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33章 出发
    希望城。?ranwe?n? w?w?w?.?r?a?n?w?ena`com

    方平和秦凤青如同净街虎,走到哪,哪的人为之一空。

    方平也没在意,边走边笑道:“咱们要去的地方,还得往东走五六百里,快要接近百兽林了,是今天动身,还是等等再说?”

    秦凤青刚想说话,忽然察觉到一点不对劲,马上警惕道:“你怎么知道的?老黄太不是东西了吧,转头就告诉你了?”

    他还真没告诉方平具体地点,不过倒是告诉黄景了。

    黄景不和他们一道,总不能让老黄瞎跑。

    可方平怎么知道的?

    方平嗤笑一声,懒得接话,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好吧。

    要不是找不到具体地方,加上这家伙非要跟来,方平都不想带他一起。

    加上秦凤青说过一些四周的环境,方平笑眯眯道:“百兽林得往东走八百多里,不过在百兽林到希望城的中途,还有一处相对安全一些的险地猬狗岭。

    猬狗岭的名称由来,是因为有人在猬狗岭发现过类似于《山海经》记录的穷奇异兽。

    其状如牛,猬毛,音如嗥狗。

    不过《山海经》记载的穷奇,有双翼。

    而猬狗岭发现的那只妖兽,并无双翼,所以称之为猬狗。”

    方平说着,摸了摸下巴道:“话说,这《山海经》未必就是胡说八道,之前狡王林的那只狡,和记录中的异兽狡,好像也有些相似之处,难怪我们这边称之为狡。”

    狡,在地窟,地窟武者称呼的是金角兽。

    不过怎么称呼,那是双方自己的事,那只狡恐怕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称呼它,能吃就行。

    方平一边说着,一边喃喃道:“之前我还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想,这《山海经》还有那些古代传说中的妖兽、坐骑之类的,是人类自己幻想出来的,还是真的出现过的?

    我可是听说过,一部分九品强者,是有妖兽坐骑的。

    现代的强者,低调的很,有坐骑,一般也养在地窟。

    可古代的强者,未必会如此,真要收服了坐骑,骑出来炫耀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这么说来……”

    越是想下去,方平越发觉得,华国古代的传说,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秘密隐藏在其中。

    古武者和地窟有过接触吗?

    那些传说中的神兽、异兽,到底是地窟出来的,还是地球本身就有的?

    如果有,那为何后来又彻底没了踪影?

    地球在千年前,到底有没有过武道的辉煌?

    如果有,为何从现在的记录来看,中间出现过一个巨大的断层期,让武道进入了衰落期?

    方平可是还记得,之前上课时说过,武大出现之前,或者更早一些时候,三品武者都足以开宗立派,称宗道祖。

    有段时期,中品武者,在宗派界都是扛把子的那种。

    “也许,那些传承千年的宗派,真的有些秘密存在。”

    方平继续喃喃,已经忘了和秦凤青说下去。

    秦凤青却是脸色一变再变!

    绝对老黄说的!

    是的,他发现的那个小矿脉,就在猬狗岭附近。

    当然,猬狗岭也很大,堪比魔都大小。

    这么大的地方,想找一个小矿脉,哪怕七八品强者,用精神力探索,也要找个好几天。

    何况,在地窟,一般的强者也不敢如此大肆的用精神力搜索。

    “老黄真不是东西!”

    秦凤青心里暗骂一句,这可是他的秘密,起码是对方平的秘密。

    方平这小心,有心甩下他,他可是知道的。

    被方平知道了地方,黄景也知道了,那他秦凤青还有啥作用?

    既然没作用,干嘛还要带他去?

    他可是和老黄说好了,不许告诉方平的,他带着方平去,起码当个带路党,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证明自己的价值。

    现在好了,老黄出卖他!

    “亏这老头子还有脸说自己是我师伯,不守信用!”

    秦凤青气的半死,一直盯着方平看,这混蛋不会甩下自己单独跑过去吧?

    方平余光瞥了他一眼,嗤笑道:“看什么看,我猜的,你以为就这点小事,我还用去问黄校长?”

    秦凤青满脸的不信。

    “你自己告诉我的,忘了?”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

    “你还真忘了,上次说好了一起来挖矿,你不是告诉我了吗?”

    秦凤青回想了一下,好半天,才有些不太确定道:“我没说吧?”

    上次告诉方平了吗?

    没有吧!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告诉方平,这种事他自己藏着都来不及。

    方平懒得打击他了,走了一会,侧头看向陈云曦几人道:“你们去军部那边报道吧,听军部的安排,我们自己行动。”

    武大的学生进地窟,也不是想去哪就去哪的,军部会做一些安排。

    不过不去也没关系,自己闯荡,不怕死就行。

    去军部做分配,只是为了更安全一些。

    听他这么说,梁峰华点了点头,又叮嘱道:“注意安全!”

    “会的。”

    陈云曦见要分开了,忽然从脖子上取下一根项链,直接塞到了方平手中,转头就跑。

    方平愣了一下,接着就道:“云曦,你给我这干嘛!”

