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38章 胜人先胜心(为一念之间小包子盟主加更3/3)
    体育馆外。?ranwe?n? w?w?w?.?r?a?n?w?ena`com

    秦凤青追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老子啥也没干,黄老头忽然把我打下楼了,我招谁惹谁了?”

    我想想而已,不是还没干吗?

    方平鄙夷道:“白痴!”

    老黄头现在头疼着呢,你还惹事!

    他讹诈,那是有理由的。

    一位宗师强者,不管是心存试探之意,还是别有用心,对他出手,那就是坏了规矩。

    别说七品,就是九品,方平都敢敲他一笔。

    九品……魔武毕业生也有九品,吴川就是。

    方平不怕对方,对方除非下地窟找个没人的地方灭杀他,可能性不大,被人发现了,魔武宗师包括华国其他宗师都不会手软,当邪教的给灭了。

    秦凤青无缘无故的想敲诈宗师,黄景不打死他算他运气好。

    秦凤青一脸的不乐意,半晌才道:“分我一颗!”

    “凭什么?”

    “我替你给他们消气了!”

    “滚!”

    “你分我一颗,这次我没准备丹药,受伤了比赛都打不成……”

    “有你没你一个样。”

    “方平,话不能这么说,是,打西山这些弱鸡没问题,可遇到京武和第一军校呢?”

    “你敢不出力,这次学分你一分别想,我还得建议学校开除你,你自己考虑。”

    秦凤青瞬间闭嘴,接着就唉声叹气,无奈道:“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干一样的事,吃亏的都是我?”

    “学我者死。”

    “方平,有没有什么诀窍?”

    “有!”

    “说说看。”

    “实力要强。”方平笑眯眯道:“你个弱鸡,能跟我比?我敲的冯老头心服口服,为啥?我实力强啊,丢脸的其实是他,精神威压没压服我,那就得认。

    他真要压趴下了我,我都没脸要补偿,黄老头大概都不会出面。

    一点真本事都没,就敢大言不惭,你算个球?

    关键不是,我有真本事,服了没?”

    “服了!”

    秦凤青这次格外好说话,小声道:“教我精神力修炼的办法,我给你能源矿具体位置。”

    “呵呵。”

    “别呵呵,认真的,你小子要说你没有修炼的办法,老子把头割下来给你当尿壶。方平,现在就咱哥俩,别小气……”

    “其实也有。”

    “真的!”秦凤青声音都高了八度。

    “真的,去狡王林,你在那待几天,没事让狡压压你,我保证,你精神力马上大涨。”

    秦凤青脸色发青,你当我白痴?

    方平看出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明确告诉他,你就是白痴。

    秦凤青脸色由青变黑,迈步离去,不再搭理他。

    他一走,方平也不在意,继续在京武校园内闲逛。

    虽然有些地方他没法进,可方平也不在乎,就在外围四处转悠,看的一些京武学生莫名其妙。

    方平,他们还是认识的。

    关键这家伙不在看比赛,也不为下午的比赛做准备,在这闲逛什么?

    方平的闲逛,很快,引起了一些强者的重视。

    没多久,李寒松出现在了他面前。

    其他人,不够格,导师们不太想出面。

    ……

    “方社长想看什么,我带方社长看看如何?”

    凌依依和韩旭,如同左右护卫,站在李寒松两侧,一声不吭。

    方平这次倒是没找茬,沉吟片刻道:“李师兄,京武的一些一二品学员,好像无事可干,显得有些散漫……”

    李寒松闻言微微松了口气,斟酌片刻才道:“方社长……”

    “叫我方平就行。”

    “方师弟,你也是武道社社长,该知道情况,一二品的学员,地窟去不了,难的任务也做不了,小任务赚的少,他们也不愿意去,与其耽误时间,不如修炼……”

    “关键是,我没看到他们修炼。”

    “修炼也要张弛有道,适当的休息放松还是有必要的。”

    “冒昧问一句,京武现在多少学生?”

    “6300人。”

    “非武者多少?一品武者多少?”

    李寒松微微蹙眉,不过还是道:“非武者1500多人,一品武者4000人左右。”

    “李师兄,京武实力果然很强,几个月前,魔武这边,非武者2000多人,一品武者4000多人。

    当然,那是之前,现在,魔武非武者不到千人,一品武者4000人不到,二品武者上千人,三品百人以上。”

    三人脸色微变,凌依依不信道:“真的假的?”

    方平呵斥道:“闭嘴,不要我说什么都去质疑,我方平用得着在这上面欺骗谁?”

    凌依依不忿,李寒松按了按手,没给她说话。

    微微吸了口气,李寒松开口道:“方师弟的意思是……”

    “京武虽然无法大变,可适当的变革还是要有的,作为武道社社长,我们不能只顾自己,尸餐素位,那我们还当什么社长?

    李师兄,非是师弟找茬,只是不吐不快。

    一二品的学生,包括非武者,都需要给予一定的压力才行。

    没有压力,没有动力,放养式的培养手段,现在不行。

    地窟局势紧张,京都虽然有人类第一大城,可不能只顾京都。

    一旦其他地方被攻破,京都能有好下场?

