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11章 入地窟
    时间,转瞬便逝。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眨眼间,8月15号到了。

    8月15号,周六,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

    昨日还是艳阳高照,今日一大早,细雨朦胧。

    1号操场。

    方平仰头看天,忽然笑道:“是个好日子,这天气好!”

    一旁,秦凤青也在抬头看天,咕哝了一句。

    玛德,这天气好?

    你没毛病吧?

    就在这时,方平忽然看向他,笑道:“我说好天气,那就是好天气!”

    话落,方平腾空而起,如同闪电。

    下一刻,天际,方平暴喝一声,金芒爆发!

    轰隆!

    空中,闪电连绵,片刻后,魔武上空,乌黑的云层消失。

    操场中,导师们和学生们都看的如痴如醉。

    这就是宗师!

    片刻后,方平落地,大笑道:“艳阳高照,是个好日子!”

    此刻,太阳出现了。

    偌大的魔都,其他地方还在下着小雨。

    而魔武,上空却是没有云层,一片艳阳天。

    秦凤青此刻也不嘀咕了,心中还是有些震撼和羡慕的。

    这就是强者!

    言出法随,方平说是好天气,那就是好天气,不是也是!

    主席台上,吴奎山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人力可定天!

    没再管方平,吴奎山环顾一圈,此刻,主席台上只有他一人,其他宗师都在下方。

    看了一圈,看着那些年轻的脸庞,看着那群激动的导师,吴奎山一时间久久无言。

    下方,方平看到吴奎山没吭声,再次高喝道:“今日出征,魔武导师应到913人,刘校长提前入窟,实到912人,全员到齐!”

    另一侧,陈云曦见状也清脆高喝:“魔武学员,应到4220人,实到4220人,全员到齐!”

    再一侧,杜洪高声道:“军部教导团,应到98人,实到98人,全员到齐!”

    吴奎山回神,超过5000人的武者大军!

    除去留守的120位导师,以及千人左右的一品武者,魔武倾尽全力,倾巢而出!

    这样规模的大战,哪怕军部,也没发动过几次。

    武者,不喜欢做什么战前动员。

    吴奎山也没多说什么,片刻后,陡然高举右手,暴喝道:“魔武必胜!”

    “魔武必胜!”

    “……”

    嘶吼声震天!

    “出发!”

    大喝一声之下,吴奎山直奔南区,这一次,走通道奔赴地窟。

    台下……方平见状也挥手带队跟上,一边走着,一边凑到唐峰跟前,略显遗憾道:“校长怎么没听我的意见啊?”

    唐峰不理他。

    其他人也不理他。

    无他,方平发神经,大家懒得理会。

    他和吴奎山建议,不走通道,大军开拔,走通道感觉不够壮观。

    按照方平的话说……魔武宗师携手,精神力爆发,携带数千人御空而行,直奔魔都军营。

    让魔都所有人看看,魔武何等的强盛!

    结果这建议一出……没一个人搭理他的。

    神经病!

    有这精神力浪费,还不如多杀点敌人。

    他们觉得神经,方平觉得还是有必要的,此刻没人搭理他,方平再次遗憾道:“武者嘛,不容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让大家激动一下,兴奋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校长根本不会鼓舞士气嘛。

    数千人御空而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满足的。

    校长啊,对人心的研究还是太少了……”

    一旁,吕凤柔憋不住了,低喝道:“闭嘴!”

    数千人的队伍,此刻就听到方平在废话,严重干扰了秩序。

    方平耸耸肩,接着忽然笑道:“出征不需要多悲伤,多肃穆,武者又不是孩子了,该紧张的都紧张完了,需要开心一下,放松一下!”

    话落,方平看向秦凤青,喊道:“老秦,来首歌,提提士气!”

    秦凤青也不含糊,大声唱道:

    “我们下去砍人头啊,砍人头!

    我们下去挖巨矿啊,挖巨矿!

    今儿个真高兴啊,真高兴!

    呦嘿,发大财啊发大财……”

    “……”

    全体队伍停滞了片刻。

    前方的吴奎山背影略显僵硬!

    玛德,我想现在提前杀人祭旗,不知道可不可以?

