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21章 老阴货
    随着吴奎山开口,大厅再次陷入了沉寂。r?anw  en w?w?w?.?r?a?n?w?e?n?a`c?o m?

    魔武,看来这次是铁了心要加入这场利益之争了。

    大家都不傻,打从一开始方平将两大公司拖下水,众人其实就知道了他的目的。

    修炼到这个境界,几乎都处于高位,没人是傻子。

    郑明宏二人,难道看不出来?

    早就看出来了!

    可郑明宏哪怕被方平言语逼迫到了有些丢人的地步,也不肯松口,就是不想让事情变的更糟糕。

    他自己损失点不灭物质,被方平这个五品挤兑几句,那都不算事。

    唾面自干的本事,在场的都有,除了少数几人性子烈可能承受不住。

    沉寂了片刻,吴川道:“我也不能留下?”

    他可是南方镇守使!

    四大镇守使之一!

    尽管他的资历不算太深厚,可他是九品强者,再加上镇守使的身份,绝对是人类高层之一。

    吴奎山看了他片刻,忽然笑道:“镇守使既然愿意留下,那也可以。在场的,谁愿意留下,都可以,当然,有时候知道多了,未必是好事。”

    人精还是很多的,吴奎山这么一说,不少人也不废话,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知道的多,还真未必是好事。

    吴奎山所谓的“不给就抢”,他一个八品武者,一所学校的校长而已,哪来的底气说这话?

    两大公司,虽然两位老总只是八品强者,可不代表两大公司真的就这点底蕴。

    随着一些人离去,最后,大厅中只剩下了8人。

    两大公司的老总,吴川、吴奎山、方平、李老头、王金洋……最后一人则是陈耀庭。

    看到陈耀庭留下,吴奎山略显意外,却也没多说。

    陈耀庭非要待在这,那他也不赶人。

    至于王金洋,他要留下,那随意,王金洋虽然实力一般,看似也没人站台,实际上也可以看做南江的代表人物。

    其他人都走了,吴奎山精神力陡然释放了出去,瞬间在大厅四周布下了一层精神力屏障。

    郑明宏微微挑眉,沉声道:“吴奎山,你想说什么!”

    吴奎山此刻坐了下来,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没理会郑明宏,而是示意方平到他身边坐下。

    等方平坐下,吴奎山轻笑道:“你啊,太年轻了。有时候,要谋而后动,事情不能太着急。这事其实可以缓而图之,再等等。

    等我们抓到了赵宇和邪教勾结的证据,人赃并获之下,直接抓着赵宇杀到商务部,而不是找这两家协商。

    懂我的意思吗?

    也不用闹的太轰动,不用人尽皆知,为了平息事端,很多事可以慢慢谈。

    卖点股份而已,算的了什么?

    魔武的这些股份,价值大概也就七八百亿,对两大公司而言,小钱。”

    方平连连点头,又道:“我就是觉得太耽误时间了……”

    “耽误点时间没什么,该忍的时候,要忍。”

    “吴奎山,这里不是魔武!你要教学生,等回了魔武再教!”

    郑明宏皱眉,一脸的不满。

    吴奎山笑了一声,点头道:“好,那我就不教了。这样吧,郑明宏、孙乐清,魔武的股份和方平手中的一些丹药公司股份,你们回购,不用现金,给我们提供价值2000亿的丹药和兵器就行……成本价。”

    “……”

    场中安静的吓人!

    开什么玩笑!

    方平也一脸懵逼,吴白头很牛叉啊!

    这就是他说的抢?

    的确是抢,2000亿成本价的丹药和兵器,两大公司卖出去,恐怕要近万亿了!

    这比抢都要牛叉!

    可关键是,你嘴炮一句就行了?

    当然,方平知道,吴奎山肯定有这底气,关键是,这种底气来源于何处,就魔武那点股份,别说提供2000亿成本价的资源,给个800亿,方平都觉得赚了。

    郑明宏冷笑道:“吴奎山,你是没睡醒吗?还是你觉得,自己太闲了?”

    兵器公司老总孙乐清也轻笑道:“吴校长,你不觉得有些过了吗?”

