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97章 痛不欲生
    9月14号。ranwen w?w w?. r?a?n?w?e na `c?om

    魔武三大宗师,联合已毕业的七位宗师,刚好凑够了十人,御空而行三千里,直奔京都而去!

    次日清晨,京都边界腾空而起数十人!

    宗师气息,弥漫京都!

    ……

    魔武。

    方平得知消息,脸都僵硬了!

    mmp,这几个老家伙疯了吧!

    让你们去争取,没让你们去干架,聚集了十大宗师,骚包到御空降临京都,就不怕引起混乱?

    李老头得知消息的时候,扼腕叹息,遗憾至极!

    “几个老东西,去找茬居然不喊老头子我!”

    “他么的,上次被人欺负了,这次带着一群宗师去找茬,他么的,出气的好机会啊!”

    “……”

    李老头气的直跳脚,这么爽的事,不带他去?

    还有良心吗?

    他要是去了,上去就先干了上次压他的那王八蛋,谅京武胆子再大,这时候也不敢冒着风险干点别的出来。

    “气死我了!”

    生气的李老头,也知道了一些原委,抓住方平就是一顿打!

    美其名曰培养他和中品武者实战的经验。

    方平比他还生气,气的脸都发黑了,老子招谁惹谁了?

    李老头太过分了!

    现在他都快成受气包了,吕凤柔不爽,也找他麻烦。

    李老头不爽,也一样。

    大狮子有时候不爽了,也恨不得暴揍他一顿。

    加上武道社还有俩刺头,谢磊和秦凤青,看他的眼神也不对劲,这让方平恨不得一日成宗师,通通吊起来打一顿!

    ……

    方平在暗下决心要报复的同时。

    京都。

    当得知魔武宗师们的来意,京都的一些强者差点气吐血。

    他么的,你来申请扩建批复而已,弄的跟世界大战似的,想干嘛?

    当然,气归气,众人也知道魔武的意思。

    就是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来的!

    十大宗师一起到了,批复也得批复,不批复也得批复!

    十位宗师,说明了来意,一言不发。

    气氛,略显紧张。

    久不现身的教育部部长,九品大宗师级的强者张涛,也不得不现身。

    听完魔武众人的话,张涛轻声道:“纵然如此,也不能无视法规,御空赴京!”

    黄景轻笑道:“部长,还未至京。”

    此刻,众人停留的地方,是京都和北河的分界线。

    张涛也不多说,沉吟道:“这事需要协商解决。”

    魔武一位毕业的八品金身强者,大声道:“没必要,时不我待,今日我等齐来,今日就要结果!”

    “你在胁迫?”

    “你可以这么理解,张部长,武大归属教育部,几大公司不是!”

    那位八品强者气势勃发,大喝道:“我魔武今年死伤无数,校长战死,你们想看我魔武齐齐赴死?

    京都有人类第一大城据守,我魔武有什么!

    地窟大战开启,魔武师生齐赴战场,谁说一声我不敢战!

    导师战损率是超过10%,哪家如此!

    如今校长一去,魔武势微,新生扩招,入不敷出,不顾脸面,向各界伸手,饱受诟病,有谁考虑过我魔武师生?

    其他各校,包括京武,出战率如何,死伤率如何?

    去年,天南武大,地窟据点覆灭,死伤也不如我魔武,天才就更该死吗?

    今日没有答复,我等无颜面对全校师生,地窟走上一遭,覆灭一城再说!”

    “放肆!”

    “战死地窟,也是放肆,可笑!你张涛九品第二,不为资源发愁,子女皆宗师,不为武大争取利益,有何脸面担任教育部长,你若是觉得我放肆,今日击杀我等,继续当你的部长!”

    “田牧!”

    张涛还未说话,一位八品金身境强者就喝道:“说话过过脑子,张部长子女情况如何,你不清楚?”

    “死了个儿子而已,算什么,老子兄弟姐妹死完了,儿女死完了,哭丧了吗?”

    田牧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何不妥,大声道:“魔武师生,舍生忘死,获得的资源自给自足,有何不可!”

    之前未出声的张涛,也没纠结他之前的话,和这混人计较这些没意义。

    “田牧,一切皆有法规!”

    张涛沉声道:“走程序,等待结果,而不是逼迫政府来给你们答复!

    你如此,他如此,今日魔武宗师齐赴京,逼迫政府改弦易辙,他日其他人有样学样,地窟还未解决,华国就已经大乱了!

    吴校长,有诉求可以说,可以谈,方式有待商榷!

    申请我会递交其他各部,共同商议,现在,你们回归各自岗位!”

