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21章 一个喷嚏终结的战争(万更求订阅)
    就在方平抛不灭物质的同时。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吴奎山和李老头都是搏命厮杀了起来!

    李老头甚至再次斩出了之前灭杀九品的那一剑!

    当虚空裂缝出现的瞬间,就连万蚁沙漠中,几头赶来的大蚂蚁都停下了脚步,集体噤声。

    这是复生之地的强者?

    真的太强了!

    尽管爆发了这一击的李老头再次萎靡了下来,可这一剑,也不是无用功。

    天门城主的巨斧上,都被斩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痕,双臂也是炸裂开,肩膀上的血肉更是被空间切割吞噬。

    他强行避开了那一剑,然而依旧有几道裂缝划过了他,差点将他右臂彻底割裂。

    这样的一剑,如果正面击中他,他会瞬间失去大半的战力,死亡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裂缝直接割裂了他的头颅。

    不过他有预防,对方很难做到这一点。

    这边李老头刚萎靡,吴奎山顺势爆发!

    这一次吴奎山也是拼了老命了,神兵之上出现血红色,那是血刀诀的征兆。

    吴奎山力量合一,尽管没有彻底耗空,也是倾尽一切,一剑斩出。

    再次将天门城主斩退数百米,口中金色血液狂喷。

    “该死的!”

    这时候的天门城主,也是受伤不轻,这么下去,真要再来几次,他也要完蛋了。

    好在,这两人爆发一击之后,都有些萎靡。

    九品的战场,方平这时候也来不了,当不了这个奶妈。

    实际上,方平这时候也很难当。

    这两位九品爆发,都是吞金兽,他承受不住了。

    如今,只能尝试着将天门城主攻入禁忌海了。

    “狡大王!”

    已经抛下大量不灭物质的方平,大吼一声,示意狡它们出力。

    天门城主已经被打的靠近禁忌海了。

    狡听到方平的吼声,也是大吼一声,带着三头妖兽爆发了一阵,再次杀的天门城主不断倒飞。

    吴奎山脸色发白之下,再次攻杀了过去。

    吴奎山、李老头、四头妖兽,轮番狂攻,不断把对方往禁忌海逼。

    很快,天门城主就靠近了禁忌海。

    天门城主也不傻,见状忽然冷笑一声,口吐鲜血,笑道:“想让本王入海?你们做梦!”

    他不知道方平干了什么,也没时间去管这些人。

    可地窟强者,对禁忌海的畏惧比什么都大。

    宁愿在地面上厮杀,哪怕厮杀到生命尽头,这些人也不愿意入海。

    此刻,距离禁忌海只有数十米了。

    可天门城主哪怕受伤极重,也是寸步不退!

    天门城主一边和吴奎山厮杀不断,一边冷笑道:“复生之地的真王挡住了槐王他们?本王没猜错的话,应该快了!”

    “槐王不会一直让你们封锁南七域的!”

    “青狼王也不会!”

    “蛇王,你这么急切,是想迅速击杀本王?这么说来,复生之地的真王,挡不住了。”

    “蛇王,你杀不了我的!”

    天门城主大笑,笑的鲜血不断涌出,却是依旧狂笑,暴吼道:“槐王大人!战争结束了!”

    吴奎山一声不吭,却也是发了狠。

    疯狂爆发起来,不灭物质当成了破灭之力来用,打的天门城主口中鲜血狂喷。

    “一直厮杀下去,本王也许会被你们耗死,可你们还有多长时间?”

    此刻,李老头他们,从其他三方封住了他的退路,一直想把他往海中逼。

    越是如此,天门城主越不愿意入海。

    眼看时间越来越紧张,吴奎山疯狂怒吼起来,直接抛弃了巨剑,丢到了方平那边,双拳呈现金黄色,疯狂锤击天门城主。

    一边锤击,一边暴喝道:“长生,再来!”

    李老头脸色微变!

    吴奎山要他再来一剑!

