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84章 魔武之变(为想笑想哭盟主加更3/3)
    8月22号开始,方平开始串联学生,武道社要改制!

    平圆社的人,再次发挥了该有的作用。r?anwen w?w?w?.?r?a?n?w?e?na?`c?o?m?

    ……

    魔武校园内。

    “张语学长已经大四,按理说,武道社该改选社长了!”

    “就是,大四不担任武道社社长,是各校的共识,张学长有些恋权了!”

    “张学长他们现在都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了,哪有时间管理武道社,如今武道社名存实亡,周妍学姐居然代管武道社,那武道社存在的意义在哪?”

    “要换届!改选社长!”

    “我觉得谢磊学长就不错,可以担任武道社社长。”

    “我也觉得谢社长不错!”

    “……”

    一时间,一股妖风吹过魔武。

    万众齐呼,谢磊该担任社长!

    ……

    武道社内。

    张语靠在椅子上,轻声道:“大家怎么看?”

    谢磊沉声道:“非是我唆使!”

    “谢磊不是这种人!”迈入三品境的张紫薇,此刻也帮着说了一句。

    张语轻笑道:“我相信不是谢磊的主意,不过……同学们说的也没错,大四学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担任武道社社长的。

    我只是……”

    周妍接话道:“社长并非贪恋社长的位置,只是下半年,第二届武道交流赛还要继续,这时候社长走了,那只能退出武道社,一旦到时候限定是武道社成员,社长就无法出战了。”

    刚回来的秦凤青,不耐烦道:“说来说去,还是实力的问题!实力够了,谁敢哔哔!”

    说着,秦凤青开口道:“不出意外,方平干的好事,平圆社的人我都认识,就是他们在传。

    甭管他,这小子想当武道社社长,我还想当呢!

    谢磊,你想和我争?”

    谢磊皱眉,半晌才道:“秦凤青,张社长担任社长,我还真没争的意思,可你秦凤青或者方平想当,那得问问我的意见!”

    “你算哪颗葱!”

    秦凤青冷哼道:“别以为突破到四品,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不服气,咱俩较量一番便是!”

    “你以为我怕你!”

    谢磊眼神冷漠,吊眉高扬,更加三分冷峻。

    “够了!”

    张语低喝一声,揉了揉太阳穴,呵斥道:“都给我闭嘴,既然知道是方平做的,那就说明方平意在武道社社长了,诸位,你们怎么看?”

    同样刚突破四品境的梁峰华淡淡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社长如今已经大四,的确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武道社了,既然如此,换个人当社长,也没什么。”

    谢磊皱眉道:“梁学长,方平这人,你了解多少?不要因为他是吕导师的学生,你就带有私心。

    方平的为人如何,我不过多叙述。

    可他更看重自己的私利,这是有目共睹的!

    无论是远方平台,还是他在学校倒卖丹药,包括拍摄那些小广告,都严重影响了学校的风气……”

    梁峰华笑而不语,叶擎则是冷笑道:“可笑,学校有规定学生不许拍摄广告吗?

    校长都可开口,你倒是一句话就给否定了!

    方师弟家境贫寒,地窟封锁,修炼没有资金,靠自己挣钱换取资源,倒是成了原罪了?

    包括倒卖丹药,那是他的自由,他自己的学分,你管他换了丹药卖给了谁!

    还有平台的事,他执掌平台,给学生谋取了福利,你谢磊没能做到,就去否定方师弟的功劳?

    怎么,你谢磊三次淬骨,比方师弟高一届,如今不如他,是嫉妒了?

    说方师弟私心重,你谢磊呢?

    你敢说,你针对方师弟,不是因为他抢了你的风头,打了你的女朋友?

    谢磊,都是武者,也都是聪明人,不要把谁当傻子!”

    谢磊冷笑道:“你愿意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好了,是公是私,自在人心!”

    “知人知面不知心。”

    叶擎淡淡道:“别扯那些没用的,方平想当社长,那也要看他的实力,是否能服众。

    我是没意见的,大四的学生,我建议都不要发表意见。

    至于你,你要是想当社长,我也没意见,前提是你能胜过方平,并且比他更能服众!”

    秦凤青忽然拍了一下桌子,怒道:“老子凭什么不能发表意见!社长,老子也要当!”

    张语头大如牛,没怎么说话的周妍也无奈道:“你都要毕业了,有必要吗?”

    “为什么没必要?”

    秦凤青轻哼道:“能者多劳,我觉得我行,那我就行!张语现在被架在火上烤,那是他不能服众,去年假期接任武道社社长,到现在,一年时间了,张语并未有任何出色的表现。

    所以,现在学校才会非议。

    要是这一年来,张语成了五品武者,谁会质疑?

    方平敢吗?

    谢磊敢吗?

    说这么多,都是废话,武道社武道社,不看武道,难道闹着玩?

    我觉得我武道境界强,那我就能当社长,至于管理的事,文学院的人一大把,学习管理课程的一大把,随便找几个人来,屁大的学校还管不了了?”

    秦凤青说的糙,梁峰华则是笑道:“老秦话糙理不糙,的确是这个理,社长,你怎么说?”

