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37章 杀妖灭口
    半空中。r?anw  en w?w?w?.?r?a?n?w?e?n?a`c?o m?

    狡早就感受到了强者大战的气息,不过它还真没多管闲事的心思。

    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有人把生命矿塞进它嘴里,那才是妖生的幸福。

    可惜,上次的厨师又溜了。

    不过就算不溜,品级太低,狡也觉得吃的不尽兴了,暂时没有去抓回来的想法。

    身旁的狮子狗,又开始叫唤了。

    狡根本懒得理会,又不是老子的老巢被人抄了,干嘛要快,它巴不得慢一点,等对方打完了再路过。

    要不是感应到两大强者都跑了,它还准备继续磨蹭一会。

    不过等飞到刚刚猬狗兽陨落的地方,狡忽然停顿了一下,好像……有点熟悉的气味。

    大鼻子微微动了动,狡四处看了看,等听到身旁狮子狗再次叫唤,狡二话不说,一道天地之力劈了出去!

    要不是顾忌禁地的几位王境,它早就吞了这家伙了。

    狮子狗被劈的浑身血肉横飞,忍不住悲鸣起来。

    狡也不管它,忽然落了下来。

    它一落下,四周赶来的妖兽顿时齐声吼叫了起来。

    这是猬狗岭,它们有自己的王!

    如今王去追杀敌人了,这位外来的妖兽强者,进入它们的地盘,那是不可容忍的。

    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不耐烦。

    下一刻,狡忽然张大了嘴巴,猛地开始狂吸起来!

    周围,无数的妖兽被压伏在地,身上的气血和能量不断往外渗透,迅速进入狡的嘴巴中。

    “吼!”

    狮子狗妖兽彻底愤怒了,厉声嘶吼起来。

    猬狗岭,是禁地的屏障之界。

    金角兽王在这屠杀,进食,是侵犯禁地的利益!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它已经极为不耐烦了!

    一头初入统领级的妖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它……起码在它看来,对方打扰了自己进食的机会,也逼的自己不得不前往禁地觐见,这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挑衅!

    下一刻,一道道粗大的如同巨柱般的天地之力,疯狂砸落下来。

    狡的金色巨爪,一次次拍向狮子狗,打的狮子狗凄厉嘶吼,却是不敢反击。

    金角兽王虽然初入尊者境,可实力却是极强,若不是如此,禁地也不会强行让它回去觐见。

    狂殴了一阵狮子狗,狡最终还是没有屠杀其他妖兽,只是吸收了对方大量的气血和能量,此刻,遍地都是倒伏的妖兽。

    狡慢悠悠地在原地转悠了一圈,当走到那些掉落的长刺一旁,狡忽然闻了起来。

    闻了一会,狡的巨眼中露出一抹人性化的思考之意。

    傻木头的气息!

    此地为何会出现傻木头的气息?

    那个傻木头,扎根在生命矿区,绝不会轻易离去,它的气息怎么会出现在禁地所在的地方?

    狡忽然踏空而起,朝远方的百兽林看去。

    接着,下一刻,狡忽然回头,金色巨爪,一瞬间拍落!

    “轰!”

    一声巨响传出!

    下一刻,一道凄厉的嘶吼声传出!

    狮子狗的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金角兽王要杀它!

    怎么可能?

    它怎么敢?

    狡没有嘶吼,巨眼中只有冷漠和无情,金色巨角上一道道天地之力交织,不断劈落下去。

    狮子狗骨肉分离,血液流淌的遍地都是。

    就在狮子狗绝望中,狡忽然停下了动作。

    此刻,狮子狗妖兽已经重伤的无法行动,原本要自爆的心核,忽然停了下来。

    就在这一刹那,地上掉落的那些长刺,瞬间飙射出去!

    “噗嗤!”

    数十根长刺,瞬间穿透了狮子狗的全身,接着,这些长刺化为齑粉,消失在半空中。

    周围的一些妖兽,已经惊恐到了极致,它们智慧有限,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位兽尊,击杀了一位妖族统领!

    而在这之前,是那位妖族统领拦下了兽尊吞噬它们!

