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24章 五品第一 ( 为Garylueng盟主加更2/3)
    2月14号,大年初一。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这一天,一大早,南江总督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简单解释了一下昨夜的事。

    无外乎邪教徒猖獗,意在除夕夜破坏社会稳定,制造混乱……

    魔武方平、南武王金洋挺身而出,斩杀了这些邪教徒。

    ……

    同样,这一天,华国五品榜单更新。

    第一,方平!

    这一天,刚好过完年,而方平,过完年也才20岁!

    “方平,20岁,魔武校委会秘书长、魔武武道社社长、阳城名誉提督、魔武大二学生……”

    这些,是方平的身份资料。

    “战绩:2010年2月13日,击杀六品巅峰武者一人,六品中段武者一人,六品初段武者一人。”

    而王金洋,同样入榜,瞬间进入第二。

    “王金洋,21岁,南江名誉副总督、南武武道社社长、南武大三学员……

    战绩:2010年2月13日,与六品巅峰武者交手,生还。”

    老王的战绩,和方平比起来,差了太多。

    可知道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战绩有多恐怖。

    一个五品初段的武者,和六品巅峰武者交手,能生还,这就是最大的奇迹。

    交手,不代表逃跑。

    真要逃跑,那倒是不值得大书特书了。

    这两位当代天骄,这一次真正展现出了无敌之姿。

    五品伐六品!

    伐的还是六品巅峰,哪怕邪教的武者本就弱一些,可到了六品巅峰这阶段,再弱也不会弱到哪去,天骄也是人,很难有人做到越过这么多小境界斩杀对方的。

    方平,此刻实力显示的是五品中段,王金洋只有五品初段。

    ……

    京都。

    “斩杀六品巅峰!”

    当李寒松看到这份榜单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这几个疯子已经疯狂到了极致。

    “京武……真的有些太安逸了!不,我也太安逸了!”

    李寒松都不敢想象,自己遭遇了六品巅峰,能保住性命吗?

    别说斩杀了,他能不死,那就是最大的运气。

    “可怕的家伙!”

    李寒松咕哝一句,接着下了狠心,再这么下去不行啊。

    会被越甩越远的!

    于是,刚过完除夕的李寒松,当天就戴着铁拳套,下了地窟。

    强者之所以强,并非只是单纯的靠天赋。

    天赋再强,不代表就一定可以成为强者。

    又有几人,能如李寒松这般,看到榜单,第一想法是追上去,不能被落下,几乎毫不犹豫就去了地窟厮杀。

    同样的人,还有。

    姚成军,一人一刀,开始往地窟深处进发。

    其他各校四五品强者,也纷纷从家中走出,这个年,不过了!

    武大学生,下三品也许不强,可中三品天骄,再弱,也不会弱到哪去。

    哪怕军部那些常年厮杀的武者,未必就比他们强。

    这些年轻的天骄武者,也是从万千普通人中杀出来的,下地窟作战的次数,不比那些军部武者少。

    ……

    其他人都往地窟进发,有些人却是没收到消息。

    魔都,郊区某地。

    秦凤青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今天的太阳真好啊。

    大过年的,看什么电视,上什么网,他秦凤青才不干这种事。

    四品巅峰了,回头想办法弄点能源石,把自己天地之桥弄变异了,进入五品境,方平这些人没道理会甩他多远。

    至于手机,他现在关机。

    不关机,天天有人骚扰他。

    学校那边,也不急着去,大狮子他们不知道还在不在学校,在的话,去了就是自投罗网了。

    “在家再待几天,休息休息,然后再去找方平入地窟挖矿。”

    ……

    这些人,忙着追赶,忙着进阶,而方平,也在忙。

    当榜单出来的那一刻,方平就在忙。

    “给我定个名号吧,天帝或者战神,要不然刀王,你们觉得如何?”

    接到电话的武道协会成员,都快崩溃了。

    一大早,接到了方平的电话,这位昨日才斩杀一位六品巅峰武者的强者,致电武道协会,也算大事。

    留守的协会负责人,亲自来接这个电话。

    结果弄清楚了方平的目的,对方真的有想死的冲动。

    这是榜单出现之后,第一位上榜强者主动致电开口讨要名号的。

    关键是,这玩意又不是他们来定的。

    榜单,其实是政府弄出来的。

    只是武道协会负责更新,运营,以及更正一些错误罢了。

    名号,也不是随便给的。

    这东西说有用,其实也没用。

    不过凡是得到名号的强者,绝对都是同阶的顶级强者。

    方平现在五品第一,按理说,给一个也可以。

    可哪有他自己定的!

