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22章 没救的铁头
    结束了这些题外话,镇星城众人脸色开始严肃起来。?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开始询问杨道宏众人进入界域之地的事。

    方平也是如实回答。

    实际上,前期的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在方平看来,唯一需要隐瞒的事,其实还是李寒松和秦凤青进入界域之地的事。

    可秦凤青这家伙现在暴露了,方平觉得秦凤青这家伙先扛下来再说。

    不过几人之前也有商量过对策。

    等到苏浩然问起秦凤青进入界域之地的事,秦凤青一脸老实道:“当时界域之地内围忽然传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我刚好在界壁附近……其实我也没进去,就是随手抓了一把,结果抓了一把土出来……”

    “强大的气势?”

    “对,很强!”秦凤青老实道:“当时那些修炼的妖兽妖植都被吓跑了,我腿软,没跑掉,差点摔倒了,然后抓了一下……后来我尝试了一下,我进不去了。

    而且界壁还开始攻击我!”

    这话是实话,他的确进不去。

    没有铁头带路,他一旦闯界壁,直接就被攻击。

    苏浩然沉声道:“那……你们有看到杨老祖的遗骸吗?”

    秦凤青马上道:“好像……好像有道影子,不过在天上的天宫中,距离太远了,看的也不是太清晰。后来界壁恢复了正常状态,不透明,我们也看不到了。”

    两位九品陷入了沉思中,片刻后,韦勇问道:“禁区的人都死了?”

    “都死了。”

    就在这时候,还沉浸在悲伤中的杨家青年,忽然看向方平道:“为什么连我爷爷他们都死了,你没事?你怎么进的界域之地?

    在那种大战之下,你们几个一个都没事,唯独我镇星城的人死了……”

    方平微微蹙眉,开口道:“第一,我能收敛气息,这点政府也知道。当时我收敛了气息,没人察觉到我。

    第二,王金洋他们是后来进入的,在界壁爆发能量潮汐的时候进来的。

    当时大战已经结束,除了妖兽妖植,界域之地已经没有高品的活人了。

    第三,我才六品,难不成你让我在九品混战的情况下去参与战斗?

    我能带回两位八品宗师,带回杨大宗师的遗骸,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

    再说句难听的,我就是不带回来,又能如何?

    那种情况下,别说我,就是七八品的宗师来了,也要考虑能不能安全穿越大半个地窟。

    念及杨大宗师刚刚陨落,你质疑我的这些问题,我不会计较什么,可最起码的感激……我觉得还是要有的。”

    “你!”

    “杨青!”

    苏浩然低喝一声,打断了杨青的话,看向方平道:“的确,这件事和你无关,你能把老杨带回来,把李默他们带回来,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期。

    不过……”

    苏浩然停顿了片刻,微微凝眉道:“方平,你们真的没有进入内围?”

    方平坦然道:“没有。”

    “也没有遇到杨老祖的遗体?”

    “没有。”

    “内围……你们说的气势爆发,有人出现吗?”

    “没有。”

    “秦凤青当时穿过界壁,就带回了一把土?”

    “是的。”

    苏浩然沉声道:“你在撒谎!”

    方平不以为然,这些套路就别对我用了,我又不是你们镇星城的那些没啥经验的武二代。

    “大宗师,是不是撒谎,在场这么多宗师在,应该清楚。我没必要隐瞒什么,如果我真遇到了绝巅老祖的尸身,我才六品,我可以得到什么?

    我是人类的一员,华国的一员,我也希望人类可以多出一位绝巅强者,守护我人类。

    可我的确没遇到绝巅老祖的尸身,真要遇到了,那我肯定会带回来,不管是送回镇星城还是政府,我都不会私底下做些什么。

    我自认我还算无私,另外,我不缺资源,对自己的武道路也很自信。

    我不觉得我需要走别人的路,或者说的再难听一点!

    杨老祖既然陨落了,那他的路……未必就是最强的路!