    “怕你没钱花呗。”

    秦凤青一脸鄙夷,笑呵呵道:“生怕你饿了,给你根金链子,说不定还能在地窟换顿吃的。”

    方平瞪了他一眼,见陈云曦跑的没影了,微微凝眉,转头将项链递给了梁峰华道:“师兄替我还她。”

    “方师弟,这……”

    梁峰华有些为难,低声道:“陈师妹一番心意,你就先收下,安安她的心……”

    方平摇头,沉声道:“这不是项链。”

    “嗯?”

    梁峰华愣了一下,有些没理解,方平指了指项链的坠子,微微凝眉道:“很浓郁的生命气息,可能是保命的丹药或者能量果之类的玩意,我用不上,应该是她爷爷给她的,替我还她。”

    梁峰华瞬间了然,一旁的秦凤青却是眼睛一眯,咽了咽口水,有些心动。

    保命的玩意?

    我缺这个啊!

    不过看到方平手扶平乱刀,一副他敢动,马上劈死他的姿态,秦凤青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梁峰华将项链收了起来。

    “浪费啊!”

    “哎,这种女生,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的。”

    “温柔可人,关键还有钱……”

    秦凤青咕哝了一阵,扭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周琦月,忽然喊道:“母老虎,你家有钱吗?”

    他想问问看,要是有钱,自己也不见得不能出卖色相的。

    为了提升实力,出卖点色相也没啥,吃点亏算了。

    正在和学妹们诉说秦凤青恶劣事迹的周琦月,脸色难看的吓人。

    这家伙叫自己什么?

    她还没回话,秦凤青忽然叹道:“看你样子就不像有钱人,算了,不问了。”

    “你!”

    “走了,记住了,别往东边跑,这次你秦爷要去东边百兽林,遛一遛高品妖兽,说不定出来几十头,你们可别找死!”

    丢下这话,秦凤青马上跑路。

    周琦月原本还想骂几句,一听这话,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大光头,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周琦月发愣中,方平也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身影消失在北门。

    而下一刻,希望城内,消息传开了。

    秦凤青和方平这俩祸害去百兽林了!

    ……

    希望城指挥部。

    许莫负收到消息的时候,都呆滞了片刻,忍不住道:“真的假的?”

    前来汇报消息的军士马上道:“秦凤青自己说的,真假难辨,不过他真要去了百兽林……”

    “找死吗?”

    许莫负忍不住骂了一句!

    百兽林其实之前不叫百兽林,这个称呼,也是最近才传开的。

    在这之前,百兽林叫万妖林!

    百兽林是魔都地窟内妖兽、妖植最多的一处禁地,其中高品妖兽极多,甚至曾有九品妖兽的威压横空,希望城的武者,几乎不会去那边,也不敢去。

    不说中低品,九品强者都不会过去。

    一旦引起百兽林内的妖兽暴动,九品未必能有好下场。

    百兽林内到底有多少高品,目前也摸不清。

    知道秦凤青去了那边,许莫负头大如牛,忍不住低骂道:“魔武这俩混蛋玩意,没事干下什么地窟!”

    其他武者不下地窟,那许莫负绝对会不满,贪生怕死,不是人类武者的作风。

    可秦凤青和方平,许莫负是真恨不得这俩小子别来。

    “秦凤青以前在三品境就满地窟转悠,引出妖兽的事不是第一次了!”

    许莫负吐槽了一句,这不是没先例的。

    要是没先例,他倒是不担心了,可秦凤青别看实力不怎么样,恶名是真的不弱,早在三品境,就引出过不少妖兽,不少武者差点被他害死。

    不过这家伙,一般都是去的人迹稀少的地方,倒是不太在希望城附近活动。

    其他人在野外遇到了他,只能算自己倒霉。

    现在,秦凤青四品境了。

    再加上一个在南江地窟,连守护妖植都引出来的方平……

    这两人现在要去百兽林……光是想想,许莫负觉得自己有必要当回事对待。

    要是最后真引出了无数高品妖兽……许莫负都不敢想象会出现什么样的麻烦。

    “去通知田将军和寇老一声……算了,我自己去吧,还得告诉范老一声,别稀里糊涂的就被妖兽攻城了!”

    许莫负再次低骂一句,又道:“这俩小子这次要是引来妖兽攻城,魔武来解决!解决不了,那就让这俩混蛋自己处理!”

    许莫负是打定了主意,真要发生了这事,魔武扛不住,那就不许方平和秦凤青这俩混蛋入城!

    自己想办法解决掉,解决不了,死了也白死。

    不是他冷血,许莫负可不能为了这俩人,拿整个希望城开玩笑。

    许莫负骂骂咧咧的,一旁的几位都统级将领则是好笑道:“将军,秦凤青就是这么一说,何况真要惹到了百兽林的高品妖兽,他俩还有机会回来吗?”

