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01章 悲伤只属于弱者
    “援助兰斯威的老师们回来了!”

    “刘南国导师牺牲了!”

    “陈源极导师牺牲了!”

    “诸位,速去南区大门,迎英烈!”

    “……”

    就在方平众人还在看地图的时候,大厅有些乱了,一些学生匆匆往外跑去。ranw?en w?w?w?.?r?a?n?w?e?n?a`com

    老教授脸色一白,瞬间露出悲戚之色,“武者……哎!”

    长长的叹息声,让人心中发堵。

    ……

    5分钟后,方平众人也纷纷到了南区大门口。

    此刻,南区大门口,站着不少导师和学生。

    最前方,老校长头发愈发的花白了。

    “开门!”

    南区大门,很快洞开。

    几辆大巴,缓缓驶入。

    接着,在众人注视中,有人抬着担架,有人抱着骨灰盒走下了车。

    下车的这群武者,也是满脸风霜之色,不少人身缠纱布,显然也受了伤。

    “老师!”

    人群中,陈云曦忽然惊呼一声,接着就往前冲去。

    方平众人也看到了下车的白若溪,白若溪,也在此行武者当中。

    方平几人见状,连忙跑了过去。

    ……

    白若溪一如既往,依旧那么云淡风轻。

    可方平走进一看,却是有些心里堵的慌。

    白若溪左臂断了!

    左臂下半截,空荡荡的,之前距离远,大家没看清。

    看到众人跑来,白若溪微微摇头,示意他们别过来。

    陈云曦泪流满面,方平这些人也心里发酸,不知该说什么。

    ……

    前方。

    老校长这位宗师级强者,步伐有些颤颤巍巍,眼中泪光闪烁,轻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校长!”

    车上下来的武者当中,其中一位面部满是伤痕的老者开口道:“此战,不辱使命!

    兰斯威地窟大军已经被击退!

    我魔武战死导师6人,无一退却!

    击杀六品强者3人,五品11人,四品27人,扬我华国之威,扬我魔武之威!”

    “6人……”

    校长没有在意那些击杀数据,眼睛发红,喃喃道:“今年,走了11位导师了,学员也牺牲了7人,都还这么年轻,都还这么年轻啊……”

    老校长呢喃一声,轻声道:“行礼,迎英烈!”

    老生们纷纷低头鞠躬,面露哀色。

    方平这几位大一学生,第一次经历这个,茫然和无措中,也跟着行礼。

    “厚葬,魔武赡养英烈家属,入英烈祠,有朝一日,平定地窟,再报此仇!”

    老校长说完,忽然踏空而起,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

    校长离去,方平他们茫然,刚赶到的黄景,却是迅速追了上去。

    身旁,老教授低声叹息,轻声道:“校长旧伤未愈,我魔武师生战死,校长必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今日,魔都地窟,必有宗师之战。

    只希望……”

    老校长虽然已是八品巅峰,可出战太多,早就伤病缠身,此刻恐怕已经前往地窟。

    再这么下去,恐怕伤势会越来越严重。

    方平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向前方那些沉默的导师,看着那一位位躺在担架上,血迹斑斑的陌生导师,众人心里发堵的厉害。

    “这就是地窟吗?”

    “这就是武者的归宿?”

    “……”

    众人茫然悲戚中,其他导师,抬着担架,朝南区深处走去,那里,有个墓园,魔武的导师牺牲,都会选择葬在那里,

    那里距离魔都地窟很近,哪怕死亡,他们也希望能守卫在这边净土之上。

    白若溪没有跟过去,走到众人身前,看了一眼陈云曦,语气依旧柔和道:“哭什么,老师没事。”

    “老师……”

    和其他不熟悉的导师不同,这是大家极为熟悉的一位导师,还是陈云曦的老师。

    现在,断了一臂……

    陈云曦泪流满面,众人也不是滋味。

    这时候,刚刚没看到人的吕凤柔忽然出现,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陈云曦,吕凤柔忽然怒道:“闭嘴!人还没死,哭什么!

    白若溪活着回来了,有什么好哭的!”

    一声怒喝,吓到了陈云曦。

    吕凤柔哼了一声,又看向方平众人,淡淡道:“生死就是这么简单,没必要太过悲戚。

    有朝一日,我等死在地窟,不需要这无用的泪水!

    有能耐,平定了地窟为我们报仇。

    没能耐,那就当生老病死,所有的泪与恨,都是徒劳。

    最少我吕凤柔便是如此,我若战死,少跟我来这套,当然,我觉得我可以活到地窟覆灭的那一天!”

    吕凤柔一脸的无所谓,又看向白若溪道:“你这学生,怎么安排?”

