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591章 保护费
    姬瑶很不甘心!

    她一个受害者,先是无缘无故被人砍了双臂,又被人追杀的到处乱窜,结果等出来了,有真王护佑……她居然还得被人查验!

    凭什么啊!

    她是真王的孙女,是王庭之主的女儿。??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哪怕在禁区,身份比她高贵的,除了那些真王,以及两大王庭之主,九品也没她身份高贵!

    哪怕真王的子女都不行!

    而今,她却是被要求当众查验,这一刻,姬瑶爆发了,哪怕虎王开口,姬瑶也是怒不可遏,拒绝道:“虎王爷爷,我不答应!”

    方平也不说话,一旁的蒋超却是马上骂道:“凭什么?”

    姬瑶冷哼道:“就凭不是我做的!我说不是我,那就是事实!我以王祖和王父的王名发誓!”

    这话一出,众人微微有些动容。

    以一位真王级强者和一大王庭之主的名义发誓……

    好吧,大家还没动容完,蒋超骂骂咧咧道:“老子还以我老祖名义发誓,就是你干的,还想抵赖!”

    一旁,方平也正色,正准备开口,张涛扫了他一眼!

    你敢以老子的名义发誓,老子一定打爆你!

    你真当我不要脸的?

    好吧,方平瞬间闭嘴。

    不发誓了!

    老张好像啥都知道,老阴货果然够了解自己。

    姬瑶拒绝,虎王也有些为难,这不是自己的孙女,而是命王的。

    天命王庭之王!

    由此可见,命王是何等人物。

    哪怕是他,也无法强求,想了想,虎王看向姬瑶道:“让青竹妖王和万花宗主查验一番,姬瑶,不要任性。”

    青竹妖王是一株绝巅妖植,妖植无性别之分。

    万花宗主是一位女性绝巅。

    按理说,这时候姬瑶该答应的,可姬瑶却是咬着牙道:“我不同意!”

    无他,不能同意!

    她身上有她爷爷给的本源之力护体,现在还没用呢。

    一旦被绝巅查探,摸清楚了真王本源之道,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这也是绝巅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本源之力外泄的主要原因,他们自己还好,除非别人干掉了他们,要不然很难外泄。

    可授予后代,那就麻烦了。

    就如现在,一旦被绝巅探查,这其实不止是姬瑶被探查的清楚,连命王的本源道都会外泄的一清二楚!

    而姬瑶身上有命王本源之力的事,虎王之前还真不知道。

    这时候,虎王大概也想到了什么,面色变了变!

    不会……不会是因为这玩意吧?

    真要如此,那就不能给人探查了!

    方平其实也很意外,一开始他还没想到这个,可看到姬瑶死活不答应,方平忽然记起了这事!

    这下子,方平心中忍不住狂笑了!

    我去,差点忘了,之前我还真没想到这茬。

    可姬瑶连女性绝巅探查都不愿意,他哪还想不明白。

    “做贼心虚!”

    “混账!”

    “要不就查,我记住你了,所有人都记住你了,你一个六品武者,还妄图颠覆现在的一切,痴心妄想!妖命一脉想一统地窟和地球,做梦!”

    姬瑶气的真要吐血了。

    不是我不给查,是真的不能查。

    除非她爷爷现在来了,然后收回本源之力,这时候她才能这么做。

    可爷爷闭关了,虎王来了,王庭不会再来第二位真王的,真以为真王那么闲。

    姬瑶坚决不同意,这事就进行不下去了。

    总不能杀了她吧?

    更别说,妖命王庭还有众多真王强者呢。

    现场都有一位!

    就算干掉了虎王,又能如何?

    难道还真能为了一些后裔的死亡,和妖命王庭开战?

    这下子,一些人面色有异,都不开口了。

    也许……未必是假的!

    姬瑶坚决不同意被查验,其实也有人想到了可能有命王的本源之力在,关键是,命王本源……那更该查查看!

