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48章 真当我失忆了?(为万万万万岁盟主加更1/3)
    方平轻松击溃华国武大,强者们看的懂,普通人可不懂这个。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众人只知道,魔武方平真的太强了!

    华国武大的刘世杰,排名比九州军校的肖玉明更高。

    可纵然如此,这样的强者,在方平手中没撑过30秒。

    一时间,四品最强,这样的名头,很快被方平收入囊中。

    ……

    阳城。

    方圆喜形于色,自己老哥太厉害了!

    之前还担心方平不是别人的对手,谁知道什么百强榜的强者,居然这么弱,三俩下就被自己老哥给打趴下了!

    “699的天赋,接近满天赋,果然好厉害!”

    方圆有些羡慕,方平这么强,就因为天赋高。

    他才上武大两年不到,现在这些大三大四的人都比不上他,听说瑞阳提督都比不上自己老哥,这修炼速度,还不是因为天赋高。

    想到这,方圆有些失落,我才160的天赋,比方平低太多了。

    这些天,她在网上也查了,网上没人说天赋高低的事,武道天赋自然是有的,可还没出现具体的量化数字单位。

    方圆没在意,其他人知道什么,武道上的事,不入行都不懂这个。

    “哎,不管了,争取提高一点天赋,哪怕比不上方平,也不能比别人差太多。”

    方圆唉声叹气,这些天她都不敢和别人说这事,生怕被圆平社的人知道了,她们的社长武道天赋很差。

    没再想这些,方圆继续在群里发话,自己大哥赢了,该继续炒作一波了。

    圆平社,也是时候变成圆平集团了。

    ……

    12月16号。

    这天,华国武大对战第一军校,京武对战九州军校。

    魔武这天休息,南武对战华师。

    方平干脆没去看!

    刘世杰昨天被他重伤,虽然没伤及内腑,可胸口被炸裂,又不是金身强者,哪有那么快恢复。

    姚成军要是连华国武大都收拾不了,那也太废材了。

    京武战九州,更不用说了。

    南武打华师……方平觉得谁看谁傻,五刀的事。

    ……

    16号的大新闻,不是三家必胜的学校赢了。

    也不是王金洋真的用五刀击败了华师。

    这天的大新闻是,华师打完了最后一场比赛,败给了南武之后,胡勇回酒店的时候,被人偷袭了!

    青天白日之下,在华师导师刚离开不久,胡勇被人偷袭了!

    一个带着头套的神秘人,在酒店中,打爆了胡勇全身的衣衫。

    按照胡勇事后悲愤的说法,来人很强,也很猥琐,专门盯着他衣服打,可能有不轨之心!

    对方打爆了他的衣衫,还准备拍照,幸好华师的导师赶来,神秘人匆匆逃离,速度极快,暂时无法分辨是四品还是五品武者,因为来人的速度真的很快。

    至于到底是谁……

    当日酒店中有宗师强者在,不过对方没出手制止,华师的校长去询问,对方也没说是谁,总之很是意味深长。

    这下子,华师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

    按理说,能干这事的,也就魔都女子学院,毕竟之前两家闹的不愉快。

    可魔都女子学院都是女武者,而且说实话,报复的话,打爆胡勇全身衣服,也太猥琐了。

    酒店中的那位宗师不说是谁,胡勇也没什么太重的伤势,华师知道来人恶意不算太大,最终实在找不到人,只能将这口气吞下。

    ……

    事情,闹的沸沸扬扬。

    好在华师小组赛告一段落,暂时没有比赛,胡勇不用再出门,要不然能丢死人。

    ……

    魔武下榻的酒店中。

    餐厅。

    方平盯着秦凤青看了很久!

    行啊!

    这家伙居然憋到了现在,亏我以为他真的没当回事。

    速度极快,打爆胡勇衣服,戴着头套这么羞耻的事……除了秦凤青,还能有别人?

