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05章 天才不等于人才(为秦皇小韬掌门加更)
    教职工宿舍一区。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说是宿舍,这里是真正的高档别墅区!

    一栋栋独立别墅,根本和宿舍两个字无关。

    ……

    8号别墅。

    方平敲门的时候,吕凤柔亲自开的门。

    或者说,整栋别墅,就吕凤柔一人在。

    见到是方平,吕凤柔也没太意外,平淡道:“来了。”

    “嗯,导师,我来是……”

    “突破武者是吧?”

    吕凤柔打断了他的话,转身道:“进来吧。”

    说着也不管方平,自顾自地进了客厅,靠在沙发上继续看起了电视。

    站在门口的方平有些无奈,想找双拖鞋换换,发现整个鞋柜居然一双拖鞋都没!

    吕凤柔这是要干啥?

    难道就不准备待客?

    “进来,不用换鞋。”

    吕凤柔好像知道他在看什么,直接喊了一声。

    方平闻言只能直接进屋。

    “气血停止增长了?”

    “到三次淬骨的极限了,一直停留在209卡。”

    “和我预料的差不多,能在非武者阶段,淬炼到209卡气血,很不简单,应该有些其他的机遇。

    当然,无所谓,再强的非武者也只是非武者,一品巅峰的武者随便来一个都不是你能招惹的。

    我指的是武大的武者,社会武者别当他们是武者,一群光有气血的废物罢了!”

    吕凤柔对社会武者极为轻视,见方平站着,随口道:“坐吧。”

    方平看了一圈,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选择突破成为武者是正确的选择。”

    吕凤柔淡淡道:“这么说吧,人体骨骼,在非武者阶段,一次淬骨相当于淬炼一分,你三次淬骨,相当于淬炼了三分。

    这是指的整体,整体淬炼三分,难度有多大,你自己清楚。

    想继续淬炼,淬炼到四分……几乎不可能。

    就算能,也耽误了大量的时间!”

    “进入一品后则不同,可以单独选择一肢,进行淬炼,往九分淬炼!

    你现在淬炼三分,进入一品后,比其他人容易许多,只要再淬炼六分就够。”

    方平见吕凤柔还算好说话,犹豫了一下问道:“不是完全淬炼吗?”

    “开什么玩笑!”

    吕凤柔没好气道:“人体骨骼哪有那么简单?骨髓你可以现在淬炼吗?下三品武者,都是淬炼外层骨骼罢了,九分就是极限。

    等完成了全部骨骼的淬炼,之后才会脱胎换髓,最后一分不是强行淬炼,而是自然而然的脱胎换骨。

    当然,这是宗师的事。”

    方平感觉自己有了收获,强者的随口一言,就能让人收获很多东西。

    非武者,一次淬骨,相当于全身骨骼淬炼一分。

    三次就是三分!

    下三品武者,选择单独的肢体淬炼,最多淬炼到九分,就算完全淬炼完成。

    最后的骨髓淬炼,则是要等到宗师境的时候自然脱胎换骨。

    “你三次淬骨,在日后下三品的修炼中都会有增幅,实际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三次淬骨的。

    别听那些人说舍得花资源就能培养出三次淬骨的武者,这和个人条件有关。

    要不然,真要这么简单,大家哪怕耽误点时间,也会选择三次淬骨,为后期节省时间。”

    吕凤柔说着笑道:“所以说,你其实应该可以算天才的,有没有觉得,我对天才缺乏了一些照顾?”

    “没有。”

    方平摇头道:“修炼是自己的事,导师也只是指导修炼的老师,并不是父母,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呵呵,这话算对,也不算对。”

    吕凤柔大大咧咧地靠在沙发上,随手切换着电视频道,懒洋洋道:“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天才未必就是好事。

    天才想要的更多,胆子更大,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姿态。

    这种人下场大多是死的更快!

    平庸一点多好,老死,病死,也能享个安稳。

    天才呢?

    别人一品他三品,别人还在享受生活,他在出生入死。

    大家都是年轻的年纪,没享受过,没放纵过,就这么死了,有时候真替他们不值得。

    我呢,其实看不上天才,不过我毕竟是六品巅峰,不收点天才说不过去。

    知道我的学生为什么死的快吗?”

