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16章 斗智斗勇,因材施教(为我想你是爱我的盟主加更2/3)
    ……

    几分钟后。?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李老头皱眉道:“你要抽成?”

    方平解释道:“不是抽成,我的意思是,平台打一些折扣活动,刺激大家消费。

    要不然,学分留着也是留着,大家学分足够,都没动力了……”

    李老头撇嘴道:“不刺激,他们也消费。”

    方平苦口婆心道:“老师,您会做生意吗?要是现在丹药什么的,都给点优惠,给点活动,大家心里一痒,绝对会买买买!

    甚至学校可以开启学分贷款模式,给大家放贷,收利息,让大家都负债累累。

    到了那时候,你想想,欠了学校的学分,能不努力做任务吗?

    对三品武者开放的话,我看这些人下地窟都有动力的多,背负一身的债务,还在涨利息,能不努力去挣学分?

    学校应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现在大家都是有一个学分用一个,说实话,哪有动力。

    大不了,我不买了,修炼慢点就慢点!

    可你搞点活动,促销活动,那我保证,再咸鱼的武者,这时候积极性也上来了。

    再欠点学分,大家压力就大了,有压力才有动力。

    南武都在改革,我魔武居然在吃老本!

    老师,现在的大四学生毕业,就咱们学校这情况,还能出五品学员吗?

    丢人都丢到家了!

    这时候,让三四品武者提前预借学分,大家不但能提前武装自己,加快进步速度,有了实力,就会下地窟挣钱还债……

    这才是良性循环!

    偌大的魔武,居然都没人想过刺激一下大家,光让大家死练,可没钱没学分,怎么练?

    提前借了,大家有了实力,你不去催促,大家也会努力修炼的。”

    李老头若有所思,喃喃道:“好像有点道理。”

    “不是好像有道理,是极为有道理,您想想,武者和普通人难道有什么不同?

    背负着巨额房贷的人,是不是比那些无债一身轻的人更努力?

    因为不努力,他们就还不起房贷……”

    李老头嘀咕道:“那要是半途出了事……”

    方平脸色一正道:“老师,真要死在了地窟,还不起学分,我觉得学校该承担这些!

    难道您就希望他们死在地窟?

    他们自己希望死在地窟?

    要是真死了,那也是为人类而死,这时候还计较这个,真的合适吗?

    魔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为大家提供一个变强的机会和场地!

    这次历练,我发现了,魔武学生其实表现的很差,为什么?

    就是因为大家积极性不高,缺乏一定的动力……

    要是当时,各个背负巨债,我想我们肯定会表现的更好,划水的也不会再划水。”

    李老头翻了个白眼,说的跟真的似的。

    想了想,李老头问道:“那你的好处呢?”

    “我……我为大家服务,能有什么好处……”

    “呵呵!”

    方平无语,想了想又道:“我的想法是,学校给我一个统一的折扣价,我组织平台打活动,另外帮助学校开通学分借贷平台,进行资格审核,免得学校麻烦。

    一切都由平台去做,学校要做的就是授予我们一定的学分额度。

    我保证,这样一来,很快,魔武会出现一批任务狂人!

    主动的那种,而不是被迫的!

    c级的兵器好不好?想不想提前拿到手?

    高品的丹药好不好,想不想要提前服用?

    能源室、气血池,想不想日常去修炼?

    都可以,借学分就行!

    甚至,我建议,学校的一些六品导师,包括宗师都开通一项服务,武道咨询,收取一定的学分!

    让院长他们稍微抽出一点时间,给大家一个小小的机会,让大家有机会聆听宗师的指导。

    这样的机会,这样的荣誉,会刺激的大家更拼命的!

    变被动为主动,让学生主动去争,去夺,而不是让学校一直督促,甚至还要每次拿出学分奖励,才能让大家有动力。

    魔武现在的风气不太好,大家都是看到好处才上……”

    李老头吐槽道:“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最合适!”

    方平无语,马上道:“好,就说我,我现在要是欠了学校几千学分,您觉得我现在还会被动等待学校给我安排任务?

    我恐怕早就去做任务还债了。”

    “有点道理。”

    “所以啊,学校应该给我奖励,真的,我一心为魔武考虑,新生马上快要入学了,如今局势紧张如此,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耽误?

    让新生们主动去争,去夺,去拼命,而不是慢慢等着他们成长!”

    李老头有些被说服了,轻轻敲着桌子道:“你脑瓜子倒是挺好使,这种模式,也许可以在整个武大推广……”

    方平眼睛一亮道:“老师,其实我的想法是,让武大融合交流,而不是现在的各自奋战。

    开通统一的平台,甚至让其他学校的学生,可以购买魔武的资源,包括租用我们的气血池和能源室。

    当然,收费比魔武学生高一些。

    还有,导师们毕竟术业有专攻,我们的导师,总有一些不擅长的地方,可外校的导师,未必就不会。

    这时候,把导师们的指点,也当成一个租赁业务,说起来俗气,可这样一来,武者就不再是一所武大所局限的小圈子,而是融入了整个武大的大圈子。”

    李老头皱眉道:“恐怕有点难……”

    “我知道,可有希望不是吗?老师,您觉得让远方来做,有希望吗?”

