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25章 老吴,你被流放了(万更求订阅)
    城内。r?an w?e?n w?ww.ranwen`com

    众人开始打扫战场。

    而方平,拿到了阵亡名单。

    当看到那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名字掠过,方平忽然没了刚刚的兴奋。

    远处,张语靠在墙脚,怔怔走神。

    更远处……谢磊正抱着双膝,如同被人遗弃的小狗,独自蜷缩在角落。

    张紫薇战死了!

    方平也是才知道张紫薇战死了!

    谢磊和张紫薇这一对情侣,是魔武人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同届,同班,同导师……

    一个三次淬骨,一个二次淬骨。

    一个五品中段,一个四品中段。

    方平记得张紫薇,记得挺清楚的,当初特训班开启,他挑战过张紫薇,还打伤了她,他还记得,打伤的是她的胸部。

    那个女生,那时候是那样的气愤和恼火。

    方平一度怀疑,谢磊非要和自己抢社长,就是因为自己打伤了他女朋友。

    当然,谢磊没有在他境界低的时候挑战他。

    这个魔武除了方平以外,唯一一位三次淬骨的武者,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不屑欺负弱小者。

    而今,他的女朋友战死在这,这对人人羡慕的情侣,从此天各一方。

    “金磊、郭盛……”

    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方平忽然少了许多兴致,不到300人的伤亡……大胜!大捷!

    可这是200多条人命!

    胜利的喜悦,也许让无关者兴奋,可这些死去亲人朋友的人,能兴奋起来吗?

    一旁,陈云曦走了过来,看他在看阵亡名单,轻声道:“战争就会有人死亡……”

    方平看着她,忽然道:“如果这一次输了呢?你们都在崇拜我,佩服我,感激我……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其实是在拿全校的人性命在赌!

    赌一场胜利!

    赌我们能赢!

    如果狡不参战,也许结果会被逆转,此时此刻,输的就是我们!”

    “战争本就是如此!”

    陈云曦这一次没再附和他,正色道:“人类势弱,每一次战争,只要有赢的希望,哪怕很小,可只要可能会赢,那就值得去赌!

    我们不知道吗?

    知道!

    老师们不知道吗?

    也知道!

    就连张部长,他也知道!

    没有必胜的战争,我们是弱者,哪怕我们是强者,也会有失败的可能。

    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所有人都义无反顾!

    人类不如地窟,全面大战之下,人类可能会灭亡,部长他们知道吗?

    可他们也义无反顾,他们也在拿人类的命运去赌,可是不如此,又能如何?

    坐以待毙吗?

    方平,我们只需要结果,结果是好的,那就足够了!

    你不去做,谁知道这一场战争能赢?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好的超乎我们想象,好的让张部长他们都觉得你很厉害,同学们和老师们的死亡,并不是你的错!

    这时候的你,可以去悲伤,但是不能放弃,不能因为死了人,就怕了,就觉得不该去做……”

    方平深深看了她一会,半晌,忽然笑道:“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说啊!”

    陈云曦忽然脸红了起来,片刻后,支支吾吾道:“是……是校长他们,他们说你现在恐怕有些想法,教我这么说的……”

    方平失笑,无奈道:“校长……算了,不说他了。”

    说罢,方平看向远处的谢磊,轻声道:“张紫薇战死,他恐怕很难受。云曦……你说……”

    陈云曦猛然摇头道:“你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一天,我也战死在了地窟……”

    “云曦……”

    “你听我说!”陈云曦看着他,笑容灿烂道:“武者不避讳死亡!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一天,如果我真的死在了地窟,不要为我落泪,不要为我悲伤……

    因为我印象中的方平,向来都是最坚强的男人!

    他不会因为自己家境一般,就放弃了理想,放弃了希望。

    他就像小草一样,在烂泥中挣扎、成长,他觉得自己可以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那他就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你可以为了修炼,嬉皮笑脸地去兜售他的丹药……

    他可以为了老师们更强,去低三下四地讨好别人。

    他也可以为了大家,付出他能付出的一切……

    他受伤了不会哭泣,再重的伤,也是笑口常开……

    这样的男人,就不该因为女人而哭泣,而悲伤。

    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方平,而不是因为女人颓废的方平,如果我真的死在地窟,你记得帮我报仇就行,多杀一点敌人,杀的他们胆寒!

