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49章 我曾阵斩强敌无数
    这边方平庆幸看到希望城了,实际上距离还极远。ranw?en w?w?w?.?r?a?n?w?e?n?a`com

    后方的六品强者微微蹙眉,忽然不再御空,而是落地,落地的一刹那,对方就踏地奔跃数十米。

    御空是挺帅的,可速度未必比落地跑要快。

    之前一直御空追人,那是强者的骄傲。

    现在眼看着快到希望城了,再骄傲也得放放,实际上他也没想到三品武者会持续爆发到现在。

    原以为追个一二十里,不用他杀,对方自己就耗空了气血,等他来杀。

    现在倒好,丢人了。

    落地的一刹那,对方速度就上去了,身形如同幻影般在半空掠过,前方的方平头皮发麻。

    下一刻,方平一咬牙,忽然回身一刀劈砍下去!

    这时候,方平也真正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长发披肩,眼睛雪亮,眉毛……中间是断的!

    这一切,都在眨眼中完成。

    对方面色冷漠,也不在意方平的爆发,一拳轰向方平的长刀!

    “咚”的一声巨响,方平倒飞而出,口中血液不要命地往外喷射。

    不等方平跃起逃窜,对方再次出现在方平身前,再次一拳轰下!

    方平怒吼一声,长刀连斩对方拳头,听到的却是长刀传来嘎吱声。

    就在对方拳头临近的那一刻,方平嘴中忽然一道血箭喷射而出,直袭对方眼睛。

    断眉男却是比方平想象的更强大!

    就在方平血箭喷射而出的一刹那,对方举起左手,一拳将血箭轰散。

    “我没跑赢六品……”

    方平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接着忽然面露狂喜之色,而断眉男脸色则是一变。

    就在他变脸的工夫,方平抓住空隙,直接倒退着狂奔,接着转过身继续奔跑。

    断眉男则是有些茫然,在原地站着没动。

    过了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一抹杀意!

    “#¥%……”

    自语了几句,对方再次飞速朝方平追去。

    方平尽管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能猜到。

    就在刚刚,对方要杀他的时候,方平用精神力波动干扰了一下,然后露出狂喜之色……恐怕对方以为宗师来了。

    当然,这种小伎俩,也就那么一瞬间管用。

    方平当然知道自己精神力太过薄弱,也就吓唬吓唬人,哪敢真的等对方被吓退,趁着对方愣神的工夫,跑多远算多远。

    此刻的他,内腑再次被重创,右臂好像都骨折了。

    方平丝毫不怀疑,自己这次活着回去了,疗伤都是笔大费用。

    而断眉男,恐怕已经分辨出了什么,现在定然是必杀他。

    气血无限,精神力感知……足够他起必杀之心了!

    方平一边喷着血,一边狂奔……

    希望城要到了,要到了!

    后方的断眉男速度愈发的快了,方平感受到风声,咬着牙关,忽然将凤嘴刀朝后方投掷而去,带着浓郁的气血之力。

    “砰!”

    断眉男停都不停,一拳将风嘴刀击飞,陪伴多日的风嘴刀,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

    方平一边狂奔,一边咬着牙,狠狠将左臂上的刀剑拔了下来,朝后方投掷。

    结果一如既往,断眉男依旧用拳头轰击。

    方平再也顾不上肉疼,将之前一直夹着的长刀长枪全都扔了出去,命都快没了,还要啥武器!

    “轰轰!”

    接连几声,武器全没了,当感受到身后传来拳头的破空声,方平忽然栽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脑袋一歪……

    断眉男微微愣了一下,就在这愣神的时间,刚刚还歪着脑袋的方平,猛然爬起,继续朝前狂奔。

    “卡古!”

    断眉男此刻怒极,这家伙居然装死!

    战斗过程中,敌人忽然倒地死了,他第一想法自然是停步查看,谁知道对方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装死!

    怒极的断眉男,速度再次飙射一截,下一秒,就追在了方平身后。

    方平这次不再装死了,浑身气血都凝聚在了后背上,果不其然,对方一拳打中方平的后背。

    方平气血防御根本挡不住,喷出一口血液,借力继续奔跑。

    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内腑反正已经受创,先跑再说。

    再下一刻,方平忽然仰着脑袋盯着天空暴吼:“宗师救我!”

    断眉男下意识地朝天上看了一眼,哪怕听不懂方平说什么,可肢体语言还是懂的,朝天上的人求援。

    等他仰头看去,前方的方平再次跑出了一截。

    断眉男也有想吐血的冲动!

    六品杀三品,一拳头的事,现在倒好,对方到现在还有精力跑,这算什么?

