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20章 我就看看
    “那是别人斩杀的,是别人的战利品,懂不懂规矩?”

    李老头呵斥了一声。?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m

    方平讪讪道:“就看看,我还没见过七品强者的宝贝……”

    “七品都是穷鬼。”

    李老头撇嘴道:“他们用兵器的很少,除非蕴养多年,要不然,赤手空拳的概率更大,至于丹药,一般的丹药用不上,真正高等的丹药,他们也买不起。”

    “那可未必,老师,走啊,去看看,就看看……”

    李老头听着这话,总觉得不可信,这就和男人跟女人说就蹭蹭一个道理。

    拗不过方平,李老头带着他往之前田牧交手的地方飞去。

    ……

    “是他!”

    当看到地上那具胸口被打穿的尸体,李老头微微皱眉。

    方平瞥了一眼,小声道:“您认识?”

    “见过几面,我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还活着,而且突破了。”

    李老头蹙眉道:“天南武大以前的副校长……”

    方平愣了一下,低声道:“那天南地窟的事……”

    李老头微微有些头疼,沉吟道:“不太清楚,回头查查看,人已经死了,不过身份暴露了,天南武大那边也许有点麻烦。”

    “我还有几个同学在天南武大那边。”

    “没事,要是没猜错,现在天南武大的一些人就算有问题,也撤离了。”

    动静闹的这么大,邪教的一些高层恐怕也猜到了这是陷阱,这些出手的强者殒命,和他们关联的人物不是被撤离就是被灭口了。

    方平没再说什么,蹲下身子敲了敲对方的躯干,传出砰砰的撞击声。

    “只是七品初入不久,未能成就金身,致命伤不是胸口,而是精神被磨灭了。”

    李老头说着又道:“要是八品强者,金身其实最值钱,金身如果没被磨灭,残留下来,你可以搬回去当神仙供着,也许千百年后可以复活。”

    方平无语道:“老师,这是邪教武者,真要复活了,还不得第一个杀我。”

    说着,方平又道:“八品金身强者可以复活?”

    “理论上而言,是有这个可能的。”李老头低声道:“八品金身境,只要不是被更强大的敌人击杀,未必不可以长生,金身已经属于不灭的范围。

    所以……我们猜测,宗派界,也许藏着一些老鬼。”

    方平咽了咽口水,也小声道:“千百年前的人?”

    “也许有。”李老头向来都是只负责猜测,不负责确认,笑眯眯道:“虽然当年的环境,八品难成,可总有些人惊绝艳艳,如果当年真的成就了金身,活到现在,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这些年,宗派界并未有这种人出现,或者真的死了,或者以前就没出现过。”

    方平没多想,一边摸着尸体,一边小声道:“老师,您也是半个金身,岂不是说……”

    “我这是假的。”李老头摇头道:“我头颅没淬炼,死了就真死了,几十年后,也许我金身部位还能保存,可脑袋那是绝对烂成了骷髅,你觉得骷髅能复活?”

    方平却是没再说话,而是低骂道:“穷鬼!”

    刚骂完,方平忽然眼神一亮,迅速将对方的靴子扒了下来,使劲撕了一下,顿时喜形于色道:“老师,看看,这是高品生物兽皮打造的吗?”

    李老头无语,接过看了看,打量了一番,喃喃道:“不太妙啊。”

    “怎么了?不是高品的?”

    “闭嘴!”

    李老头呵斥一声,轻声道:“是高品生物兽皮打造的,关键在于,这些东西,政府严格控制,包括魔武,都不能擅自保存高品生物的尸体皮毛。

    如果不是从政府这边获得的,也就是说,邪教的强者,可以进入地窟!

    从哪个地窟进去的?

    是混了进去,还是他们暗中掌握一个地窟入口?

    这事,也得好好查查。”

    “还能暗中掌控地窟入口?”

    方平大为惊讶,李老头淡淡道:“未必不可能,地窟入口开通,新入口,我们自然是知道的。

    可几百年前的呢?

    谁能确定,西山的入口就是第一个?

    谁又能保证,西山之后,出现的入口都被我们发现了?

    邪教的强者,这些年屡屡杀之不尽,发现这些东西,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以前杀高品,我们也没资格参与。

    政府也许知道点什么,邪教控制一个入口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当然,应该不确定,要不然,早就剿灭对方了。”

    方平也点头道:“这倒也是,要不然,邪教哪来的这么多高品,除非丹药公司这几家跟他们串通,要不然,我觉得他们没这么多资源培养武者。

    哪怕在丹药公司买的,可大量的交易,也会留下痕迹的。

    就像我,卖这么点丹药,丹药公司都盯上我了。

    两种可能,第一,高层有人给他们提供方便。

    第二,他们自己其实也有生产线。

    第一种概率我觉得不大,暴露的可能性太高,所以第二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我真是天才,这都被我推导出来了……”

    方平没说完,李老头就骂道:“闭嘴,你再废话,我一脚踢死你!”

    md,老子刚刚才推导的,怎么就成你的了?

    方平马上闭嘴,不过很快问道:“老师,这鞋值钱吗?”

