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85章 南武之战
    晚上6点。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方平众人并未看到黄景,倒是白若溪赶了过来。

    一到酒店,白若溪就开了个小会。

    “院长已经到了,不过现在人去了总督府,应该会和南江总督一起去现场。

    院长没说输赢如何,其实输赢,在于自己。

    武者,也只能赢!

    现在还给你们机会,和同阶交手,日后去了地窟,谁给你公平的机会?

    所以,这种切磋性质的比赛,大家都该珍惜。”

    众人都点了点头,方平也点头,点完了就问道:“老师,学校给的丹药您带来了吗?”

    白若溪失笑道:“难怪唐老师说……”

    “老师,唐老师这人吧,不是我不尊师长,诽谤导师,实在是有些小心眼。

    老师,唐老师结婚了吗?”

    “啊?”

    “不会没结婚吧?”方平惊讶道:“要是这样的话,他脾气躁,就可以理解了。”

    “瞎说!”

    白若溪失笑,“唐老师的女儿都快上大学了……”

    “他有女儿?”

    方平一脸震惊道:“完全不像是有父爱的人啊……”

    “行了,别瞎说话,被唐老师知道了,小心找你算账。”

    白若溪再次笑了起来,导师当中,白若溪性子算柔和的,开开玩笑,也不会生气。

    说笑了几句,白若溪转回正题道:“丹药给你们带来了,但是,方平,我其实想提醒你一句,不要仗着体质,过度服用丹药。

    你这样,到最后容易形成依赖性,对自身战技的掌握不够精妙,无法深入理解。

    对气血的运用,战斗的意识培养,都不是好事。

    一旦有一天,你完全没了丹药,那你又该如何应对危机?

    提高自身实力,学会如何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战果,这才是你该学习的。

    你气血本就高于常人,这样的情况下,你做不到同阶压制,说明你的实力并没有你自己想象的强大。

    有些武者,能以一敌十,都是同阶武者,他们又如何在没有快速恢复气血的情况下做到这些?

    这一切,都是你需要去考虑的。”

    方平认真点头,很有道理,值得深思。

    不过……不显得浪费一点,学校也不给便宜给我占啊。

    叮嘱了众人几句,知道陈云曦要上台,白若溪轻笑道:“好好打,展示出自己的实力。”

    “嗯,我一定好好表现!”

    陈云曦郑重点头,心里再次委屈,再不表现,我真要成后勤人员了。

    ……

    学校给的丹药,方平也没占其他人便宜。

    分了1颗二品气血丹,4颗一品气血丹。

    财富值,也出现了一定增幅,达到了700万,这几天他淬骨达到了巅峰,消耗不是太大。

    “足够补充7000卡气血了……”

    方平盘算了一阵,700万的财富值,应对几场比赛绰绰有余,倒也不必担心气血不够的问题。

    关键还是,上场了能不服用丹药就不服用。

    这种大众场合的比赛其实很麻烦,尤其是有强者观战的情况下,方平必须得服用丹药,体现出自己靠丹药恢复气血才行。

    这些丹药服用,大部分其实都浪费了。

    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

    6点30分,众人从酒店出发,前往不远处的南江武大。

    南江武大。

    王金洋和几位学校导师在大门口站着,看到方平众人,王金洋微微点头,接着看向白若溪笑道:“白老师,没想到是你过来了。”

    “我们院长也来了,应该和张总督他们一起来。”

    白若溪笑了笑,跟着寒暄了几句,倒是对一旁的几位南武导师态度一般。

    而南武的几位导师,此刻看起来也是以王金洋为首。

    南武的导师,三品起步,四品算中流砥柱,五品的极少,六品的都是校领导。

    王金洋的实力,哪怕在导师当中,也是出类拔萃的那种。

    加上他武道社社长的身份,跟着来的几位导师,社会地位还不如王金洋。

    方平看的有些眼热,这才是人生啊!

