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43章 该出青年榜才行
    方平一脸的无辜!

    这次我真没说话!

    人家老姚好端端的,自己跑来了认亲戚,我该怎么办?

    好慌!

    好在,有人帮腔了,李寒松咧嘴笑道:“老姚,真的!而且这次你不知道,我们还去了你仇人家……”

    “咳咳!”

    方平轻咳一声,李寒松醒悟,马上笑道:“到时候再跟你说,反正特别有意思!我还以为你一直要闭关,错过这次机会了,没想到你赶在这时候到了,咱们兄弟总算可以联手再战了!”

    姚成军问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此刻,站在一旁极其沉默。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方平想说几句,最终无话可说,拍了拍姚成军的肩膀。

    姚成军也没在意,一旁,王金洋则是继续望天。

    不说话……那比胡说八道更玄乎。

    算了,就当自己听不见,看不见,以后自己就是聋子瞎子好了,否则迟早要完蛋。

    这几人在小声议论着,那边,宗师们确定了一下新名额的事。

    姚成军精神力具现,刚刚和李逸铭对战的那一击,虽然被李德勇掐灭了,可身为宗师,都能感受到,姚成军实力极强。

    不说比李逸铭厉害,起码也有一般六品巅峰的武者的战力了。

    加上南云月那边也开了口,李德勇也没法说什么。

    实际上,这个名额之前就是准备给姚成军的。

    ……

    宗师们向来都是来的快走的快,几位宗师再次消失。

    这下子,其他人也没心思闭关了。

    李逸铭走了过来,盯着方平看了看,又盯着姚成军看了看。

    最后,看向李寒松两人,摸着下巴道:“你们两位,精神力具现了吗?”

    “没有。”李寒松摇头。

    李逸铭松了口气,接着又道:“成就金身了吗?”

    “没有。”

    “能一夜七品?”

    “不能。”

    “那就好,那就好。”

    李逸铭再次松气,这么看来,自己不用再自食其言了。

    说一剑击败姚成军,没做到。

    说吊打方平,没做到。

    想他李逸铭,那也是万军丛中过,杀人如割草,怎么到了这,就没顺利过呢?

    见他安心了,方平笑道:“逸铭兄,都是自己人,谁强谁弱,都是一样的。”

    说话的时候,方平拍了拍他的肩膀,李逸铭下意识地想让开,不过觉得没必要胆怯,也就没让开了。

    而方平,拍了一下,微微挑眉。

    好东西!

    真的好东西!

    这就是绝巅境的内甲?

    他其实用的力道不小,拍起来看着没用力,实际上力量极大。

    可就算如此,也没对李逸铭造成任何伤害。

    “绝巅的皮甲……李振难道击杀过绝巅的妖族?”

    或者……方平想的有些恶心,难道李振杀了地窟绝巅,扒了人家的皮?

    应该不至于吧?

    他也没听说李振杀过绝巅妖族,李振最出名的一战,还是之前以一对三,对战三位九品,从禁区来的九品,那都是地窟人类。

    至于其他的战绩,方平还真不清楚。

    按理说,李振就算有实力击杀绝巅,也不会杀的。

    要不然,绝巅陨落,地窟那边还不得开战了?

    那这绝巅的皮甲,又是从何而来?

    还有,李振的战力,都能达到击杀绝巅的地步了吗?

    方平想到了很多,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李逸铭,想了想才道:“你的万古长夜剑……”

    李逸铭大大咧咧道:“随便扯个名字,怎么了?”

    王金洋看了一眼方平,再看看李逸铭。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彼此对视一眼。

    这……这不是方某人的作风吗?

    李逸铭还在继续道:“比武嘛,随便瞎说,有时候我喊万古长夜剑,实际上未必出剑,诈一下对手而已。这都是小套路,你们还年轻,大概也不懂。

    别觉得羞耻,在地窟,保命杀敌才是最重要的。”

    李逸铭也是下地窟的老手了,经验丰富,笑呵呵地给众人介绍着经验。

    总结起来一句话,不要太在乎脸面,能活着,能杀敌,那就是好汉。

    好像还怕几人放不下脸面一般,李逸铭又道:“悄悄告诉你们,有时候真遇到了不可敌的对手,认怂也没什么。别死撑着不认怂,被人杀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那亚古卡里知道啥意思吗?