    我们这些武者,尤其是我,要走就走最强的路,我不知道大宗师在质疑什么,但是我方平注定只会走自己的路!”

    王金洋平静道:“我们亦是如此,武道路还是自己走出来的,借鉴可以,照搬就算了。有强者愿意指点我们,那我们感激不尽,按照一条走过的路走下去,我们不为!”

    “哼!”

    镇星城中,有几人轻哼一声。

    嚣张!

    走自己的武道路?

    绝巅的路你们都不愿意走?

    这话,的确很嚣张,哪怕问现在的所有九品,敢说出这话的也没几人。

    真要有成就绝巅的机会,恐怕九品都会心动眼红。

    这一次,镇星城陨落这么多人,有些人的确不是太甘心,几个中品武者都活着,镇星城死了这么多宗师,众人心情都不是太好。

    方平也不吭声,这些人心情不好,他也懒得多说什么。

    何况人家毕竟还有12位绝巅老祖,也惹不起。

    只要不找自己麻烦,随便他们怎么哼去。

    韦勇想了想,忽然道:“如今天南地窟平定了下来,方平,秦凤青,你二位可愿意再入一次界域之地?放心,这次镇星城会安排人沿途保护你们……”

    方平拒绝的干脆,马上道:“界域之地我去了没用,我说了,我进不去内围。我收敛气息,也只是遮掩一下行踪,对其他方面都没用。

    至于秦凤青……”

    一旁,秦凤青干脆直接道:“我去了也没用,我都说了,那是因为界壁主动爆发,里面有气势爆发冲击了界壁,我才伸进去了一只手。

    我才五品境,难道你们还让我进内围送死?

    要是没难度,那我就干了,可这明摆着送死的事,几位虽然是宗师,可总不能逼着我们去送死吧?”

    他也不想去,太危险了!

    说是镇星城的人沿途保护,可镇星城自己都没把握,跟着他们还不如跟着方平他们更安全。

    他一个五品,死了就死了,镇星城的人大概也不会在乎他的死活。

    去的时候还好,回来了,没效果,沿途遇到危机,谁会管他。

    苏浩然几人凝眉,南云月忽然出声道:“现在天南地窟最好不要再有高品进入,容易引起松王的反扑。”

    苏浩然考虑片刻,轻叹道:“那就作罢,不过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几位可以陪我们去一趟。毕竟事关一位绝巅的陨落,有些事,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

    苏浩然说完,之前被呵斥的杨青忽然看向几人道:“方平,按照你的说法,蔷薇城主、铁木这些人都是和我祖父交手后重伤垂死……”

    他话都没说完,方平就直接打断道:“蔷薇城主和铁木不是被杨大宗师击杀的!

    另外……”

    方平脸色冷肃了许多,缓缓道:“镇星城是华国的守护神,这点我不否认,我也承受了诸位老祖的庇护。

    可战利品,在地窟作战,那是分配明确!

    现在跟我说这些,这位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

    这么说起来,我舍命带回来二位八品强者,带回来杨大宗师的遗体,反而是错误的?

    镇星城如果都是这想法,我实力不如人,那我认,东西你们都拿走。

    可12位绝巅老祖,真的会贪图我一个六品小辈的战利品?

    如果有机会,我想当着老祖们的面问问,镇星城就是这么对待外界武者的?

    就是这么对待舍命救回两位八品强者的弱者的?”

    杨青还欲再说,苏浩然眉头已经紧皱,低沉道:“杨青,老杨陨落,你心情不好,少说几句!”

    他知道杨青的意思!

    蔷薇城主尸身完全,带回去,也许可以让杨家那位尝试一下进入九品境。

    何况,听闻还有一柄九品神兵。

    九品神兵,哪怕在镇星城,其实也不多见。

    杨道宏的九品神兵在,再多一柄九品神兵,杨家两位宗师都手持九品神兵,也会战力大增。

    这样一来,也许可以填补九品的空白。

    可方平带回了两位八品强者,这次在天南地窟立下了大功,杨青真要这么干,那就恶了许多人了,包括中央政府。

    为这点东西,造成了和中央政府的隔阂,甚至引发两位绝巅的恶感,这可不是好事。

    杨青再次沉默了下来。

    苏浩然没再说话,看向方平道:“这次你们带回了老杨的遗骸,带回了李默二人,镇星城不会忘记你们的帮助,等你们去了镇星城,自有报答!