    后方,目送他们离去的陈振华众人,也是一脸呆滞。

    刚刚大家还一脸紧张,一脸肃穆……

    现在,大家只想砍死一个人,说不定祭旗效果不错。

    紧张肃穆消失了,队伍中,有人憋笑憋的脸都红了。

    秦凤青还在唱着,也没人应和,哪怕方平,说了那么一句之后,也一声不吭。

    这么丢人的事,他不干。

    不过老秦这不要脸的,站出来缓和一下气氛还是可以的。

    一些学员本就紧张,紧张就容易犯错,方平都看到不少学员,走路的时候身体僵硬无比,这时候不需要再制造紧张了。

    ……

    同一时间。

    魔武校外,一群强者没有入校,却是目送魔武众人离去。

    人群前方,魔都总督喃喃道:“愿旗开得胜!愿魔武武道不熄!魔武必胜!华国必胜!人类必胜!”

    “必胜!”

    一群宗师强者,纷纷低喝!

    这一战若胜,魔都地窟大敌覆灭,威慑四方,魔都地窟13城,敢战者几人?

    人群外围,此刻还有一群人。

    方名荣夫妇,方圆,以及魔武很多导师的家人,学员的家人……此刻来了很多很多人。

    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知道,为何而战,因谁而战!

    可他们知道,自己的亲人,正在奔赴沙场,这几日,尽管魔武众人没有对外透露什么,可总有些只言片语流露。

    没人是傻瓜,魔都不是阳城。

    这里武者众多!

    这里,每年都会战死大量的武者,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为何而死。

    在这样的大都市生活,总会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

    更别说,很多武者的家人,本身也是武者。

    此时此刻,魔武出征地窟,无数人牵肠挂肚。

    人群中,有人双眼通红,低声呢喃。

    战争,何年才能停止?

    ……

    魔都地窟,地下大厅。

    魔武众人,井然有序,陆续进入合金屋。

    方平一边等待,一边和守门人闲聊了起来,笑呵呵道:“大叔,这合金屋,再过一段时间该拆了,多碍事啊。”

    守门中年轻笑道:“那得再等等。”

    “等啊等,等的现在我都看不上了。”

    方平笑容满面,摸着合金墙壁,轻声道:“当初第一眼看到这玩意,那是眼都红了。和刀疤大叔说好了,回头拆了屋子,瓜分了这玩意。

    他还说,到时会我来拆屋子,他帮我一起的……”

    守门中年眼神略显黯然,很快笑道:“没事,下次拆的时候,我帮你拆,拆完了,分我一点就行。”

    方平哈哈大笑,笑完了,忽然道:“大叔,您这次可别下地窟,这话不吉利。”

    守门人也放声大笑起来!

    笑完了,正色道:“我不下地窟,我等你们出来庆功,等你有朝一日,拆了这玩意,再也不用守门人!”

    他下地窟,那意味着地窟局势恶化,大战再次爆发,魔武不敌。

    所以他不下地窟!

    他要在这等着,等着这群英雄儿女,大破敌寇,得胜归来!

    ……

    魔武众人,已经全部进入地窟。

    方平朝大厅众人摆摆手,大笑道:“大家在这等着我们的好消息,我们出来的时候,记得安排一下,拍摄一下大胜归来的场面,以后有机会放给全民看看!”

    “好!”

    “一定!”

    “……”

    大厅中的武者们,回答的铿锵有力。

    会的!

    一定会的!

    ……

    希望城。

    方平出来的时候,田牧、范老、寇边疆、许莫负……

    这些人,都在等着。

    人群中,刘破虏已经笑着走到了唐峰他们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等方平到了,魔武的人便齐了。

    田牧站了出来,开口道:“出城之后,希望城不会增援一兵一卒!东方和西方,希望城会进行协防,今日,天门城如有强者增援,会在今日之内赶赴天门城。

    接下来,如果其他城池再有强者参战……希望城会尽力拦截!

    诸位,军部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如果……”

    田牧没说出口,也不想说。

    如果战败,高品恐怕难以逃脱,中低品武者可以后撤。

    吴奎山淡淡道:“没有如果!必胜!”

    话落,吴奎山腾空而起,喝道:“出城!”