    百兽林距离这边八百多里地,那边高品无数,真要惹到了对方,两中品武者,哪有机会活着回来。

    许莫负侧头看了几人一眼,半晌才道:“有点防备,比没有防备强。”

    ……

    希望城那边的动静,方平和秦凤青都没太关心。

    秦凤青还真就是随口一说,这次他们要去的不是百兽林,只是猬狗岭。

    猬狗岭那边,几乎没有高品的踪迹,哪怕之前发现的猬狗,实际上也多年没看到了,未必还在那。

    之所以那么说……男人嘛,要个面子。

    周琦月和她的师妹说他坏话,他听见了。

    在女人面前,他秦凤青就算不给别人爱上他的机会,也不能落下面子不是,看看,一声“百兽林”一出,魔都女子学院的那些女生都傻眼了吧。

    回头回来了,再说说自己的英雄事迹,那些小女生还不崇拜的五体投地。

    ……

    两人出了城,一路朝东走去。

    路上,也遇到了一些从前线撤回来的军队和武者。

    东北方的妖葵城上次参战之后,最近已经成了希望城的主要大敌,双方在两城之间,已经展开了零星的战斗,千人级别的武者之战也发生过两次,死伤都不少。

    看着不少人满身是伤的归来,还有一些人缺胳膊断腿的,方平眉头一直皱着。

    “每年都有大量武者死伤,再这么下去,成长起来的武者,还没损失的多。”

    秦凤青不以为然道:“你操心这个有用吗?还真把自己当人类领袖了?先管好你自己吧,要是真的有这功夫,关心关心我,给我个三五十亿,让我也享受一下……”

    方平哼了一声,秦凤青又道:“你真的杀了六品巅峰的武者?还有,他们说你雇佣了几十个八品给你疗伤,花了多少钱?”

    “几百亿。”

    秦凤青忽然捂着心脏,有些心脏抽痛的感觉,一时间几乎无法呼吸,声音尖锐道:“多少?”

    “几百亿而已。”

    方平淡淡道:“怎么了,又不是花的你的钱,你管我怎么花。”

    秦凤青咬牙切齿道:“总有一天抢了你!”

    他么的,这小子真有钱!

    一个小矿脉,自己当成压箱底的宝贝藏着,别说不是自己的,就算是自己的,能值几百亿吗?

    肯定不值!

    就算那样,还得抢高品妖兽的地盘。

    和高品妖兽比,抢方平应该更划算一些。

    方平嗤笑一声,就当没听见了,一边打量着那些撤离下来的战士和武者,一边轻声道:“妖葵城的高品好像不少,魔都这边最近压力挺大的。

    两城联合,高品应该超过20人了。”

    要不是上次斩杀了一批高品,恐怕都要超过30人了。

    秦凤青眯着眼道:“要不你混进去,弄死了那株葵花妖,你觉得怎么样?”

    方平懒得理他,不知道想些什么,喃喃道:“妖葵城距离希望城还远,其实倒不是大麻烦,大麻烦还是天门城……找机会灭了天门城才行!”

    方平眼神灼灼,低声道:“回头等老师他们突破了,到时候机会就来了,就算灭不了天门城,也要弄一批生命精华回来!”

    有过一次经验,方平知道这些妖植,一般情况下不会开启生命池。

    可高品受伤严重,为了恢复战力,肯定会开启的。

    那时候,也是守护妖植警惕最差的时候,或者说没办法全力警惕入侵者。

    再把九品的天门城主引诱出去,有了万全的准备,干一笔大的,应该有希望。

    秦凤青听在耳中,耳朵微动,却是没接话。

    不用猜,方平这混蛋没准备带他一起。

    下次再进地窟,大概就没他秦凤青的事了。

    不过……方平真要带着魔武的宗师来干大的,他未必没机会。

    两人一路走着,渐渐地,和那些撤退的武者岔开了道路,那些人在东北方向,他们去的是正东方的猬狗岭,不是一条路。

    没急着赶路,等走出了日常活动区,两人极有默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各自换好了衣服,戴上了长发头套。

    换好了衣服,方平忍不住看向秦凤青道:“你别跟着我,离开我一段距离,你气血一发就知道你是假的。”秦凤青暗骂一声,等感受到方平身上传来三品武者的能量波动,有些渴望道:“这他么真好用,回头教教我,说不定我就学会了呢?我冒充一品的,说不定可以阴死几个六品……”

    就方平这伪装的技术,学会了,冒充一二品武者,偷袭那些五六品的,效果不要太好。

    “说了你学不会!”

    方平摇头,又道:“快点,这路上说不定能遇到妖葵城的武者,一前一后,阴死一个算一个。你最好换回自己的衣服,我装猎杀者,效果更好。”

    “收获怎么分?”

    “七三,算对得起你了,我其实都不太看得上眼,地窟中品,大部分都是穷鬼。”

    秦凤青考虑一下,很快又躲了回去,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片刻后,又忍不住道:“你悠着点,遇到咱们自己人,被人干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就现在这情况,遇到了陌生人类宗师,被人顺手干掉的几率也不低。

    “还用你提醒,我防着呢。”

    方平精神力早就溢散开了,防的也不止地窟武者,他一直怀疑,两大公司说不定在地窟要对他下毒手。

    他下地窟,又不是太大的秘密,鬼知道那些人怎么想的。

    两人不再废话,秦凤青走在前面,方平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颇有些猎杀者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