    我们不是老一辈的武者,我们不能将眼光局限于一城一地,我们的视线该放在全国,全世界!

    如今,都在改革,作为华国第一家武大,居然还是丝毫不变!

    这也是我们魔武开始超越京武的主要原因……”

    凌依依再次愤怒道:“你们超越京武,光靠你嘴上说说?”

    方平皱眉道:“大呼小叫,显得你底气足?一品赛,我们赢了,三品战,我们赢了,四品战,不出意外,也是我们赢。

    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只是个人武力的强大。

    可我们二品武者上千,三品上百,你们呢?

    二三品,才是学校的主流。

    你们的二三品武者,加在一起,有800人吗?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认清现实,不要老是沉浸在过去的辉煌当中,京武的人难道只有这点眼界?

    真要如此,那今天这些话当我没说!”

    凌依依支支吾吾,李寒松再次吸气,沉声道:“方师弟有话直说吧。”

    “无论是京武还是魔武,包括其他武大,未来其实都是我们的。老一辈的强者凋零,渐渐老去,不理俗物,学校的建设,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电商平台,京武为何不搭建?

    显得你们特殊,高高在上,看不起这些?

    还是觉得,引入现代化产业,玷污了你们京武?

    守旧,自大,这是宗派,而非武大!

    这是其一,第二,借贷体系为何不对学生开放?其他学校没这个资本,京武难道没有?

    是因为这些东西,来自魔武,你们不屑去学?

    第三,一品武道赛,你们为何不参加?就因为狭隘的因为是魔武举办的?

    第四,魔都局势不太好,所以我们的二三品武者我不希望他们下地窟,京都不同,你们处于优势,为何二三品武者还在学校逗留?

    不是个别人,是大量的!”

    李寒松解释道:“主要是为了交流赛的事……”

    “那也和他们无关,这么多人回来,在学校闲逛,显威风?就该拉进地窟,参与一些地窟战役。”

    方平说着又道:“这些其实不重要,我主要想说的是,京武太过封闭,这不好,闭关锁校,不是堂堂京武该做的!

    我有个建议,我们俩校,进行一些沟通交流。

    比如,战法互换,导师交流……”

    “这个……这个我们没办法做主……”

    “你就是这么当武道社社长的?”方平轻哼道:“算了,我以为你这个武道社社长会有大局观,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连这点小事都没办法做主,你的存在就是当招牌用?

    个人武力的强大?

    你真的觉得你比我方平更强大?

    除了武力,你还有什么?

    战法互换,导师交流,南北名校互通,难道只是我魔武捡便宜?

    我甚至建议宗师交流,而非固守一地,你把魔都当老巢,我把京都当老巢,你这边出了事,死了人,我不管不问,你那边出了事死了人,我幸灾乐祸。

    这是强者的心态吗?

    我们是在和地窟作战,超过人类无数倍强大的势力作战!

    动辄就是人类覆灭,此时此刻,你居然说你没办法做主,李寒松,我要是你,引咎辞职,这点张语做的比你好!”

    李寒松脸色有些涨红,一旁的韩旭插话道:“方平,魔武和京武局势不同……”

    “事在人为!光会说难,成为宗师难不难?要是怕了,那还修炼做什么?

    当初魔武校内丹药、兵器制造规模小,魔武难不难?

    难就去克服!

    我们的老校长战死在地窟,大量导师战死,魔武难不难?

    很难!

    我们的导师连教导学生都不够用,我们的学生主动站出来,以老带新!

    我在魔武看到了很多,在京武没看到,只看到了你们的固执,推脱,没有责任感,缺乏动力!

    也罢,当我今日说了一些废话,今日之后,京武再也不是我追逐的目标……”

    李寒松脸色渐渐变化,半晌才道:“导师交流,战法互换,我可以去争取!”

    “电商平台呢?”

    “平台作用不是太大……”

    “错,很大,我想后期融合,任务互通,包括学分统一,给普通武大学生机会!他们没任务可做,获取学分难度极大,学分价值也大打折扣,同样的任务,我们获得30学分可以换10颗普通气血丹,他们只能换6颗。

    等到局势糜烂之际,非是一家之事,非是一校之事!

    今日,我们打生打死的为了什么?

    为了一点可怜的资源!

    多个三五十亿,又能如何?

    等到大家都有了进步的机会,我们可以自己去挣!”

    凌依依皱眉道:“哪有那么简单,何况资源有限……”

    “我说了,我们去挣!”方平补充道:“导师交流,战法互换,我们的实力会越来越强,人强了,才是根本,我们才有资格去挣更多的资源!

    等到任务互通,学分统一,前期看起来,我们的确很难坚持下去,入不敷出。

    可等到大家实力进步了,这种局面会得到改变的。

    未来几年,我们下地窟的时间会变多,人数会变多。

    无论是南江地窟开启,还是天南地窟重开,包括新地窟的出现,都是我们的机会。”

    说到这,方平想了想道:“南江地窟将开,京武这边如何安排的?”