    “有。”李老头点头道:“前提是你实力足够,另外,你真要如此,恐怕平台就不能再交给你一个人,而是让学校参与规则的制定。”

    “那肯定没问题,我巴不得如此,其实我一心都是为了武大更加强大,更加繁荣。

    我们武者,不是脱离于社会的群体,也不该让社会来适应我们,而是我们去适应社会。

    与时俱进,不能与社会脱节……”

    “停!”

    李老头沉吟道:“你说的给予平台一定的优惠折扣,力度多大?”

    “现在定价的九成!”

    李老头皱眉道:“魔武的丹药兵器,本就不是为了赚钱,其实用学分兑换,都是学校在补贴……”

    方平点头道:“我知道,这些丹药兵器和其他的商品不同,不走量,反而是稀缺资源。

    可学校现在便宜的是学生,而不是外人。

    学生变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进地窟,守护人类!

    再贴补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何况开通了贷款业务,其实也一样,收利息,这些贴补进去的东西,变相地拿了回来,学生们其实花费的代价是一样的。

    唯一的变化就是,提前消费。”

    “这个事情比较大,我得和学校其他人商量一下,不能直接答应你……”

    “老师,咱们别耽搁,现在去找院长,院长在吗?”

    “在……”

    李老头刚说完,方平就拉扯他往外走。

    李老头哭笑不得,这小子这么急切,要说没好处,打死他他也不信。

    ……

    10分钟后。

    黄景办公室。

    黄景沉吟道:“可行是可行,可你说的好听,为全校学生争取福利,可到时候,你要是给不到大家那么大优惠,中饱私囊,这个责任你可担不起……”

    “院长,您放心,我保证大家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而实际上也真占了便宜。”

    方平自信满满道:“您瞧着吧,魔武真要先施行这个政策,不久后,我们就能超过京武!”

    “呵,口气不小。”

    “我相信!”

    黄景也不多说,看了他一眼道:“别一心放在这些东西上面,修炼别落下了。”

    “嗯,我分得清主次的。而且最近我发现,我精神力活跃的厉害,院长,我怀疑做生意,能刺激精神力增长……”

    方平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黄景和李老头都愣了一下。

    这时候,方平再次憋足了劲,一心想着挪一挪院长的头发。

    他刚想着,黄景忽然眼神一动,方平只觉得面前传来铺天盖地的压力!

    刹那间,方平头上全是汗液滴落。

    “有点意思!”

    黄景喃喃道:“难道真的一味苦修是错误的,你一个三品武者……精神力居然可以感知,还在活跃状态……”

    李老头也一脸震撼,半晌才道:“难道这就是政界总督和商界那些人突破的原因?”

    精神力如何增长,如何感知,目前对中三品武者而言,还没有一套具体的修炼方法。

    大家只能靠经验,靠时间来磨。

    黄景微微沉吟道:“也许有一定的道理,无论是经商还是从政,用脑的时候都多,大脑一直处于活跃状态,也许这就是精神力提升的原因。

    当然,目前看来,并不是太明显,在我们眼中,优秀的商人和政客,都是强者。

    是强者来经商从政,而不是因为从政经商而变强。

    但是,反过来看,未必没道理。

    吴校长突破迅速,也许……也许也未必和他一直四处奔波忙碌无关。

    可既然如此,那宗派所言的坐关一说……”

    李老头眼神微动道:“宗派才几个宗师,而且年纪都大了,现在的商界、政界,反而宗师不少。

    甚至比军部还多!”

    李老头说着,忽然道:“院长,你看,让我弄个头衔,多干点事如何?”

    “你?你想做什么?”

    “负责学校的企业……”

    黄景无言,半晌才道:“老李啊,学校有这么点资产也是大家一点点努力挣来的,靠政府补贴的那点,哪够学生们消耗。

    这个吧,我看还是算了,给学校留点家底吧……”

    李老头脸都黑的不能看,啥意思?

    方平在一边乐的脸都憋紫了,院长这打击起来人,也是不留余地嘛。

    李老头哼了一声,半晌才道:“不管怎么说,活动活动还是有必要的,要不然,后勤部的任务都被这小子扒拉走了,老头子真得一直睡觉龟息了。”

    黄景点了点头,赞同道:“其实我也发现了,一味的苦修,突破宗师的的确极少。

    也许……也许这就是古人说的红尘历练。

    无论经商还是从政,包括下地窟,都是一种历练,练心,练人情世故……”

    说罢,黄景看向方平道:“之前,还没发现你这种情况,你确定是因为经商,让你感受到了精神力的活跃?”

    方平当然不确定,不过他觉得,黄景给他的解释补充很圆满,此刻连忙点头道:“真的,我每次想到生意不好做,就头疼,头一疼,我就得想办法改变,然后大脑格外活跃,精神都集中了起来……”

    “这样吗?”

