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40章 魔武京武一家亲
    孔元荣带着无尽的憋屈、委屈、愤怒、懊恼、自责……飘下了擂台,没法走下去。?ranwe?n? w?w?w?.?r?a?n?w?ena`com

    总之情绪爆炸到了极限!

    这他么太欺负人了!

    从头到尾,没跟自己对战一招,哪怕你一拳重伤我,我都认了。

    可你从头到尾都在打擂台,正儿八经的成打擂了,我就这么输了,简直比被方平打残更羞耻。

    偏偏方平不忘补刀,提醒道:“记得赌约。”

    孔元荣:“……”

    孔元荣一声不吭,头也不回,直接去了后台。

    ……

    后台。

    几位西山武大的学员,你看我,我看你,半晌,即将上场的武者闷闷道:“打吗?”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不太好决定。

    就在众人迟疑中,西山武大的一位导师走了进来,低沉道:“上台,保存实力,但是不能未战便认输!”

    输,那是一定的。

    可不上台就认输,武大没这个传统。

    再艰难,也要上台,哪怕上台也是个输。

    等第二人走出后台,孔元荣忽然叹了口气,接着很快就道:“都准备一下,打复活赛!”

    这次就算了,算他们倒霉,遇到了魔武。

    现在他没受太重的伤,都是一些皮外伤,实力并未受损,比天南武大要强的多,天南武大那边的宣继业受伤不轻,败者组的比赛,现在他们两家是定了,打不过魔武,打天南还是没问题的。

    ……

    前台。

    西山武大的学员,盯着破烂的擂台看了半晌,想了想,选择了踏空上阵。

    此刻的方平,浮在半空,潇洒不羁,他走在破破烂烂的擂台上,气势就落了下乘。

    方平没看他,而是看向裁判道:“老师,擂台不修补一下吗?”

    裁判一脸无语,半晌才道:“来不及了,就这么打吧。”

    还修?

    修好了给你继续打?

    方平闻言暗自吐槽,小气!

    京武,小家子气十足。

    ……

    二楼。

    京武校长忽然笑道:“明日,换成a级合金擂台!”

    另一位宗师则是淡淡道:“他若是能打破,下次我京武再也不举办交流赛和擂台赛!”

    方平这次打碎擂台,众人心知肚明是为了什么。

    作为上一届的冠军,今年的交流赛,本就该在魔武举办。

    结果京武施加影响力,拿走了这个机会,方平显然是极为不满的。

    黄景他们不会说什么,方平也没公开说不行,因为那是政府的意见。

    可比赛的时候,打烂了擂台,证明京武举办的交流赛,漏洞颇多,准备不足,也算是暗暗打脸了。

    a级合金擂台!

    其他一些宗师都暗自心惊,京武,不愧是第一名校。

    底蕴,真的足到可怕。

    虽然所谓的a级合金擂台,只是表层镀着a级合金,可擂台很大,这么大的地方,没有一两吨的a级合金都无法覆盖到。

    魔武这边,给a级合金的定价是200学分/kg,一吨,那就是20万学分!

    几吨……这要是拿来打造兵器,那得打造多少柄a级兵器?

    当然,擂台用的a级合金,一般都是边角料,有些说是a级合金,未必真的能达到那个质地。

    京武宗师,此刻也是下了狠心。

    给你打!

    你真打碎了,算你厉害,京武下次不举办比赛了,你满意了吧?

    打不碎……那最好把这小子自己震的筋骨断裂,让你打!

    几位宗师还没想那么多,一旁的几位导师却是考虑着,要不要表层覆盖一点点的c级合金,下面再放a级的?

    让方平这小子猖狂去!

    真要和现在这样,赤手空拳地捶击a级合金地面,别的不说,他能自己把自己的手骨打断!

    ……

    擂台上空。

    方平可不知道京武的心思。

    知道擂台不会再修复,方平也少了一些兴趣,看向对面那人道:“那个……那个张伟上台吗?”

    刚刚他在后台,也没看双方的出战顺序,因为真的不太在意。

    方平轻蔑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西山武大的武者心中大怒,结果他还没出口,方平就有些不耐烦道:“算了,打完了就知道了。”

    “开始!”

    “定身术!”

    方平再次暴喝一声,同一时间,右拳闪现血芒,一道强烈的气血之力瞬间朝对面飙射过去!

    对面那人身形一滞,差点从半空跌落。

    没等他从精神震慑中走出来,方平的摩诃拳气劲就已经杀到,气血瞬间侵入体内。

    “砰!”