    有时候地窟的强者,傻叉似的,你喊一句,认怂,装孙子……人家说不定就不管你了。

    真的,以前老子试过一次,还别说……有个傻叉七品,直接从老子头顶就分走了,屁都没放一个。

    就为这事,我还特意到了各部做了宣讲……”

    方平脸色诡异的吓人!

    这么说来的话……你就是那个侥幸逃脱的幸运儿?

    而且你还各地宣讲……这是不是说……李老头当初教自己的话,来源在你身上?

    万万没想到啊!

    难怪李老头觉得有希望可以保命的,原来是有先例的。

    想到当初自己初入地窟,啥也不懂,遇到地窟武者就吼这么一句,方平顿时羞耻感爆棚。

    绝密!

    知情者全部被杀了,自己可没李逸铭这么脸皮厚,居然还到处宣讲。

    李逸铭说归说,最后还是正色道:“那是遇到不可敌的强者,脱身的唯一办法。可遇到了同阶武者,那是杀不死也要干,咱们可不能丢人。

    你们还年轻,很多东西不懂……”

    李逸铭当起了老大哥,方平很想说,你说的这些,老子早就干过无数次了。

    也就懒得打击你,要不然你这些真是小儿科。

    聊了一阵,众人各自散去。

    等到李逸铭走了,李寒松撇嘴道:“这家伙废话挺多,一副想当大哥的态度,方平,你就没点想法?”

    方平轻笑道:“有什么想法?他想当大哥,行啊,一人先给我们配一套绝巅的内甲,再来一柄神兵,再来禁断精神力的宝物。

    真要能做到,当回小弟又如何?

    当了小弟,以后咱们还能再拉一位绝巅的虎皮,再加上张部长,如今明面上最强大的两位绝巅罩着我们,横行无忌,华国之内,谁不给三分面子?”

    开了句玩笑,方平看向姚成军,微微凝眉道:“精神力具现,具现出什么了?”

    “废墟。”

    姚成军言简意赅,想了想补充道:“大战的废墟,无数强者大战!最后强者消失,只留下了一片废墟。”

    方平大概了解了。

    李寒松则是意外道:“强者大战的场景?老姚,你这执念够深啊,看来哪怕死了一次,到这辈子都没忘记最后那一战。”

    方平可是说过的,当年最后一战,天庭强者全部陨落了。

    又对上了!

    方平闻言无语望天!

    老子真的胡说八道的。

    当然,其实很简单的事,强者真要都死亡了,无外乎爆发了大战才会死亡,好像也没别的原因了。

    难道说寿终正寝?

    所以这话,对谁都管用,有本事你让方平描述细节。

    像他们这一代,强者死亡,也都是在大战中死亡。

    若干年后,如果有现代的武者复生,别人告诉他,当年你们发生了一场大战,全部陨落……没毛病的嘛!

    铁头非要自己代入,我也没办法。

    方平心中腹诽,姚成军具现出大战的场景,他其实意外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老姚的执念够深,还有,到底和谁交战死亡的?

    他猜测,这具现的场景,应该是他前世的事。

    可对手是谁?

    地窟的武者?

    那为何交手?

    这些,如今已经成为往事,不可追溯。

    王金洋听到这些,想了想道:“我们具现的话,会不会出现不同?”

    “不知道。”

    “镇星城那边,迟早要去一趟。”

    “……”

    方平瞥了一眼已经离开的镇星城中人,低声道:“去可以,但是最少要七八品境才行,镇星城这边,别人不说,杨家看我很不顺眼。

    他们家还有个八品在,这要是在他们地盘上,指不定找我麻烦。”

    李寒松眼神瞬间冷厉,冷哼道:“杨家!他们敢!杨家那位,老秦可是说了,跪在了那里!无端端的往我们家闯,不告而取是为盗……”

    “闭嘴!”

    王金洋直接呵斥一声,恼火道:“你再说这些废话,信不信我弄死你?李寒松,我警告你,下次不许在我面前说这些,我现在听到了就烦!”

    李寒松一脸无辜,我怎么了?

    我说的不对吗?