    白若溪轻声道:“柔姐,云曦就拜托你了。”

    吕凤柔皱眉,淡淡道:“这种学生我不收,我不喜欢她哭泣的样子!”

    “柔姐……”

    “老师!”

    陈云曦一脸的震惊,白若溪要把她托付给吕凤柔?

    吕凤柔瞥了她一眼,忽然道:“你老师重伤,内腑重创,三两年是没希望痊愈了,走路都得喘气。

    有能耐,你去杀几个六品地窟武者报仇,一副小儿女姿态,能把地窟武者哭死?

    唐峰让你做后勤,你为什么不愿意?

    难道进了地窟,别人死了,等你哭丧?”

    吕凤柔轻哼一声,又道:“自己死了就算了,别拖累任何人,你们其他人也记住了,进了地窟,她若是跟不上,直接丢下她,别让自己枉死!

    陈家有宗师,让她爷爷去护着,我魔武不会为这样的学生保驾护航!”

    陈云曦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白若溪有些无奈,轻声道:“柔姐,她还没经历过这些,何况……”

    吕凤柔也不接话,转回话题道:“跟我也行,不过跟了我,我可不会和你一样,还暗中保护,死了拉倒!”

    这话一出,陈云曦猛然抬头。

    白若溪皱了皱眉,吕凤柔淡淡道:“看什么,做几个二三品任务而已,真要死了,那也是能力不济。

    死在外面,比死在地窟好。

    我没你老师那么闲,沿途还跟着,生怕死了谁,可笑!

    下次怕死,就别做任务,要不让你陈家人跟着,魔武的导师也要修炼,也要出任务,要不是耽误那一个月时间,说不定你老师就进了六品,这次也未必会重伤……”

    “柔姐!”

    白若溪再次轻喝一声,吕凤柔却是淡然道:“让他们认清现实吧,你能庇护一时,能庇护一世?

    现在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更别说保护别人了!

    唯有自身实力强大,才是最大的依靠!

    在我看来,你这是添乱……”

    吕凤柔说罢,也不再停留,转身便走。

    她一走,陈云曦就面色发白道:“老师……是我连累了你……”

    白若溪失笑道:“吕导师故意这么说而已,她只是希望你们能坚强一些,奋发向上。

    不过我这次的确受了伤,不好再耽误你们的时间。

    其他人,都会有导师接收,你天赋很好,所以我才将你交给了吕导师。

    跟着吕导师,好好修炼,别想那么多。”

    方平此刻也不由道:“白老师,之前您一直在保护我们?”

    白若溪轻声道:“别多想,这其实是学校的安排,新生出任务,都会安排人保护。

    当然,你们马上就不是新生了,以后不会再有了,以后都自己小心一些。”

    方平他们这些人,都是大一的精英,精华所在。

    出任务,岂能真的没有人照看。

    3月份,从他们出校门的那一刻,白若溪就一直在跟着,要不然,在南武,露面的也不会是白若溪。

    陈云曦没管这个,小声道:“老师,你伤势很严重吗?我让我爷爷来……”

    白若溪轻轻摇头,“不算太严重,也不用麻烦陈宗师,很快就没事了。”

    “云曦,坚强一些,无论是唐老师,还是吕老师,他们都希望你们这些学生更好,更强,更安全。”

    “没有哪位导师希望自己的学生出事,只是……”

    白若溪叹息一声,只是,个人的教学方式不同罢了。

    也许今日的他们无法理解,可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

    “你们继续上课,我去墓园一趟。”

    白若溪没再说什么,迈步往南区深处走去,脚步,显得有些沉重。

    ……

    晚上的课程,没继续下去。

    导师们大多去了墓园,方平他们没进去,却是在外围站着,众人都保持着沉默,心中各有想法。

    “地窟。”

    方平轻轻念了一句,傅昌鼎忽然道:“都该杀!”

    今日的他们,还没有熟悉的同学好友死在地窟。

    可也许很快,他们就能看到这一幕,甚至死亡的就是自己。

    这些年来,死去的人太多太多。

    多到,很多导师都已经麻木了,习惯了,心中只剩下仇恨和变强的念头。

    黑夜中,墓园深处出来低微的啜泣声。

    哭的不是导师们,而是那些导师的学生,昔日不知多少人在骂,骂自己的导师刻薄,骂自己的导师光会说教,也没见他们如何如何。

    然而,此刻,很多人才意识到,他们的导师也是铁骨铮铮!

    ……

    当晚,方平这些人彻夜难眠。

    第二天,再去特训班,却发现一如往常,毫无变化,战死的导师们,仿佛也被人遗忘。

    课程结束,唐峰忽然出现。

    扫了一眼班上众人,唐峰淡淡道:“校长回来了,也不知道校长怎么想的,不过校长说了,再给大家一次选择的机会。

    今日,可以选择退出特训班!