    刚刚方平给了他大量不灭物质,他倒是可以再来一剑,可此刻两人距离这么近,他对自己的剑术很自信,自信不会斩错人,自信不会出现力量不受控制,斩中了吴奎山。

    关键是,全力以赴之下,他会斩出虚空裂缝的。

    那玩意……真的不受他控制。

    对九品强者而言,空间裂缝,也是无法抵挡的存在。

    切割到肉身还好,这要是把脑袋给切割了……

    “快!”

    李老头真的有些犹豫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犹豫要不要拔剑。

    “来不及了!”

    吴奎山陡然暴喝,天门城主口中鲜血狂喷,却是疯狂大笑道:“哈哈哈!青狼王大人!大人,属下败了,战争该结束了!”

    他没说投靠的话,青狼王精神力覆盖而来,代表之前的确被封锁了。

    现在,青狼王来了,槐王应该也快了。

    他好歹也是南七域的顶级强者之一,青狼王也不会坐视他死亡。

    没看到就算了,看到了……转达一句罢了,槐王终止战争,一切都该结束了!

    虚空中,宏大的声音传来:“妖木城已败,战争该结束了!”

    正如天门城主所想,天门城主再怎么说,也是南七域的强者。

    虽是妖植一脉的强者,可这场战争,他也同意了的。

    现在,他是仲裁者,看到天门城主不敌,自然要终止这场战争。

    “不!”

    吴奎山带着浓浓的不甘和疯狂,他不甘心!

    他恨自己无力!

    再给他一点时间,已经被重创的天门城主活不了的。

    不,他还有机会!

    下一刻,吴奎山身上血色浓郁。

    看到这一幕,方平陡然骂道:“老子耗费无数代价,让你送死的吗?青狼王说了不算,槐王没终止赌约,他说了不算!

    快,斩他!”

    这话一出,一旁,李老头再也不犹豫了。

    再犹豫,没机会了。

    “放肆!”

    青狼王有些恼怒!

    他乃真王境强者,他说终止战争,此刻一位统领级武者居然敢反驳自己!

    方平大喝道:“这是武王和槐王的赌约!”

    这话一出,青狼王冷哼声在方平耳边炸裂,下一刻,遥远的方向,三道强大的精神力同时席卷而来。

    青狼王传音的这瞬间,已经向槐王转达了一切。

    他还不屑于坑死槐王麾下一位九品,没那个必要。

    “破空!”

    李老头大吼一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斩了再说。

    至于吴奎山……被波及就波及吧,自己想办法保命吧。

    他一剑斩出,吴奎山也是暴吼一声,身上血色浓郁,一拳轰杀而出。

    轰隆!

    一声巨响传遍方圆,天门城主也是疯狂大吼一声,身上金色浓郁,战争结束了,这些人指望这片刻功夫击杀了自己,哪有那么简单!

    被吴奎山一拳轰退了几步,下一刻,李老头的剑芒到了。

    虚空中,再次泛现出多道黑色裂缝。

    他用的《破空诀》,可是李振的看家本领,配合上他的剑道,一剑斩出,天门城主再次暴喝,剑芒未至,他身上已经出现多道血痕,金色血液滚滚滴落海中。

    此刻的他,已经被逼退到了禁忌海上。

    尽管如此,天门城主强行扭曲了身体,依旧避开了斩向他头颅的一剑。

    裂缝爆发,天门城主一条手臂直接被瞬间搅碎。

    可天门城主还是放声大笑起来!

    下一刻,一道宏大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冰冷的寒意,冷漠道:“战争结束!”

    “不!”

    吴奎山和吕凤柔都是满眼血红,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一点,再给他们几分钟,他们就能斩杀天门城主了。

    可现在,真王强者出面了。

    斩杀了天门城主,那张涛就会承受巨大的压力,甚至会面临上一个赌约被撕毁的窘境。

    吴奎山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可他不甘心啊!

    他恨自己无能为力,为什么做不到一剑斩敌,这一次和天门城的大战,真的让他感受到了无力。

    他以为自己很强大!