    说着,孙乐清又道:“这样吧,事情到了这地步,你们魔武是注定要和我们分道扬镳了,既然理念不合,我们也不拦着,股份回收,200亿。

    如果不要现金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市价500亿的资源。

    吴校长,这算是破例了,你应该知道,能给出这样的代价,已经是我们的极限。”

    此刻其他人都走了,孙乐清也不再和刚刚一样,人少了,其实才可以谈条件,方平之前弄了那么多人过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逼迫两家,反而不是好事。

    两大公司就算要妥协,也绝不会在人前妥协。

    吴奎山笑了笑,开口道:“不急,听我说完,2000亿不算什么,也许听完了,你们觉得2000亿都太少了呢。”

    郑明宏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低沉道:“好,那我倒想听听你要说什么!”

    方平也一脸好奇,一声不发,默默等待。

    吴奎山,到底会说什么?

    吴奎山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淡淡道:“留种计划……也许可以这么称呼吧,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这么定位的,这个够吗?”

    当吴奎山前面四个字一出,郑明宏二人脸色大变!

    何止他们,吴川脸色也剧变,陡然喝道:“吴奎山,你从何而知!”

    “果然都知道啊。”

    吴奎山幽幽的声音响起,玩味道:“我推测出来的,你们信吗?”

    三人脸色难看的吓人。

    一旁的陈耀庭和李老头也都脸色冷肃,一言不发。

    方平和王金洋有些疑惑,却也仿佛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吴奎山依旧玩味地笑着,轻轻掸了掸腿上不存在的灰尘,笑道:“2000亿,不多要。别逼我们,我们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另外,魔武不是乞丐!

    二位要是做不了主,那就找做的了主的。”

    郑明宏脸色冷厉到了极致,严肃道:“吴奎山,你要为你说的话,承担一切后果!”

    “砰!”

    吴奎山忽然一掌拍落,身边的茶桌瞬间粉碎!

    此刻的吴奎山,脸色也是同样冰冷,刺骨的寒意让大厅都变的阴寒起来。

    “我自然会负责!哪怕死,我也只会死在地窟,绝不会死在逃亡的路上!”

    吴奎山说的掷地有声,接着陡然愤怒到了极致,阴森道:“我们是牺牲品,可哪怕牺牲,也绝不是为了你们!

    我们为的是那些被抛弃的人类而战,为的是自己而战!

    邪教剿而不灭,那些九品绝巅,真的在意邪教吗?

    这些年来,你们真以为我一无所知?

    别逼我,真的,千万别逼我们!

    老实人也是有怒火的!

    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们告诉我,到底为了谁而战,为了所谓的种子和精英吗?

    凭什么!”

    吴奎山怒意勃发,大厅中狂风暴起,方平和王金洋不由自主地倒退数步。

    “我武大师生,死了多少人!军部战士,多少人命丧地窟,死在地窟,葬在地窟!”

    “如今,我们连自身修炼都无法满足,还要看你们的眼色,凭什么!”

    “为了一群从未入过地窟的精英?”

    “可笑!”

    “有些事,别把大家都当傻子,都当白痴!很多人知道,可他们不说,不想说,不愿说,可我吴奎山不怕!”

    “方平不敢做的事,不能做的事,不代表我吴奎山做不了!”

    “二位,2000亿,这是我武大师生用鲜血换来的!但凡敢说一个不字,我吴奎山不死,有些事,别怪我不顾所谓的大局!”

    吴奎山此刻强势到了极致,霸道到了极致!

    郑明宏几人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一旁,陈耀庭幽幽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也罢,京南武大就不敲竹杠了,二位共享一些技术,以后京南就自己自产自销了。”

    “南武亦是!”王金洋尽管不是太了解内幕,可这一刻,不妨碍他为南武争取利益。

    “混账!”

    郑明宏一声怒斥,结果话音刚落,下一刻,一道金芒照亮天地,一双铁掌无声无息地拍中了他的脑门。

    “咔……”

    一声微弱的轻响传来,郑明宏脑袋直接塌陷了下去,血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彻底成了骷髅头。

    “吴校长!”