    “值,不过不是你的,我先保留着。”

    方平顿时有些失望,这穷鬼什么都没,就一双鞋好一点,李老头干嘛呢。

    李老头笑道:“鞋,肯定没你的份,不过尸体可以搬回去。”

    “又不是金身强者……”

    “白痴!”

    李老头没好气道:“七品境的强者尸体,哪怕做研究,也价值无限。

    你要是扛回去,肯定可以卖一笔,发点死人财。”

    “好恶心的。”

    方平摇头,摸尸可以,扛回去,他可不干。

    想了想,方平在身上摸了摸,摸出手机,也不管几点,拨通电话就道:“组织几个人来建安市郊区,速度点,带具尸体回去……也许是几具。”

    “回头我把尸体藏起来,你们来挖就行。”

    “嗯,就这样,没事,不犯法。”

    “……”

    挂断电话,李老头询问道:“武道社的人?”

    “不是,远方的人。”

    李老头无语,你小子真行。

    ……

    没再多看,很快,两人来到了第二具尸体前。

    这个就惨了,不像田牧一拳直接磨灭了对方的精神力,这位是脑袋被粉碎,这才死亡。

    七品境的刘破虏他们,杀这位,也只能选择这样,趁着对方金身未成,打碎脑袋,才能让对方彻底死亡。

    脑袋都碎了,自然看不出来谁是谁。

    方平强忍着恶心摸了一阵,眼中喜色一闪,却是不动声色,起身摇头道:“又是个穷鬼。”

    李老头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刘老的东西,你也想黑了?”

    “哪有。”

    “你袖子里是什么?”

    “我自己的。”

    “你自己的?小子,你摸摸良心,真是你自己的?”

    “百分百是我的!”

    李老头彻底无语,这小子睁着眼说瞎话。

    瞪了他一眼,李老头喝道:“别废话,看看,是什么!”

    方平无奈,只好将一个小瓶子掏了出来,李老头打开水晶瓶看了一眼,接着就脸色一变道:“他们连这个都有?”

    “老师,这是什么药?值钱吗?”

    “不是药。”

    “不是药?”

    方平愣了一下,不是药是什么?

    “是心髓!”

    李老头皱眉道:“心髓,你可以理解成心脏的核心能量源,你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感受不到。不过这东西提炼极难,无论是人类的还是妖兽的,都很难提炼出来。

    魔武都做不到,你理解我的意思吗?”

    方平摇头,对方科技很发达?

    “说明对方有九品强者。”

    李老头脸色阴沉道:“这些年来,并未发现邪教有九品强者,当然,猜测是有的,可也只是猜测,现在,却是被证实了。

    是他们自己土生土长的还好,怕就怕……”

    “怕现在的九品当中,有邪教的人?”

    “对。”李老头想了想又摇头道:“算了,这事我们管不了,也没这个资格,其他人大概也知道。”

    “那这个是人类的还是地窟武者的,或者妖兽的?”

    “不知道。”

    方平无语,又道:“这个有什么用?”

    “一般的丹药对高品强者没用,这个有利于他们淬炼颅骨,取强者的心髓淬炼己身,可以让颅骨的淬炼更简单。”

    “值钱吗?”

    “值钱,因为提炼是个麻烦事,九品以下极难做到,你可以想象,让九品出手,光是这个就需要多大代价了?

    魔武不卖这个,也没得卖,实际上高品强者也很少交易这些。

    真要卖的话,不低于5000万。”

    “一般,我还以为几个亿呢。”

    方平嘴上说着一般,接着又干巴巴道:“老师,这个真是我的,是狡送我的……”

    李老头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

    方平无奈叹息,又将对方的靴子扒了下来。

    两双靴子,一粒心髓,就是他所有的收获。

    没有兵器,

    可这些收获,现在都被李老头拿走了,方平很无奈,那我岂不是白摸了?

    ……

    十多分钟后。

    高空的战斗结束了。

    在四大强者的围攻下,对方只有一人,逃无可逃,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最终陷入沉寂。

    方平和李老头此刻也到了地方。

    地面早就成了深坑,巨大的裂痕一直绵延到千米之外。

    高速路,也早就不见了踪影。

    前方,影影倬倬的好像有侦缉局和军部的人封锁了道路,没让人进来。

    方平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急着看金身强者的尸体,而是喊道:“张大哥?”

    “还在吗?”

    喊了一阵,一片寂静。

    田牧此刻浑身浴血,摇头道:“不在附近,应该跑了吧。”

    “没死?”

    “不知道。”

    田牧说的挺无所谓的,“死不死的都那样,南江自己要引蛇出洞,死一个五品,击杀三大高品,张定南不会在意的,既然来了,那就做好完蛋的准备。”

    “我可没准备死。”

    方平咕哝了一句,张雨强没死吧?

    他记得张雨强跑的也不慢,后来被田牧击杀的那位七品武者,是追杀方平来了,而不是追杀张雨强。

    这要是都死了,运气得差到什么地步?

    正想着,远处,张雨强大声道:“几位宗师,我们可以过来吗?”

