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454章 交流团 (为方云曦盟主加更2/3)
    就在方平闭关不出的同时。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京都前往魔都的高速路上,一辆大巴车快速行驶着。

    车上,坐着十多个人,男女老少都有。

    此刻,前排的一个胖乎乎的小个子青年,侧头看向身后的一个女生笑呵呵道:“素素,到了魔都,咱们好好出去玩一圈,这些年都快憋死了。

    魔都可是华国最繁华的地方……”

    后排的女生,扎着个小辫子,看起来年纪也不大,身材娇小,不过胸前却是胀鼓鼓的。

    如果方平在这,恐怕要拿凌依依做一下对比了。

    都是差不多的个子,看看人家怎么长的?

    被称为素素的女生,眼睛眨巴一下,摇头道:“不玩,我们可是去切磋武道的。”

    胖青年一脸无所谓道:“切磋那都不重要,输赢无所谓……”

    “蒋超!”

    胖子还没说完,身后一位青年冷肃道:“谁跟你说输赢不重要?你要是抱着这样的念头,那你就别去,免得给我们丢人!”

    胖子蒋超,听男子这么说,撇撇嘴道:“打不过啊,你让我怎么办?人家魔武的导师,哪个没在地窟战斗过……”

    说着,蒋超又道:“是,咱们也在地窟战斗过……边上有八品帮你盯梢,咱们六品打五品,还得想着有人帮咱们撑腰……反正我觉得我肯定干不过那些亡命徒。

    真要上了擂台,被打死了怎么办?”

    冷肃青年脸颊颤动,咬牙道:“还没打,你就知道我们输定了?就是你这种废物太多,我们才被人看不起!”

    蒋超懒洋洋道:“李飞,你可别什么事都推到我头上。还有,去魔武找人切磋,可不是我提的,反正我没想去魔武找人干架。

    当二世祖就好好的当二世祖,非要逞能,被人打了怎么办?

    我可是听说,武大的那些家伙都不好惹……不对,一般的好惹一点,魔武的不好惹。

    上次魔武的那些宗师,直接飞到京都就要干架,八品的要干绝巅……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去京武算了,非要去魔武,人家可不管你祖宗是谁。”

    “你!”

    两人刚想争吵,小个子女生不高兴道:“好了好了,老是吵老是吵,烦不烦啊!还有蒋胖子,不许再说打不过、认输的话!再说我就生气了!

    没打过,怎么知道一定打不过?

    说不定他们也不是很强呢,我们都有自己的绝学,都是老祖宗创造出来的顶级战法。

    还有,我们兵器、护甲都是最好的,打过才知道,对不对?”

    蒋超懒洋洋道:“随你们吧,还有这次青年大赛……干嘛要我们参加!玛德,好烦!”

    蒋超抱怨了一句,埋怨道:“我根本就不想参加,我就想混吃等死。”

    “没出息的家伙!”

    李飞哼了一声,冷冷道:“你到不了八品,想混吃等死都难!真要到了那一天,就算你能跑,你一个六品,找不到栖息地,你一辈子都得窝在太空舱!

    到了八品,你就算跑,起码还能出太空舱……”

    蒋超打着哈欠道:“跑不跑的再说吧,我就想先享受享受,不跑也没事,真打来了,我把自己撑死得了,死的也爽歪歪的。”

    满车人都是满脸黑线,这家伙……胸无大志到极限了!

    李飞也不再理会他,倒是苏子素不满道:“你跟蒋大哥一点不像,真给你哥丢人!”

    蒋超不满道:“别提他行不,素素,你也别打那家伙的主意,那家伙就是个变态狂,专门杀人为乐。我听说,这次他在那边虐杀了一个七品的女高品,特残忍……”

    “杀地窟武者都是好汉!”苏子素马上反驳,也有些气恼起来。

    蒋超骂骂咧咧道:“杀就杀好了,虐杀懂不懂,这家伙真变态,迟早被人砍死。”

    “才不会!”

    “那就等着瞧吧。”蒋超撇嘴,继续道:“对了,李飞,你这么牛,怎么不去那边?”

    李飞冷哼道:“我迟早会去的!”

    “得了吧!这话你都说多少年了?怕死就怕死,非要装好汉,最看不起你这种人。”

    蒋超鄙视了一句,又笑呵呵地看向后排一个一直没说话的青年,眯眼笑道:“郑南奇,我听说,你那个远房叔叔,就是张大宗师,之前被魔武的校长打了一顿,你这次不会是去报仇的吧?”

    后排,一身黑色劲装的青年收回了看向窗外的视线,侧头看了蒋超一眼,淡淡道:“你觉得我会找八品宗师报仇吗?”

    “没说魔武校长,我是说那个……那个方平,听说这家伙很猖狂的,你那个远房叔叔被人家吃的死死的,这次要不去干他?”

    郑南奇凝眉道:“他才五品,另外,郑明宏宗师和我家关系已经很远,我为什么要报仇?”