    一位顶级真王的本源之道,也许就在眼前,说不定可以借机走出第二条道呢?

    这些绝巅,都是不动声色,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此刻,张涛说话了,淡淡道:“既然不愿意,那我等也不强求!不过……王战之地内发生的一切,如今都是两大王庭的人说出来的,具体如何,其他人并不清楚。

    既然如此,本就定下协议,里面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

    无论是不是姬瑶杀了他们,都在规则之内,没必要一直追查下去。”

    这话尽管让姬瑶摆脱了被查的麻烦,可此刻姬瑶真的怒不可及,什么叫是不是我杀的?

    本就不是我!

    姬瑶刚想看张涛,张涛忽然面色一冷,呵斥道:“胆子不小!命王亲自来了,也得给我个交代!本王不再追究,只是不愿就此和你们一脉翻脸,真当我人类可欺!”

    战王也玩味道:“小小六品,也敢心生怨愤,还是命王教的好。”

    虎王心中无奈,姬瑶别再给他惹麻烦了!

    这时候了,招惹了复生之地的强者,没好处。

    两大顶级绝巅,别说两人,就是一人,他也不是对手。

    这真要发难了……当然,可能性不大就是了。

    复生之地,也不敢真的和妖命一脉为敌。

    可逼急了他们,真给王庭惹下大敌,何必呢?

    虎王扫了一眼姬瑶,姬瑶咬着牙,朝张涛躬身,以示歉意,也不再开口。

    不开口……嘴唇都给咬的血肉模糊了!

    欺人太甚!

    方平……蒋超……她都记住了!

    事情到了这时候,张涛再次开口,轻笑道:“原以为这些小家伙真的乱来,乱杀一通,原来一切都另有原由,既然如此,诸位真的想推翻之前的协议?”

    这话一出,无人开口。

    如今,并不确定是否是复生武者,四处杀戮。

    那之前的同仇敌忾之心,现在就少了三分了。

    这是两大王庭的事,是复生之地的事,是他们三方的纠葛,不过……自家损失惨重,难道就这么算了?

    就在众人阴晴不定的时候,通道再次动荡了一下。

    下一刻,枫灭生出来了!

    枫灭生一出来,顿时大声喊道:“王叔,蒋超杀了木道语他们……”

    话说到这,枫灭生忽然感觉压力很大!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有人淡淡道:“毫发无伤……”

    枫青都死了,枫灭生毫发无伤!

    或者说,妖植一脉的人都死完了,七品都死了一大把,枫灭生一个六品,毫发无伤!

    不止如此,枫灭生还是从七品域出来的。

    为何去七品域?

    收编枫青的势力?

    这么迫不及待?

    仿佛在证明这一切,下一刻,又有几位七品武者从通道出来了。

    不是巧合,是枫灭生去找的人。

    无他,怕死。

    七品域很危险的,他进了七品域,当然要找自己人护送他出来。

    至于收编……他还没想这么多。

    他跑的时候,就看到木道语死了,还没看到枫青也死了。

    枫九城也看了一眼侄子,面色不变,开口道:“枫青死了?”

    “我不知道……”

    枫灭生真的不知道,不过等看到方平几人也在,他知道了,二哥大概死了。

    “不知道……”

    枫九城重复了一句,不知道,六品域不是你在主导一切吗?

    你居然不知道?

    “你怎么才出来?”

    “蒋超他们追杀我……”

    他话音未落,人群中,一位九品强者,挥手从他身上取走了一件手镯,打量了一番,收入囊中,没再开口。

    有了这人的动作,其他几位九品也一言不发,各自从枫灭生身上取走了一些物件。

    槐王这时候也淡淡道:“木清的遗物呢?”

    “被蒋超抢走了……”

    槐王不再说话,放你的狗屁!

    蒋超和方平都被他们查了个底朝天,哪来的抢走了?