    田牧扫了一眼,看向方平,嗤笑道:“看见了吗?政界的这些家伙,保命能力也不弱,还活着呢,刚刚大概去找当地军部的人了,下次遇到政界的家伙遇险,实力不够的话,别管他们,战力一般,保命能力都不差。”

    “咳咳!”

    寇边疆低声咳嗽,闭嘴吧你,非要把人都给得罪完了?

    没再看田牧,寇边疆开口道:“过来吧。”

    很快,张雨强带着一位军人和一位身着侦缉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

    几人看到众人,都是一脸的恭敬之色,连忙询问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当地提督呢?”

    田牧问了一句,建安侦缉局局长马上道:“提督正在安抚民心,我马上给提督打电话……”

    “不用了,挺好,要安抚好群众,别出乱子,这边封锁起来,你们也忙你们的去。”寇边疆几句话就打发了对方。

    方平连忙插话道:“这几具尸体我们要带回去,别让任何人动,我的人马上来带走。”

    他这边说着,田牧已经扛起了那具金身强者的尸体,方平见状一脸懊恼,您就不能留给我?

    田牧可不管他,也不逗留,迅速道:“人都杀了,我们先走了,方小子,这种事下次少干,杀邪教强者我们没意见,可那是我们的事,你一个小小的四品武者,少掺和这些。

    张定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他想什么?

    不过也正因为是邪教的事,我们才会掺和,要不然,鬼才搭理他。

    我们不是不愿出手,是不能,地窟我们还要镇守,不能随意外出,一旦出了事,麻烦更大。

    而且邪教武者,有时候很难击杀,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随意出手,就如这次,真要被这家伙跑进了市区,要死多少人?

    与其让这些疯子屠杀普通人,还不如让对方在地窟开启的时候交手,那时候是武者的战斗。

    张定南不想南江的人死太多,可他也不想想,在别的地方,别的人死了,他就不亏心?

    邪教的事,大家都知道,这次张定南有的麻烦,差点毁了建安,南湖的总督不找张定南拼命我都不信了。

    我们先撤了,麻烦也是张定南的,让他们打去!”

    说这话的时候,田牧丝毫没顾忌一旁的几人存在。

    或者说,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南湖的总督想找茬,别来找我们,找张定南去。

    这事,全部是张定南的责任。

    张雨强沉默不语,旁边建安的两位高层也不说什么,这事他们肯定会汇报。

    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七八位高品强者在建安这边大战,如今南湖总督已经往这边赶来,很快就要到了。

    田牧不管这么多,说完话,扛着尸体腾空而去。

    寇边疆朝众人笑了笑,也跟着离去。

    陈耀庭此刻身上还有一些伤势,瞥了方平一眼,似笑非笑道:“方平,云曦该回魔武了,南湖总督要来了,我不便久留,下次,再遇到,你自己小心点!”

    说罢,陈耀庭也踏空而去。

    方平一脸讪讪,大不了不去京南好了,下次去,那我也得成了宗师再去,咱俩谁揍谁不好说。

    这些强者,来无影去无踪,现在为了避免麻烦,纷纷跑路。

    连刘破虏,也匆忙道:“我也先走了,放心,接下来一路安全,现在强者都在关注!”

    大战已经引起各地强者关注,此刻邪教强者出来多少死多少,除非真的不要命了,愿意拿自己的命换方平的命。

    丢下这话,刘破虏也麻溜地跑了。

    把建安打成这样,事先也没通知一声,就算是为了邪教的事,他们也不想替张定南顶缸。

    方平一看这情况,忽然意识到了麻烦,没急着跑路,想了想问道:“张大哥,之前那位司机……”

    张雨强摇摇头道:“老陈之前就患病了,绝症,这事他知道,我跟他说过,放心吧,后事和家里我都会处理好的。”

    方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毕竟不是自己的亲近人,方平没再说什么。

    等感受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传来,方平连忙道:“张大哥,回头把我的刀带来,我也先回去了。”

    “回去?”

    张雨强傻眼道:“你……你回哪?”

    “魔武。”

    “这……方老弟,这个……”

    “事情不是弄好了吗?杀了三个高品,应该也揪出要找的人了吧?我再去,也没用。”

    “可是……魔武的事……”

    “咳咳,那个回头再说,不是还没开启吗?我先走了,记得啊,刀早点送来,不然我就带着田师兄他们去要账了!”

    丢下这话,方平拽着还在看戏的李老头就跑。

    老头子傻了吧。

    还看戏,再看下去,南湖的总督要把咱们大卸八块了。

    李老头却是不在意,不太满意道:“跑什么,又不是咱们干的,说起来还是我救了建安,我想看看张定南和对方能不能打起来,两大总督打架挺好玩的。”

    “张定南不在这。”

    “谁说不在的?”

    李老头嗤笑道:“刚刚来了,躲着呢。”

    “那更得跑,两大宗师打架,咱们看啥热闹。”

    方平可不逗留,这事说起来,自己也跑不了。

    当然,关键不在这!

    关键是,几位宗师,没人要战利品啊,方平心里偷着乐,几大宗师跑的快,没一人记得的。

    这不是便宜自己了?

    虽然东西在李老头那,可李老头应该不好意思贪墨自己的战利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