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10章 方平必须死(万更求订阅)
    南江地窟一行,虽然因为双方初次接触,强者们也站稳了脚跟,相对安全一些。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可进了地窟,那就没有万无一失的说法。

    这一次,最终还是出现了减员的情况。

    一位导师和一位学员,挖掘矿脉的时候,被一位四品巅峰的妖兽伏击了,其他人距离较远,没来得及救援,两人几乎瞬间被杀死在了矿道中。

    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很难去苛责谁。

    带队的罗一川,当时正在外围警戒,那只妖兽一开始隐藏的也很深,罗一川精神力还没到外放的地步,也没感应到。

    等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亡了。

    遇到这种事,只能认命。

    见惯了死亡,这一次死亡两人,大家伤感或许有,可要说多伤心,那也不至于。

    把每一次下地窟,当成最后的诀别,这是武者的理念。

    死伤太过惨重,大家会无法接受,死伤在合理范围内,除了亲人朋友伤心,其他人伤感一阵,也就过去了。

    因为不少人有伤在身,方平这些在校的人也没搞太多的形式主义。

    该疗伤的疗伤,该修炼的修炼,这一次大家下地窟,收获都不小。

    过段时间,消化了这一次所得,这批导师和学员,实力都会有进步。

    而且这一次,大家也经历过不少厮杀,不少学员,比以前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

    ……

    其他人,疗伤的疗伤,休息的休息。

    等他们都走了,方平看了一眼没走的陈云曦,不由揉了揉太阳穴,笑了笑道:“恭喜了。”

    12月中旬才突破到三品高段的陈云曦,这一次居然突破到三品巅峰了。

    这速度,极快。

    陈云曦展颜笑了起来,有些掩不住的兴奋道:“都是你上次把生命精华……”

    方平轻咳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他觉得,下次就该用能量精华这个名词去定义那玩意,谁下次再跟他说生命精华,他跟谁急。

    不过陈云曦能突破,的确和能量精华关系不小。

    虽然上次方平给的不多,可陈云曦也才三品境,三品高段到巅峰,淬炼的也不是骨骼,只要拳力合一便可。

    在能量精华的辅助下,陈云曦在地窟和敌人也交手过多次,很快就跨过了这个门槛,踏入了三品巅峰境。

    “这么看来,也许你要比韩旭更早突破到四品……”

    方平话音未落,陈云曦就轻声道:“不说别人了,方平,马上就要过年了,过年你准备怎么过啊?”

    方平无语道:“还能怎么过,正常过。”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陈云曦虽然平时有些含蓄扭捏,这时候却是极为大胆,小声道:“我是说,过年的话……过完年,我去南江玩,你看可以吗?”

    方平轻咳道:“过完年我就回魔都了,还有事要办呢。你这刚回来,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哦,那叔叔阿姨和方圆妹妹,有什么爱好吗?我买点礼物,你帮我送一下可以吗?”

    方平听到这话,忽然笑道:“爱好……方圆喜欢钱,你要不送一点?”

    陈云曦愣了一下,她是见过方圆的,之前方圆也来过两次魔武。

    可方平说的这爱好……好特殊啊!

    不对,也不算特殊,方平以前好像也很喜欢钱的。

    方平说的是打趣的话,陈云曦却是琢磨了一下,眼睛眨了眨,点头道:“我知道了,那叔叔阿姨喜欢什么?”

    方平深深看了她一会,轻声道:“别上心这些,努力修炼吧。如今局势越来越恶化,你刚从地窟出来,恐怕还不是太了解。

    不出意外,大战就要在这几年内爆发了。

    到了那时候,高品以下的武者,都是炮灰。

    你我若是普通人,那便可以不考虑这一切,天塌了,高个子撑着。

    可你我不是,最少,我不会坐等灾难降临。”

    陈云曦咬了咬嘴唇,片刻后,再次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是我太任性了,方平,我不会打扰你修炼的。”