    哪像自己,天天被大狮子找茬,等哪天大狮子也跟这些导师一样,在自己面前俯首低眉,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

    王金洋和白若溪寒暄几句,接着边走边道:“这次的5位南武学生,实力在南武也都是拔尖的。

    方平,你们别大意了。

    我想看到的是势均力敌,而不是摧枯拉朽,我说的是南武对你们摧枯拉朽击溃你们。”

    “不会的。”

    “希望如此。”

    王金洋也不多说,带着几人一路朝武道社走去。

    南武没有魔武那么大,武道社也没有魔武那么奢侈,直接占据了数百亩地盘。

    可南武武道社,地方也不小。

    这一次交流赛地点也不在室内,而是在室外。

    武道社大楼前的草坪,此刻临时搭建了一方擂台,四周也没安排座椅。

    按照王金洋的说法,武者上台比武,台下的还要坐着看戏,那是耻辱!

    连站着看比武都做不到,干脆别当武者了。

    谁抱怨,谁滚蛋。

    所以方平他们到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数千学生,站在草坪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气势倒是十足。

    看到方平他们,南武学生群中显得有些喧闹。

    不少人指指点点……

    结果还没议论完,王金洋忽然喝道:“都闭嘴!”

    “弱者没有权利对强者指手画脚!”

    “魔武的新生,如今挑战的是我南武大三大四五位二品巅峰武者,本就是不公平的比赛!”

    “南武此次若败,所有武者,兑换丹药绩点,上浮5%!

    所有非武者,大二结束,还未能进入武者境,开除处理!

    南江武大,是武科大学,不是让你们来混日子的!

    往年,居然有非武者以南武毕业生的身份毕业,这是南武的耻辱,而不是南武宽容的体现!”

    “……”

    人群忽然有些喧闹起来,有人不忿道:“我们又没上场,输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话音刚落,王金洋视线忽然扫向他!

    “你,出列!”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刚刚发话的学生。

    那人脸色一阵变换,半晌才磨蹭着走了出来,壮着胆子道:“王社长,我说的不对吗?”

    “你,可以离开南武了!”

    “离开……南武?”

    “对,你被开除了!”

    方平几人都愣住了,啥情况?

    刚刚出列的学生也呆住了,接着就怒道:“王金洋,你有什么权利开除我!”

    王金洋却是不答,扫了一眼其他人,冷冷道:“作为南武的一员,没有任何集体荣誉感,没有任何耻辱感,任何时候,都觉得事不关己。

    有好处,不给你,你抱怨学校不公平。

    何曾有人想过,凭什么?

    凭你们考上了南武?

    凭你们不思进取,想的是有朝一日,成为武者,作威作福?

    武者是什么!

    武者不是你们通往特权阶层的通行证,武者是一群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勇者!

    我在南武,没看到这一切!”

    他话音落下,外围人群忽然散开,几位气势磅礴的强者迈步走来。

    其中领头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没说话,跟在他右侧的一位中年壮汉却是朗声道:“王金洋说的不错。

    输了和你们何干?

    那如果有一天,华国在战争中败北,强者尽数陨落,你们被人奴役,是否也会发出这样的宣言?

    都是强者的错,凭什么要我们来承受这一切!

    南武,或者说南江,不需要这样的武者!

    不服气,你可以上台,觉得台上几人无法代表你们,那你们自己上台去打一场!”

    所有人熄声,因为众人都认出了对方是谁。

    南江总督张定南!

    张定南是不是一开始就这名,或者之后改的,众人都不知道。

    众人只知道,张定南自从突破到宗师境,就开始插手各方事务,包括武大的事务,而且都是以铁血为标准。

    他这话一出,显然意味着,王金洋之前的话都会被当真。

    哪怕南武的校长,那位老者,也没开口说什么。

    其他人没说话,王金洋则是朝几位宗师微微躬身,接着看向方平几人道:“见笑了。”

    白若溪淡笑道:“没关系,南武的一切,也让我们深受启发。”

    “那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说罢,王金洋看向擂台之下站着的一队人,大声道:“今日,你们代表的是南武,是南江!