    那是我朋友的家啊,杨家老祖擅闯自己的朋友家,然后死在那了,在李寒松看来……肯定有恶意的。

    起码他和秦凤青去,也没啥事嘛。

    一位绝巅强者居然死了,指不定就是进去想抄家的。

    不过老王发怒了,李寒松只好意犹未尽地闭嘴。

    方平也没说什么,李寒松现在说这些,他也头疼。

    玛德,这家伙现在是笃信不疑,他都不好意思再说了,一直都在考虑,哪天会不会被人打死。

    而打死自己的那个家伙,就是李寒松。

    三人之中,姚成军……自己没忽悠他的。

    老王,那是不怎么相信自己的。

    李寒松……这家伙那是结合自己的经历,一步步深陷其中,坚定无比的相信这一切。

    有朝一日,发现方平都是在忽悠他,不打死方平他能甘心吗?

    “还得早点提升实力才行,外敌还在,内部也是隐患重重,铁头就是个炸药包,哪天出其不意给自己一拳头,打爆了脑袋,都没法说理去。”

    ……

    2号这天,大家说说聊聊,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6月3号,青年赛正式开始的日子。

    一大早,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中央广场。

    李德勇眉头紧皱,没有看那些青年人,而是看向不远处屋顶上的一道人影,这家伙在这干嘛?

    屋顶上,李老头如同雕塑,一动不动。

    没有和他们交流,也没有和他们这些宗师打招呼。

    这家伙昨夜抵达这里之后,就一直在屋顶上站着,谁也不搭理。

    谁去问话,他都不理睬。

    当然,还是搭理了几个人的,比如……武道协会的会长。

    人家会长去了,李老头就一句话:“改排名,不然一剑劈死你!”

    这话一出,那位会长差点气吐血。

    你们魔武的人都这德行吗?

    高手,讲究点气度不行吗?

    方平那小崽子,昨天去让人改称号,这混蛋来了要求改排名,你们是多闲?

    武道协会的会长气的都懒得理他,他愿意在这装雕塑,那就继续装,看你能装多久。

    李德勇扫了一眼李长生,也没再管他。

    一旁,苏浩然则是有些无奈。

    李长生装雕塑,那可不是真装,他的气机……一直在锁定一个人。

    并非他!

    而是他旁边的一位八品强者!

    这位八品强者,脸色漆黑无比,更是恼火万分!

    李长生咄咄逼人,气机极其强烈,杀气沸腾!

    仿佛下一刻就会出招,一剑斩杀了他!

    “混账东西!”

    “若不是老祖陨落,大哥战死,岂会如此!”

    杨家这次两位六品巅峰的武者来参加青年赛,如果拿到了名额,也许会很快诞生两位七品强者。

    如今的杨家,强者陨落殆尽。

    只剩下他和杨青这两位高品武者,要是再多两位,有4位宗师坐镇,虽然没有绝巅和九品的战力,那也不算太差了。

    对这事,他也极为重视,亲自赶了过来,就是为了确保拿下名额。

    在绝巅的后代中,两位六品巅峰,这个实力可不弱了。

    可惜,他家老祖陨落,怕就怕……对杨家出手的不是那些绝巅后代,而是类似于华**部这样的武者。

    看菜下碟,可不止是华国这边的想法,各方都差不多。

    华国这边,武大的,政府的,包括他们杨家的两位,才是各方盯着的对象目标。

    为了确保拿到名额,他的确和俩人提过,真到了最后关头,其他人不好对付,武大的几人就是他们的目标。

    可谁知道,魔武这边居然来了李长生。

    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生命力不断流逝的武者,真以为我怕了你!”

    杨家八品心中冷哼一声,猖狂的家伙!

    他也是八品强者,真要交手,哪怕不是李长生对手,拖一段时间,这家伙自己就能把自己耗死,有什么好嚣张的。

    就在众人思绪万分的时候,李德勇忽然道:“人到了!诸位,作为东道主,去迎迎吧!”

