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18章 剑拔弩张
    提督府外。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之前消失的烟花炮竹声,随着零点临近,再次响了起来。

    虽然之前发生了强者大战,可毕竟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破坏的地方主要也集中在观湖苑小区内。

    当政府派人四处公告,警局和侦缉局的人外出巡视宣传,知道邪教武者已经被杀,此刻阳城有宗师强者坐镇,阳城的民心也安定了下来。

    过年,对华人而言,还是极为重要的。

    比起已经过去的大战,还是过个团圆年更重要。

    外面热闹了起来,提督府内,气氛却是越来越凝重。

    三品境的白锦山,都快瘫软在地了。

    宗师强者,越来越多了。

    而且这些人话也越来越少,很多人从外而来,根本不交流,最多和其他几位宗师点头招呼一声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待。

    三品的白锦山撑不住,四品高段的瑞阳提督也有些背后冒汗的感觉。

    这恐怕是他这辈子见过宗师最多的一次!

    加上魔武的几人,此刻,此地宗师已经超过了10人。

    就在这两人紧张万分至极,大厅众人,忽然齐齐看向屋外。

    此刻,屋外有数道强大至极的气息降临。

    “方平,你敢胡乱攀陷,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

    屋外,来人一落地,一位气势狂暴的中年就怒喝一声,声音冰冷至极!

    一道强大的威压,直奔方平而去!

    方平居然敢污蔑两大公司在居民区袭杀他,这可是重罪!

    来人气势极强,下一刻,李老头气血冲天,屋顶直接掀开!

    “郑明宏!你是要找死吗?”

    方平佩在腰间的平乱刀,瞬间出现在李老头手中。

    “嗡”的一声,平乱刀瞬间出鞘,李老头冷厉道:“你以为老子斩不了你!”

    “郑明宏,谁给你的胆子!”

    同一时间,陈耀庭和黄景同时站了起来,头顶血芒冲天,天地之力交织,虚空颤栗。

    方平脸色微微一白,接着也转身喝道:“郑总想杀我灭口不成?”

    数道气势在半空交锋,剑拔弩张至极。

    下一刻,白司令勃然大怒,暴喝道:“真当我南江无人吗?都给我停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虽然此刻有金身强者交锋,白司令只是七品,依旧凛然不惧,怒斥道:“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这动手!”

    “都住手!”

    同一时间,另一道金身气息瞬间升起,军部周定国到了。

    周定国脸色冰冷到了极致,从天而落,看向正在对峙的几人,冷喝道:“够了!是不是都太闲了?太闲,都去地窟厮杀,这不是你们逞威风的地方!”

    屋外,郑明宏脸色难看,沉声道:“周司令,非是我郑明宏逞威,方平一而再再而三,污蔑丹药公司!如今,已经不再是污蔑,而是攀陷栽赃!

    丹药公司成立80年,这80年来,兢兢业业,从不敢懈怠!

    无论是军部还是武大,难道都忘了,这些年来,丹药公司做出的奉献?

    都觉得丹药公司是后勤部门,安安心心搞开发,赚大钱就行。

    谁还记得,这些年来,为了改良各种丹药,多少丹药公司的武者以身试药,甘冒奇险,就是想让丹药效果更好,丹毒更少……结果呢?

    多少人在试验过程中死去,又有多少人在试药过程中饱受折磨!

    如今,我丹药公司反而成了这无知小儿口中的败类!

    岂不知,若不是丹药公司一次次改良配方,一次次进行技术研发,如今还有他这黄口小儿进入武大的机会? 80年前,一颗气血丹的成本是现在的5倍,药效却只有现在的二分之一!

    难道我们这些人,没有上战场杀个头破血流,我们就是邪教?

    我们就对武道界没有贡献?”

    郑明宏怒道:“方平有何资格来评判丹药公司的对与错!有何资格在我等面前大放厥词!”

    众人沉默了下来。

    方平平静道:“郑总,没人否定丹药公司的贡献和付出,也没人说在后方研发就是没贡献。

    您也不用一来就给我盖上大帽子,您是八品金身的强者,更不用一来就给我个下马威。

    是非功过,自有论断。

    我方平是不是攀陷栽赃,如今各部都在,宗师十多人,我一个五品武者,敢栽赃吗?