    方平心累,女人啊,果然如秦凤青所言,麻烦。

    算了,他也懒得继续说了。

    该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吧。

    ……

    方平没再管陈云曦,陈云曦也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并未过度表现出什么。

    此刻的她,也在抓紧时间修炼,准备冲击四品境。

    这些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腊月十四。

    这时候,普通大学已经放寒假了。

    魔武这边,按照课程安排,也进入了假期,不过今年提前离开的人很少。

    能源修炼室和气血池那边,几乎天天爆满,有些学生,今年都不准备回去过年了。

    他们不准备回去,方平还是准备回去的。

    魔都地窟,他准备年后再进。

    一年到头,难得回家几次,哪怕暑假期间,他也在北行路上,每次回家都是匆匆而过。

    到了过年,方平还是更愿意在家过年,而不是过年都在外奔波,让家人担心。

    到了2月1号,腊月十八。

    方平也处理好了学校的事务,平台合一的问题,也都确定了章程,下个学期再开启。

    弄好了这些,方平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回家了。

    结果准备回去的时候,李承泽一个电话,让方平不得不耽误了一点时间,去公司处理了一下事务。

    远方公司这边,虽然目前给方平带来的帮助好像没有预期的大。

    可方平也没准备放弃,如今,远方这边,正在往全国扩张。

    快递、外卖、平台,在方平看来,还是相辅相成的,等到电商平台完成了扩张,未必没有用不到的时候。

    而且此刻的方平,也想的明白。

    随着局势的恶化,科技的进展,一旦真的全民习武,那所有人的时间都会更紧张,这时候,反而是外卖配送的机会。

    有些人,为了修炼,可不见得会有时间出去吃饭。

    可饭,总是要吃的。

    不到中品境,吃饭还是很有必要的。

    哪怕此刻的方平,他也不会彻底放弃吃饭的习惯,尽管他哪怕一个月不吃饭,也不会觉得饥饿。

    1月份,学校也给了方平6个亿,充当天地之力的提供费用。

    这一次,方平没再浪费,全都丢给了远方。

    点餐平台上次是卖过股份,可外卖配送和快递网点,那都是没有其他人股份的。

    方平现在有钱,对金钱需求也不大,投入到公司试试看。

    要是真能发展壮大,未来,也许也可以给他提供几百亿的财富值,那也不是小数目。

    系统下一次升级,恐怕就是千亿财富值。

    方平觉得,自己想挣够千亿财富,难度还是很高的。

    哪怕挖矿……又不是真的到处有矿给自己挖,去王城挖矿,嘴上说的轻松,可王城矿脉保护的都极好,那可是冒着被九品发现的危险走钢丝。

    稍有不慎,那就要丢掉性命。

    不到没办法的时候,或者有了万全之策,方平也不会贸然去挖矿。

    ……

    处理完公司的事,已经到了2月3号。

    这一天,方平决定回家了。

    回家之前,方平原本还准备和秦凤青见一面,提醒一下,过年后早点回校。

    结果,没找到人。

    打听了一阵,方平才知道,秦凤青不知道躲哪避难去了。

    唐峰回来了!

    不止唐峰,罗一川现在也回校了。

    大一的期末考,秦凤青拿着鸡毛当令箭,也算是过了一把考核官的瘾。

    这人一朝大权在握,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秦凤青在考核期间,多次为难几位大一学员。