    没有在希望城逗留,这里并非魔武驻扎地,他们要去30里外的狡王林驻扎。

    一路上,一些武者沿途目送魔武众人出城,口中“必胜”的喊声不断。

    ……

    天门城。

    当日残破的天门城南门,此刻已经恢复了原状。

    感受到远方传来的那股撼天气血波动,城墙上,天门城主头戴王冠,声音冷漠道:“去,探查虚实!直接去查,当着他们的面查!查的一清二楚!”

    身后,一位七品统领,大声应诺,腾空而起,毫不遮掩,直奔希望城而去。

    等这位统领离去,天门城主忽然看向狡王林,冷哼道:“金角兽在百兽林邀来了两位八级妖兽,所欲何为?”

    “王,金角兽志在生命矿脉,属下担心……”

    天门城唯一的八品强者,面带忧色。

    三头八品妖兽,虎视眈眈,这是极大的威胁。

    天门城主眼神阴翳,半晌才道:“这乃真王强者立下的赌约!我们无法拒绝,百兽林也被告知,此刻已经有使者前来,金角兽王胆敢坏了真王的大事,谁也保不住它!”

    说着,天门城主又道:“何况,妖族也不敢和复生武者为盟!金角兽王胆敢参与此战,神陆再无它立身之地!”

    说是这么说,天门城主脸色还是不好看。

    槐王拿他和天门城当赌约,这让他很不满!

    原本,他都准备撤离南七域,离开此地,回归禁区。

    可临走之际,却是麻烦不断。

    金角兽王不断袭扰,因为自己投靠了槐王,另一位真王很是不满,通道那边,几度为难槐王的人,不许槐王的人进入,故意让他难堪。

    好不容易槐王派了使者前往百兽林说和,结果还没等到结果出来,他就被告知,要在南七域进行最后一场战斗!

    “蛇王……”

    天门城主口中念叨了一句,脑海中闪现出一道人影,冷笑一声。

    他知道这个人!

    甚至知道魔都武科大学!

    这60年来,他杀了很多魔武的人,蛇王……当年他准备击杀对方的,可惜,让对方跑了。

    这些年来,已经极少能看到对方在南七域出没。

    没想到,对方还不死心,想在自己临走之际,报仇雪恨吗?

    “呵呵,当年不愿暴露神兵,让你逃过一劫,没想到现在还要来送死!”

    直至今日,他还记得,那位意气风发的统领强者,在身边人死去的那一刻,是何等的绝望!

    他原以为,经历了那一次,对方已经崩溃了。

    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连连破境,短短时日,进军王境!

    嘴上说着送死,天门城主心中却是警惕。

    这一战,的确要战!

    蛇王,也必须要死!

    这样的人物,武道意志之强,让人震撼,在逆境中突破,在逆境中再度崛起,不杀了他,对方未必不能再次破境!

    有这样的大敌在,他哪怕回归了禁区,都未必可以心安。

    当槐王的人说出,自己的对手是谁的时候,尽管天门城主对槐王的举动很不满,却也没犹豫,很快答应了下来。

    趁着现在,趁着这次机会,一定要斩杀了蛇王。

    这样的年轻天骄,这次杀不死,复生之地的强者一定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

    等待中,那股千万人聚集的气血之柱,距离天门城越来越近了。

    很快,刚刚离去的统领回归。

    大声禀报道:“王,对面王境一人,尊者境两人,统领境六人!准统领5人,战将百人……”

    “有点实力……”

    天门城主喃喃一声,在他的理解中,魔武就是一个宗派。

    哪怕他知道对方和宗派有些不同,不过差距不大。

    一家宗派,有王境强者,已经极强,哪怕在禁区,这样的宗派,也足以占据一两座大城了。

    当然,这样的实力虽强,可还没强到天门城不可匹敌的地步。

    他和神木联手,有希望斩杀了蛇王。

    哪怕单对单,他也不惧刚突破不久的蛇王,他突破王境近百年,手持九品神兵,无惧蛇王。

    可他想留下蛇王!

    既然如此,那他就要和神木联手,联手之下,才有希望不给对方逃脱的机会,斩杀了对方。

    而天门城,剩下的尊者和统领,可没对方强大。

    “去妖葵城,让葵王派人来助战!告诉葵王,此战过后,本王离开南七域,他若是不出力,日后妖葵城就要面临更大的压力!