    吴奎山轻笑道:“张部长,非是我等逼迫,形势所迫,无奈之下才心急了一些,没考虑周全。

    魔武的事,其实是特例,和其他地方不同。

    魔都地窟的局势,大家都知道,最近地窟再次开启,可魔武已经入不敷出,师生赤手空拳上阵杀敌。

    再这么下去,干脆关门算了,没必要误人子弟,送一些赤手空拳的年轻人上战场。”

    众人纷纷看向吴奎山,这老阴毕之前可不是这个说法,当初是谁建议魔武招收个万儿八千人,一次性送进地窟的?

    吴奎山刚说完,张涛身后一位斯文中年开口道:“吴校长,魔武的情况还不至于如此,具体如何,我们还是清楚的。

    丹药公司每年为魔武提供百亿以上的丹药……”

    吴奎山笑呵呵道:“丹药公司的供应,我们魔武师生都会感恩,铭记在心,不过……太少了,少到师生们已经极为不满,再这么下去,魔武人心真要散了。

    这次来京都,扩充魔武生产线是一点。

    第二,我们还要丹药、兵器的对外经营权。

    没办法,魔武现在饭都吃不起了,希望可以有些收获,也可以刺激师生们继续进入地窟厮杀奋斗。”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

    就连魔武这边,几位宗师脸色也变化不定,吴奎山这狮子大张口的本事真不一般。

    给魔武丹药、兵器的经营权,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魔武师生资源归属魔武的事了。

    吴奎山却是还没说完,继续道:“第三,魔武师资力量欠缺,希望教育部可以为魔武配备百名中品境导师,弥补之前的战损缺失。

    第四,魔武如今师生人数比京武更多,教学成果也有目共睹,无论是之前的新生交流赛,还是之后的三品之战,魔武都力压京武,可财政拨款,却是比京武更少。

    京武去年拨款350亿,魔武260亿,希望教育部补足这90亿的缺额。

    第五,吴某自认资历不足,能力不足,无法承载老校长的期冀,太过厚重。

    所以,恳求教育部为魔武新选一位九品强者,担任校长一职。”

    一连说完五点,吴奎山依旧满脸笑容。

    众人脸色却是一变再变!

    宗师强者,早已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可吴奎山提出的五点要求,没有一点是简单的。

    扩充校内生产线,魔武师生资源供给给学校本身,拿到经营权,对外出售丹药兵器,增加百位中品导师……

    包括吴奎山最后说的话,在众人看来就是笑话。

    九品强者,一部分深居浅出,一部分如张涛这般,身居要职,去魔武当校长,对一般的七八品强者有诱惑力。

    可对九品强者,还真没什么诱惑力。

    九品,已经走到了武道尽头,此刻的他们,没几个人有心思管理这些杂事的。

    众人纷纷安静了下来。

    张涛看了吴奎山一眼,半晌才道:“吴校长,没必要如此,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的而奋斗,其中,有些人要多付出一些,有些人少付出一些……”

    “魔武付出的够多了。”

    吴奎山轻笑道:“如果一位八品战死不够,那就再多几位,应该够了。

    这些年来,除了军部,就属武大战死的强者最多,不,军部战死的那些强者,大部分来自于武大。

    部长,流血可以,再流泪,就真的不合适了。

    我们诉求很过分吗?

    魔武的学生说了一句话,用鲜血和生命,都换不来自己修炼的资源,那到底为何而战?

    家国天下……太空泛了!

    自身难保,谈何保家卫国!

    有些人,自己坐镇后方,岂能知道,在前线,一柄地窟武者的兵器,一株炼丹的草药,来之何等不易!

    那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你们真的下得了口?

    魔武并非不想贡献,我们强大了,贡献的会更多,我们有说过避战吗?

    有抱怨过战死者太多,以后不下地窟了吗?

    都没有吧!”

    人群中,有人轻哼一声。

    结果刚哼出来,田牧忽然勃然大怒道:“郑明宏,吴校长说的就是你这王八蛋,哼你大爷,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老子怀疑你就是邪教最大的头目!

    要不然,邪教的丹药哪来的?

    你掌控丹药公司,地窟对邪教防守森严,政府也严厉打击,钱怎么来的,丹药从哪买的……”

    “田牧,你敢血口喷人!”

    “喷你大爷,郑明宏,老子就一句话,丹药公司这次搞鬼,老子就先杀了你,再下地窟带走一个!

    你以为八品就敢跟老子横了,老子杀的人比你见过的还多,你一个嗑药嗑出来的八品,老子一拳打死你!”

    “我嗑药嗑出来的?”对面的郑明宏勃然大怒,怒发冲冠,喝道:“你嗑药嗑一个八品给我看看,当日我在京都地窟杀敌无数,今日就成了你田牧口中的邪教头目,嗑药的废物?”

    “那是当年,成七品后,你下过几次地窟?”

    田牧鄙夷一声,哼道:“当年老子敬你是汉子,现在你算个什么玩意,不服气,咱俩试试!”

    “够了!”