    方平摇头,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说。

    “呵呵,因为他们是天才啊!有些事我没骗你们,在我这,丹药会更多一些,任务会更多一些,进步也会更快一些。

    所以我的学生,突破的也更快一些。

    于是就造成了,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举世无双的天才,无所不能。

    别人不敢接的任务,他们接!

    别人不会接的任务,他们接!

    最后,死了!

    不过不能否认一点,我学生当中,三品境是最多的。

    这几年,除了你和赵雪梅,我收了12个学生,其中11个三品……还有一个四品!

    现在,四品的死了,另外死了3个三品的,还有3个受伤了,挺严重,我让他们退学回去享受人生,不乐意,还要继续拼,那我就不管他们了,随他们去。

    现在全须全尾还完好的,总共5个人,不算你们俩。

    5个人都是三品,4个在外面混迹,也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人死,还有一个在学校,是个女生。

    你以后有问题,我要是不在,可以去请教她,比一般的导师要负责。

    回头我把电话给你,你自己联系她。”

    吕凤柔不隐瞒,也不屑于隐瞒任何东西,随口将自己学生的状况都给说了出来。

    接着又道:“你要是想活的长一点,那就自己看着办,我不是你妈,提醒你可以,让我劝阻你,那不可能。

    大不了你死了,我帮你多争取点福利,补偿金多一点,让你家人无忧。

    一个个的,都觉得自己天才,厉害,几句话一捧就不知所以了。”

    “不过我看你也是个惜命的,昨天分院的时候,最后能投降认输,其实挺有意思的。”

    吕凤柔难得露出一抹笑容,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其实有时候很适用。

    当然,我不是让你贪生怕死,而是看清楚局面。

    该争的时候,就和之前一样,你去争,才有更多的学分!

    不该争的时候,最后和其他人拼个你死我活,有意义吗?”

    方平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导师,我听说……”

    “说!”

    “我听说因为王金洋师兄的缘故……”

    吕凤柔打断道:“听谁说的?算了,没必要在意这些。

    你一个非武者,屁都不是,没人打你主意,别太自恋。

    这是普通武大和名校的较量,和你们无关!

    不过王金洋现在牵扯的有点深,他的导师身陷地……身陷绝地,他想要快速突破。

    而没有势力和家族支持,他只能选择更张扬,为南江省、为南江武大冲锋陷阵,换取他需要的一切!

    王金洋可能会死的很快,也有可能会进步的飞快,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别人很难复制。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王金洋也不是无脑之辈。

    他背后也有宗师扶持,安全有一定的保障,他要是真能迅速突破宗师,两大宗师,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涉及到宗师,距离你太遥远,你现在没必要去管。

    你不是要突破武者吗?

    丹药申请了吗?”

    “我有。”

    方平心里将这些事记了下来,却是没再继续,正如吕凤柔所言,他还太弱,想掺和也没这个资本。

    老王背后的较量,关系到武大之争,关系到宗师之争,不是他能参与的。

    当务之急,还是突破武者。

    “有就好,这样吧,明天我去你宿舍,你自己准备一下,选择突破就行。

    其实你三次淬骨,突破的爆发,对你影响不会太大,安全应该无碍。

    作为你的导师,我既希望你突飞猛进,又不希望你进步太快,过早的参与这一切。

    记住你那些师兄师姐的教训,死了一小半了,前些年,我对你们都寄予深厚的感情。

    可当我把你们当儿女,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就明白,我过界了。

    我只是你们的导师,路是你们自己选的……

    我对你感情深厚,你死了我难受,你对我感情深厚,我死了你也难受,没必要的事。

    王金洋就是如此,张清南生死未卜,实际上可能早就死了,王金洋还在幻想着去救援。

    要不是如此,他没必要如此……”

    吕凤柔感慨了一声,她不是没感情,也不是瞎胡闹,只是真不想再对学生们寄予感情。

    太难受了!

    当初,她第一批收了3个学生,那是真的当儿女培养!

    可结果呢?

    3个人一声不吭,去了地窟,死了俩个,残了一个!

    吕凤柔哭都没地方哭,报仇都找不到对象!