    张语看了一眼谢磊,又看了看秦凤青,轻叹道:“的确,我当武道社社长,没能有任何建树,这点,我有责任。

    魔武武道社,如今势微,所谓的共治学校,也成了一句空话。

    你们对我不满,那是应该的。

    我也当引咎辞职,让出武道社社长的位置。

    可如今,京武武道社,李寒松四品巅峰。

    南武武道社,王金洋,四品高段。

    华武武道社,刘世杰,四品高段。

    就连京南武道社,陈浩然,也四品中段。

    诸位,非是我贪恋这个位置,可我觉得,这个位置,还是强者居之,让陈文龙来担任吧。”

    陈文龙,其实一直都在。

    不过陈文龙一直没说话,坐在角落边。

    听到张语开口,陈文龙沉默片刻道:“我已经和魔都军分部谈好了,我毕业后进入魔都军部,担任都统,接下来的时间,我更多的时候还是留在魔都地窟,老张,抱歉了。”

    张语微微凝眉,半晌才道:“我也不强人所难,可武道社这边,年底真要出战,希望你可以出战。”

    “那是一定的!”

    陈文龙沉声道:“我也早就想和其他人较量较量,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李寒松这些人,能不能真的四品无敌,也要问问的意见!”

    张语微微点头,轻轻敲了敲桌子,过了一会,开口道:“那就这样吧。”

    “这样是哪样?”秦凤青不满。

    “方平既然想要这个位置,还是选择在这个时机,不出意外,就在这两天发难了。”

    张语轻声道:“既然大家想要这个位置,那就各凭本事吧。”

    “你呢?”

    张语轻笑道:“我?你们赢了我,再说。没办法赢我,我就算辞职,武道社的社长也空置,等待更合适的人选!”

    秦凤青几人也不再多说,那就各凭本事好了!

    ……

    8月24号,魔武召开全校大会。

    1号操场。

    一大早,数千学生齐聚,血气冲天!

    三届学生,接近5000人。

    文武两科导师,接近千人!

    这么多武道强者,齐聚一起,气血横空,压的一些一品武者面色苍白。

    如今,新生未至,魔武的学生,入学最短的也有一年时间了,几乎都成了武者,非武者也有,但是,要不在争取二次淬骨,要不就是三次淬骨,实力也不比一般的一品武者弱多少。

    大量的中品境导师,此刻虽然没特意爆发气血,可多年来的杀伐,也是煞气四溢,震荡虚空。

    当魔武所有学生和导师齐聚,整个魔都都感受到了来自魔武的气势威压。

    五六千武者,中品的高品的都有,魔武的实力,堪称恐怖。

    ……

    主席台上,没有座位。

    吴奎山屹立中央,两侧分别是黄景和一位瘦弱的老者,从南江赶回来的刘破虏。

    再两侧,则是7位六品巅峰强者。

    此刻,台上只有这10人来自魔武,其他导师,则是和学生们一样,站在操场上。

    除了魔武的众人,主席台上还有几位来自外界的强者。

    中央政府、教育部、军部、魔都都派遣了强者过来,见证魔武校长换选,宣布来自上级的任命。

    “老师们,同学们!”

    吴奎山率先开口,大声道:“2009年,6月28日,所有人请记住这一天!

    这一天,很多可爱可敬的人,永远离开了我们!

    包括……我们的校长!

    此生,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带领魔武,走向更强!

    此生,他最后的遗憾,是无法伴随魔武一起成长!

    呕心沥血六十载,哪怕最后时刻,他也放不下魔武……”

    台下,一阵喧闹。

    很多人,显得有些茫然。

    校长,死了?

    一位宗师境强者,就这么死了?

    当日,衣冠冢建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有些人回去了,有些人没资格去南区,他们,不知道。

    吴奎山说什么,很多人已经没在意了。

    片刻后,吴奎山大喝道:“逝者已矣,魔武却不能停步不前!”

    “今日,吴奎山,承校长遗愿,诚惶诚恐,正式就任魔都武科大学校长一职……”

    吴奎山很干脆,也没有太多的叙述,也不用别人宣布,自己直接公布了接任校长的事实。

    台下,一片安静。

    没有掌声。

    吴奎山也不在意,此刻,本就不需要掌声。

    站在他和黄景中间,一位稍稍偏后一些的中年,等他说完,也不用任何人介绍,主动开口自我介绍,来自于教育部的一位武者。

    自我介绍结束,对方就开始宣布魔武的新任命。

    吴奎山,就职校长。

    黄景,担任副校长一职。

    刘破虏,继续担任荣誉校长,实际上不参与日常管理,这也是多年来的惯例。

    只有这三人的任职通知,至于院长人选,那是学校的事,是三位宗师的事。

    而吴奎山,等对方宣布完,则是宣布新的任命。

    黄景,继续担任兵器学院院长一职,唐峰和李长生出任副院长。

    文学院这边,没有变动。

    制造学院,也没有变动。

    然而,战术指导学院,却是出现了变化。

    “罗一川,担任战术指导学院院长一职,郑院长……已于7月16日,牺牲!”