    秦凤青仿佛毫不知情,见方平看着自己,皱眉道:“看我做什么,明天打第一军校,你有把握吗?”

    “老秦啊!”

    方平笑眯眯道:“这事,要不我拐弯抹角地给你表表功?”

    “什么?”

    “哎,咱俩谁跟谁啊,还装?”

    秦凤青哼道:“少冤枉我,不是我干的。”

    “你觉得我信不信?”

    “爱信不信。”

    “那我告诉华师校长去……”

    “你去好了,去了我告诉他,是你让我去的,你是社长,我不去,你就让我退学。”

    方平:“……”

    方平瞬间高看他一眼!

    行啊,居然会拉人下水了!

    这事秦凤青说出去,华师的校长百分百相信,是方平让他干的,没别的,名声在这。

    方平无语,撇嘴道:“那周琦月那边……”

    “你别多事!”秦凤青哼道:“我给她发信息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辈武者,地窟未平,何以为家!

    我相信她可以理解的!

    这样既不伤害她,我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方平咽了咽口水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

    “然后周琦月没给你回信息?”

    秦凤青沉吟片刻道:“回了,没太看懂。”

    “回了什么?”

    “她说这辈子都不会忘,你说她是不是缠定我了?”秦凤青显得有些头疼,女武者很麻烦的!

    方平也懵圈了一阵,半晌才回神,周琦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还是觉得,秦凤青说的是地窟的事,让她忘记仇恨?

    方平干笑一声,没再询问,这事哪天戳穿了,自己能被这两人打死。

    不,还得加个胡勇。

    也许……还有华师的宗师?

    没再说这个,等陈文龙几人到来,方平转回了正题道:“明天打第一军校,我首发,陈文龙第二,张语第三……

    第一军校那边,姚成军不会给我送菜,他肯定第一,白旭应该第二。

    我打姚成军……说实话,赢是必然的,但是要看我的状态。

    如果我受伤的话,第二战我未必会继续,因为后天我不是打王金洋就是李寒松,伤势严重就耽误事了。”

    陈文龙沉声道:“放心,白旭不是我对手,你只要胜了姚成军,那我们就赢定了。哪怕没胜,姚成军和你一战,我也有把握胜他!”

    “那就好。”

    方平点了点头,陈文龙沉吟片刻道:“你要是胜了姚成军,他们可能会选择突破,要不……我也突破吧?”

    “你?”

    方平摇头道:“你进入巅峰期比他们短,淬炼速度没他们快,五脏六腑都没淬炼到极致,进入五品后五脏六腑的淬炼可能会排斥,再等等,突破到五品也无所谓,我还能怕了他们?”

    陈文龙闻言没再说什么,他现在突破,到了五品境,淬炼六腑可能有点麻烦。

    ……

    12月17号,小组赛最后一天。

    上午两场,九州战东南,京南战华国武大。

    这两场看点不足,都是没办法出线的队伍。

    下午两场,才是重头戏。

    魔武战第一军校,南武战京武。

    ……

    上午的比赛,人不多。

    九州不出意外,战胜了东南武大。

    京南和华国武大倒是打的有声有色,刘世杰不是金身强者,被方平重创到现在还未痊愈,如今出线无望,华国武大并未让刘世杰带伤出战。

    这种情况下,京南倒是和对方打的有声有色,一直到最后一人,双方都战到力竭,出现了开赛以来第一局平局。

    这让京南武大欣喜不已,没想到这时候还能捡个便宜。

    下午,方平带队入场的时候,遇到陈耀庭,一个劲地往他跟前凑,一副我有功劳的表情,恨不得让陈耀庭马上说出心髓不要的话语。

    他方平可不是借钱不还的人,陈耀庭这边欠了半粒心髓,他都惦记很久了。

    陈耀庭没理他,直接当他不存在。

    方平这边没什么成果,秦凤青那边,胡勇遮头盖面地来看比赛,刚好看到了秦凤青,看了半晌,总觉得有些熟悉。

    秦凤青,当然熟悉。

    可是,这种熟悉,并非那种熟悉。

    犹豫了半晌,胡勇凑了上来,小声道:“秦凤青,听说你步法速度很快,这次和第一军校交手,方平安排你在第几位?”