    其中,唐雯是主要打击报复的对象。

    大一期末考,原本只要检测气血,考核桩功进度,基本战法这几样。

    对于已经踏入二品境的唐雯而言,这都是小儿科。

    可秦凤青非要加一门实战考核,美其名曰检测一下大家的真实战力水平。

    这不要脸的,亲自上阵做检测。

    他一个四品巅峰武者,哪怕站在这被唐雯打,唐雯都未必能把他如何。

    结果,秦凤青还不是那种给人打的好好先生。

    这家伙,借着机会,揍了唐雯一顿,当时是极为过瘾的,觉得报仇雪恨了。

    顺带着,也揍了一顿其他几位大一的天才武者。

    他总觉得,这些大一的天才,很嚣张,需要多多打磨。

    结果他胡乱篡改考核内容,还揍了几个低品武者,陈振华还没找到他算账,唐峰和罗一川先后归来。

    知道秦凤青那不要脸的家伙,以大欺小,仗势欺人,这两位也怒了,四处找他算账。

    秦凤青这次没犯傻,知道肯定有麻烦,提前就跑了,谁也不知道这家伙跑哪去了,指不定已经拍拍屁股回老家过年了,电话都打不通。

    这事方平早有预料,就是没料到秦凤青还亲自上阵揍人了。

    他以为秦凤青会给唐雯增加点考核难度,为难一下对方而已,没想到秦凤青干脆直接,揍一顿了事,这让方平也哭笑不得,这家伙……心眼真不大。

    找不到人,方平也不继续找了,回头再打个电话试试,这家伙躲不了多久。

    没资源修炼,他比方平都要急,迟早要露面的。

    ……

    临行前,方平在宿舍楼楼下遇到了陈云曦。

    还没回去的陈云曦,是特意在这等他的,而且还真给他送来了礼物。

    礼物有三份。

    其中两份是给自己父母的,不是什么太特殊的礼物,就是寻常的普通日用品。

    第三份礼物,是给方圆的,这份礼物,倒是尽心了。

    那是一个很卡哇伊的水晶娃娃,小脸圆圆的,关键不在于这个,而是娃娃手中抱着一个大大的金元宝!

    方平拿到手上掂了掂,半晌才哭笑不得道:“这是真黄金?”

    那个金元宝,是真的黄金打造的。

    陈云曦笑着点头,开口道:“你不觉得很可爱吗?我觉得方圆妹妹肯定会喜欢的……”

    方平苦笑道:“我觉得,她应该也会喜欢。”

    未必是喜欢这个可爱的娃娃,关键是,元宝是黄金打造的,而娃娃本身的材质,也是天然水晶打磨而成的。

    这个卡通娃娃,造价可不便宜。

    当然,对武者而言,尤其是陈云曦这种家中有一位即将迈入八品境的宗师家庭而言,这点不算什么。

    不说家境,就是陈云曦自己,这次在南江地窟收获也不小。

    方平将娃娃塞进了包装盒中,笑着摇摇头,方圆拿到了,应该会高兴不已吧?

    他也没说拒绝的话,随手将东西塞到车中,想了想道:“我就不送你什么了,至于陈校长和你父母那边,替我问声好……”

    “嗯,一路小心。”

    陈云曦也不在意,挥了挥手,目送方平上车。

    方平上了车,很快驾车离去。

    ……

    而就在方平驾车离开魔武不久。

    南江某地。

    一处普通的居民楼中,一间不大的房屋中,此刻聚集着几位男男女女。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挂断了电话,淡淡道:“方平离开魔武了。”

    “大人,真要对方平出手吗?”

    中年男子话音落下,一旁一位老者微微凝眉,见中年看过来,微微躬身道:“方平只是五品武者,对大局并无任何影响,我们冒然对他出手,一旦引出了魔武的几位宗师强者,属下觉得得不偿失。”

    中年男子冷冷道:“方平可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正因为他,导致我神教数位护教大人被杀!

    这个仇,神教不会遗忘!

    而方平本人,这次在南江地窟,也产生了极大的作用和影响。

    李长生和刘破虏,都是魔武的人,没有方平在其中牵线,这二人未必会援助南江。

    结果李长生击杀了一位八品武者,导致南江地窟局势扭转……”

    老者有些犹豫,不过片刻后,还是开口道:“属下担心,击杀了方平,会导致魔武彻底和我们为敌,魔武现在只在意魔都,校内的宗师强者,也一直不管其他事物。

    另外……大人……我们……我们的目标并非让人类强者死伤惨重,而是……”

    老者话音未落,中年脸色瞬间冰冷了下来,冷冷道:“你在质疑什么?神教和地窟并非一伙,神教的目的也是为了抗击地窟的入侵!

    可如今,一些冥顽不灵的顽固派,阻碍我们彻底消灭地窟的威胁!

    都是这些人,让通道越来越多,贯通的域越来越多!

    如果早日施行神教的策略,以其中一域为目标,彻底贯通地球和其中一域的世界屏障,那规则的压制就不会再存在!

    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一域进入地窟世界,屠杀那些地窟强者,彻底消灭他们!

    而不是和现在一样,不断被人蚕食……”

    众人都没再说话,刚刚质疑的老者,沉默了一会,又道:“大人,教宗曾说,人类的生命能,气血之力,大量的被通道吸纳,才可以贯通扩大这些域界通道,彻底进行融合……”

    老者没有说出质疑的话,意思却是表露无遗。

    中年眼神冷漠地看了一眼,开口道:“自然是真的,牺牲一部分人,彻底贯通世界屏障,是可行的。

    你是在质疑教宗的说法?

    你知道为何人越多的地方,越有可能出现通道吗?