    吴川一声暴喝响起,一旁的孙乐清已经大恐,瞬间就要逃离此地。

    吴奎山却是笑呵呵地收回手,淡淡道:“祸从口出,你郑明宏也敢跟我吴奎山叫嚣?让你爷爷来找我,你算个什么玩意!”

    此刻,骷髅头上忽然出现一些崩裂声,金灿灿的颅骨上,出现些许裂痕。

    下一刻,血肉滋生,片刻后,郑明宏的样貌重新恢复,脸色却是惨白。

    视线看向吴奎山,郑明宏惨笑道:“吴奎山,我倒是小觑你了,外界都说你吴奎山九品难登,我看不见得吧。”

    他没有纠结刚刚被吴奎山一掌拍裂金骨的事,实力不如人,他刚刚一声“混账”也激怒了吴奎山,此刻再说这些无用。

    至于杀他,吴奎山不会,也不敢。

    何况吴川还在这,吴奎山也杀不了他。

    可小惩大诫,吴奎山一掌就将他击伤,这事没办法说理去,除非真的要爆发死战。

    吴奎山收手,正要逃离的孙乐清也停了下来,脸色阴晴不定。

    吴川也只是呵斥一声,却是并未阻拦,此刻也没有再说。

    吴奎山笑了笑,轻声道:“九品自然是难,可就算不入九品,你们这些人,还入不得我吴奎山之眼!

    二位,该说的,我都说了。

    2000亿的丹药和兵器,回头送到魔武,以后,魔武不再向两大公司提供任何原材料。

    放心,我只为我魔武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其他人,我懒得管。

    如果觉得不甘心,可以让人来找我吴奎山。

    不过一般的九品就算了,来一位九品绝巅吧,我吴奎山也想见识见识,我人类的九品绝巅,心有多狠,血有多冷!”

    郑明宏二人并不接话,吴川冷冷道:“吴校长,事情并未成定论,那也是最后的计划!”

    “呵呵。”

    吴奎山嗤笑一声,玩味道:“也许吧,当然,真到了那时候,也许我也会同意这计划。不过……我武大学子,难道都要成为牺牲品?总要带走一些吧。”

    吴川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说了,还未成为定论!真到了那时候,绝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九品绝巅也不代表就可以一言而定,真要如此,我吴川第一个不同意!”

    “你反对,有作用吗?”吴奎山有些鄙夷。

    吴川冷冷道:“难不成你以为这世上只有你吴奎山无惧一切?我吴川自然也敢!何况,大部分人并不同意,包括李司令!”

    “李司令……”

    吴奎山闻言忽然笑道:“也是,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完,吴奎山扭头看向方平,轻笑道:“小子,学着点。跟他们说那么多屁话有什么用!直接抢,不给,那就打!

    打服了这些孙子,自然就有了。”

    郑明宏一言不发,孙乐清一脸无奈,叹息道:“吴校长,有些事,我们也并非为了私利,你应该明白。”

    “明白,自然明白。”

    吴奎山淡笑道:“不甘是不甘,可也不是无法理解,可再明白,我不能坐视我魔武师生注定成为牺牲品!

    所以,我也没多要,我只是拿回属于我魔武的东西。”

    郑明宏语气冷漠道:“你考虑的只有魔武,吴奎山,你不觉得,你也很自私吗?”

    “自私?”

    吴奎山淡淡道:“是自私,可那又如何?大家都是人,武大的师生就不是人类的一员了?

    武大,没有避战吧?

    有了资源,实力增强,我武大师生自然会战到最后,战至最后一人倒下!”

    “我吴奎山,只会死在地窟,绝不会死在茫茫宇宙之中!”

    吴奎山声音陡然大了起来,“死,也只会站着死!”

    郑明宏没再说话,孙乐清也保持沉默。

    吴川轻声道:“我们这一辈,都不会跪着生。”

    吴奎山瞥了他一眼,淡笑道:“且行且看吧,告辞了。”

    丢下这话,吴奎山直接迈步走出。

    方平急忙跟上,王金洋也不含糊,马上跟着一起离开。

    陈耀庭也起身走出,脸色不变,一脸的淡然。

    ……

    等到几人离开,郑明宏陡然爆发,怒道:“我郑明宏就是跪着求生的人吗?我所做的一切,难道都是为了我自己?