    秦凤青瞥了他一眼,摇头道:“我速度一般,方平速度才快,还有,你别来打探我们的情报,方平早就看你不爽了,被他听到了,少不得借机找你麻烦。”

    “方平看我不爽?”

    胡勇一脸诧异,我没招惹他啊。

    “你们上次不是对战魔都女子学院吗?后来说是方平说的,方平气的够呛,一直想找你麻烦来着……”

    胡勇脸色变了,干笑道:“不至于吧?”

    “不至于?”秦凤青嗤笑道:“那你不够了解他,他有仇必报。”

    “咳咳,对了,昨天方平没来看比赛?”

    “嗯,他说要准备一下,和第一军校交手,一直在酒店没出门。”

    “哦,方平倒是够认真的。”胡勇点点头,状若无意道:“方平速度很快,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很早之前就逃过了六品的追杀?”

    “何止,他连八品的狡王追杀都逃脱过……”

    说罢,秦凤青警惕道:“干嘛,你是第一军校的探子?”

    胡勇苦笑道:“这话说的,华师和第一军校可没关系,算了,我不问了,行了吧。”

    胡勇也没再逗留,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主席台那边的方平。

    行啊!

    昨天方平没来看比赛,一天没见人影!

    速度极快!

    有仇必报!

    心眼……也不大。

    时间,动机,都有了。

    偏偏酒店的宗师还不说是谁打的自己,知道是方平,那就很正常了。

    方平是魔武的天骄,或者说华国的顶级天骄人物。

    这么点小事,揭穿了,方平真要记仇,宗师也头疼,不说出口,那就情有可原了。

    “方平!”

    胡勇咬牙切齿,你等着,我是不是你对手,没关系,我还有老师,回头让我老师找机会打爆你全身,让你裸奔去!

    ……

    “阿嚏!”

    方平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看向不远处的姚成军嗤笑道:“心里骂我?真以为我不知道?”

    姚成军脸色发黑!

    是,老子是在骂你,你狗鼻子真灵!

    此刻,秦凤青晃悠悠地走来,打了个哈欠,瞥了一眼方平,完美甩锅,以后方平想拿这事威胁自己也没关系,胡勇相信谁,不言而喻。

    你方平,名声可不比我好。

    方平真要甩锅给自己,自己也认了,装装委屈,为了华师和魔武的大局,我为魔武方平背锅,毕竟方平是社长,怎么能干那种事,只能委屈我秦凤青来背锅了!

    啧啧,大仁大义,有大局观,自己哪怕被华师的人揍了一顿,学校说不定还得补偿自己一大笔好处!

    秦凤青心里乐滋滋的,唯一有些头疼的就是,母老虎好像真要缠上自己了,有点麻烦。

    此刻的两人,自然没意识到,各自给对方丢了一个黑锅。

    方平也没在意秦凤青的到来,朝不远处扫了一眼,王金洋和李寒松也都在。

    “好想说一句,你们仨一起上!”

    方平幽幽说了一句,现在的他,稍微差了点。

    因为他现在在追修炼进度,可等到五品后,大家境界齐品,大家进入五品时间不会差太多,修炼战法,他们还能比自己更快?

    到了那时候,说一句你们仨一起来,方平真的不带犹豫的。

    “可惜了。”

    可惜魔武必须要拿第一,最少50亿的差距,还不是一年,是每年。

    这种大事,可不能拿来开玩笑。

    姚成军就当没听到,盖压当代,谁都有这心思,不是方平一个人的想法。

    再次看了一眼方平的佩刀,从比武到现在,方平一直没出刀。

    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很强?

    ……

    同一时间。

    几位宗师强者,也在议论这个。

    “方平在学李长生?”