    可事实证明,他不算什么,他做不到越阶杀敌,地窟的这些城主,手持神兵之后,比他想象的更强。

    他以为自己很强,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吕凤柔也是红着眼,朝禁忌海方向飞去。

    陈耀庭一把抓住了她,任她挣扎,也没放开她。

    就在这时候,方平随意抛出一团金色光芒,冷哼道:“战争结束,那就送你疗伤吧,养好伤,等我来杀你!”

    天门城主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到了极致的神色!

    他感受到了,那是不灭物质。

    不存在任何攻击能力的不灭物质,而非破灭之力。

    这……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意外。

    不,不对劲,怎么可能!

    敌人怎么可能送不灭物质给自己疗伤?

    有阴谋!

    方平抛出这一团不灭物质,连精神力辐射过来的几位绝巅都没吭声。

    这一刻,该说什么?

    战争结束了,地窟真王不许人类击杀天门城主,可人家送出了不灭物质,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方平抛出这团不灭物质的时候,狡张大了嘴巴,满眼的激动。

    好多!

    它也想吃!

    不过这团不灭物质速度极快,直奔天门城主而去。

    狡一看在禁忌海上空,犹豫了一下,没敢去抢。

    天门城主则是皱眉,瞬间移动了一下身体,避开了不灭物质团。

    阴谋!

    肯定如此!

    此刻的他,受伤极重,的确需要大量的不灭物质恢复,可他不会用敌人的。

    谁知道敌人想做什么?

    还不如等自己恢复……

    他正想着,下一秒,水底下忽然飙射出大量的肢体。

    有触角,有爪子,有蟹螯……

    这些肢体,大半朝那团不灭物质扫去。

    也有不少妖兽将目标对准了天门城主,无他,一位受伤极重的九品,也是大补品。

    拖下去吃了,也许可以感悟对方的本源。

    “不!”

    天门城主惊惧暴吼,急忙往禁忌海外冲来。

    而他没看到,方平早在抛出这团不灭物质的同时,一连丢了七八团不灭物质给狡。

    狡此刻都呆住了!

    因为厨子给它传音了……让它干坏事!

    干不干?

    干不干?

    好挣扎!

    好挣扎啊!

    “阿嚏!”

    下一刻,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夹杂着不少能量之力,破灭之力,天地之力,精神力……一起喷了出去。

    狡一脸无辜,我打了个喷嚏。

    没事的吧?

    这团混杂的能量,还夹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方平看着都觉得恶心。

    狡都八品了,他么的,怎么体内还有这些玩意?

    而这团黑漆漆的东西,飙射而出,一眨眼,击中了正往回跑的天门城主。

    天门城主之前被吴奎山和李老头击成重伤,海底的那些妖兽又盯上了他,正在纠缠他,这一个喷嚏,可是八品妖兽全力以赴的一个喷嚏。

    这一下子碰撞到他,直接撞的他后退一步。

    这一步之遥,也成了永别。

    “不!”

    天门城主满脸的疯狂和不甘心!

    他已经逃脱一劫了!

    他已经从蛇王他们手中逃生了,可最终……他居然被一头妖兽给阴了!

    这一刻,天门城主谁也没看,血红色的双眼死死盯着狡。

    而就在他身后,这时候,四五头妖兽的肢体,瞬间缠住了他。

    “金角兽!”

    那带着怨毒到了极致的吼声,传遍了方圆百里。

    狡一脸无辜,我真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天门城主甚至都来不及自爆,直接被拖入了水中。

    海水,开始剧烈翻滚起来。

    金色的血液,开始往上涌。

    方平不知道是天门城主斩杀了妖兽,还是妖兽在分食天门城主。

    不过,方平觉得不用考虑太多。

    下方刚刚冒出的妖兽肢体,多达十多种,而且实力都极强。

    已经被重伤的天门城主,要是这都能活,方平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亲眼看到对方死亡。

    直到这一刻,可能是精神力覆盖太广,有些延迟,槐王忽然怒道:“好,很好!”