    “救命啊!”

    “救命!”

    “我要死了,大狮子,许将军……”

    方平边跑边吼,他真要死了,再不把后面这家伙弄走,再有几拳,他气血再充足,五脏六腑也要被震碎了。

    到现在没碎,还要得益于他之前服用了锻体丹淬体,也附带着淬炼了五脏六腑,外加气血充足,一直在修补伤势。

    “救命啊,来个人啊!”

    当方平感受到身后的破空声再度传来,真有些绝望了。

    这么下去,最多挡三拳,必死无疑!

    上天总是在关键时刻拯救他的孩子。

    就在方平绝望至极,一声怒啸声瞬间传来!

    “死!”

    下一秒,一声暴吼在方平耳边震荡!

    “轰!”

    巨大的轰鸣声,气血之力溢散的力量,炸的方平一连向前扑了好几个跟头。

    方平头也不回,打着滚就往前继续跑,跑了一截,这才转头看去。

    这时候,方平才看清楚了情况。

    大狮子从天而落,上半身衣物炸裂,**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闪耀着浓郁的血芒,拳头更是闪烁着金光,如同闪电般击打那位断眉男。

    断眉男愤怒怒吼,却是被打的不断倒退,之前一拳打爆方平武器的威风全然不在,拳头瞬间被大狮子打的皮开肉裂,血肉横飞!

    “死!”

    “卡古!”

    方平发现,这些人好像都喜欢说这个字,打架也不忘了喊一声。

    不过比起六品巅峰的大狮子,断眉男还是弱了一截,被打的不断倒退,口中血液不断滴落。

    就在唐峰双手爆发灿烂的金芒之际,断眉男忽然暴吼一声,拳头上血芒浓郁到了极限,唐峰眼神微微凝重……

    下一刻,断眉男头也不回地跑了!

    方平呆住了,他么的,你学我?

    学费交了吗?

    唐峰皱眉,刚想追上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看向方平。

    方平此刻凄惨无比,浑身都是血液,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身上也破烂不堪。

    见唐峰看着自己,方平淡淡道:“居然没能杀了对方,我以为你杀六品如屠狗,我杀三四品武者,轻松至极,五品也杀过不少,六品也杀不了我……”

    “还能动吗?”

    唐峰没理他,问了一句。

    “呵呵!”

    方平笑而不答,站在原地待了片刻,忽然挪着脚步,缓缓向唐峰走去。

    路过唐峰,方平也没停步。

    唐峰皱眉,开口道:“回城,治伤,你快死了。”

    “死不了!”

    方平没再理会他,艰难地向前走了几百米,将之前扔出去的c级长刀和长枪捡了起来,不过此刻两柄武器都已经受损。

    方平再往前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转头道:“我还有好多武器丢在了半路上……”

    唐峰差点没气死,沉声道:“早就没了,武器一丢,对方早就捡走了,现在人都跑了!”

    “迟早拿回来!”

    方平右手持刀,左手想拿枪,结果左臂此刻完全动弹不得,痛的方平痛不欲生。

    “你怎么来了?”

    “路过。”

    “我越三品,战六品,你可以战九品吗?”

    唐峰不吭声。

    “我杀四品如屠鸡,五品巅峰我也杀过,你说我不敢搏命?”

    唐峰皱眉,沉声道:“走得动吗?需要我帮忙就开口!”

    “用不着!”

    方平哼了一声,想了想道:“背我到城门口200米,放我下来。”

    唐峰也不理会,抓起他的肩膀,就朝远处的希望城奔射而去。

    “放我下来!”

    等看到城门口快到了,方平急忙喊了一句。

    唐峰再次皱眉,只好放他下地。

    方平一落地,踉跄了一下,接着忽然吼道:“六品又如何,今日我三品敢战你,他日我四品,必杀你!”

    这一声暴吼,中气十足!

    城门那边,微微有些动静。

    唐峰皱眉道:“你做什么?”

    “你说呢?”方平郁闷道:“我和六品作战受伤严重,就你看到了,你肯给我补贴疗伤钱?我现在吼一句,都知道我和六品武者在战斗,这边得补偿我治疗费吧?”

    “你……”

    唐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方平却是不再理会他,将没掉落的行军包打开,又将那些四五品武者的勋章全部别在了行军包上,将行军包挂在胸前。

    唐峰瞳孔微缩,真的是五品勋章!

    “你真杀了五品?”

    “如假包换,杀了两个,长刀就是其中一人的,另外一人用的是拳套,可惜丢了,还有一大笔的能源石,也都丢了,要不是遇到了六品武者,这次,我能杀穿他们的防线!”