    这次我们出来,也没准备什么……”

    方平马上道:“大宗师见外了,不管是镇星城还是我们,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大家都是人类,都是华国武者,都是为了抗击地窟入侵而奋斗!

    既然有这个机会去出一份力,我方平也是当仁不让!

    杨宗师因为亲人离世,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

    “那就多谢了。”

    苏浩然也不再说什么,看向南云月几人道:“事情既然到了这地步,天南地窟我们暂时也无法进入,李默他们还处于重伤昏睡中,南部长,我们现在就回去了。”

    南云月点了点头,一旁,王部长却是开口道:“苏家主,世界武道青年赛要开启了吧?”

    苏浩然眉头微皱。

    王部长继续道:“方平几人,如今都踏入了六品境,实力都不弱。这次在天南地窟又立下了大功,部长的意思是,也许可以让他们几位也参与名额之争……”

    苏浩然顿时皱眉道:“王部长,张部长既然开口了,那自然没问题。可名额有限……”

    说着,苏浩然看了一眼方平几人。

    开什么玩笑!

    这么多人,哪来的那么多名额。

    镇星城13家,本就没几个名额了。

    中央政府,军部,都瓜分了走了几个。

    现在还要再分出去,那镇星城恐怕都没了。

    王部长笑了笑道:“部长的意思是,让他们自己去争!”

    “他们毕竟才六品初段……”

    “可他们曾经战胜过郑南奇他们!”

    “……”

    这两人还在交谈,方平几人不知道进禁区到底有何意义,不过看镇星城的人不情不愿的,应该是有好处的,几人也没插话。

    之前蒋超说他们底子不行,应该没机会。

    现在天南地窟一行,几人立下了大功,张涛关注到了他们,开始为他们争取机会。

    连绝巅都觉得这机会不错,方平觉得,也许可以捞一点好处。

    虽然他自己曾经也想过,靠自己混进去。

    可御海山乃是禁地之一,高品妖兽无数,他真要靠自己去,那是九死一生,还有可能遭遇绝巅。

    现在有机会正大光明地去禁区,那最好不过。

    对禁区,方平其实还是很好奇的。

    苏浩然和王部长交谈了片刻,最后道:“这事我还要回去和各家商量一下,王部长,过些天我们再给你们答复。”

    “好。”

    王部长也知道他决定不了,也不多说什么。

    不过张涛都出面了,镇星城或多或少,也要让出一些名额才行。

    镇星城这次来人,并未获知什么有用的讯息。

    不过秦凤青曾经进过界域之地内围,也算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收获之一。

    虽然秦凤青不愿意去天南,可要是镇星城真的再次进入天南地窟,或者进入北湖地窟,如果有绝巅开口,秦凤青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

    镇星城的人走的很匆忙,带走了李默这些人。

    临走之际,再次提了一句让方平他们有空去一趟镇星城的事。

    秦凤青等他们走了,忽然低骂道:“这黑锅我扛了,我觉得这些家伙迟早要带我去,我不管,你们要陪我一起,要不然我才不信这些人能安全带我回来!

    到时候死了也白死!”

    他不信任这些人!

    进了地窟,除非跟随政府行动,大规模的行动,要不然,哪怕都是人类,也不要轻易相信谁。

    这一点,在他们进入地窟之前,导师们都一再重复!

    有能力帮人一把,并且没有后患,那可以帮人一把。

    可没能力,或者危及到自身安全,绝对不要帮忙。

    谁也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不是邪教的人,遇到的是不是那种心术不正的武者,这些人虽然不多,可绝对有。

    能独自在地窟野外行动的人类武者,没任何人是善茬。

    李寒松有些歉声道:“那个……不好意思了……下次他们真要强行带你去,我也跟去。”

    李寒松还在说着,方平却是微微挑眉道:“诸位,这个回头再说,镇星城那边,还不至于现在强行带谁去。

    关键还是镇星城,我们要不要去一趟?”