    在他宣布战争结束的时候,复生武者的一位统领,丢出来不灭物质。

    而金角兽……它一头八品妖兽,居然打了个喷嚏!

    “青狼王!本王要杀了它!必须!一定!”

    此时此刻,槐王无比的肯定。

    他要杀了这头妖兽!

    太疯狂了!

    这头妖兽从一开始就在参战,就破坏了他的大事,如今更是坑杀了他在南七域最后一位神将强者。

    不杀了金角兽,他槐王没脸再回去了。

    话落,槐王再次怒喝道:“武王,战王!本王认输,但是本王要入境!本王保证,不会对复生武者出手,本王只杀这几头妖兽!”

    这一刻,槐王怒到了极致!

    他的大事,被几头蠢到极点的妖兽给毁了,他不甘心!

    而一旁的狡,这时候满眼的呆滞。

    “吼吼吼……”

    狡急忙大吼起来,我只是追杀诛杀使者的恶徒,只是打了个喷嚏……

    “鳄王!本王要亲自诛杀它,百兽林可有意见?”

    槐王的声音带着冰冷到极点的寒意,远处,一头还没赶来的九品兽王,大吼了几声!

    百兽林没意见!

    这一次,金角兽把槐王得罪狠了,为了一头八品妖兽,彻底和槐王撕破脸,百兽林也不愿意。

    更何况……这几头妖兽不安分。

    鳄王来的路上,路过妖凤城,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金角兽说是追杀木王,为百兽林报仇,可这家伙一直打妖木城巨矿的主意,百兽林谁妖不知?

    一头不安分的妖兽,一心想着突破境界……百兽林不需要这样的属下。

    “吼吼吼……”

    狡彻底急了,急忙朝方平大吼。

    真王不入境,这是惯例。

    何况,这是方平指使它干的,他说没事的。

    他老祖就在御海山!

    只要他老祖不让槐王入境,哪怕槐王再愤怒,那也没用的。

    百兽林会亲自对它动手吗?

    不会的!

    其他城池,也不会的,因为他们不是槐王的人,而它和几个弟兄,实力都极强的。

    方平见状叹息一声,大声道:“老祖!真王不入境,可否救狡一命?”

    “方平……”

    张涛声音缓缓响起,平静道:“这是地窟内部的纠纷,和我人类无关!战争已经结束,我人类赢了,槐王愿意认输,既然答应不会对我人类武者出手,那一切到此为止。

    槐王要入境……我不会阻止。

    当然,我会随同槐王一起入境!”

    随同,那是因为防止槐王冲入通道,进入地球。

    至于杀狡……和他何干!

    “老祖!”

    方平满脸怒色,大吼道:“不,狡这一次帮助了我们,没有它们,我们赢不了战争!老祖,保它一命,求您了!”

    “方平……哎,痴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狡只是为了好处,为了巨矿和不灭物质,才会出手,而非是为了你。

    我不会为了一头妖族,坏了我人类大事的。

    战争已经结束……槐王,你我一起入境吧!”

    “武王,本王愿赌服输,此战,你复生之地赢了!那就一起入境!”

    下一刻,御海山方向,两道通天的气势威压爆发。

    狡惊恐地大吼起来!

    其他三头妖兽,也是惊惧万分。

    真王入境了!

    御海山距离此地不到2000里,以真王的速度,很快可以抵达的。

    这一刻,方平忽然满脸悲哀,大声道:“快走!逃,去界域之地,快!狡大王,是我连累了你,可来不及了!”

    话落,方平丢出一大团不灭物质,大声道:“珍重!槐王不敢入界域之地,快!努力修炼,争取进入真王境,狡大王……是我无能……”

    “吼!”

    狡不甘怒吼!

    怎么会这样?

    槐王入境了!

    接过方平丢来的不灭物质,狡疯狂咆哮一声,不知是愤怒还是绝望不甘,却是再也不敢逗留,暴吼一声,带着三头妖兽疯狂朝西方的界域之地逃遁而去。

    那速度……快到了极致!