    张涛轻喝一声,九品强者一怒,众人纷纷熄声,包括田牧都没再叫骂。

    语气粗鲁,不代表傻,傻也不能成八品。

    将一些事故意挑开,有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张涛虽然是宗师榜排名第二的超级强者,可此刻也的确头疼不已。

    魔武……不单单是魔武的事!

    这事,正常申请,肯定没戏,这也是魔武宗师为何不走正常渠道,上来就是十大宗师齐至的原因。

    可这事,不好答应。

    今日答应了魔武,明日京武就要照例,后日其他武大也要如此,那丹药和兵器公司就废了一半,那些不下地窟,不入武大的武者怎么办?

    沉吟片刻,张涛开口道:“其他几点不谈,魔武生产线扩张的事,随你们,但是,每年必须要向丹药和兵器公司,上缴百亿的原材料,吴校长,诸位,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

    否则,国之不国,那些新生代武者,根本无法成为武者,这点大家应该理解。”

    吴奎山沉吟片刻道:“可以,但是上缴的也要按原价收购。”

    张涛看了一眼身后几人,停顿片刻,微微点头道:“我替他们答应了。”

    话音一落,郑明宏微微有些皱眉道:“百亿太少……”

    魔武以前起码为几大公司提供200亿以上的材料来源,虽然也要付款,可原材料是原材料,制造成品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现在,一下子就少了一半,丹药和兵器几家公司肯定会受到影响的。

    张涛瞥了他一眼,这时候再争,真想惹怒魔武的这些宗师强者?

    吴奎山却是根本不理会他,得到了张涛的允诺,轻咳一声便道:“部长,诸位,我们还有事,先告辞了!”

    丢下这话,十大宗师跑的比来的更快,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留在原地的人群中,一些武大的强者,纷纷对视一眼,蠢蠢欲动。

    魔武吃了螃蟹,大家也可以试试的。

    张涛早就感受到了这种氛围,淡淡道:“付出多少,回报多少,各校的战损率,包括杀敌数,缴获多少,我都有数,魔武居高不下,所以我才同意了魔武的申请。

    其他武大,自己想想,包括京武,这几年,杀敌和缴获,与魔武相比,如何?

    这次是第一次,没有下次,一切拿成绩说话!

    有耀眼的成绩和战绩,自然少不了你们的!”

    这话一出,配合上这位九品第二的强者的强大气势,人群中的一些宗师强者,纷纷熄了心思。

    不说能不能凑出魔武这么强大的阵容来壮声势,就算能,第一次还好,第二次,那就是故意打脸了,真以为这些九品强者那么好说话?

    至于比魔武只强不弱的京武……情况有些复杂,加上最近声势被魔武压了一头,未必会冒这个头。

    扎根京都的京武,一些领导层的情况也比较复杂,不少毕业生都在中央政府任职的。

    一时间,火势未起就有了熄灭的兆头。

    不过这事,也在大家心中扎了根,时机合适了,再拿出来议议未必不行。

    ……

    9月16号,两位校长返校。

    当日,魔武就宣布了新政策。

    政策很多,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学分获取的难度降低了!

    无论新生老生,以前做一个任务,也许可以拿5个学分,现在就可以拿10个学分,而购买力还是相同。

    这意味着,完成同样的任务,大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

    一时间,魔武举校欢呼,气氛热烈至极!

    而平圆社也再次发挥了作用,这一切都是在几位校长的带领下,以及武道社社长方平的带领下,才给大家争取到的!

    这次方平没敢单独宣传自己,这次得罪的人多了,自己低调点为妙。

    宣传校长的同时,附带着提升一下自己的威望,显得不是太起眼,前面还有几位宗师顶着。

    武道社中。

    方平微有遗憾,看向陈云曦道:“其实这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成武道社社长,是魔武之幸,可惜了,我这个人低调,也不揽功……”

    方平叹息连连,我要是宗师,那这次肯定要大肆宣传一下。

    现在就算了,让老吴他们沾点光好了,毕竟几个老头子跑了一趟,几千里的路程,也不容易,年纪都那么大了。

    不过……方平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

    起码,以后再做任务,学分起码多了一倍。

    “不对……我亏大了才对!”

    方平忽然想到了什么,捂着心脏喘息道:“不行了,我以前获得过上万学分,岂不是说……岂不是说,我亏了上万的学分?”

    “哪怕1万学分,那也是3个亿……他么的,这账算谁的?”

    方平心痛的直抽抽,真的亏大了,好几个亿啊,从没这么亏过,欠他最多的王金洋也就5000万不到,这一下子几个亿,算谁的?

    张语?

    李老头?

    还是谁?

    看着方平痛不欲生,陈云曦一脸呆滞。

    明明是好事,到了方平这,为什么好像比割了他的肉还痛苦?

    这都不是痛苦能形容的了,被宗师追杀,方平应该都不至于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