    “人家可是号称击杀过六品巅峰的,你就不想试试他的身手?说实话,对那些导师,我是有些含糊的,可这些武大学生,比老子还小点,还真不含糊他们。”

    蒋超笑呵呵道:“也就没六品的武大学生,要不然,直接找学生单挑,我可不怕!他们才多大,就算下地窟,下了几次?能有多厉害?

    咱们见血再少,底子在这,经验也未必比他们差,这才有意思。

    找那些杀了无数人的导师干,哎,越想越悲观。”

    这几人说着,一旁一直没吭声的一位中年轻笑道:“蒋超,可别小看了武大的学生。别人不说,你说的方平,能位列五品榜单第一,可不是浪得虚名。

    去了魔武,尽量不要去找他麻烦,这小子脾气不太好……”

    “脾气不太好?”

    蒋超顿时乐道:“难道他还敢打我?”

    王部长看了他片刻,半晌才幽幽道:“只要没打死你……那就没事,他一个五品武者打的你半死,蒋前辈再护着你,也没到这地步。”

    蒋超咕哝道:“王部长,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又没说指望我家老祖宗,我是说,我一个六品中段的武者,还能怕了他一个五品?您想到哪去了。”

    王部长闻言看了看他,见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想了想才道:“去魔武切磋,是你们提出来的,那就按照规矩,好好切磋。

    魔武的导师,都是老师,为人师表,只要你们按照规矩来,他们也会不吝指点。

    要知道,这些导师,都是战斗在第一线的强者,而且有多年的武道教导经验,可不是军部那些莽夫可比的。

    那些莽夫,自己打打杀杀还行,指点别人,那就差的多了。

    但是,你们要是存了去找茬或者其他心思,那就悠着点吧。

    魔武是没有绝巅强者……不过武大归属教育部,张部长也不会允许魔武被人欺上门,诸位懂我的意思吗?”

    李飞皱眉道:“王部长多虑了。”

    “那最好不过。”

    王部长说着,又笑道:“另外青年武道大赛,诸位要多上点心,此次武道大赛,并非为了玩乐,也不是随便比比的意思。

    让你们出战,是诸位前辈的意思,你们也是众人当中的佼佼者。

    前辈们觉得武大学生和军部武者,无法代表他们的意志,相信你们这些直系亲属,才让你们出战。

    可真要输了比赛……诸位,那损失就惨重了。”

    蒋超不以为然道:“有啥好惨重的,不就是禁区名额吗,我又不去,丢了就丢了。”

    王部长嘴角一抽,一旁的李飞几人也怒视他。

    胸无大志!

    脑残!

    白痴!

    为了争取这些名额,前方的那些老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真要丢了一些,砍死这家伙都补不回来。

    苏子素也一脸的不满,气鼓鼓道:“蒋胖子,就你这熊样,一辈子也别想追到我!”

    蒋超打着哈欠道:“以前没怎么出来,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多少美女,才对你有点想法。现在出来了,魔都听说到处都是美女,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素素,到时候我泡到美女,你别嫉妒就行,现在你觉得我不好,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蒋超是难得的好男人了。

    到了那时候……后悔去吧你!”

    “你……”

    苏子素气的脸色通红,这混蛋,太过分了!

    车中,其他几位青年男女,此刻也纷纷呵斥起来,都是针对蒋超的。

    蒋超一脸的不在意,骂吧骂吧,就当没听见好了。

    一旁的王部长和另外一位宗师强者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微微摇头。

    这些家伙……最好别给他们惹出麻烦来。

    至于比赛,打输了也没办法,那些前辈自己非要自家后代上阵,那结果也只能他们自己承担。

    这些前辈,一方面希望后代安全。

    一方面又不甘心这些后代真成了废物,有心磨练他们。

    地窟太危险,其他六品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年纪也都不小,无法刺激到这些年轻人。

    弄个世界青年武道大赛出来,拉来一群差不多身份,差不多年纪和实力的武者出来比斗,多少能涨点经验,安全也有保障。

    被人击败了,也有动力好好修炼,也不枉他们一片苦心。

    其他人还好,还是有上进心的。

    王部长目光投向蒋超,这小胖子……那是真的一点上进心都没,都不知道怎么修炼到六品的。

    前五品就不说了,能封闭一座三焦之门,也不是废物,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王部长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这次魔武之行一切顺利。

    他是见过方平的,这些家伙也最好别去招惹这些武大的刺头。

    上次,方平当着那么多宗师的面,说坑郑明宏就坑了。

    这小子,胆大包天。

    南江地窟、魔都地窟都因为他,闹出了大动静。

    真惹毛了他,可不管你们祖宗是谁。

    而且真要被方平揍了,他们这些家伙的祖宗,都没脸说什么,最好的资源,最好的兵器、护甲,外加最适合他们的战法,境界还比对方高……

    这都打不过,那真应了都是废物的话。

    “关键是……还真未必打得过……”

    王部长心中呓语一句。

    不过想了想自己了解到的方平性格,那家伙也是个聪明人,下狠手也不至于……不过这次来的小子,小心被坑的当裤子才能回去。

    “都是有钱人啊!真要被那小子坑一笔,好像也不错。”

    王部长心中继续呢喃,也许,我该主动给他们找点麻烦?