    因为人类只要活着,就会不断散发气血之力,这是通道开启的引子。

    世界通道并非本就存在,而是人多了,产生的气血之力太强大,溢散在虚空,这才诱发了通道的开启。

    所以,必须要牺牲一部分人,不仅仅是为了彻底贯通世界屏障,也是为了减少其他通道开启的机会。

    也许你觉得残忍,可与人类的存亡相比,死去一部分人,才能让其他人生存的更好。

    彻底开启一个域界,让武者、普通人都在这个域界战斗,死亡,那也只会影响这一个域界,而不是影响到全球!

    这一切,那些顽固派并非不知道,可他们还是选择了最愚蠢的办法,让地球不断被蚕食!

    再这么下去,人类迟早会灭亡在他们手中!

    李长生这些人,被誉为人类的英雄,殊不知,正因为他们这些蠢货的存在,让人类的处境越来越难!

    这些蠢货,既然愿意为了人类牺牲,那就死在地窟好了!

    而方平,助纣为虐,不但和张定南这些人联合,诱杀我神教护教,他本人也是坚定的顽固派!

    不,武大的师生,都是顽固分子!

    正因为他们,看似伟大的奉献,却是沽名钓誉,让人类越来越危险,越来越艰难。

    如今,趁着还没全面爆发大战,必须要彻底打开一个或者数个通道,让界域贯通。

    将其他区域的人类,迁移到这些界域。

    没有人类生存……通道也许会自动封闭!”

    “也许会?”

    老者喃喃一声,这话,显然代表着不确定。

    这是拿人类的未来来赌!

    老者这一声呢喃,让中年男子眼神越发的冷漠下来。

    连你们也开始质疑,开始不坚定了吗?

    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神教才是人类的救世主!

    为了全人类,牺牲一部分人,为何不可以?

    如今的那些顽固派,不也在准备牺牲一部分人,为人类争取时间吗?

    可那些愚蠢的家伙,到现在还没吸取教训,普通人才是最该牺牲的,人类如果死亡90%,留下10%的精英,那会比现在过的更好!

    而不是现在一般,让精英武者去牺牲,这是百年来,最愚蠢的政策!

    大量的人类希望,就被这些蠢货白白葬送在了地窟。

    而养活的,都是一群什么人?

    那些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庸人,享受着和平安定,还在抱怨社会的不公,要死,也是该让这些人先死,而不是他们!

    中年男子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最终冷漠之色散去,轻声道:“不管如何,必须要杀了方平!在魔都,我们不方便出手。

    可到了南江,南江如今没有多少强者。

    当然,护教大人们,这一次不方便出手,容易被人盯上。

    击杀方平的任务,交给我们来做。

    方平实力很强,这一点在交流赛上可以看出,他突破五品后,也许可以堪比五品巅峰武者。

    所以,这一次,我会亲自出手,郑、梅二位护法随我一起行动。”

    这话一出,屋内众人都有些惊讶。

    中年,是六品巅峰强者。

    点到名字的二位护法,其中就有那位老者,都是六品境的强者。

    杀一个初入五品的青年,出动一位六品巅峰,两位六品,在高品不出的情况下,已经重视到了极致。

    上一次,袭杀方平,出动高品,结果导致多位高品战死。

    如今,人类高层盯的厉害,高品出动也容易引起注意。

    在这个前提下,三位六品杀一位初入五品的武者,够看得起方平的。

    中年都已经下了定论,连他自己也要亲自出手,老者也不再多说,只是略显犹豫道:“在阳城动手吗?”

    中年点了点头。

    在阳城,方平才不会跑,起码没到绝望的时候,不会跑。

    因为他的家人在那!

    在其他地方,五品武者一心逃窜,六品也未必可以轻易击杀。

    当然,方平的家人,最好不要轻易死去。

    死了,方平没了牵挂,那可不好杀,被他逃回了魔都,在魔都杀方平,那可不是他们的目的。

    想着,中年又道:“除夕夜行动!”

    那一天,大量的强者会进入地窟镇守地窟,他们击杀方平后,也可以安全最大化,迅速逃脱。

    这一次,方平必须要死。

    害死了多位护教大人,连教宗都对方平恨之入骨,杀了方平,回到神教,神教不会吝啬奖励……也许,自己也可以借机踏入七品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