    您当大家的眼睛都看不见,耳朵都听不见?

    还是您觉得,我方平或者说魔武,都能控制各省总督府和中央政府了?

    您一来就情绪激动,八品金身的强者,这点自制力都没有吗?

    还是……您已经知道一些事……我可以认为是虚张声势,为接下来做打算吗?”

    “放肆!”

    “你才放肆!”

    李老头眼神冷厉,气血冲天,喝道:“你再敢以大欺小,今天就算众人都在,我必杀你!”

    “李长生,你以为我怕你!”

    郑明宏怒喝道:“你真把自己八品了!”

    “那你试试!”

    李老头冷哼道:“杀你,何须八品!”

    “张狂,那就让我试试你的长生剑!”

    话落,两人剑拔弩张,一旁的周定国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了,冷冷道:“都给我闭嘴!你们动手试试看,是不是觉得无人可制,可以为所欲为了?”

    白司令也站了出来,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其他宗师纷纷站起,几位老宗师连忙道:“诸位都稍安勿躁,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不至于如此。”

    片刻后,又有几位强者落地。

    看到场中这一幕,有人喝道:“做什么!造反吗?郑明宏,李长生,你们要干什么!”

    “丹药公司和魔武还有没有大局观了?”

    “都进去坐下,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查,查清楚了!动不动就动手,脑子都练武练坏了吗?”

    “……”

    后来的这几人,有教育部的副部长,也有侦缉部的副部长,有八品,也有七品。

    几人都是一脸不满,事情还没开始查,开始谈,就要动手,这些人真当没有规矩了?

    郑明宏一言不发,李老头也不吭声。

    其他人还在劝和,方平见状迈步走出大厅,看向众人道:“诸位宗师,郑总一来,不问青红皂白,八品威压说来就来,我如今重伤在身,郑总八品,我五品,是想杀我灭口,还是觉得我方平实力低微,想如何就如何?

    华国如果还有法规一说,这事难道就没有一个说法?

    如果没人为我伸张正义,是不是郑总想杀就杀?

    我方平是对不起华国,还是背叛了人类?

    军部、教育部、侦缉部难道就任由这种事发生?

    实力低微者,就注定成为牺牲者吗?

    那这样的华国,这样的政府,和邪教何异,干脆灭杀了所有高品以下的人类,投靠地窟算了!”

    “方平,休得胡言!”

    周定国一声轻喝,脸上露出一抹不满。

    方平抬头看向他,沉声道:“周司令,我说的难道有错?郑总一来就对我出手,自陈丹药公司之功,难道我魔武就没有功劳?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老校长战死,刘校长重伤,李院长当日情况如何,周司令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只是几位宗师的情况,那些中低品导师学员,谁不是在抛头颅洒热血!

    我魔武校史馆,灵位已经摆不下了!

    我南区墓园,如今已经葬不了骸骨了!

    功劳?

    谁没有功劳?

    话都不问一句,说出手就出手,欺我方平太弱,还是欺我方平无功?”

    郑明宏脸色难看,盯着他道:“方平,是不是对你出手,在场诸位都看着,我真要对你出手,你觉得有李长生几人在,可以护得住你?”

    他一开始释放威压,也只是想给方平一个下马威。

    至于出手,杀人灭口,那纯粹是方平胡说八道了。

    只是没想到魔武众人反应这么激烈,他一个八品强者,对小辈呵斥几句……一般情况下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平没说话,只是身上血肉忽然崩溃。

    面部,也开始龟裂。

    方平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郑明宏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周定国皱眉道:“方平!”

    方平淡淡道:“我本就在之前一战,重伤垂死,吴镇守用不灭物质维持住了我的伤势不恶化,郑总难道不知道,我和六品巅峰交手之后必然会重伤?

    我想,这一点在郑总落地之后,以您八品的眼光,可以发现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有理由怀疑,您是想杀了我!

    八品和重伤垂死的五品,哪怕只是威压,难道就不会杀了我?

    还是郑总觉得,八品的对付一位重伤五品,还需要真真切切的出手,才算是想杀人!”

