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55章 奢侈一回
    “方平,你回来了,东西收拾一下,郑老师让咱们待会去通道那边汇合……”

    见方平回来了,傅昌鼎马上说了一句。r?an w?e?n w?ww.ranwen`com

    方平没说话,靠在床上,压的的床板嘎吱作响。

    等其他人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门了,见方平还靠在床上,傅昌鼎小声道:“伤势严重了?”

    “没,都是皮外伤。”

    方平摇摇头,吐了口气道:“你们先去吧。”

    “那你……”

    “我休息一会。”

    “那你快点,方平,其实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我们现在实力真的太弱,连城墙都下不去……”

    他们这些二品武者,大战一起,下了城墙,就是一个死。

    “嗯,我知道的,你们先去吧。”

    “那你早点过来。”

    ……

    等众人离去,方平喃喃道:“我是三品高段武者,比一般的三品巅峰都要强的多,四品也未必是我对手……

    你们能走,我呢?”

    三品高段和以下的武者,是两个概念。

    “我要是二品,也会跟着走,在这白白送人头,可我不是啊。”

    方平躺在床上,盯着老旧的天花板怔怔走神。

    ……

    半小时后。

    通道广场。

    郑龙江清点了一下人员,微微蹙眉道:“方平还没回来?”

    “回来了,在宿舍那边,”

    “人呢?不是说了,来这集合吗?”

    傅昌鼎摇了摇头,想了想道:“他……他大概是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

    郑龙江微微发愣,方平那小子这么有种?

    想了想,郑龙江开口道:“你们在这等一会!”

    说完这话,郑龙江转身朝小区走去。

    ……

    宿舍中。

    吕凤柔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床上的方平,平静道:“怎么不走?”

    “缺钱。”

    吕凤柔皱眉。

    方平唉声叹气道:“搏一搏,要不然突破四品没钱了,在外面想突破四品,哪有那么容易。

    趁着现在,开战了,捞点好处再说。”

    “会死的。”

    “卡在三品,迟早也是一个死,要不老师您给我个百八十亿的,或者您把家当都托付给我,我出去帮您守家业……”

    “你这是在咒我去死?”

    方平哭丧着脸,摇头道:“老师,我可没这么说,您这话说的,我帮您守家业,您想到哪去了,您安心突破宗师,也别为这些琐事烦心了……”

    “那随你,自己小心点。”

    丢下这话,吕凤柔转身离去,她刚走,郑龙江来了,方平一看便道:“我老师说让我留下来历练,突破四品,为执掌魔武做准备!”

    郑龙江脚步陡然停下,半晌才嘴角抽搐道:“那你得等我们都死了!”

    方平干笑道:“那可不成,都死了,魔武岂不是空壳子了,那我还执掌魔武干嘛。”

    “你小子……那你自己小心。”

    郑龙江没劝说什么,他刚刚也看到了吕凤柔。

    ……

    一个多小时后,方平在食堂啃了点半生不熟的肉食,迈步走出了食堂。

    此刻,希望城中,军队随处可见。

    武者们也匆匆忙忙,有人去北门,有人去东门……

    希望城上空,有强者御空,大吼道:“非军部武者,中品境去作战部报道,分配任务!

    下品武者,去各城门报道,分配任务!”

    方平想了想,去了北门口。

    此刻北门这边,人满为患,城门两侧,有军官吼道:“排队,等待任务分配!”

    武者的效率很快,方平在一侧排了队,很快就轮到了他。

    “武道证在吗?”

    “在。”

    方平交上了武道证,对方看了一眼,又询问道:“三品哪个等级……咦,方平……有些耳熟……”

    负责安排任务的军官喃喃一声,不过人还有很多,也没多想,马上道:“三品什么阶段?”

    “高段。”

    “那你去东门参与协防……”

    “不野战?”