    趁此机会,灭杀蛇王,得失他自有衡量!”

    天门城主也不怕葵王不助战,这一次过后,他就要离开了。

    他一走,妖葵城就是攻打希望城的主力。

    不趁着这次机会,剿灭了魔武,以后吃亏的可不是自己。

    妖葵城实力强大,三大尊者,14位统领,比遭受重创前的妖木城还要更强,现在就看葵王有多大魄力了。

    天门城主心中冷笑,不出大力,那自己灭杀了蛇王就撤离南七域。

    至于剩下的那些人,自己可不会去管。

    以后,妖葵城也别后悔。

    如果葵王有魄力,那就趁着这次机会,倾巢而出,除了王境,尊者境和统领境全都前来,这才能完全剿灭魔武,不留余孽。

    不过,天门城主也知道,倾巢而出的希望不大,多少要留一些人,就看葵王怎么决定了。

    ……

    狡王林外。

    方平挥手,让魔武众人停下。

    前方千米,就是狡王林所在了。

    此刻,方平已经感受到了八品强者的气息,狡……真的请来了两头八品妖兽。

    狡王林分界线,狡晃着大脑袋,看着方平众人,大眼中露出惊色。

    好多人!

    人群前方,方平设下精神力屏障,小声道:“那个……校长,现在我是老大,您几位那个……对我稍微恭敬一点……”

    吴奎山瞥了他一眼,方平这小子,进来的时候,总算交代了事实,交代了他怎么忽悠的妖兽。

    吴奎山都听傻了!

    现在听他这么说,吴奎山脸色发黑,却是僵硬着身体,朝方平拱拱手,淡淡道:“王子殿下不用顾虑我等!”

    方平身体也僵硬了!

    被老吴这么一喊……怎么觉得浑身不自在呢。

    “咳咳,校长,别这样……那个,喊我大将军就行,人类和地窟这边又不一样。狡就是个蠢货,随便糊弄一下就行。”

    “大将军自便!”

    说罢,吴奎山瞥了一眼一旁的秦凤青,秦凤青茫然,看我干吗?

    吴奎山哼道:“你不是最喜欢做这事吗?喊几声,糊弄一下!”

    秦凤青心里憋屈!

    玛德,谁喜欢干这事了?

    老吴啥意思啊!

    心里不情不愿的,可人家是校长,秦凤青憋屈,却也不耽误,吼道:“大将军,狡王林已至,请大将军指示!”

    “知道了,退下吧!”

    方平应了一声,一脸淡然,很快,方平走到了前方,看向狡。

    狡也看着他。

    厨子很牛啊!

    居然还有王境的属下!

    难怪之前说有把握干掉傻木头,不过就一位王境……够吗?

    狡警惕地扫了一眼吴奎山,好像有些熟悉,不过它也懒得多想,王境怎么了,王境也得听厨子的。

    方平走到这边,大声喝道:“狡!魔武借道狡王林,速速退去,不然大战一起,容不得你放肆!”

    嘴上吼着,方平精神力传音道:“狡大王,配合一下,你们先退走,我这次先引起和天门城大战,到了最后关头,你们再上,麻痹对方,让天门城主误以为是我们发起的战争,和你无关。”

    说罢,方平精神力再次传音道:“要不然,现在我们暴露真实目的,他们必定会防着你们,那机会就渺茫了。”

    狡晃了晃脑袋,考虑了一下,忽然嘶吼一声,吼声震天!

    下一刻,两道金光闪过,很快,原地出现了两头金光灿灿的妖兽。

    一头长的跟大象似的,体型巨大,方平认出来了,这是巨象兽。

    巨象兽力大无穷,到了八品境,肉身之力更是强大无比,比一般的八品妖兽还要强大不少。

    另外一头,则是长了两只长长尖角的妖兽,形如羚羊,方平没见过,感觉也不弱。

    三头妖兽齐聚,狡厉声嘶吼一声。

    另外两头妖兽也是暴戾咆哮,警惕地看着吴奎山,又朝方平咆哮起来。

    方平见状愣了一下,演戏?

    我去!

    狡难道没说合作的事?

    可能性很大啊!