    这玩意是公认出来的,喊的人多了,那才会被认可。

    对方支支吾吾半天,死活没给个准确答复,最终方平无奈挂断了电话,而他挂断了电话,武道协会那边的负责人都快高兴的哭了。

    再被方平纠缠下去,他也要崩溃了。

    对于方平讨要名号的事,其他人也见怪不怪。

    此刻,众人都在方家楼下。

    吴奎山等他挂断了电话,也没纠缠这个,开口道:“我们先回去了,你的事,我会尽快邀请八品武者来解决。

    不过,这么一来,你这次的收获,大概要全部搭进去。”

    方平叹了口气,无奈道:“50亿的成本价,少说能卖120亿到150亿吧?市价说不定都超过200亿了,这就没了?”

    别说五品了,八品也花不起啊。

    真要八品都有钱,人家都不接受雇佣了。

    九品的,都得悠着点,起码方平觉得,吴川那个九品穷鬼,是没这么多钱的。

    吴奎山淡淡道:“能量精华起码要准备200克以上,未必够,300克差不多。你想在政府换这个,你的50亿份额,起码要拿出去一半!

    剩下的,雇佣一些八品大概差不多了。”

    方平无力,点头道:“那行吧,两大公司要多久才能给我们送来?”

    “三天左右吧,加上凑够几位八品,也要时间,起码要五天。五天后,你回魔武,锻造肉身。”

    “五天……”

    方平盘算了一下,这个期间,他只能靠财富值恢复气血来维持了。

    起码要消耗一二十亿的财富值!

    想想,方平就肉疼的不行。

    这一次,真的亏大了。

    要不是邪教捣乱,他的原计划是先入魔都地窟,挖矿,积累,等自己进入五品巅峰,再淬炼最后的三块金骨。

    这样一来,他应该可以承受住金骨开启了。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

    现在这么一闹,虽然自己可能提前进入五品巅峰,可消耗太大了。

    “也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方平叹气,有钱,拿来换实力换时间,也值得。

    可真的太多了。

    这么多钱,七八品都花不起,要不然,八品都不会接受雇佣了。

    九品,应该也花不起。

    就吴川那穷鬼,他有百亿身家?

    除非,他卖了他的神兵,看看能不能凑够这么多钱。

    吴奎山也不多说,下一刻就御空而起,直接消失。

    其他人,也纷纷御空跟上。

    到了他们这境界,开车坐飞机什么的,都嫌麻烦,干脆直接飞回去。

    “老师们再见,我会想你们的!”

    方平说了句客气话,几人充耳不闻,想个屁,每次这小子想他们都没好事。

    ……

    送走了魔武的老师,同时也送走了陈耀庭。

    老头子也没说太多,就是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善,一副方平敢当负心汉,他就敢劈死方平的表情,让方平纠结的不行。

    这一次,陈耀庭也有不小的收获。

    京南,也自建生产线了。

    当然,京南收获有限,加上一些秘方、技术方面的问题,生产成本要高不少,不过这是个好开端。

    有自建生产线,才是名校的基础。

    以前,只有京武和魔武、第一军校三家有,现在京南也有了。

    至于上面会不会同意,陈耀庭觉得问题不大。

    他马上也要进入八品境了,一旦成为八品金身武者,那京南武大的地位会水涨船高。

    如今,有金身强者的武大不多。

    京武、魔武、华国武大、第一军校这四家,都是有八品金身的,九州军校其实也有,不过更多是名义上的,对方的那位八品,在学校担任名誉校长而已,其实主要在军部坐镇。

    如果陈耀庭突破到八品,那京南名校的地位,就稳固了。

    至于南武……王金洋虽然也提了这事,得到许可的概率不大。

    不过以南江的名义进行,那还是有希望的。

    纷纷扰扰中,方平送走了这些人。

    王金洋,也早就回家了。

    ……

    回到家中,父母在默默收拾东西。

    昨日一战,让他们看清了很多东西。

    故土难离!

    然而再不舍,这时候也该走了,儿子在魔都有别墅,也装修好了。

    以前,方名荣夫妇觉得搬不搬,无所谓。

    可现在,仇家都上门了,他们不走,难道让儿子天天在家守着?