    至于枫灭生取走了其他人的精神力禁断配饰,可以理解,人死了,他拿走带回来,也符合常理。

    可所有人都死了,你没死,那就不符合常理!

    复生武者说的话,未必可信,但是不能一点不信!

    天命王庭如果真的有计划,真的想在王庭之主陨落后,扶植一位新的王庭之主,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以往,双方其实也在互相安插人手。

    两大王庭敌对多年,岂能真的当对方不存在。

    如今,天植王庭的王主,坚持不了多久了。

    本源溃散速度越来越快,原本还想尝试能否突破到真王境,进行自救。

    可现在,希望不大。

    再坚持一段时日,也许就要陨落了。

    到时候,枫灭生如果能进入九品境,那就有希望成为王主。

    或者说,现在的其他继承人都死了,哪怕他实力稍微差一点,有枫王支持,登上王庭之主的位置也不是没戏。

    姬瑶不愿被查,枫灭生一人独活。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意外。

    也让众人都多了三分想法。

    这一次,大概是有史以来,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活下来的,天命王庭大概有60人,以及其他零散走出的40人左右,百人存活!

    而进入之前,新人都有接近400人了,还有老人呢,500人左右!

    损失了80%!

    而现在,这些人到底怎么死的,皇朝和宗派子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天命王庭倒是一致认定,就是方平杀的。

    枫灭生口口声声说是“蒋超”杀的,可蒋超……绝巅们不想说什么了。

    真要是被蒋超杀的,只能说你们是真的废物,死了就死了。

    枫灭生还是很茫然的,也很惊惧!

    为什么都这么看着他?

    为什么连王叔眼神都冷漠了许多?

    是,这次我是犯下了大错,导致很多人陨落,可这时候,不是该一致对方平吗?

    复生之地是王庭的大敌,哪怕这次不能杀了对方,也要给他们制造压力,联合其他皇朝和宗派给他们施压,甚至借此机会联手。

    枫灭生觉得,这样才符合王庭的利益。

    可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看他?

    就在这时,槐王轻笑道:“灭生,里面还有其他人存活吗?”

    “没有了,都死了……”

    枫灭生面露悲愤之色,刚想怒视方平,槐王轻叹道:“全都死了?”

    “全都死了,槐王大人……”

    “本王知道了。”

    槐王不说话了,都死了……死完了!

    那么多人啊!

    再回想之前,在御海山,自信满满地和武王打赌,槐王忽然觉得很可笑,本王这是算栽在了自己人头上?

    这样的机会,到底有多难得,枫灭生到底明不明白!

    争权夺利,阴谋诡计,为何不能换一个时候?

    王庭之主算什么!

    一旦自己走出了第二条道,百个王庭之主也不够看!

    “该死的东西!”

    槐王哪怕到了这等境界,这时候也是心中压制不住地升起一团团火气!

    外域不算什么,丢了一个也没事。

    一切都不重要!

    对他这等境界的强者而言,什么最重要?

    境界的提升!

    如今,一切都毁了。

    槐王一言不发,没再看枫灭生,而是扫了一眼枫九城,接着身影一闪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闹剧!

    一出可笑的闹剧,毁了他的大事。

    枫九城脸色一变再变,不远处,张涛平静道:“这出戏,也该散场了!王战之地,如果不欢迎我人类武者,下次的名额便取消吧!

    可笑的把戏!”

    话落,张涛一挥手,方平众人身形一动,纷纷升空。

    下方,姬瑶抬头看向方平,咬着牙关,满脸的屈辱和愤怒,抬头喝道:“方平!本宫记住你了!”

    方平低头,叹道:“提升实力才是根本,武者只会一些阴谋诡计,注定成不了大事。你绝巅无望,因为你心中想的太多,不够纯粹。

    今时今日,你的一些把戏,被人看透,再想下次,不可能了。

    人类不想和妖命一脉为敌,不代表真的惧怕你们。

    姬瑶,好自为之,我其实不希望……日后真的和你们在战场上相见!”