    李寒松摇头道:“京武还有京都地窟要守……”

    “守着人类第一大城看热闹?李寒松,你这社长当的我无话可说,这样的好机会,为何要放弃?你居然没想过要去争取?

    强者恒强!

    没有机缘,没有机遇,如何变强?

    别人不说,你们这些三四品武者,在京都有机会吗?

    组织一支团队,人数不要多,三五十人,加上一些导师,去南江去争取机缘,这才是你们要做的!”

    “我就说嘛!”

    凌依依这次支持道:“就该去,京都强者这么多,而且被清扫了无数次,我们根本没机会。

    我说要去,他们死活不同意!

    武者就该迎难而上,方平,这次我站你!”

    方平朝她露出柔和的笑容,小胸弟关键时候还是靠谱的。

    李寒松再次陷入了两难中。

    方平不满道:“优柔寡断,这就是你李寒松?如果如此,不出意外,三年内,你必然被王金洋、姚成军远远甩在身后!”

    李寒松轻吐一口气道:“你不必激将我……”

    “笑话!”

    方平冷笑道:“你是不是还觉得你很强?李寒松,这次咱俩打个赌如何,你单挑不是我对手,这是必然的,你也不是王金洋对手,甚至不是姚成军的对手!

    我们这些人中,你颅骨变异,其实是优势最大的,可实力却是最弱的!”

    李寒松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轻声道:“方师弟太过自信了,也太过小看我李寒松了!”

    “那就赌一把,京武这次输了,你就组织人力,参与南江地窟大战!当然,你可以理解我在激将你,可丢掉了第一名校的名头,你们还不努力,混吃等死吗?”

    “我要是赢了呢?”

    “赢了?”方平笑道:“赢了也简单,京武要是赢了,我做主,魔武武道社每年给京武提供10亿的资源,直到魔武找回场子的那一天!”

    三人脸色都变了。

    10亿,真不是小数目。

    而且还不是一年,而是每年,至于方平找回场子,李寒松要是自信,就有把握让他一直找不回场子!

    方平一言而决,真把自己当魔武校长了?

    “怎么?不相信?我方平一口吐沫一颗钉,我说这样就这样,魔武不出这笔钱,我方平砸锅卖铁也会出!”

    此刻,李寒松真的感受到了彼此的不同。

    都是武道社社长,方平这个社长当的,那才叫有滋有味。

    深吸一口气,李寒松开口道:“电商平台可以搭建,导师交流,战法互换,我都会竭尽全力去争取!

    至于参加南江地窟大战,只要有人愿意,我会出面组织队伍参加,前提是你真的能赢我!

    还有你说的宗师交流……这个我的确无法做主,但是我会和校长提及。”

    “这还差不多。”

    方平还算满意,笑了笑道:“其实我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但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我们这一辈的武者,就不该眼光被局限住。

    回头我会再找一些人谈谈,老一辈的武者,都是死脑筋,哪怕宗师,我也不怕这么说。

    交流赛的本质,是为了彼此更强大,现在倒好,真成了个人勇武之争了!

    我对这个很不满意,可惜,不能按照我的想法来。

    当然,真要按照我的想法来,现在大家实力还不够。”

    李寒松倒是没说什么,想了想开口道:“你是如何说服那些宗师的?”

    方平有些诧异。

    “我是说魔武的宗师,你做改革,他们一点意见都没?”

    方平淡笑道:“简单,你现在告诉你们校长,不改革,那就投奔魔武,带着一群人来投奔魔武,看看你们校长如何抉择。

    学校,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我们进行正当的诉求,有何不可?

    如果京武这点容人之量都没,宗师们连这点容人之心都没,那就不配称之为宗师!

    这样的学校,值得你留下?值得你去为之奋斗?

    魔武的宗师,和我方平非亲非故,我方平也没家世可以依靠,可我一心为魔武,所以我能获得他们的信任和理解!

    你李寒松这点自信都没?

    真要觉得无法说服,那就来魔武,魔武的大门永远对你们敞开!

    在魔武,你不用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只要你心向魔武,魔武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是大家的!

    兼容并包,是我们的风格,也是我们这些年不断壮大的原因!

    说句难听的,京武没有我们这么开放,也没有我们有生气,再说句难听的,京武的校长一旦……恐怕京武瞬间混乱!

    我方平不怕得罪人,这点胆魄都没有,何谈消灭地窟!”

    李寒松仿佛有些被触动,凌依依一脸的纠结,喃喃道:“说的我都想去魔武了……”

    韩旭脸色发白,好强,忽悠功力好强!

    再这么被忽悠下去,弄不好真要出大乱子了!

    关键是,不是胡乱忽悠,有理有据,别说李寒松,他都有些动心了。

    京武再不改革,老一辈继续固执己见,也许……也许魔武真的是个合适的选择!

    看到几人纠结的模样,方平心中轻叹,年轻人啊,太年轻了!

    我说说而已,还真当真了,去了魔武,那也是我的地盘,哪能真是大家的。

    ps:推本书,卖报小郎君的新作《原来我是妖二代》,大家支持一下,写的超级好(就这么一说,应该比我差那么一丢丢,大家别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