    “当然要去!”秦凤青刚刚还怕被人强行带走,现在又想着去捞好处了。

    王金洋微微凝眉道:“他们说,还有一批复生武者存在,另外,镇星城对当年的事了解的好像不少,去了解一些情况,还是有必要的。

    不过就算要去,也不是现在。

    现在我们实力太弱,一点话语权都没,不到高品,我不建议现在去镇星城。”

    方平点头,一旁,李寒松小声道:“108将中的其他人,也复苏了吗?方平……你说能把这些老兄弟聚在一起吗?”

    方平微微挑眉道:“咱们几个熟,年纪也差不多。可别人……不太熟,起码这辈子不太熟,也没打过交道,你们最好不要轻易接触。

    还有,当年的事,过去了这么久,有些事也不太清楚。

    是不是仇人,也难说。

    所以,有些事不要对外透露,比如天庭的事,这些人,未必知道什么,铁头,记住了吗?”

    此刻,方平都快绷不住了!

    大爷的,还有好多复生武者!

    镇星城了解的东西很多!

    自己之前以为没人知道,以为就李寒松几人,所以胡乱吹嘘了几句。

    现在大家聚在了一起,这要是被暴露出,自己一直在忽悠……好像也没什么吧?

    难道老王他们还能打死自己?

    不过看李寒松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方平觉得,老实人发起火来,也许真的会打死人的!

    自己忽悠的他这么惨,说啥信啥,不打死自己才怪了。

    什么鬼天庭,什么108大将,这个你也信……铁头真傻啊!

    方平有些无奈,再次叮嘱道:“记住了,不要轻易暴露一些东西,包括我的一些事,以及这次在天南地窟的所有事!”

    说着,方平凝重道:“也许……当年有叛徒!铁头,我是信任你们才会说,可一旦知道,我这个天帝也复生了,你要明白,我是当年那些人的领袖!

    击杀我这样的领袖,会对人类造成重创的!

    我其实一直在疑惑,为何当年我们会被人算计,导致我们陨落……”

    “咳咳!”

    王金洋轻咳一声道:“好了,这些事不用再说了,我们不提便是,本就不知道什么。方平……下次……算了……”

    老王不想再说什么了!

    看李寒松一脸认真倾听的模样,说到可能有叛徒,一脸愤恨和警惕的模样,老王觉得这家伙没救了!

    几人说着话,南云月一群人回来了,方平散开了精神力屏障。

    南云月几人有些诡异地看着他们,这几个家伙,说话鬼鬼祟祟的,还开启了精神力屏障,一看就知道不是说什么好事。

    方平几人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刚刚什么都没说一般。

    南云月也不多说,看向王部长道:“你和他们沟通,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

    等南云月一走,王部长便道:“你们恐怕有很多疑惑……”

    方平笑呵呵道:“部长,我没啥疑惑,反正我知道您肯定不会害我们,我觉得吧,当务之急是先把3000亿的债务先给解决了!”

    王部长脸色漆黑,忍不住低骂道:“少废话!信不信我告诉镇星城,你们几个小子……不,你和秦凤青是满嘴的谎话,一句都不能当真!”

    方平一脸无辜,秦凤青也是一脸憨厚老实的表情,这话说的,我们说啥慌话了?

    王部长看这俩小子一脸不知情的样子,无语道:“我伤势未愈,方平,下次弄到了生命精华,借我三五十斤,我就考虑给你们引见一下部长……”

    方平就当没听见了,别扯了,老张不点头,你引见个屁。

    不出意外,老张可能会见自己几人。

    姓王的都不是好人,居然还顺水推舟卖人情,不要脸!

    王部长见几人不接话,再次暗骂一声,奸滑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