    尽管智慧不高,可这时候,求生的**是本能反应,所有妖兽都战栗着往后退去!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冷色,精神力陡然释放,压的所有妖兽全部趴伏在地。

    这时候,狡张大了嘴巴,开始安心进食。

    没有了狮子狗的打扰,用餐都觉得清静多了。

    而狮子狗的尸体,狡并未动,也没有吞噬,虽然一头七品妖兽,吞噬了可以顶得上附近所有的妖兽。

    片刻后,所有妖兽都被它吞噬一空,化为干尸。

    狡的兽角上,天地之力闪烁,朝四周劈了几下,所有干尸全部化为齑粉。

    而就在这时,地面震动,一条坑洞出现在狡的眼前。

    狡鼻子抽动一下,果然是熟悉的味道。

    虽然气息很微弱,很不明显,可见过好几次,还吃了不少气血之力,它还是有记忆的。

    没有急着去抓这个厨师,狡扭头看向远方。

    距离这边不到百里,有能量波动,应该是之前那两道气息的主人在交手。

    再看看身旁狮子狗的尸体……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禁地召唤自己……如果自己被傻木头打伤了呢?

    去妖木城,木王还在,傻木头实力也极强,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如今,傻木头杀了禁地使者,禁地就算怀疑……自己接下来入侵傻木头的地盘,恐怕也没有妖族为它出头了吧?

    狡的大脑袋,不断摇晃着,仿佛在思考什么。

    下一刻,狡御空而起,朝远处能量波动的方向飞去,气势惊人!

    ……

    山底下。

    方平一动不动,宛如石头。

    此刻,方平心里正在狂骂,什么鬼?

    居然在这遇到了狡,真该死!

    他从入地窟第一次开始,几次下魔都地窟,都遇到了对方,在希望城附近就不说了,这次他开始来了希望城600里外的地方,这都能遇到?

    难不成对方的地盘都扩张到这边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此刻,方平也不敢继续钻洞了,担心惹出动静被发现。

    希望对方只是路过。

    远处,一些能量的波动,方平也感受到了,他懒得理会,谁知道外面在干嘛。

    片刻后,一切都安静了。

    一道强大的气息,瞬间远去。

    整个猬狗岭,仿佛彻底陷入了死寂,整座山脉,此刻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

    这样的死寂,让方平心中惴惴。

    这是怎么了?

    偌大的猬狗岭,哪怕高品妖兽都走了,中低品的也有不少,怎么一点声音都没了?

    方平没敢冒头,这么安静,别说冒头,他连呼吸都不再呼吸了。

    再等等,等等再说。

    ……

    距离猬狗岭大概60里的地方。

    黄景脸色惨白,心中也悲观到了极致。

    真要死了!

    七品中段,对上了八品,他哪是对手。

    此刻,金色短剑再次浮现在他面前,金芒却是黯淡了许多。

    “我死了没什么……丢了老吴的神兵……完了!”

    黄景心中悲观,这次借出了吴奎山的神兵,他也是抱着击杀七品妖兽,弄一柄神兵的打算的。

    方平说好了,这次弄到了神兵,谁出手就是谁的,他要的只有能源矿。

    对神兵,黄景也是极为渴望的。

    吴奎山有神兵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他却是知道,因为当年老师击杀那头八品妖兽,他也在场。

    事后,老师锻造神兵,没有自己留用,而是给了吴奎山,这让黄景极为不满。

    那一次击杀那头八品妖兽,老师伤势也更加严重,若不是如此,八品巅峰的老师,不至于最终只能和天门城那位八品中段的大统领同归于尽!

    如今,自己这个七品死了,还真没丢了神兵更严重!

    这柄半九品的神兵,在吴奎山手上的作用比在他手上要大的多,这也是吴奎山可以和九品中的弱者交锋的本钱!

    一旦丢了,那后果太严重了!

    “贪心作祟,临老居然还看不透这些!”

    黄景一边艰难操控着金色短剑,一边想着这些。

    若不是贪心作祟,他就不该去借神兵。

    此刻,他已经难以抵挡这头疯狂的妖兽攻击了!

    八品的妖兽,实力本就比他强的多。

    加上之前全力击杀了那头七品妖兽,他实力不在全盛时期,若不是神兵在手,恐怕早就被杀了。

    然而,现在被对方缠住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杀。

    此时此刻,黄景想的不是别的,而是把神兵带回去!

    “方平在哪?”

    “他可以带走神兵吗?”

    此刻,黄景有些着急了,他不知道方平在哪,要不然,将神兵丢给方平,自己拼死缠住这头妖兽,也许方平可以把神兵带回去的。

    正想着要不要回猬狗岭,边战边退,找到方平……下一刻,黄景彻底打消了这念头!