    黄景这位宗师强者,此刻都被忽悠的有些信了。

    不是方平多能忽悠,而是联系到事实,黄景隐隐有些察觉。

    之前大家思维都陷入了误区,你强,你才能担任这个职务,才能生意做大。

    可何曾想过,是因为地位高了,生意做大了,才变的更强。

    黄景深吸一口气道:“那行,你的事,我和学校说,关于你说贷款学分问题,我觉得没必要收取任何利息……”

    方平不赞同道:“院长,适当的给学生们增加一些压力,还是有必要的,利息不在多少,而是告诉大家,不能不劳而获,付出才有回报。”

    “这话倒是符合武者的定义,那就按照你说的办。”

    “谢谢院长支持,另外,学生还有点小小的建议,您看,作为运营平台的平圆社,是否能稍微给点福利?

    老师们也都看到了,大家都在兢兢业业地为同学服务。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方平说着迅速道:“比如学校给我们一定的免费学分贷款额度,这个额度,让平台自己来操作,是奖励学生,还是奖励一些优秀的学生,都可以操作……”

    这种事,学校也没损失,黄景原本的想法就是不收利息。

    看了方平一眼,黄景失笑道:“可以,不过这样一来,你压力就大了。”

    “嗯?”

    方平面露疑色,黄景却是不再说,挥挥手道:“出去吧,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谢谢院长!”

    ……

    他一走,黄景就眯眼笑道:“他现在其实已经在抢武道社的职能了,这小子还一副无知的态度。

    一旦学校真的给了答复,他和武道社就成了竞争关系。

    老李,你觉得武道社会甘心?”

    李老头无所谓道:“这不是学校想要看到的吗?武道社一家独大,已经缺乏竞争压力,外校的武道社,毕竟是外校的。

    魔武还需要另外一个学生社团和武道社形成竞争,这小子进步快,现在还是大一,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给他时间,打造一个可以和武道社抗衡的社团,未必没希望。

    只要不让他一人兼任两社职务,那就没问题。

    依我看,他当自己的社长,让谢磊接班张语,这样一来,两人未来还有几年时间竞争。

    谢磊进步也不慢,可以勉强跟上,而不是被抛开。”

    “他可未必愿意。”黄景笑道。

    李老头嗤之以鼻,淡笑道:“你会没想法?多简单的事,随便找个借口,这小子自己就溜了,不愿意干。

    比如让他时常带队出去交流交流,担任武道社社长,他经营的平台移交给武道社……

    就他这性子,能愿意?

    恨不得当烫手山芋扔出去,还得感谢学校没强迫他当武道社社长。”

    黄景顿时大笑,点头道:“是这个理……”

    顿了顿,黄景又道:“他骨髓没有淬炼。”

    “哦。”

    “精神力也没达到可以提取能量粒子的地步。”

    “那又如何?”

    李老头说了一句,黄景微微一愣,忽然笑道:“对,那又如何!个人有个人的机缘,真要可以普及,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隐瞒。

    以他的脾气,真要可以普及,也许早就拿来和学校换条件了。”

    李老头淡笑道:“那是肯定的,尤其是现在,明明感受到了压力,一个劲地证明自己不是靠别的,而是靠天赋,其实足以说明他没办法将这些普及开。

    人体,是最复杂的,除非真的将他解刨,要不然,找到异常的可能性极小。

    无非是脑部变异,或者身体出现了变异,这些年来,这种变异并不少见。

    自从和地窟渐渐融合,这种例子,已经多了起来,包括南武的王金洋,京武的李寒松,军部的姚成军……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出现了一些身体变异。

    王金洋骨髓玉质化,李寒松天生颅骨淬炼完成,姚成军也是在四品境精神力外放……

    这些人,都具备了一部分宗师特质。

    方平此刻具备的,也是宗师特征,气血迅速补充,我觉得没必要深究什么。”

    黄景失笑道:“知道就行,别告诉他,我关注他有段时间了,需要给他一点压力,没压力,哪来的动力。你看看他,现在多急切,他说给别人压力,我们也给他点压力,很合适。

    也许,就是下一个宗师,不逼迫一下可不行。”

    李老头笑眯眯道:“是这个道理,还要时不时地吓唬吓唬他,回头送他到研究所,看看如何解刨地窟人类的,啧啧,这种感受,我想他会很有动力迅速成为宗师的……”

    黄景大笑,老李头这个方法好!

    送方平去研究所看看,看看解刨一个和人类毫无差别的地窟人类,再告诉他,这就是人类中的变异者……

    黄景都能想到,那小子被吓得满脸苍白,满脑子想着变强才能安全的念头。

    这种主动变强的心思,哪有被动的好。

    两个老头子对视一眼,都满意地笑了笑,因材施教,学校就是这个目的,对待方平,就该如此。

    ……

    刚出院长办公室的方平,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笑声,忽然打了个寒颤。

    “俩老头子在说我?总感觉被人算计了!”

    方平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寒风瑟瑟,心里有些发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