    台下,再次喧闹了起来!

    一些战术指导学院的学生,纷纷变色,院长死了?

    到底怎么了!

    校长这位宗师强者死了,战术指导学院的院长也是六品巅峰的强者,也死了。

    还有一些熟悉的导师,也不见踪影。

    平日里,学校不会聚集学生和导师在一起,大家还没太多的感受。

    可此刻,全校大会开启,少了哪些人,大家很清楚。

    台下的方平,其实在看到台上只有7位六品巅峰强者,就有些预感。

    不过之前他猜测,郑院长也许留守在地窟,不过方平也明白,可能性很低,那位坐镇地窟的强者都回来了,郑院长怎么可能不回来。

    此刻,方平听到郑院长战陨的消息,轻叹一声,没有太多的茫然。

    傅昌鼎的老师罗一川,出任了战术指导学院的院长一职,换成平时,少不得恭喜一阵,此刻,方平众人都没这心思。

    7位六品巅峰强者,3人出任院长,两人担任兵器学院的副院长,其实兵器学院副院长比其他学院院长更重要。

    剩下的两人,一人常驻地窟,没有担任职务,一人则是吕凤柔,也没有担任职务。

    这一点,也不出所料。

    论实力,吕凤柔也许是7人中最强的。

    可吕凤柔,不适合担任高职。

    有时候,吕凤柔疯癫的厉害,尽管这种疯癫,只针对特定的几人,不过基于此,学校也不敢让她担任高职。

    宣布完了任命,其他的一些部门领导,则是不需要去宣布。

    在魔武,或者在武大,只有这些位置才是真正的高位。

    正副校长,四大院长,哪怕后勤部,其实也不算重要。

    宣布完了任命,按例,全校大会结束,武道强者,不会有太多的话语去叙述,至于就职演讲,也不会有,因为不需要。

    不过,这一次,吴奎山这些人却是没宣布结束。

    主席台上,吕凤柔看向方平。

    武道社社长,也是武大极为重要的一个位置,想聚齐学生和导师,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人群中,张语这些人也看向方平。

    时机,此刻正合适。

    就在有些冷场的时候,秦凤青忽然站出一步,刚想开口,方平见状顿时大声道:“吴校长,黄校长,今日本不该叨扰大家!

    可学生还是斗胆让大家做个见证!

    当日,我创立平圆社,曾说过,大二开学之前,挑战魔武武道社张社长!

    君子言出必行,如今开学在即,挑战之事,也该践诺了!

    不止于此,学校教导我们,武者必争,今日,学生也想争一争武道社社长的位置!

    魔武,强者为尊,这也是去年此时,黄院长在开学之时,教导给大家的理念。

    所以……我想挑战张语社长,争取武道社社长一职!”

    此言一出,周围再次喧闹起来。

    今日,事情一桩接着一桩,魔武,这是要改天换日了?

    吴奎山几人和张语还没开口,就有导师呵斥道:“武道社社长一职,岂能如此随意轻许,方平,今日不是你玩闹的时候!”

    方平大声道:“老师,您觉得我是在玩闹?如今魔武三大宗师,上千导师,数千学生在场,玩闹一说,从何而起?”

    “武道社社长,魔武学生领袖,你方平何德何能,为魔武作出过什么贡献?

    张语兢兢业业,无过错之下,岂能随意罢免!”

    方平再次大声道:“实力弱,在武大,就是最大的过错!

    武大,不是大学,这一点,我们入学,就被一次次的提醒!

    吴校长,黄校长,包括各院院长,谁不是强者中的强者?

    武道社社长,自然是学生中的强者居之!

    京武武道社,李寒松已至四品巅峰,其他武大,也是最强者担任武道社社长!

    如今的魔武,五品学员毕业,局势不同,不能再如之前那般懒撒,我自忖实力胜过张社长,用实力来证明自己,有何不可?”

    方平说完,继续道:“至于贡献,今年年初,我带领魔武获得交流赛胜利,能否算作贡献?

    我三品无敌,横扫诸校,扬我魔武之威,是否可以算作贡献?

    我曾为华国带回重要情报,是否可以算作贡献?

    如果老师以此来否定我挑战的资格,我觉得不妥!”

    开口反驳的导师刚想继续说,吴奎山淡淡道:“张语,你怎么说?”

    人群中,张语迈步走出,仰头道:“我接受挑战,方平说的不错,此一时彼一时,魔武需要更强大的学生来担任武道社社长一职,哪怕方平不说,我也有这想法!

    当然,胜过我,未必就是最强,方平,你若胜,敢接受其他人的挑战吗?”

    方平笑道:“张学长不必激我,挑战我可以,我方平来者不拒!”

    就在这时,谢磊忽然喝道:“方平,你想挑战社长,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张语正要制止,方平大声道:“早就想和你切磋切磋,谢磊,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你我先战,热热身又何妨!”

    “狂妄!”

    谢磊大怒,方平一句热热身,算是彻底激怒了他!

    下一刻,谢磊身形一动,跃过人群,出现在了人群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