    再之后,又有学生死了,一个接着一个,她早就承受不住了。

    现在收学生,那就是应付差事。

    和方平说了几句,吕凤柔赶人道:“好了,就这样吧,我要补觉了。”

    方平哭笑不得,这赶人也赶的太干脆了。

    不过这样也好,吕凤柔说话做事干脆,也省了他很多麻烦。

    等方平起身要离开,吕凤柔忽然想起了什么,随口报出一串数字道:“这是你师姐的号码,有事可以联系她,不过没事别打扰别人。

    当然,要是有比你品级高的武者找你麻烦,可以联系她。

    有导师找你麻烦,直接告诉我。

    死在任务中可以,死在外面也可以,在学校,出了麻烦,找我!”

    “谢谢导师。”

    吕凤柔摆摆手赶人,并不在意他是否会感激。

    ……

    等方平离去,吕凤柔想了想,拨通了一个号码,开口就道:“你们争你们的,别波及普通人,尤其是我这边!

    别惹我,惹毛了我,我砍死你们全家!”

    电话对面的人愣了一下,半晌才道:“你是我妻子!”

    “早离婚了!”

    “有吗?”

    “废话!”

    “那你借我的名义吓唬人?”

    “我乐意,你管我,等我突破到宗师,你该哪去哪去!”

    “……”

    电话对面的人无言以对,许久才疲惫道:“不会的,大局为重,没人想波及到谁。

    魔武争取这么多资源,难道是为了我?

    我女儿早死了,妻子也离婚了,孤家寡人的,我争取这一切是为了谁?

    我是为了集中资源……”

    “别跟我提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吕凤柔直接打断,随手就挂断了电话。

    ……

    门外。

    方平喃喃道:“都在谈死亡,武者到底都怎么死的!”

    “邪教?”

    “任务?”

    “还是别的?”

    “王金洋的导师可能死了……上次那个小女孩,是他导师的女儿?”

    “王金洋的魔都之行,北地之行,可能都有别的因素在里面……复杂!”

    “算了,我实力太弱,当前还是积累实力,积累财富。

    有了实力和财富,我才有参与的资格。

    帮老王也好,帮自己也好,一切都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没有实力,安全可能是安全了,可这是我想要的吗?”

    “吕凤柔……”

    最后念叨了一下自己导师的名字,这位导师,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疯癫,很冷静,也很理智的一个人。

    学生死亡率高,居然是因为学生进步太快导致的!

    这点,再次出乎方平的预料。

    “不管了,先突破一品,争取迅速进入三品,三品之后再说,按照大家话中的意思,自己不作死,那就不容易死。

    死的,都是那些自己非要作死的。

    秦凤青不还活的好好的?

    老王作死到现在,因为实力够强,也活的好好的。

    总结下来,要不实力够强,要不足够谨慎,这样安全也有保障……”

    念叨了一阵,方平吐了口浊气,迈步朝外走去。

    ……

    同一时间。

    京都。

    王金洋转身便走。

    身后,来自京都武大的三品巅峰武者咳血道:“王金洋,有种现在挑战我们社长!你不是南江武大武道社的社长吗?难道不敢比一次?”

    王金洋置之不理,等下了武台,有人低声道:“要不尝试一下?”

    王金洋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白痴还是我白痴?”

    丢下这话,王金洋直接走人,三品对四品,让自己送死吗?

    他又不欠这些人的,大家只是合作罢了,你得你的,我得我的,送命的事以为自己会做?

    还是觉得,我王金洋受不得激?

    被呵斥的人有些不快,微微有些怒意道:“王金洋,你别忘了……”

    他话音未落,陡然间,一把长刀瞬间劈在了他肩膀上!

    “啪!”

    臂膀掉落,一切快的让人无所适从!

    “白痴!再废话,下次就是你脑袋!”

    冷笑一声,王金洋也不停留,径直走人!

    “啊!”

    惨叫声陡然响起,一些围观者脸色大变,再看王金洋,之前台上咳血的武者也脸色剧变,一言不发,默默看着对方离去。

    其他人也都不吭声,王金洋四品在即,背后有宗师撑腰,可不是真的任人鱼肉之辈。

    ps:推本书,大老黑的《厨艺大师》,兄弟们去评论支持一下,感谢大家,咱们扑街都不容易,只能抱团取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