    “现在只有中品才会出城作战,去吧,别耽误时间。”

    方平没再询问,迈步朝东门那边走去。

    ……

    半小时后,方平被安排到了东门城墙上。

    不止他一人,这边还有十多人,都是三品武者,负责带队的也是一位军官,看军衔是都尉,实力三品巅峰。

    领着分配到的人手,军官带着几人一路前行。

    等走到一个类似于炮台口的地方,方平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城的防御性武器。

    那是一架合金锻造的大型床弩,带队的都尉大声道:“诸位,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守住这架床弩,为弩箭附着气血!三品高段武者,虽然无法气血离体,可为兵器附着气血可以做到。

    你们轮流为床弩附着气血,我负责射杀城外御空武者!”

    方平闻言连忙道:“能做到吗?御空武者一般都是五品境,可以射杀五品?”

    “可以,当然,概率很低,不过射杀四品是可以做到的,前提是气血之力充足。

    我们都是三品,一个人能力有限,可10位三品,分成两班,为弩箭附着气血之力,5人合力,还是能射杀的。”

    方平朝四周看了看,只见城墙上,隔了几十米就有一架床弩。

    除了床弩,还有类似于火箭筒的发射装置……

    “那是什么?”

    “能源炮!”

    都尉见他看过去,解释道:“能源石是可以爆炸的,不过最好别指望那个。”

    都尉苦笑道:“消耗太大,我们打不起这样的战役,诸位都知道能源石的珍贵,这一炮下去,那就是几百万的消耗,除非到了最后关头,要不然,打这样的消耗战,华国打不起!

    而且武者当道,还得小心对方强者接到炮弹反射回来,这玩意爆炸威力不小,还没床弩实用。”

    方平微微点头,队伍中有人轻笑道:“小兄弟第一次见识这些?”

    “嗯。”

    “那等敌人来了,我们让你见识见识,三品杀四品怎么杀的,天门城还真以为能拿下希望城?比强者,我们人手不足,未必能占据上风,可比装备,我们还是比他们强的……”

    都尉笑道:“我们更大的概率是面对东葵军。”

    说着,都尉又道:“这次军部的目标是,打残了对方的军队,让东葵城害怕,后悔!

    让他们知道,进攻希望城是他们最大的错误!

    不惜一切代价!

    对方此刻距离我们还有60里,快则今天下午,慢则明天,对方便会抵达。

    我们这些三品武者,虽然无法参与强者的大战,可也不能给人类丢脸……”

    方平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局势都恶化到三品武者都无法参与城外作战了,显然没带队的都尉说的那么轻松。

    ……

    与此同时。

    军部作战室。

    几位老人或站或坐,魔武老校长也在此列。

    人群中央,一位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沉默许久,开口道:“几位前辈,局势还没恶化到这个地步……”话音未落,一位站着的白发老人就皱眉道:“废话哪来的那么多,用得着你提醒我们?

    现在政府的意思,到底是先搏杀一城,还是两城皆战?

    要我说,该全力打击一城,天门城和我们仇深似海,这次我们几个,就该主攻天门城,老白和老张是八品,你们俩负责击杀三大统帅中的两人。

    我们几个,杀其他的七品,杀几个算几个,彻底打残了天门城。”

    坐在他旁边的一位瘦弱不堪的老人摇头道:“我的意见是,击杀东葵城的那些家伙,天门城和我们打了这么多年,咱们对他们知根知底。

    留下天门城,对我们有好处。

    反之,真要杀残了天门城,那我们接下来恐怕要面对陌生的东葵城了。”

    “难道这些年的仇恨,就放下了?老子临死的时候,就想杀几个天门城的畜生!”

    “跟谁老子呢?你老子都没我年纪大,现在的年轻人……”

    身材壮硕一些的白发老人一脸讪讪,老子都快百岁的人了,你还喊我年轻人,合适吗?

    几位老人说了半晌,一直没开口的老校长出声道:“杀天门城的高品,东葵城我们不太了解,把握不大,初次交手,能杀了他们?

    而天门城这边,我们知根知底的,击杀的把握还是有的。”

    瘦削老人摇头道:“就是不知根知底,我们才有把握,天门城和我们打交道这么多年,反而有了防备。”

    几人说来说去,暂时也没办法统一意见。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国字脸,眉毛粗重。

    一进门,之前的军装中年就连忙道:“吴镇守!”