    脸上,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这次,真的要死了。

    一头八品妖兽就足以要自己的性命了,没想到第二头也赶来了。

    正在攻击黄景的那头大型的猬狗兽,动作也微微一滞,侧头看了一眼远方飞速赶来的那道金芒,冰冷的巨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金角兽一族的那家伙?

    它怎么来了?

    之前它也感受到了金角兽王的气息,可同为尊者境,大家互不侵犯,禁地召唤金角兽王觐见,它也知情。

    金角兽王路过,还有使者的气息,它都感应到了,应该是去禁地的。

    为何,这家伙会赶过来?

    尽管有些疑惑,猬狗兽也没多想,那家伙难不成还想看看有没有便宜可捡?

    巨眼扫了一眼面前的复生之地武者,猬狗兽眼中凶芒闪烁,这家伙杀了自己的后代,尽快杀了他,另外……那柄小剑,也许可以吞噬了!

    这一刻,猬狗兽攻击频率和威力都更快更大了。

    黄景口中鲜血四溢,身体四周的天地之力都开始淡薄起来,他快撑不住了,逃无可逃!

    这时候,黄景的天地之桥和三扇三焦之门都浮现了出来!

    死,也要拼死一击!

    金色短剑,也光芒闪烁,既然带不走,那就想办法自爆了!

    就在黄景准备搏命一击,哪怕死也要重创这头妖兽的时候,远处,金芒临近,下一刻,金芒停了下来。

    猬狗兽的进攻微微缓了缓,扭着带着斑点的巨头朝狡看了一眼,嘶吼了起来。

    “吼!”

    狡也吼了起来,仿佛在回应什么。

    猬狗兽眼中露出一抹怒色,该死的家伙,它要这把剑?

    猬狗兽继续嘶吼着,狡也继续回应。

    片刻后,双方仿佛达成了协议,狡的大眼瞬间投向黄景。

    黄景一咬牙,天地之桥剧烈颤动起来,而这一刻,狡也如同雷霆,迅速朝他扑杀过来!

    两头八品妖兽攻击他一个七品,黄景心中不甘到了极致,就这么死了吗?

    正当他的三焦之门也开始颤动,等待对方近身之时炸裂的时候,下一刻,让他意外到极致的事情发生了!

    那道飙射而来的金芒,瞬间转向,下一刻,金芒陡然杀向猬狗兽!

    “轰!”

    两头金色巨兽,眨眼间碰撞到了一起。

    狡忽然突袭猬狗兽,出乎黄景的预料,也出乎猬狗兽的预料。

    它已经和金角兽王达成了协议,甚至答应除了那柄小剑,其他都不要,为何金角兽王还要攻击它?

    难道金角兽王就不怕禁地知道这一切?

    “吼!”

    猬狗兽厉声嘶吼,仿佛在说着什么。

    黄景虽然发愣,却是想都不想,急忙收回三焦之门和天地之桥,转身就要逃窜。

    还没离开,一道气息就锁定了他。

    正在进攻猬狗兽的狡锁定了他,金色巨眼也朝他看来,又看向那柄小剑,一边疯狂进攻猬狗兽,一边朝黄景嘶吼!

    看到眼前的希望城武者一脸茫然和警惕,狡忽然大怒!

    蠢货!

    愚蠢!

    这都不懂吗?

    此刻也就无法和对方交流,要不然,狡绝对要破口大骂,连那个厨子都不如!

    眼神示意,你不懂吗?

    用你的剑,杀了这家伙!

    它实力和对方相当,此刻只能竭力缠住压制,亏它还以为希望城的武者都是聪明人,现在看来,蠢的无以复加!

    狡很愤怒,也很生气!

    它杀了禁地使者,又要袭杀禁地门户的守卫者,就是不想去禁地,就是想给禁地造成被傻木头袭击,重伤之下无法去禁地的迹象。

    守卫者是知情者,它知道不是傻木头来袭,所以狡要杀妖灭口。

    可它实力和对方相差不大,这时候得靠希望城那个蠢武者来帮忙!

    为什么他不懂?

    为什么!

    狡怒不可遏,疯狂朝黄景眼神示意,一会看剑,一会看猬狗兽,用剑斩它!

    黄景此刻还是有些茫然的,可片刻后,好像也有些看懂了,不过依旧茫然。

    妖兽有智慧,他是知道的。

    可……为什么会这样?

    这头妖兽……好像是狡王林的那头狡,它为何要攻击猬狗岭的妖兽?