    方平现在是雄赳赳气昂昂,理了理破烂不堪的衣服,方平迈步朝城门走去!

    ……

    城门口,当看到方平浑身血迹,胸前的行军包上徽章闪烁,城上城下的战士们都肃然起敬,敬起了军礼!此刻,城门口也有人陆续跑来。

    有人看到方平,惊讶道:“兄弟,外围被堵住了,你这是……”

    “杀穿了敌人的防线,回来报信!”

    方平说着吐了一口鲜血,满不在意,露出笑容道:“我辈武者,哪怕战死,也不后退!”

    “好样的!”

    方平笑了笑,继续迈步前行,走的却是极慢,等待他要等的人。

    很快,方平眼前一亮,要等的人到了!

    “雪梅!”

    “方平?”

    匆匆跑来的赵雪梅,直到方平开口,才认出了方平。

    不等她开口,方平笑道:“幸不辱命,阵斩五品巅峰一人,五品初段一人,四品武者无数,我总算有脸回来了!”

    大街上,一些人瞬间呆滞。

    刚赶来的吕凤柔也愣了一下,侧头看向同样赶来的黄景,眼神危险道:“你们给他下了任务?”

    要不然,什么幸不辱命,又没人让你去杀五品。

    黄景满脸茫然,没有吧!

    怎么会给三品下五品的任务!

    而下一刻,方平轰然倒地!

    “方平!”

    耳边,隐隐传来一阵呼喊声。

    ……

    “魔武方平,三品高段,击杀五品巅峰!”

    “杀穿封锁线,突破重围,从六品强者手中逃生。”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当时都看到了,不过方平也受了重伤……”

    “三品杀五品巅峰,你不是在开玩笑?”

    “真没开玩笑,他缴获了敌人的五品勋章,你知道的,地窟武者,佩戴勋章就是身份和荣誉的象征,除非死了,要不然别想拿走,咱们杀了对方,也会缴获,你觉得他捡来的?”

    “怎么可能,三品杀四品,我信,三品杀五品还是巅峰,这……不敢信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他回来的时候,的确受伤极重,听说是被六品武者一路追杀,硬是跑了上百里,回到了希望城。”

    这一天,小小的希望城中,方平扬名了。

    三品高段的方平,击杀了五品武者,四品无数。

    这样的战绩,比当初的姚成军他们更耀眼,耀眼的多。

    三品杀五品,真的没听说……当然,有三品武者杀过重伤的五品武者,可方平难道一连遇到两个重伤的五品?

    ……

    军营医疗室。

    吕凤柔皱眉道:“真是你杀的?”

    脸色惨白的方平,吊着左臂,有气无力道:“不是我还能有谁?当然,不是正面击杀的,我用计算计了他们,可武者又不是单纯莽干的莽夫,我三品杀了五品,甭管是不是正面击杀,都是杀敌,这个没错吧?”

    吕凤柔微微点头,忽然道:“你是傻子吗?我让你注意点,不要被人算计了,你为何还单独离队?”

    方平愣了一下,支支吾吾道:“我是不服气大狮子污蔑我,非要说我不敢搏杀,所以我才单独离队,证明我不是他说的那样,他在污蔑我!”

    吕凤柔皱眉道:“这么简单的激将法,你就上钩了?”

    “老师,都到了那时候了,作为男人,我真的无法忍受……我不在乎,您呢?

    您想您的学生被人说成怯战者吗?”

    吕凤柔哼道:“我不在乎,另外他们说你缺乏方向感,怎么回事?”

    “没有的事。”

    方平摇头道:“和他们开玩笑的,要不然我能奔袭百里,从外围突破回来?老师,这次我杀了这么多强者,而且还带回来了一条重要情报,为此丢了无数能源石和高品武器……”

    “情报?”

    方平马上道:“对,老师,咱俩别聊了,我带回来一条事关人类存亡的情报,您快让他们进来!”

    下一刻,不用吕凤柔开口,屋外走进来几人,吴奎山马上道:“什么情报?”

    “东葵城出兵了,大军压境,从东路杀来了希望城……我冒着九死一生,横穿狡王林,从那边来回穿越了两次,才得到了这个情报……”

    他表功还没结束,下一刻,屋内众人,包括吕凤柔,忽然齐刷刷地不见了踪影。

    “你们是不是该给我……”

    方平话说了一半,眼神无神,盯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喃喃道:“该给我点奖励?”

    “跑了?”

    “我还没说完呢,他们昨天动身,现在大概距离我们还有两百里应该有吧?”

    “这……是给英雄的待遇?”

    方平无奈,也能理解他们的急切,可这么多人,留一个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