    京武的一位宗师问话,黄景轻笑道:“学个形,李长生的剑,可不是谁都能学的。”

    “那倒也是……”京武宗师说着,沉吟道:“南江地窟快开了,最近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李长生要去了吗?”

    “嗯。”黄景笑容淡了下来,应了一声没再开口。

    场中,几位宗师都沉默了下来。

    好半晌,京武宗师开口道:“当年,我们几人,被他欺负的够呛,没事就来找找茬,他五品伐六品,长生剑一出,嚣张的不可一世。

    如今,也成了废物一个,上次被我压了几次,暗地里没少骂我。

    不过也没事,骂就骂吧,不少块肉,我还等着他来找我报仇呢。

    现在南江地窟一开,他这一去,这辈子还能找我报仇吗?”

    黄景继续沉默。

    京武宗师轻笑道:“死了也好,好歹算是活过甲子之年了,就是心里不甘,他说同阶打我跟打孙子似的,这老废物一辈子都没能进七品,我倒想看看,进了七品,他能不能打我打孙子似的!”

    黄景轻声道:“他没机会,方平七品恐怕要找你算账了。”

    “方平不是吕凤柔的学生吗?”

    “也算他半个学生。”

    京武宗师微微点头,难怪,长生剑的养剑之法,可不是谁都传的。

    “那我倒是期待的很。”

    京武宗师笑了笑,忽然又有些悲伤道:“我这辈子,同阶没能赢过老废物,李寒松算我半个学生,你说,李寒松赢了,算不算我比老废物强?”

    众人默然,黄景呢喃道:“你不行,你学生也不行……长生剑客……一剑断长生……可惜我这师弟了。”

    气氛,低落了下来。

    他们这辈人,今时今日,高高在上,誉为宗师,名动全球。

    又有几人还记得,昔日那个潇洒不羁,横扫同代的长生剑?

    ……

    潇洒不羁?

    李老头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从小院中走出。

    “断手的,学校人呢?怎么这么少?”

    花园中,断臂老者笑道:“交流赛快打到决赛了,都去看比赛了。”

    “咱们怎么样了?”

    “还行,前天方平击败了华国武大刘世杰,打的还算轻松。”

    李老头咧嘴笑道:“这小子,可以!”

    说罢,李老头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回头他回来了,让他帮我收拾收拾屋子。”

    断臂老人看了他一会,片刻后低沉道:“非要去?”

    “关你屁事!”

    李老头毫不客气,接着又乐滋滋道:“老子这次要出大名了,断手的,等着老子的好消息传回来,长生剑客断长生,不到八品算个屁的长生!”

    丢下这话,李老头哈哈大笑,御空而去。

    ……

    京武。

    比赛,即将开始。

    方平摸了摸腰间的刀,侧头南望。

    片刻后,方平恢复笑脸,扭头看向秦凤青道:“这次真要借刀给我,不然没法打了。”

    秦凤青想了想,忽然大声道:“1000万!”

    这话一出,旁边众人纷纷看来。

    方平不以为意,笑道:“可以。”

    秦凤青看了张语几人一眼,开口道:“你们都听到了,借用一次1000万,他自己答应的!”

    方平笑道:“大家作证,我这个人最要面子,不干赖账的事。”

    秦凤青这才将刀递给了方平,方平接过长刀,掂了掂,满意道:“不错,你欠我4000万了,这次扣1000万。”

    “啥?”

    “干嘛?装傻?当日在地窟,听到的人可不少,你问问白老师他们,谁不知道?想赖账?我看你穷,故意给你机会减免1000万,别不识好人心,这4000万早点还,不然我真收利息了!”

    方平一脸的不满,也没理会他,迈步走上擂台。

    台下,秦凤青脸色漆黑,你行,别以为我真不记得了,我最多欠你几百万,哪来的4000万,真当我练武练的失忆了,这么勒索我?

    ps:感谢兄弟姐妹们支持,难以置信……月票太多,我有些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