    话落,在场的十多位宗师纷纷朝武道协会大门那边走去。

    这一次,华国这边压阵的宗师不少。

    九品的李德勇,九品的苏浩然,八品的武道协会会长、第一军校校长、教育部王部长、杨家八品,如果李老头算八品,那就是五位八品。

    两位九品,五位八品,还有七八位七品宗师,华国对这次的比赛,也极为重视。

    夺取多少名额,意味着短时间内增加多少宗师。

    哪怕死伤一半,也会多出名额一半的宗师强者。

    三年一届的名额争夺战,就是一次快速增加宗师强者的机会,各国都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宗师们去了,方平众人则是留在了原地。

    ……

    武道协会外,几辆大巴车缓缓停下。

    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一些人。

    有白人,也有黑人。

    这些人一下来,彼此对视一眼,很快,就有人大声道:“罗赛斯,凭你也敢自称六品无敌!之前一直没机会,今天倒想见识见识!”

    说话这人,皮肤不算黑,反倒有些像黄种人。

    手持一柄权杖,头戴蓝色冠帽,此刻气血冲天,极为跋扈。

    而被他点名的罗赛斯,则是一位白种人,金发碧瞳,身后背负一柄巨大无比的阔剑,也许称之为门板更合适。

    手持权杖的武者,来自于万塔世界,此时用的也是汉语。

    到了华国,众人对外交流都是用的汉语,对武者而言,语言的学习,不算太难,总比地窟语更好学习。

    听到权杖武者挑衅,罗赛斯平静道:“卡蒙,你我自然有交手的机会,可不是现在,别忘了正事。”

    “当然,放心,我会留一次机会给你的!”

    权杖男子卡蒙,一脸的自信,大声道:“华国武道强者,这一代没有让我重视的武者,先辈的强大,不代表这一代强大,这一次让华国拿不到10个名额!”

    这话,也是当众大声说出来的,哪怕迎面已经走来了多位华国宗师。

    不过卡蒙也不在乎,每一次青年赛,华国都是各方主要针对的目标。

    无他,华国人最多,为了让华国少拿一些名额,每次其他五方,都会先对华国出手,试探实力,击溃一些人,力争让华国拿最少的名额。

    以往,华国每一届都能拿到差不多10个名额。

    哪怕活下来一半,都代表华国短时间内会增加5位宗师强者……当然,这5位,镇星城反而不多。

    镇星城这么多年,虽然夺取了不少名额,可活下来的却是没政府和军部的多。

    这也是蒋超一个劲的要拉着方平罩着他的原因,镇星城的人去了禁区,死伤很惨重的,那时候别人可不会因为你老祖厉害就不杀你。

    先针对华国,再互相厮杀争取名额,这是共识。

    而这一届,华国参加比赛的武者,实力好像还不如往届。

    精血合一的就1人,六品巅峰的8人,这个不算少了。

    可之下,居然还有好几位六品中段武者,这就真的太多了,也让各方看到了机会。

    卡蒙和罗赛斯的交谈还没结束,又有人操着别扭的汉语笑道:“世界武道协会……该出六品全球榜了!神榜当中,华国武者最多,不过都是老人,也许该出青年榜,这才公平!”

    “不错,该出青年榜,这样才能证明新生代武者,哪家才是培养最有力的!老人强,不代表新生代就强!”

    “……”

    这些老外,你一句我一句,话里话外都流露出一个意思,华国老辈武者强大,可新生代不行,都是在吃老本。

    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些老辈强者,也没人打断,都是面带笑容。

    武者,尤其是青年武者,就该如此!

    如果因为老一辈的强大,就不敢争,不敢拼,那还怎么超越!

    外敌归外敌,没有哪一方势力,不希望自己更强的。

    华国绝巅强者多,意味着话语权更大。

    可如今绝巅不出,老一辈随着年龄增长,也失了争雄之心。

    然而年轻一代,就该如朝阳一般,充满信心才行。

    武道强者最多的华国,就是各大势力的踏脚石,青年一代踩着华国青年一代武者上位,那才能信心百倍,无视压力,突飞猛进!

    不远处,华国的宗师们也不在意。

    喊喊口号罢了,总不能不给人家喊。

    每次,这些家伙都要来这么一遭,这么多年下来,大家早就习惯了。

    只希望最后走的时候,还能这么自信,那才叫硬气。

    “诸位既然都到了,那就准备开始比赛吧。”

    强者们也没浪费时间的心思,如今局势动荡,大家能抽空来办一次比赛,已经不容易。

    各家多的来了三四位宗师,少的也有一两位。

    几乎都有九品坐镇!

    九品也没那么闲,若不是怕这些年轻的苗子被人袭杀了,可没时间来华国闲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