    昨日的情况,大家看到了,四五品的武者,进了地窟,死亡也是简简单单的事。

    你们,现在进入地窟,的确很危险。

    自己做个抉择,现在退出,6月份不用再进地窟,进入三品以后,进不进,也看你们自己。

    等迈入中品境,每年完成强制任务即可,可以和现在的社会武者一样,做你们该做的,每年抽个十天半个月进地窟一趟。”

    众人陷入了沉默。

    唐峰见状又道:“退出,也不丢人,二品境武者,进入地窟,本就没有什么安全可言,哪怕学校会安排导师保护,可有时候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你们跑都难跑。

    之前,学校也有些激进了,二品武者,真的很弱。

    给你们五分钟,退出的,现在可以离去,我保证,学校不会因此而克扣大家的任何福利待遇。

    只希望退出的人,等你们强大了,不要因为今日之事,就起了怯战之心。

    他日,也许你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人群,渐渐有些骚动。

    过了三分钟,忽然有人站了起来,于向华忽然怒斥道:“你敢走!”

    站起来的学生,满脸的羞愧和无奈,低声道:“我……我……我父亲早逝,母亲独自一人……”

    “你!”

    于向华勃然大怒,唐峰却是摆摆手道:“没事,你出去吧,记住了,在地窟被公开之前,不允许对其他人透露消息!”

    “一定!”

    起身的武者,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匆匆离去。

    “还有吗?”

    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又有两人起身离去。

    很快,五分钟过去了。

    唐峰笑了笑道:“比我想象的少,一群不怕死的小崽子,我以为起码跑了一小半。”

    说着,瞥向方平道:“方平,你居然没跑,出乎我的预料。”

    方平无语,黑着脸道:“你说二品的走,没说三品的!”

    “哈哈哈……”

    唐峰忽然笑了起来,接着又沉声道:“给你一次机会,三品的,也可以走!”

    方平懒洋洋道:“我傻啊,我走了,班上的学分不是便宜别人了?

    地窟而已,又不是神仙,打不死锤不烂,咱们魔武的导师,牺牲了几位,不也杀个够本。

    天天担惊受怕的,还不如下去干把大的,端了他们的老巢,那才能赚大钱……”

    唐峰嗤笑一声,“行,我很看好你,今日你说的话记住了,我等着那么一天!

    你不走,那也别说谁逼你如何,地窟遭遇危机的时候,带队导师不让跑,谁要是跑了,我知道了,第一个毙了他!

    你小子,就在我这份名单里面。”

    方平翻了个白眼,你啥时候看我跑了,故意找茬呢。

    唐峰也不管他,看向其他人道:“你们也一样!

    另外,学校决定,可以提前预支一部分资源,谁要是突破三品,缺丹药,可以去后勤部申请……”

    方平眼神瞬间亮了,马上道:“老师,我可以吗?我觉得我马上要进入三品高段了,三品高段,我实力大增,可以保护同学们!

    您可是知道的,我突破很快的,三品高段的实力,和现在可完全不同……”

    唐峰皱眉看着他,忽悠鬼呢!

    你小子突破三品才几天?

    三品阶段,天才如谢磊,也花了半年进入三品高段,南武王金洋,大概花了三个月。

    方平,突破才半个月不到!

    见唐峰不信,方平叫屈道:“真的,老师,我要是进地窟之前,进不了三品高段,我双倍偿还学校借的资源!

    另外,我希望学校可以允许我提前预支接下来的日常奖励学分。

    之前的学分我也没领,算两个月,给我600学分就行。

    学校再借我1000学分……”

    班上众人都惊呆了!

    1600学分,你方平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换算成钱,这就是4800万,你方平胃口也太大了。

    方平想了想忽然道:“借就算了,学校可以以投资的名义,投资我如何?”

    众人再次目瞪口呆,唐峰也愣住了。

    你说借,那未必不可能。

    可你说学校投资你……

    方平也是刚想到,借钱好像不算财富值,之前他试过一次,借学分和借钱是一个道理。

    可投资,那就不一样了。

    当然,方平也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看大狮子那副充满杀气的脸,他就觉得希望不大。

    果不其然,唐峰冷哼道:“你自己去和校长说!”

    方平讪讪,宗师家的大门我进不去好不好,要不然谁跟你说这个。

    唐峰也不再理会他,和其他人说了起来。

    而方平则是考虑着,借钱不行,投资也没戏,可600学分提前预支给自己,还是可以试试的。

    当初,在特训班,他干过一次,预支班长的福利,学校也没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