    说着,方平又喝道:“但我人类不惧战!真若相见,一战又何妨!”

    战王笑哈哈道:“说的好!我人类不惧战,以战为生,方为武者!小娃子还想算计我等,哈哈哈……”

    笑罢,两位绝巅身影一动,瞬间带人消失。

    空中,一些强者看了姬瑶一眼,又扫了一眼枫九城叔侄。

    有人嗤笑一声,离开了此地。

    有人平静道:“我等不愿参与你们的战争,可若是觉得我等可欺……再看便是!”

    “往后,两大王庭不得跨界!”

    “两大王庭,上限名额50人,若不愿,王战之地,永久封锁!”

    “……”

    几位强者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定下了基调。

    这一次,大家损失惨重,和两家人多有关。

    到处都是他们的人!

    不止如此,七品还在跨界而战。

    要是都是六品,人手差不多,大家不至于损失到这地步。

    六品无敌,那也只是六品。

    皇朝和宗派,不附属于两家的,也有十多家。

    这代表的是十多位绝巅!

    这么多强者,达成了一致,不答应,那王战之地就别想开启。

    枫九城脸色铁青!

    这一次麻烦大了!

    再看一眼枫灭生,枫九城忽然心中升起一团几乎可以焚尽一切的火焰!

    灭生,到底有没有和姬瑶联合?

    枫青死了!

    枫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位王位继承人死了!

    枫灭生的大哥,天赋不行,哪怕强行推动,如今也只是和枫灭生同阶,准统领境。

    枫家这一代的希望,在枫青身上,在枫灭生身上。

    至于上一代,他虽然天赋极强,可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王庭之主的位置,不适合他们这些人去争!

    而今,枫青死了,那接下来枫家想扶持一人,唯有枫灭生了。

    不过……灭生真要和姬瑶联姻成功……

    想到这,枫九城忽然没那么怒了!

    也许可以变成好事!

    和天命王庭最强的家族联姻,或者说直接和天命王庭联姻,对枫家而言,也许真的是好事。

    王庭一直寻求和对方合作,天命王庭这边摇摆不定,这也许是契机。

    下一刻,枫九城恢复了冷静,看向枫灭生,开口道:“王战之地之事,就此结束!你和姬瑶……年轻人,以后可以多接触。”

    一旁,姬瑶脸都紫了!

    什么意思?

    她都没时间发怒,虎王直接挥手,带起她御空而去!

    得走了,姬瑶体内也许有命王的本源之力。

    现在再不走,等那些家伙通知那几位和命王差不多的强者,指不定会出麻烦。

    ……

    同一时间。

    方平一群人,也快抵达御海山了。

    战王没有进御海山,他从这边绕道去自己防守的区域更简单,进了御海山,那他就得走御海山内部了,要麻烦一些。

    分别之际,战王看了一眼自家的小胖子,没多管。

    看了看方平,半晌才淡淡道:“小子,老夫的名头,还算管用吧?杀人的时候,被人称为战王后裔,是不是很爽?”

    方平摇头,一脸认真道:“不爽,我觉得哪天自己的名头能吓到绝巅,那才是真爽!”

    战王哈哈笑了一声,接着脸色一冷,“好自为之!你给我惹祸不是一次了!”

    方平愣了一下,战王看出了点什么,他不意外。

    蒋超就是他家的人,他多少知道一些情况。

    可惹祸不是一次……

    这边,张涛淡笑道:“还不多谢战王前辈,当日你在巨柳城闹出了大动静,那时候可没有绝巅不入外域一说,禁区来人,还是战王前辈帮你挡下的。”

    方平闻言马上躬身道:“多谢前辈抬爱!”

    “谢倒是不用,可你才六品,就尽惹些大麻烦!这么喜欢惹麻烦,等到了七品,去守御海山谷好了,在那,随便你怎么惹麻烦!”