    一个个疑惑在黄景脑海中闪过。

    此刻,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狡正在压制猬狗兽,初入八品不久的狡,偷袭之下,已经压制了对方,双方没有太多的技法,就是互相碰撞,身体的碰撞,力量的碰撞,两头妖兽都是打的血肉横飞,极其惨烈。

    黄景见那头狡还在朝自己看,有些犹豫,到底是跑还是加入战斗?

    跑的话……这两头妖兽会继续打下去吗?

    优柔寡断,可是会错失良机的。

    可这样的局面,他真的第一次遇到。

    “不管了!这次杀了小的猬狗兽,不杀了这头大的,就算回到了希望城,也有可能引来它的报复!”

    “必须杀了它!”

    有了这样的想法,再看猬狗兽,黄景发现了一点异样,狡正在压制对方,而且故意错开了猬狗兽的脑袋。

    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

    黄景心中异样的感觉越来越重,这头狡到底要干什么?

    很多年前,他就知道这头狡的存在,这是希望城附近最近最强的一头妖兽,很久以前就是七品巅峰的存在。

    对方一直没有参与两城的大战,仿佛就是找个地方趴窝,很少动弹。

    除了当年天门城围剿过一次,这些年来,只要不入狡王林,这头狡也不出来,仿佛毫无存在感一般。

    基于此,当年围剿失败,天门城也没再管它。

    可最近……这头狡的动作可不少。

    心里异样感强烈,可黄景也不敢大意,鬼知道这些妖兽怎么想的,该防范还是要防范的。

    退开了一截距离,刚后退,黄景就感受到了来自狡的怒意和恶意!

    那双巨大的眼睛,无比冷漠地盯着他!

    明显是在告诉他,再退,它就要对他出手了,哪怕被猬狗兽跑了!

    “果然,它不许我离开……”

    黄景心中泛起这样的念头,殊不知,狡已经怒的想一口吞下他了!

    为何会这么愚蠢?

    希望城的武者,那个厨子不是挺聪明的吗?

    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为何还是不懂?

    狡愤怒到了极致,黄景终于下定了决心,短剑瞬间入手,爆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辉。

    猬狗兽愤怒嘶吼起来,狡也拼了老命,疯狂攻击起来,头顶的金色巨角,更是爆发出强烈到极致的金色光辉。

    两头巨兽互相撞击,下方的大地龟裂开,无数小山头瞬间灰飞烟灭,化为粉尘。

    金色的血液,如同雨滴一般朝下方滴落,砸出一个个坑洞。

    黄景脸色也越来越惨白,四周的天地能量,迅速涌入短剑之中,金色光辉更加浓郁了。

    下一刻,黄景看到了机会,狡的金色巨角,刺入了猬狗兽的身体。

    而猬狗兽的身上长刺,也飙射而出,将狡扎成了刺猬。

    长刺是武器,也是防御的铠甲,当长刺脱身,猬狗兽的防御力也到了最低的时候。

    这一刻,黄景暴喝一声,金色短剑无声无息,瞬间刺破虚空,朝猬狗兽的脑袋射去。

    猬狗兽厉声嘶吼,疯狂避退。

    狡却是做出了极为人性化的动作,两只前爪,忽然抱住了对方,任由对方攻击,血肉横飞之下也不松开爪子。

    等希望城的武者击杀了它,自己吞噬了守卫者,距离王境就更近一步了!

    妖木城的傻木头,迟早也会被自己吞噬,再吞噬无数生命石和生命之泉,它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兽王了!

    “吼!”

    震荡天地的厉吼声传出,遥远的地方,百兽林中,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

    另一边,妖葵城中,也有一道惊天气势升起!

    不过这两地距离都极远,数百里的地方,九品也无法迅速抵达。

    狡死死用巨爪抱着猬狗兽,黄景脸色惨白到了极致,金色短剑穿透了猬狗兽的脑袋。

    血肉横飞之下,金色的头骨显露出来,血肉也在迅速恢复。

    可短剑还在不断深入往内部穿去,这时候,狡也动了,金色巨角猛地从猬狗兽身上拔出,接着一角将对方的身体穿透,金色物质不断溢散开。

    “吼!”

    悲鸣般的怒吼声接连不断,狡张开了大口,忽然开始疯狂吞噬那些溢散的金色物质。

    黄景也还在不断给短剑注入天地之力,口中鲜血四溢,“咔擦”声传来,金色颅骨出现了一道裂缝。

    下一刻,额骨被刺穿了,大量的不灭物质开始溢散!

    狡的巨眼中露出一抹渴望,开始张嘴吸收,自己身上也冒出了不少金色光辉,一边压制那些不灭物质,一边强行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