    都是二品巅峰武者,而你们的对手,都刚进入二品不久!

    赢了,不值得欣喜。

    输了,意味着南武的教学方式是错误的,学校不是温柔乡!

    今日若败,我会建议学校,淘汰九成学生,集中资源,培养一批敢战、能战的精英!”

    这话,再次引起了一阵低声热议。

    王金洋也不管他们,看向方平几人道:“不是大众赛,出战顺序随意,胜者留下,败者退场!

    最后还留在台上者为胜!”

    方平微微挑眉,这倒是野性随意的多。

    而另一侧,几位宗师强者也都不说话,走到了擂台旁,众人皆是站着围观,没有给他们准备主席台、瓜子座椅什么的。

    这样的比赛场,很简陋,比地下拳市都不如。

    可这个简陋的赛场,却是迎来了三位宗师强者的观战。

    王金洋直接充当起了裁判,再度开口道:“南武为主场,南武先上一人!”

    擂台下,几位年轻人对视一眼,很快,一位手持长枪的武者走上擂台。

    “南江武大,兵器学院,大三学生陈鹏飞,二品巅峰境,任务积分,南武二品境第三!”

    方平微露疑惑,白若溪小声解释道:“南武任务不多,做任务的多少,也意味着出手的次数多少,实战能力的强弱。

    南武完成一次任务,有任务积分,二品境第三,意味着他在二品境武者当中,出任务的次数很多,和武者交手的经验也很充足……”

    方平点头,表示听懂了。

    南武的武者们,对这个显然比较了解,看到陈鹏飞第一个上台,也觉得陈鹏飞足以代表南武二品巅峰的水准了。

    看了傅昌鼎几人一眼,傅昌鼎跃跃欲试道:“我来吧,我也用枪……”

    方平却是没看他,看向赵磊道:“你上!”

    “我?”

    “第一战要打的漂亮,之前交流赛你怪我不给你机会。

    这次给你机会,赵磊,你要是输了,丢了魔武的人,丢了我的人,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赵磊脸色发黑,也不废话。

    径直往擂台走去,一上台,便大声道:“魔都武大,兵器学院大一学生赵磊,二品初段!”

    未能淬炼完三肢骨骼,都是二品初段。

    魔武的几人,除了方平,都是二品初段武者。

    ……

    “能赢吗?”

    傅昌鼎小声说了一句,方平淡淡道:“无所谓,输了,还有我。

    你们自己看着办。”

    “你……”

    几人一脸的不乐意,却是不再问话,台上,已经开始交手了。

    ……

    擂台之上。

    比赛一开始,陈鹏飞就展现出了武大精英二品的实力!

    长枪出击,隐隐传出虎啸之声!

    而赵磊也动若脱兔,脚尖踏地,迅猛若虎,瞬间以曲线角度,近身陈鹏飞。

    陈鹏飞反应速度极快,试探的一枪,还未扎出,马上被收回,枪身抖动一下,长枪中间开始弯曲,下一刻,长枪好像化身长鞭,以惊人的弯曲度朝赵磊脖颈卷绕而去。

    方平盯着看了一下,挑眉道:“长枪能练到这地步,不简单。”

    枪,在很多人看来,都不是近身战适用的武器,枪身太长,被人拉近了距离,武器的威力就呈现不出来了。

    可陈鹏飞却是完全没在意这些,赵磊近身的同时,他长枪心随意动,随意弯曲曲折,这样一来,丝毫不比刀剑麻烦。

    傅昌鼎脸色有些凝重道:“都说长枪如龙,龙可大可小,可伸可曲,很厉害……”

    两人正说着,王金洋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皱眉道:“华而不实!”