    教育部,也穷啊。

    方平多坑点,五五分账,有希望吗?

    “方平一个人未必够……要不把李寒松也喊来?俩五品巅峰打这些家伙,没人挑理……王金洋境界低了点,才五品中段,未必是他们对手……要不也喊来试试?”

    王部长陷入了沉思中,越想,越觉得未必不行。

    教育部穷,武大也穷,都是穷人。

    车上的这些小子,那是真土豪。

    就算身上没带东西来,打个欠条,以他们的身份,家里也不至于赖账吧?

    “弄个几十斤生命精华,再弄点蕴养精神力的好东西……那些前辈,手头上应该有不少余货吧?”

    王部长已经彻底进入了幻想状态,越想越觉得自己考虑的很有道理。

    有些东西政府自然是有的,可粥少人多,不够分。

    前辈们很多东西用不上了,可也不能让这些前辈主动把这些东西上缴,那就过分了,哪个强者还没点私藏,吃大锅饭那是行不通的。

    不过他们的直系后代,输了东西,应该不会赖账吧?

    ……

    魔武。

    南区图书馆。

    方平说自己要闭关,却是没有去能源室和气血池,他也不需要这些。

    这家伙的闭关,就是在看书,看资料,看文件,看地图。

    图书馆这边,方平几乎没怎么来过。

    以前觉得没必要,可真等看了几天书,方平忽然发现,的确有必要多看看书。

    关于武道的,关于奇闻杂事的,甚至一些历史书籍,民间传说,都可以看看。

    “三焦之门定位,居然可以这么来,长见识了!”

    此刻的方平,手中拿着一本书页泛黄的古籍。

    按照这本书中的说法,三焦之门的定位,并非一定要去自己慢慢摸索,慢慢找寻。

    曾有五品强者,在五品境,天人合一,三焦之门自现。

    所谓的“天人合一”,按照现在的理解,就是精气神达到一个巅峰,融汇一炉,和三品境的拳力合一差不多一个意思。

    精气神合一,血气贯天,三焦之门直接就能被牵引出来。

    当然,要求很高,一般五品武者做不到这点。

    如今的五品武者,想找到三焦之门,得慢慢去摸索,去感应、感知,然后一点点的牵引出来,这是个工夫活。

    “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不过我对力量掌控太薄弱,我现在的实力,发挥的并不完全,要不然,以我的底子,完全可以做到这些。”

    放下手中的古籍,方平又拿起另一本书籍,再次翻看了一下,喃喃道:“七品淬颅骨,八品锻金身,以前一直不知道九品要修炼什么……现在勉强知道一点了。

    有点意思……到了那个地步,还算人吗?”

    尽管方平觉得自己现在都不算人了,可还没到彻底脱离人类的范畴。

    可九品……按照书中记载,真的不能算人了。

    “吴川这些九品……完全达不到书上说的这样……是我没见识到他们发挥真正实力,还是真的很弱?”

    方平模了摸下巴,他现在觉得,吴川这些人……可能是个假九品。

    九品绝巅没见过,也许绝巅才是书中记载的这般。

    “还有,以前李老头猜测,宗派界也许隐藏着不少八品金身……未必是假的啊!一些老古董还活着呢。”

    方平再次呢喃,有本书记载了,魔武的一位导师,曾在地球遇到过疑似八品金身的强者。

    之所以怀疑是宗派界的,无非老古董留着长发,身着古装,可当代武者不同。

    至于地窟武者,混入地球的概率不大,那种强者,很难隐藏住的。

    “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渺小。而且还是缺乏很多关键信息……为什么就没人愿意告诉我呢?”

    方平摇摇头,下一刻,脑海中闪现出一个词“交流团”。

    我是不知道,可那些家伙呢?

    要是那些家伙真的是留种计划的那些人,这些人很少出现在明面上,都是以修炼为主,恐怕相对来说要单纯许多吧。

    这些家伙……能不能忽悠几个,给自己泄露一点信息?

    “而且,这些家伙应该很有钱吧?”

    此刻,方平的想法忽然和王部长一致。

    有个牛上天的老祖宗,家底应该都深厚才对。

    九品绝巅眼中的垃圾,也许就是他眼中的至宝。

    想当初,他还不是武者,一颗普通气血丹,方平都能当宝贝。

    现在,普通气血丹掉地上……方平应该会捡起来,不过随手送人一点感觉都没。

    他都如此,那些顶级强者,恐怕也是如此吧?

    “看来,有必要和这些人交流交流,沟通沟通了。”

    方平摸着下巴,之前他其实不太想搭理这个交流团的,有那时间自己修炼多好,和这些人折腾,浪费时间。

    可现在,也许真该见见了。

    “修炼战法的目的,还是为了掌控力量,这个急不得……也许全力和人打上几场,才是我晋级六品的机缘所在。”

    下一刻,方平转身离开了图书馆,闭关慢慢磨境界,这可不是他方平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