    国字脸微微点头,看向几位老人,也不说话,躬身到底,几位老人也都笑着回礼。

    “白老,王老……”

    国字脸起身,一一问候几位老人,最后看向魔武的校长,眼镜微红道:“老师。”

    老校长轻笑道:“九品大宗师了,怎么,还想哭鼻子?”

    “没有,也不会,三十年前,我就告诉自己,这辈子只流血不流泪。”

    国字脸说是这么说,眼中却是蕴含着泪珠。

    “政府和军部的意思是,击杀天门城强者,哪怕接下来面对的是东葵城,也要将战线拉长,如今两城距离太近!

    几位前辈,是我们无能……”

    国字脸再次鞠躬,眼含泪水道:“一路顺风,此生,定平地窟!”

    老校长轻笑一声,起身道:“行了,弄的怪不自在的,一群糟老头子,都活不长了,早晚都是死。

    再不出手,过两年,恐怕都打不动了。”

    “老师……”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既然定下了目标,那就是天门城了,我们商量一下,记得拦住那个家伙,九品过来,我们几个老家伙可挡不住。”

    “一定!”

    “去吧……”

    ……

    时间,很快便到了下午。

    能源太阳还没消失之际,方平众人视线中,浩浩荡荡地出现了一支大军。

    与此同时,北门,天门城大军开始逼近。

    “呜呜呜……”

    急促又嘹亮的军号声响起!

    方平众人瞬间打起了全部精神,看向远处的军队,距离希望城不到5里地。

    领队的都尉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备战!”

    方平5人,马上手抚合金打造的弩箭,准备附着气血。

    不过对面的大军很快停了下来,没再前行。

    就在这时,对面有强者浮空,散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

    “高品强者!”

    而希望城,也瞬间升起十多道强大的能量粒子波动,接着,方平就看到半空中,有强者悬空。

    ……

    半空中。

    几位老人不再是佝偻着腰背,站的笔直。

    老校长一脸笑容,看向其他几位老者,轻笑道:“老伙计们,都别掉链子啊!”

    “管好你自己吧!”

    有人轻哼,老校长也不反驳,笑道:“那就走?”

    “废话真多!”

    下一刻,几位老者朝北方飞身而去。

    北方的天门城,也瞬间飞出多道身影,双方都避开了军队,朝远处飞去。

    两方军队还未交战,就听到远处传来震天的轰鸣声!

    一股股强大至极的能量波动,从远处传来。

    地窟的作战,比方平想象的要快速的多。

    下一刻,方平看到近千道身影从城墙上飞身而下,他看到了唐峰,看到了吕凤柔,看到了很多很多熟悉的导师……

    “杀!”

    一阵吼声传出,方平看到这些中品强者,很快便和对面同样杀出的中品强者交战到了一起。

    两方都有意偏离主战场,朝一侧杀去。

    见方平盯着前方看,带队的都尉沉声道:“中高品强者,他们有自己的战场,我们需要面对的是大量的普通军人和下三品武者,以及一部分中品武者。

    当然,我们这边也有中品武者留守。”

    这边刚说完,城外,无数地窟武者,推动着闪烁着幽光的金属盾车迅速朝城墙这边冲来。

    方平还是第一次知道,对方居然有盾车存在。

    除了金属盾车,方平也看到了冲车,看到了云梯……

    在武者的推动下,地窟军队的效率极快。

    方平蠢蠢欲动,都尉冷静道:“我们的目标不是他们,很快,会有中品武者出现,我们的目标是那些人,记住,等到了城墙边,会有一些中品武者夹杂在军队中,跃墙袭杀,不要去管,会有人迎敌!”

    方平连忙点头,其他人则是不慌不忙,其中一人甚至掏出了一根烟,手中捏着一块能源石,释放出火焰般的光芒,点燃了烟……方平只看到冒烟,没看到火星,一脸的呆滞。

    “奢侈一回,享受一下,抽根烟有干劲,气血都强大了。”

    中年武者笑了一声,算是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