    他们在收拾东西,方圆也在打电话。

    她其实也很不舍,她的小店刚开,她还有好几千姐妹在这。

    可昨天那一战,自己大哥差点被人杀了,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王金洋被人打的肚子都穿透了,自己大哥呢?

    到现在,还穿着个军大衣,戴着皮手套,捂得严严实实的。

    方圆想扒开看看,结果方平给了她几巴掌,方圆哭的厉害,方平还以为打痛她了,殊不知,自己妹妹也不傻,早就猜到他肯定伤的很重,不敢给她看。

    “小玲,过几天我就要到魔都了,想我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小玉,社里的事和公司的事,都交给你们了,以后电话和网络联系……”

    “……”

    “嗯,我哥五品第一了,我哥说我也可以很快成武者了,到时候,我也上榜,也拿第一,你们记得要看榜单。”

    “……”

    方圆这一通电话,打了很久。

    方平则是坐在窗户破碎的阳台边,看着窗外。

    故土难离,如果有朝一日,不止阳城这样的故土,人类连地球都要离开了,那又是什么样的滋味。

    “知道的越多,才能明白,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曾几何时,他觉得成为武者就是很了不起的事。

    然而,到了此刻,九品又如何?

    绝巅又如何?

    一个留种计划,就让方平看透了太多太多,那些绝巅强者,也有些悲观。

    若不然,何至于此!

    ……

    大年初二,方平和吴志豪几人聚了一次,喝了几杯。

    聊人生,聊未来。

    这些人,如今实力在同期学生中不算弱。

    吴志豪几人,上次从方平这拿到了1000万,几人也都在努力修炼,此刻,都进入了一品中段,一品高段也很快了。

    可这个境界,对方平而言,真的没太大的感觉。

    他们大二下学期,有希望进入二品境。

    毕业的时候,也许能到三品。

    在过去,三品毕业,在武大,尤其是普通武大,那就是精英的代名词。

    可此刻,三品实力,又有何用?

    不过接下来,天地之间的能量浓度增加,各校供给增加,大家的修炼速度都快加快一些。

    能考入武大的,尤其是平民家庭的武大学生,其实天赋都不弱。

    这是危机,也是机遇。

    也许,这些人会有更大的突破。

    南江地窟也开启了,如果进入地窟,这些人可能会有一些奇遇,这也是难说的事。

    ……

    大年初三,方平小姨一家来了阳城。

    方平没有给小姨一家太多的照顾,唯一给他们的,就是阳城的两套房子。

    卖了也好,留着也好,两套房子随便他们处理。

    表弟表妹年纪还小,方平也只是给了一些普通的气血丹,其他的都没给,有时候,平凡未必是坏事。

    方平在聚会,在告别。

    父母也是,方圆也是。

    方家,要搬走了。

    这事,阳城其实很多人都知道。

    除夕夜,方平就对外宣布过这事。

    阳城的人,不知道是不舍还是该庆幸。

    方平走了,那些足以灭城的强者,不会再来阳城了吧?

    可方平,是阳城的荣耀,是他们吹嘘的本钱,也是他们的骄傲,就这么走了,终归还是有些心情复杂。

    方平带着全家准备去魔都,阳城的另一位骄傲,被方平遮掩了一些光辉的王金洋,也准备搬家了。

    这一次,对方袭击的是方平。

    下一次,也许就是他。

    小小的阳城,强者太少太少。

    继续让家人留在这,不单单是家人的安危,一旦再次爆发大战,可能会毁了阳城。

    考虑到这些,王家也开始搬迁。

    ……

    正月初五。

    方平本人没什么东西,父母却是收拾了一大车的东西,雇了辆货车,一起前往魔都。

    这一天,有人来送别。

    送方平的人,没几个。

    送父母的人,也不多。

    然而,那数十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让离别的气氛都消散了几分。

    这些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围着方圆那是恋恋不舍,恨不得能聊到天黑。

    最终,在方圆挥手中,告别了这些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踏入武道界的小姐妹。

    提督白锦山,带着一群政府人员,也默默目送方家人离去。

    这一天,不止方平走了,另一处,王金洋也走了。

    白锦山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转身朝提督府走去。

    阳城出了两位天骄,如今却是不得不离去,多少让人有些不是滋味。

    2月18号,阳城方平、王金洋,各自携家人离去。

    这座神奇的小城,渐渐被人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