    一声闷响,对面那人只觉得内腑震动,体内刚搭建成功的第三座天地之桥,剧烈震荡,能量失控之下,维持不住踏空姿态,直接跌落下去!

    全场再次安静了下来,诡异般的寂静!

    ……

    “这是四品武者?”

    “是四品,西山武大的天才武者,之前在武大交流赛当中,击败过一位他校的四品武者,实力强大……应该强大……”

    回应的人,不知道如何去回应了。

    强大吗?

    西山武大第二人,之前在普通武大交流赛中表现其实还算出色。

    或者说,进入十强之争的武大,这些参赛队员都是天骄,都是强者!

    可现在呢?

    魔武方平,打他们跟打小朋友似的,随便吼几句,对方就傻愣愣地被打落了下去,现在还在合金碎屑中没爬起来。

    太丢人了!

    一些来自西山的观众恨不得破口大骂,西山的荣耀啊!

    就这么被人打的不知生死了?

    ……

    同一时间。

    体育馆各处,都有参赛队员观战。

    姚成军看到这一幕并不意外,微微摇头道:“西山这边是逼不出他的实力了。”

    ……

    另一处。

    李寒松也无奈道:“看不出来,差距太大,西山武大根本无法逼他动用全力。”

    ……

    王金洋瞥了一眼旁边的蓝无锋,淡笑道:“你和周无极相比,谁强谁弱?”

    蓝无锋沉默,应该相差不大。

    “你妹妹的事,是我主张的,别再惦记报仇的事,你遇到他,撑不过一招。”

    “我……我知道了。”

    王金洋不再多说,方平这家伙,遇到实力不如他的,品级比他低的,几乎就是秒杀。

    想靠西山武大试探他的实力,没任何希望。

    其他几家,有巅峰武者的出手,也许能看出点东西。

    ……

    体育馆内,议论纷纷。

    体育馆外。

    一些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也都沸腾了!

    “这算什么?秒杀?”

    “对面的是逗比吧,我都没看到方平出手,自己没飞稳,掉下去了?”

    “我看到了,好像是刀芒!”

    “刀芒个屁,是气劲外放,一招就打的对方不知生死,西山武大也太弱了!”

    “我看不是西山武大太弱,真要弱,也杀不到前二十,还是方平太强了。之前听人说,方平精神力外放……其实我也不是太懂,总之就是很牛的意思,遇到精神力不如他的,能直接让对方没有还击之力。”

    “就是他说的定身术?”

    “真有定身术?”

    “……”

    场外人的话题,渐渐跑远。

    体育馆内。

    二楼的西山武大冯校长,都不好再吭声了,示意了身旁导师一眼,六品的西山高层无奈道:“周无极,认输!”

    一楼。

    方平笑了笑道:“继续,别给我休息的时间。”

    没人搭理他。

    你出力了吗?给不给你休息时间,有区别吗?

    不过比赛还是要继续的,第三位西山武大的学员出场了,也是西山武大最后一位四品强者。

    看着对方视死如归的表情,方平忽然低声道:“给我500万,我陪你打一分钟!”

    “方平!”

    不等那人开口,裁判呵斥道:“继续比赛,再胡言乱语,取消你比赛资格!”

    他么的,这小子没疯吧?

    当着老子的面要打假赛!

    方平无奈,算了,开个玩笑而已,裁判果然是老古董,一点不懂的幽默。

    “定身术!”

    方平再次吼了一声,接着一拳挥出,这一次,方平没再用气劲外放,而是飞速御空到对方身前,一拳打出,直接将对方打出擂台。

    认输的话,就没必要让人继续说了,耽误时间。

    “方平胜!”

    两位解说也不解说了,此刻也没解说的意义。

    方平毫不吃力,大声道:“继续!”

    “西山武大认输!”

    二楼的冯校长直接开口认输了。

    还剩下两位三品巅峰武者,打不打,没意义。

    上台,除了被方平一拳打飞,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四品的还寄希望可以过过招,三品的就算了,再打,真的丢尽了西山武大的脸面了。

    前后五分钟!

    这五分钟,方平打擂台打了接近三分钟!

    比赛结束!

    看着满场的观众,京武的人再次头疼。

    怎么办?

    大家才刚入场好不好!

    现在散场了?

    这次比赛,也是收门票费的,1000块一张,不贵,也不便宜。

    结果……有些人去上个厕所的功夫,比赛结束了,这他么多郁闷!