    郑明宏脸色阴沉,没有出声。

    教育部来的那位副部长,和方平也熟悉,之前的第二届武大交流赛,就是对方主持的。

    此刻见方平浑身血肉崩裂,双臂几乎彻底失去血肉,王部长轻叹道:“好了,方平,郑总也是一时激愤……”

    说着,王部长话音一转,看向郑明宏道:“郑总,他伤势恶化,你出手护持片刻,之前的事大家都冷静冷静。”

    郑明宏脸色微变,这是要自己用不灭物质帮方平疗伤?

    王部长毕竟是教育部的人,武大,那也是归属教育部的。

    方平是如今武大学生第一人,王部长偏帮方平,其实完全可以理解。

    王部长刚说完,周定国也道:“先稳住伤势吧。”

    一旁的侦缉部胡部长同样微微点头道:“郑总,此事劳烦了。”

    其他的什么都别管,郑明宏闲着没事干,一来非要朝方平威慑,这事如果魔武不在意,那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又没真的伤到方平,八品的强者,对一位五品武者,散发一些威压……交情好的其实可以看成是对晚辈的实力试探,或者干脆就是开个玩笑。

    像黄景这些人,经常压的方平趴地下,比现在严重多了。

    可关键是,双方没啥交情,关系而且还陷入了恶化中。

    方平这边,也不是没人,也不惧郑明宏。

    这时候郑明宏不付出点代价平息了这事,接下来恐怕很难继续谈下去。

    其他宗师都默不作声,郑明宏大概是老总当太久了,丹药公司那边一言而决,早忘了不是谁都是他下属的。

    丹药公司的五品,见了他战战兢兢。

    换一个五品,甚至他压王金洋……大概率是没啥事的。

    吃了小闷亏,王金洋也得认。

    可偏偏找上了方平,谁不知道方平对李长生有救命之恩,郑明宏真敢伤了方平,李长生不会轻易罢休的。

    虽然榜单上,李长生排名最后一位,甚至大家都知道,他非是真正的八品。

    可郑明宏真要觉得自己可以赢李长生,那大概也是想多了。

    李长生距离八品并不是太远,更是曾经剑斩过八品,生死搏杀之下,郑明宏这位多年没下地窟的八品,真的能在生死战中活下来?

    当然,此地还有各部强者在,两人不会真的大打出手。

    可气氛这么僵着,也不是回事。

    郑明宏脸色难看,他承认,自己一开始有些想岔了。

    八品威慑一下五品,在他看来,真的不算什么。

    他又没对方平怎么样,释放一些威压怎么了?

    可魔武这边……反应太过激烈了。

    不止魔武,余光瞥到一旁的陈耀庭,郑明宏心里是郁闷万分的。

    这老家伙怎么也掺和上了?

    京南武大的校长,七品巅峰的存在,距离八品,只差最后一步,关键是……这老家伙还有神兵在手!

    是的,陈耀庭被誉为华国七品第一,不止是因为修为距离八品差距极小,关键是,他有神兵。

    比周正阳还要强大的神兵!

    周正阳也是七品巅峰,神兵在手,可之前的排名,周正阳其实是不如陈耀庭的。

    郑明宏虽然是金身强者,可对上陈耀庭,谁胜谁负,难说。

    如今,李长生也虎视眈眈,这让郑明宏心中憋屈的无以复加。

    什么时候,八品的要向五品低头了?

    就在郑明宏还在想着事的时候,方平忽然骨骼金光暗淡下来,接着瘫软在地,肉眼可见的内腑器官,开始破碎……

    郑明宏脸色大变!

    这是真的重伤垂死了!

    他真的感觉自己冤枉到了极致!

    一旁的李长生怒喝道:“快,我没有不灭物质,你们快救他,方平死了,我宰了你!”

    黄景也脸色难看,低沉道:“郑总,对我魔武中人,下手这么狠毒,宗师之称……扪心自问,你当的起吗?”

    “你们!”

    一旁的周定国皱眉不已,却是不再说话,手中泛现金芒,开始维持方平崩裂的内腑伤势。

    教育部的王部长,也很快开始出手,可不能让方平真死了。

    这情况……现在有些不太对劲。

    其实很多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郑明宏威压刚释放就被顶回去了,怎么就这么严重了?