    吴奎山大义凛然,他要当英雄,难道我就是狗熊?

    田牧骂我是奸细,他吴奎山直接对我出手,凭什么?

    他们有本事找那些九品绝巅去找个说法,找老子,是老子好欺负吗?

    玛德,老子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去!

    这破事本就和老子无关,欺人太甚!”

    孙乐清瞥了他一眼,半晌才无奈道:“你刚刚怎么不说。”

    郑明宏愤怒道:“老子打不过他,说什么玩意!”

    吴川扫了他一眼,无力道:“别跟我说,我不管这事。另外,赵宇到底怎么回事?”

    郑明宏恼怒道:“我怎么知道!丹药公司那么多人,老子难道每个人都要盯着?”

    吴川脸色一变,哼道:“你再称一声老子试试!”

    郑明宏瞬间闭嘴,接着恼羞成怒,二话不说,腾空便起,瞬间消失。

    吴川揉了揉太阳穴,孙乐清见状苦涩道:“镇守使,那我也走了,魔武这边……还真敢狮子大张口,吴奎山是吃定我们了?”

    吴川哼道:“管好你们的人!没有方平这个引子,他吴奎山也不会爆发,我警告你们,我们这些人,可以死在和地窟武者交战中,绝不会死在自己人手中!

    下次再有两大公司的人露面,我直接毙了你们!”

    孙乐清一脸无奈,“那么多人……算了,多说无益,只能加强防范了。对了,吴奎山要进九品了吗?”

    吴川摇头,“八品巅峰了,这阴货不声不响的突破了,都没告诉任何人。

    警告你们,少去招惹他……3年前,闯入天门城的那人可能是他。”

    “什么!”

    孙乐清有些震惊,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眉道:“那他……有九品神兵?”

    吴川微微点头,低声道:“3年前,天门树被斩去一截主干,如果是他,那他必然有九品神兵,所以我说,少去招惹这阴货,让郑明宏老实认栽,他爷爷真要去找茬,被打死了别说我们不帮手。”

    “这……这……”

    孙乐清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老的阴险,小的狡诈,吴奎山那老阴货真要藏着九品神兵,一般的九品还真未必是他对手。

    孙乐清也揉了揉额头,吐气道:“知道了,这老小子真能忍,心也够狠。”

    能忍,是说吴奎山一直没暴露实力。

    心狠,是老校长那一次战死,吴奎山没有出手,任由老校长去死战。

    如果他真有九品神兵,实力极强,他出手,可以少死一人。

    吴川低沉道:“他恐怕是想入九品,斩天门城主。”

    孙乐清瞳孔微缩,了然道:“难怪……”

    真要是为了这个,那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这一次,吴奎山暴露了不少秘密……

    正想着,吴川忽然笑道:“向方平卖好呢,他进九品……什么时候难说。可方平……明白我的意思吗?”

    孙乐清再次了然,苦笑道:“明白了,难怪这老家伙任由方平折腾,然后出来兜底,他么的,阴货果然够阴险的,方平那小王八蛋,现在大概是感激涕零,回头就得为他卖命。”

    “那可不好说。”

    吴奎山失笑道:“方平也不是善茬……”

    忽然,吴奎山一拍大腿,皱眉道:“忘了问别的事了……”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多,都忘了问方平金骨怎么回事了,还有王金洋的事,现在这几人都跑的没影了。

    “你先回去吧,我猜测的这些……不用上报。”

    孙乐清点头道:“知道,那老家伙知道我打小报告,谁知道怎么想,被他坑死了都不知道找谁报仇去。”

    吴川再度失笑,你明白就好。

    吴奎山,能接任魔武校长,老校长临走前放心地将魔武交给他,可不单单是因为他八品的实力。

    老校长本人不喜欢玩弄这些心机,不代表不明白这些。

    敢放心地去死战,自然是有底气的。

    吴奎山在,魔武就垮不了。

    至于现在被推出来的方平……这小子没到八品之前,别扯什么魔武姓方。

    到了八品,这小子都未必能阴的过吴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