的!

    像傅昌鼎,他有个六品境的爷爷,其实导师们不是太喜欢培养这样的学员。

    按照以往的惯例,你的情况,是肯定被各大导师哄抢的,可昨天有吗?”

    方平回想了一下,摇摇头,昨天没人说过这话。

    “这就对了!”

    “因为不值得!”

    秦凤青继续笑道:“吕导师比较喜欢胡闹,但毕竟是六品巅峰的强者,再胡闹,也不会跟咱们这些学生乱折腾。

    昨天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你觉得真是单纯的为了收下你?”

    方平眉头紧皱,秦凤青叹道:“应该是得到了谁的示意,不想你惹出什么麻烦,才让吕导师出面收下你。

    你毕竟是天才,其他导师不好收下,吕导师没这个顾虑。

    另外吕导师带的学生,死亡率的确高一点,这也能平息一部分人的怒火。

    这应该是魔武上层妥协后的结果……”

    方平脸色平静,心中却是没有表现的这么平静。

    许久,方平才问道:“秦学长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只是不想你天真的跟鹌鹑一样,我和你见面次数不多,可发现你有个很大的问题,得过且过!

    你对武者的残酷一点不了解,心态也不对,嘴上喊着争,实际上却是一副旁观者的态度。

    你这样的人,在吕导师那边,可能会死的很快。

    你以为大学是天堂?

    你以为大学是人间净土?

    还是你觉得,导师们就是普通大学的老师,学长们就是普通学校的师兄师姐?

    小子,醒醒吧,有些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要危险!

    知道这个湖为什么叫‘避风港’吗?

    整个大学,也就这里才是净土,勉强算,其他的地方,绝对不算净土!

    你要是平庸,要是无能,那没什么!

    可三次淬骨,还和学生公敌王金洋有牵扯,你觉得你真的能顺顺利利度过这四年?”

    方平忍不住想到了昨天的事,昨天,等他选择了吕凤柔,唐峰才淡淡提醒了一句“伤亡率较高”。

    原本以为是说给他听,现在看来,是说给其他学生听。

    方平选择了吕凤柔没什么,其他学生最好不要。

    要不然,以唐峰六品巅峰的境界,会在方平选择之后,才记起了这事?

    还有,吕凤柔一开始就直奔他而来,方平以为她是想收个天才,可后来,吕凤柔表现的和一般导师并无不同。

    也没有因为方平三次淬骨就刮目相看,联系一下秦凤青的话,倒是有些完成任务后就不再管的心态。

    原以为一切都是巧合,这也是自己做出的选择。

    可再回想,好像一开始就有了这样的结果。

    唐峰表示不看好他,其他六品导师,也没表现出太大的热情,唯独吕凤柔,虽然不太靠谱,也还算热情。

    想到这些,方平有些郁闷,略显烦躁道:“我连武者都不是,王哥也才三品,这群六七品的强者,有必要这样吗?”

    “这不是你们的事,这是名校和普通武大的较量,也是资源的抢夺。

    强者们未必想要牵扯到你们,或者说并不在意你们。

    可王金洋被卷入,你又和对方有些牵扯,恰好又来了魔武,表现的也很突出……

    多方面的因素,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不是谁有意算计你,在我看来,学校反而在保护你,最少也是希望你不被牵扯进去,要不然,没必要让吕导师来收下你。”

    “你是说,我选择吕导师,反而是一种保护?”

    “对,因为吕导师实力够强,背景够大,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愿意为了点小事和她过不去。”

    “那我要是没选吕导师呢?”

    “不知道,最好的结果就是意外受伤,不得不退学,这种事并不少见。既想当猛虎,又有一颗鹌鹑的心,你太嫩了,自己考虑清楚吧。

    我说这么多,也算还了王金洋的人情……”

    方平再次意外,人情?

    秦凤青淡淡道:“当时只断了我几根肋骨,避开了我的要害,这就是人情。

    说真的,你和王金洋相比,差了很多。”

    方平有些烦躁,有些不忿,我真的有这么差吗?

    又或者,上辈子的影响,带来的除了多了一些人生阅历,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习惯了安逸。

    一个和平世界的普通人,到了极为相似的世界,这时候想的更多的还是和平。

    而不是和有些人一样,想的是血腥争夺!

    秦凤青也不管他,打着哈欠道:“我说的废话够多了,好了,就这样吧。

    另外,武道社要招新,我的意思是能不去就不去,没太大意义。

    实力太弱了,在武道社也就是个帮闲的,走了。”

    丢下这话,秦凤青直接走人。

    而刚刚发生的那一切,和方平预期中的并不同,他以为秦凤青是来拉人的,结果秦凤青说被王金洋揍过。

    他以为秦凤青是来报仇的,结果秦凤青又提醒他,武大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

    最后还提醒他,没必要去武道社,因为实力太低,去了也没用。

    这一切和方平自己想象的南辕北辙,也让他瞬间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要再把武大的学生看成普通大学生,他们经历的比想象的更多!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秦凤青,对方是出任务回来的,带着那把刀,隐隐有血腥气的刀……

    这样的人,你把他当成普通的大三学生来看,真的合适吗?

    武大不是学校,或者说,不是普通的文科大学,真要再保持之前的心态,很有可能会出问题。

    方平这次,真正意识到了这一点!

    魔武,强者如云,六七品的都不少,在外界都能担任一地总督,还掌握了丹药制造、兵器制造以及大量企业,收敛无数财富,这样的综合体,真能当成学校来看待?

    这不是一所学校,起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那种,这是一个庞然大物……

    再想到李承泽,一个名牌普通大学毕业生,毕业八年,却是对自己这个魔武新生敬畏有加,其实方平早该意识到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