    丢下这话,战王身影消失。

    方平嘴角抽搐,守那个山谷?

    我不干!

    那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成天对着通道,多无聊啊。

    我喜欢热闹,你不知道吗?

    张涛也不管他,一边带着众人进大峡谷,一边笑道:“好玩吗?”

    “啊?”

    “乱杀一通好玩吗?”

    “我……”

    张涛哼道:“皇朝和宗派子弟,让你杀了吗?你非要把他们逼到妖植一脉,联手对付我人类?做事三思而后行……”

    说着,张涛有些说不下去了!

    其实不是不能杀,杀就杀了,有什么啊!

    关键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能杀,差点把人干完了,这才是这次人类两位绝巅前去坐镇的原因。

    他也没想到,方平就差点把人杀完了。

    其实大家都没想到,因为这事以往没发生过。

    张涛不说这个了,他不说,方平却是干巴巴道:“部长,我……那个,玉佩您还我啊。”

    之前张涛拿走了玉佩,就没还他。

    该还我了!

    张涛平静道:“我的。”

    “部长,我的……”方平一脸悲伤,怎么就成你的了?

    这是我的啊!

    “你问问所有人,这是谁的?”

    方平瞬间呆滞!

    好有道理!

    我无言以对啊!

    这事,他连老王他们都没来得及告诉,现在大家都不知道,问别人……别人当然说是张涛的!

    我问谁去啊!

    张涛又道:“念在你自己解决了大半的麻烦,里面的东西我会还你,玉佩物归原主。”

    “部长!”

    方平欲哭无泪,别闹了!

    啥物归原主?

    人家主人还在我储物空间里呢,怎么也轮不到你啊。

    两人说话,其他人其实听不到,张涛这等强者,想封锁谈话,太简单了。

    说着,张涛忽然道:“储物戒藏哪了?”

    “啊?”

    “储物戒呢?”

    “就这个……”

    “这个可以带回妖兽尸体?魔都地窟,一头七品妖兽尸体……你怎么带回来的?”

    张涛似笑非笑,方平哑口无言,半晌,含糊道:“藏在三焦之门中了。”

    “储物戒进入三焦之门……”

    张涛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高等级的储物戒吗?机缘不错,这些我不问,其他东西呢?”

    “啥?”

    “装傻?”

    “真不懂。”

    “我现在把你丢到姬瑶那边……你猜结果如何?”

    方平悲愤道:“您要打劫我?”

    “不,绝巅出行费,两位!你要知道,绝巅不轻动,我入禁区,有陨落之危,你自己算算,要多少车马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

    小子,我现在让你保护一位一品武者,不说禁区,去外域转几天,你答应吗?”

    “答应。”

    张涛无言,半晌才道:“那好,下次有一批新人要入外域,你带队!分文不取,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因为我这次保证了你的安全。”

    方平叹气,无奈道:“算了,我出钱,我真没抢几把神兵,总共也就3把。”

    “呵呵!”

    “5把……”

    见张涛不信,方平崩溃道:“好好好,我承认,总共抢了30把,可大家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分的多点,总共分15把,您总不能全都抢走了吧?”

    “10把!”

    张涛狮子大张口!

    “那玉佩还我。”

    “那就12把,你要那么多没用。”

    “您简直就是在抢劫,走一趟就收我12把神兵……”

    “不,抢劫没这么快。”

    方平认栽了,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了!好歹还留了3把,也算没白走一趟。”

    张涛满意地点点头,这时候,却是听到后方,铁头笑呵呵地和老王窃窃私语道:“老王,这次咱们一个人分了十几把神兵,回去怎么用啊?”

    “老姚,你分的最多,要不开个拍卖会卖了?”

    “方平好像有五六十,他要那么多干嘛?”

    “……”

    张涛一言不发,看了一眼没听到这些,还在装肉疼的方平,忽然笑呵呵地摸了摸方平的脑袋。

    方平不寒而栗!

    老张干嘛?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