    等它们跑远了,方平轻声道:“我也算对得起你了,咱们两清了。”

    本就是为了利益而合作,方平心中有点淡淡的伤感,却也谈不上难受。

    狡和他,从头到尾都是因为利益而合作。

    狡坑了他很多次,他也坑了狡,而且这一坑……坑的对方一辈子都未必敢出界域之地了。

    而且,能不能抵达界域之地,都是难说的事。

    狡这四头妖兽,跑的飞快。

    万蚁沙漠的妖兽没有阻拦,因为它们的一头八品尊者也在其中,这让远处的几位兽王此刻都没回神。

    真王入境了!

    这几头妖兽,最终因为贪婪,不得不亡命天涯,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逃过真王的追杀。

    此刻,御海山那边,一道贯穿天地的威压也速度快到了极致,朝西方界域之地飞去。

    “狡大王!珍重!一路顺风!千万要活着!”

    方平大吼一声,声传几十里,我这一片诚心,也没谁了。

    人类和妖兽,能结下这样的友谊,千古难得一见。

    “吼!”

    遥远的地方,狡再次暴吼,方平这次没听出啥意思,大概狡也很复杂。

    它好像被厨子给坑了……可厨子在真王面前为它求情,临别时候还送它珍贵的不灭物质,指点它往哪跑才能逃生……

    这算被坑了吗?

    狡不知道,所以狡很复杂。

    陈耀庭和铁头,此刻都一脸复杂地看着方平……你……你真是良心大大的坏了啊!

    哪怕吴奎山,也是又哭又笑,是真的哭了。

    一边哭着,看着海面慢慢平复下来,一边笑着,声音沙哑道:“它……它也算我的恩人……”

    狡的一个喷嚏,断绝了天门城主的最后一条生路。

    可现在……狡算是承受了槐王所有的怒火。

    槐王不好对人类下手,因为之前是战争,最后……方平送的是真的不灭物质,尽管所有人都明白,他要坑杀天门城主。

    可送不灭物质,算是违规吗?

    槐王不知道,也不想再说,妖木城主死了,那就死了好了。

    可心中那口火气不发泄出来,他怕自己会疯。

    所以,他要发泄,这个发泄对象就是狡。

    而狡……最终那个喷嚏,也是因为贪婪,以及方平的忽悠。

    方平说真王不会入境,这是事实,很多年没出现真王入境的事了。

    真王不入境,它没什么好怕的。

    哪怕九品强者,也不敢贸然跟它开战。

    可真王入境了!

    这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另一边,吕凤柔则是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口中念叨着“朵儿”,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李老头也是泪流满面,有些癫狂,顾不得已经苍老的身体。

    赢了!

    杀了天门城主这个刽子手了!

    61年,魔武征战了61年,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有亲人,有朋友,有老师,有学生……

    61年的血仇,随着天门城主这个最大的刽子手死亡,报仇了!

    “老师!阿玉!报仇了!”

    李老头满头白发,苍老无比,却是放声狂笑,平日珍爱的别人不能碰的长生剑,此刻也被他如同烂铁一般,丢在了一旁。

    方平很难感受这种情绪,他想弄死天门城主,可以说完全是因为吴奎山、吕凤柔这些人。

    杀了天门城主,他真算不上太激动,只是觉得战争总算结束了,自己可以去清点战利品了而已。

    不过在场这几人,此刻都有些癫狂了,方平也不好开口。

    这些人,需要好好发泄一场了。

    吴奎山的女儿、学生、朋友都死在了对方手中,吕凤柔也是,李老头虽然平日不说什么,可十年的沉寂,老校长的战死,都让他压抑无比。

    老校长战死之后,他奔赴南江地窟,就是存了求死之心。

    至于“阿玉”,方平尽管觉得这时候不该去想,可心中还是忍不住去想了一会,李老头的爱人吗?

    李老头没结婚,这个他是知道的。

    可能是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武者,果然人人都有一段故事,一段不想去回忆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