    京武的人头疼,两位解说这时候倒是知道给京武留点颜面,起码得救点场,比赛怎么说,也得打个几十分钟才合适,现在几分钟结束,这快的有些不合时宜。

    眼看着方平要潇洒下台,男解说连忙道:“方队长,稍等片刻,关于刚刚这一战,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魔武志在第一,西山武大虽然相对而言不弱,可相对的是其他武大,魔武短短时间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和京武争锋,并非一般武大可比。”

    方平这次倒是给京武留了点面子,接着又道:“当然,我还要说一句,京武这次组织的不太好,四品战,其实室外更合适,室内放不开手脚。

    现在只是开胃菜,接下来,进入十强之后,强者更多,我觉得也没必要继续局限于擂台之上的切磋。

    这对很多人而言,局限太大了!

    我倒是无所谓,可一些速度型队员,一个冲刺,也许就出了擂台,这算他们输了?

    既然是实力的较量,那就是全方位的。

    所以,我建议接下来的比赛,在室外进行,四品武者可以真正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还有,下一次的比赛,其实我建议增加一项,团队战!

    武者,单打独斗是强项,但是团队战也是极其有必要的,一些武者,哪怕四品,也并非独行客,他们有自己的团队,团队协作,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战力。

    加上团队战,也可以缩小一些彼此的差距。

    比如说这次,西山武大如果组成一支五人团队,虽然也会败,但是不会败的这么难看……”

    方平侃侃而谈,两位解说不知道该如何去接。

    这已经不是这次比赛的事了。

    无奈之下,男解说只得打断道:“方社长,在你看来,这次交流赛,哪支队伍最具威胁?”

    “要说整体实力,自然是京武最具备威胁力,不过京武整体实力虽强,可个人单战,未必有多大作用。

    这样的比赛制度,个人的武力强大,才更具备威胁力。

    第一军校、京武、南江武大这几家,都有四品中的强者坐镇,旗鼓相当吧。”

    “南江武大?方社长指的是王金洋社长?王社长在四品榜单排名并不太高……”

    方平笑道:“对我们而言,榜单其实只是附带的,有时间就去挑战试试,没时间挑战不挑战也无所谓,我们没那么闲,很多时候,不要过分的在乎这些……”

    这话说的,仿佛姚成军和李寒松很闲一般。

    京武的人和第一军校的人都满脸愤慨,连带着对解说都不满了,还问个毛线,赶快让他离开!

    两位解说,看到时间拖过了十分钟,也不再问了,笑道:“谢谢方社长对这次比赛的评点……”

    方平也不在意,直接回了后台。

    至于前方擂台处的那些合金碎片,方平没去看。

    大庭广众之下,要保持威严。

    虽然他可以当成战利品带走,京武未必会找他讨要,可他方平也是要脸的人,哪能干这种事。

    一进后台,方平就看向秦凤青道:“擂台那边,c级合金不少,现在京武也不好意思收走,你去拿了,八二分成!”

    秦凤青愣了一下,无语道:“你自己怎么不拿?”

    “废话,大家都认识我,我知名度高,能干这事?你没事,没几个人认识你。”

    “我……我去拿,那就是我的!”

    “我打碎的,五五,算是我对得起你了。”

    “八二,我八你二!”

    “七三!”

    “……”

    两人讨论的热烈,一旁的西山武大众人纷纷脸黑,接着各个闷不做声,从后台离去。

    败给别人就算了,败给了这支队伍,总觉得很羞耻。

    “速度点,要不然被收走了!”

    “那我去了!”

    秦凤青也不废话,拿到手了,谁给方平,当我傻呢。

    见秦凤青跑的飞快,张语头疼道:“给魔武留点面子吧。”

    是给魔武,不是给京武。

    多丢人啊!

    方平瞥了他一眼,无所谓道:“又不是我干的,秦凤青去拾荒,丢人也是丢他自己的,他反正不在乎。”

    张语无力,魔武,再也不是之前那个魔武了!

    ……

    同一时间。

    刚准备离去的二楼宗师们,不少人忽然干咳出声。

    京武的几位导师脸色黑的吓人!

    黄景左顾右盼,仿佛在找借口,半晌才道:“秦凤青主动帮京武打扫卫生,魔武京武一家亲,学员们都该如此,不要有太大的门户之见……”

    唐峰几人暗呼一口气,难为院长了,总算勉强找到了一个借口。

    京武校长忽然笑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撅着屁股捡合金碎片的秦凤青,边走边道:“黄院长说的有理,下次京武也会和魔武一家亲的。”

    黄景不以为意,下次再说,何况,你在魔武的地盘,能占到魔武的便宜……真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