    可方平的伤势……是真的很重很重!

    在场众人,恐怕也就少数人心里有数。

    方平的确伤势极重,之前一直在撑着罢了,李长生更是知道,方平其实一直在恢复大量的气血在维持伤势不恶化。

    郑明宏还真没伤到他,不过这小子自己现在放弃了用气血疗伤,任由伤势恶化下去。

    如此一来,那伤势就真的极重了。

    这不是假的,郑明宏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哪怕大家都知道,这应该是之前和那位六品巅峰交手导致的……可谁让你他么闲着没事干,非要压人家。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一下子频临死亡,你不负责谁负责。

    郑明宏脸色挣扎万分……这次真的倒了八辈子霉!

    这情况,还不出手,两位部长可不会一直消耗不灭物质去帮忙,方平真死了……那也不是他们的责任。

    在场这么多宗师,方平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郑明宏就是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下一刻,郑明宏黑着脸,一声不吭地出手按在方平身上,一缕金芒散发了出来。

    这时候,周定国二人也收手了。

    而方平,感受到了郑明宏出手,急忙吸收不灭物质开始疗伤,等见到郑明宏好像要收手,方平内脏忽然再次崩裂……

    郑明宏差点气吐血!

    “好,很好!”

    郑明宏觉得自己长见识了,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被一个五品的小子给算计了。

    长年身居高位,丹药公司也没有什么竞争,公司下属对他也是敬畏有加,各省总督和武大包括军部,为了多一些免费丹药供应,对他其实也很客气。

    郑明宏城府不算太深,不是一点没有,可居高临下之下,他还真没太在意这些中低品武者。

    这次好了,大意之下,被一个20岁的小年轻给坑了。

    此刻,方平伤势其实是开始好转的,骨骼上再次有血肉滋生。

    可这小子……他不疗伤,内腑伤势还在恶化,他吸收不灭物质……全都进了骨骼!

    于是,在所有人看来,方平的伤势还在持续恶化中,不是伪装,是真的还在恶化。

    郑明宏这时候想收手都难!

    这一幕,看的一旁的王金洋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有后台的人,就是不一样。

    换成他……老王有些不是滋味。

    真要换成他,哪怕南武的两位六品巅峰都在这,可面对一位八品强者,还真没什么底气。

    别说坑这位八品了,之前威压压制的事,恐怕也是一笔带过。

    就算没带过,就算同样到了方平这一步,郑明宏恐怕也要收手了,不灭物质是八品的根基,没人会浪费。

    郑明宏倒是想,可起码也要让方平伤势看起来不再那么重才行。

    一旁的李长生几人,现在还虎视眈眈地瞪着他呢。

    郑明宏一脸恼火,一旁的另一位八品强者,却是一言不发,心中暗自庆幸,老子幸好没出头。

    这位,是兵器公司的老总。

    郑明宏一来就要给方平下马威,其实他看的是很爽的。

    这一次方平说袭击他的武者,来自两大公司,这事的确让他们恼火至极。

    这种事可不是随便背锅的!

    来之前,其实大家心里就有考虑,绝不能软弱妥协,这时候,一旦软弱,显得心虚,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而且魔武打的什么主意,他们心里有数。

    也不能让魔武阴谋得逞,这不是单独一家魔武的事,而是涉及到整个华国的大变动。

    两大公司现在对魔武退一步,那接下来,就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魔武一家事小,整个格局的变化才是大事。

    所以,两大公司的想法就是要强势到底,绝不妥协!

    罪魁祸首,就是方平这小子胡言乱语,攀陷两家!

    威慑方平,是两大公司共同的想法。

    郑明宏先行一步,他觉得是符合两大公司利益,也符合他们预期的。

    结果……结果郑明宏被坑了。

    这一刻,兵器公司老总觉得自己落后一步真的挺不错,不灭物质,哪能这么消耗,郑明宏这次没有半年修炼都难以补回来。

    不过想想,方平这小子胆子也足够大。

    他这么坑郑明宏,那是真得罪狠了……再想想,好像……本就得罪的差不多了。

    这么一想,兵器公司老总忽然觉得,这小子只有赚,没有亏。

    他就是不坑郑明宏,老郑恐怕也对他没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