    看这两头妖兽的样子,应该是不知情的,现在狡正在嘶吼着,不允许人类入侵呢。

    方平心中叹息,狡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想归想,方平还是再次怒喝道:“狡!你真想和人类开战?我等这次只是借地驻扎,大战结束,此地还归你们,不要自误!”

    “吼!”

    厉吼声一阵接着一阵,声传数十里。

    不让!

    不借!

    下一刻,吴奎山众人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威慑四方。

    身后,魔武众人也跟着吼道:“杀杀杀!”

    煞气冲天!

    就在这时,远方,一头妖兽迅速飞来,隔着老远就吼了一阵。

    狡大眼中露出一抹茫然。

    复生之地真要和天门城开战?

    真王的命令?

    方平一看远处那头妖兽的来向,就知道来自百兽林,见状精神力波动,马上道:“我让我家老祖坐镇御海山,借口我带领麾下势力,和天门城决战!

    老祖也答应帮我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没能取得应有的成果,那我就麻烦了。

    狡大王,这次为了报恩,我可是倾尽一切。

    这次要是没有收获,我就惨了。

    所以我还得再说一句,事后,除了核心矿脉,其他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要归我。”

    狡理解了,难怪说有真王命令传下。

    原来是厨子的老祖出面了!

    真王后裔,就是好。

    想归想,狡还是有些不安,那自己出手,真王……

    好像知道它在想什么,方平再次传音道:“放心,天门城是槐王的势力,南七域不是槐王的地盘,他敢对你出手,我家老祖也会出手镇压他!”

    “更何况,槐王也管不到妖族,狡大王尽管放心便是!”

    狡略微犹豫了一下,方平再次道:“狡大王要是担心……那就算了吧,其实我能有现在的地位,也不容易。不如这一次,斩杀一些中品武者,我就带着我的人撤离,也算立功了。

    狡大王要是想破境,等以后我有了实力,地位巩固,再来帮你夺取其他的生命矿脉。”

    狡大吼一声!

    那不行!

    这次机会难得,厨子居然现在要跑,那怎么行!

    百兽林这边也只是说不得参与双方的战争……它又没参战,它就是夺矿的。

    它和妖木城那是私仇,可战争无关。

    何况,上次傻木头差点杀了它,它报仇难道也不行?

    对,报仇!

    至于上次是不是傻木头差点杀了它,这事早有公论,就是傻木头干的,何况,这里还是自己的地盘。

    到时候大战一起,对方入侵自己的地盘,自己回来守护地盘,也没问题。

    妖族地盘不可入侵!

    入侵自己的地盘,那就是挑衅,理都在自己这边。

    槐王……槐王是谁?

    南七域可是青狼王的地盘!

    厨子的老祖在守着,青狼王也不会让外来的真王在南七域撒野……

    百兽林和青狼王也有联系,这些,狡都想到了。

    作为一头有理想,有志向,有远大抱负的妖兽,狡觉得这次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了。

    没再考虑,狡不甘心地再次嘶吼了一阵,带着两头八品妖兽腾空而起,朝远方飞去。

    下方,上百头和狡长的有点像的妖兽,也纷纷朝狡追去。

    方平扫了一眼,微微咋舌。

    他以前一直以为狡是单身狗,现在看来……不好说啊。

    上百头同族妖兽,七品的都有三头,剩下的几乎都是中品境,也算不弱的势力了。

    狡飞走了,带着同族和两头八品妖兽走了。

    直到这时候,吴奎山才走上前,询问道:“怎么回事?”

    “它先离开,高品战开启,它会带着妖回来。”

    “你确定?”

    方平考虑片刻,开口道:“七成把握,这头妖兽要钱不要命,自以为很聪明,实际上就是蠢货,应该会上钩。”

    吴奎山无语,摇摇头,也不去想这些,开口道:“如果狡不参战,那目的就是绞杀除了九品外,所有高品武者!

    如果能杀了天门城主,那就杀他。

    如果不能……那就放弃!”

    此刻,吴奎山也很清醒。

    虽然放过天门城主,他会很不甘,可真没机会,那他也不会非要带着大家去送死。

    方平点点头,接着喝道:“大家进入狡王林!”

    很快,方平带领众人,熟门熟路地朝狡王林核心地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