    “兵器只为杀敌,练的能弯曲又能如何?威力增加了吗?长枪既然怕近身,那就不给对方近身机会,有这功夫练弯曲的本事,还不如增加枪速!

    何况,枪者本就直中取!

    既然做不到,那干脆练短兵器好了!”

    这话说的,方平几人无言以对,好像也不算错。

    王金洋一边看着台上交手情况,一边皱眉道:“差距还是有点的,赵磊未必能获胜。

    方平,待会你上!

    要快、狠,速度击溃剩下四人,这样我才能以我的心意改革南武!”

    方平一脸懵逼,你这是啥情况,都开始指挥起魔武的队伍了,搞黑幕啊!

    傅昌鼎几人也一脸无语,那咱们呢?

    王金洋轻咳一声道:“历练的机会有的是,这次不是为了让你们历练,是希望你们能帮我推动一些变革的速度,放心,我答应的丹药会尽数到位。”

    方平想了想道:“南武的领导没意见?”

    “有意见的都送去其他地窟做任务了!”

    王金洋随意说了一句,方平咋舌,他么的,老王这是当起南武的家了,南武至于这样吗?

    腹诽几句,更多的还是羡慕。

    我啥时候能在魔武当家做主?

    “好,不过说实话,我把握不大……”

    “尽力就好。”

    两人谈话的功夫,台上的局势出现了变化。

    陈鹏飞一枪扎出,赵磊脚尖踏地,凌空跃起,躲过了这一枪。

    下一刻,陈鹏飞仿佛觉得这是机会,长枪没有刺向赵磊,而是刺向旁边的虚空。

    方平倒是看出了一点东西,陈鹏飞实战经验的确很多,这一枪是预判。

    预判赵磊跌落的时机和位置,那时候的赵磊缺乏必要的反击手段。

    这样的预判和出手时机,一般武者都难以做到精准掌握。

    陈鹏飞显然不在其列,对方一枪扎出,连王金洋都微微点头。

    可下一刻,就在赵磊即将跌落的时候,一旦按照惯性跌落,很可能被一枪扎透,其他人都有些为他捏把汗的时候,赵磊忽然动了!

    只见赵磊左脚踏空,身体陡然往上抬了一截,接着右脚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踏中陈鹏飞的枪尖!

    陈鹏飞全力出枪,枪尖一下子被踩的有些弯曲。

    而赵磊借力往前飞扑,眨眼间的功夫,再次近身陈鹏飞。

    此刻的陈鹏飞,前力用尽后力不济,恰好处于一个真空期,赵磊对时机的把握也相当精准。

    在陈鹏飞收力的瞬间,一拳击中陈鹏飞的胸口!

    不等陈鹏飞回击,赵磊冷笑一声,变拳为掌,飞速探手,一把捏住对方持枪的手腕!

    在众人还没回神之际,赵磊双腿交替踢出……

    几秒后,两人分开,赵磊脸色微微发白,双腿战栗。

    而陈鹏飞则是面色潮红,忽然一口血液从口中喷出,略显失落道:“我败了。”

    这不是生死战,擂台赛虽然以生死战的决心来打,可他此刻胸骨断裂,内腑震荡,力道用尽,再坚持,也只是拖延时间,加重伤势的份,没必要一直打到快死的地步。

    台下的方平啧啧嘴道:“站空境了,没看出来,这家伙还藏着一招,不会是想阴我吧?”

    他极度怀疑,赵磊是为了阴他才藏着没告诉大家自己达到站空境了。

    陈鹏飞判断失误,也没想到赵磊桩功站空,在空中滞留了片刻,避开了他的预判一枪。

    结果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一下子出现了变化。

    王金洋倒是没太在意,看向方平道:“我先过去,下一局你上。”

    赵磊气血消耗的厉害,这一轮继续上场没意义。

    “行,雇主的建议,乐意满足。”

    方平笑了一声,也不介意自己提前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