    杀的他们再也不敢入侵人类世界!

    那你就是我的大英雄,无人可以超越的大英雄,这样的方平,才是我陈云曦应该去爱的方平!”

    方平看了她一会,许久,笑道:“不会死的,都不会的。地窟迟早会被平定的,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朝夕不保的日子了。

    你把我说的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反驳了……

    好了,不用安慰我了,我还没到这么脆弱的地步。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毫无价值,所以不要轻易去死。

    我可是领袖,是天帝,一点点挫败,不会让我质疑自己的。”

    陈云曦好像松了口气,很快笑道:“那我去打扫战场了。”

    “嗯,去吧。”

    等陈云曦走了,几道人影闪现。

    方平笑道:“几位老师,我有这么脆弱吗?也许有点悲伤,可也没到自我否定的地步。”

    吴奎山看了他一会,轻叹道:“你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

    “死人嘛,我见的多了。”

    方平平静道:“灭了天门城,报了血仇,收获巨大,培养更多的强者,这样才会少死人,我明白这个道理的。

    再说句现实点的话,今日死的不是我的亲人,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觉得死人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方平的亲人战死在了地窟……

    麻烦校长打醒我,让我振作起来,让我去报仇雪恨!

    我不会颓废的,云曦说的没错,我就是烂泥地的一棵草,我只会越来越强大,而不会越来越废。”

    人群中,陈耀庭淡笑道:“我孙女该说的都说了,你就没点表示?”

    方平看了老陈一眼,笑道:“表示,有啊,我想好了,等我成就绝巅,我就娶她当媳妇,怎么样?”

    “……”

    陈耀庭低骂一声!

    逗我呢!

    你小子啥时候能成绝巅?

    众人都是失笑不已,一扫刚刚的伤感。

    战争之后,看到同袍战死,伤感是必然会有的。

    可作为强者,弱者可以悲伤,他们不行,起码不能在人前表现出来。

    如今的方平,不单单是学生的领袖,他还是魔武的顶梁柱之一。

    所有人都相信他!

    相信他可以带领魔武走的更好!

    如果不相信他,张涛会让他开启这样的战争?

    本源绝学拿去赌一次机会!

    吴奎山这些人也都信任他,哪怕年纪不大,可他会给大家带来奇迹的。

    现在,奇迹出现了。

    所以方平不能出事,他出事,这一战建立起来的信心,会瞬间崩溃。

    看着大家的表情,方平忽然露出自恋的表情,有些陶醉道:“原来我已经这么重要了,重要到……学校没校长,完全没问题嘛!”

    吴奎山哭笑不得,吕凤柔则是笑容满面道:“你比他重要。”

    无他,方平坑杀了天门城主,吕凤柔觉得,吴奎山再强也是废材,说来说去,最后替她报仇的还是方平。

    吴奎山真的无奈了,这算什么?

    被嫌弃了?

    自己现在比之前更强大了,本源路上走出一截距离了。

    九品境,绝巅之下的划分很含糊。

    分的其实就是本源路走多远,走的远,才能更强。

    说不上什么初中高段,一个简单的划分罢了。

    他本源路走的远,意味着战力恐怕胜过不少老一辈的九品,哪怕没有神兵。

    自己这么强大的人物,居然会被嫌弃,没天理了。

    开了几句玩笑,方平轻咳一声,刚想开口,吴奎山忽然笑道:“不管如何,剿灭天门城,也是在我任职期间完成的,方平,你要努力了!”

    我任职期间,做出了这么大的功绩,灭了一座王城。

    你方平真要当上了校长,那得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才行?

    灭了一窟,还是剿灭了禁区?

    方平脸色一僵,老吴抢功啊!

    不过没法说理去,谁让人家老吴是校长呢。

    为了不让老吴高兴的太早,方平笑呵呵道:“校长,该算账了。”

    “嗯?”

    “这次算收获8万亿好了,我要分红,按照功劳比例,我要分20%,16000亿!”

    方平说着,又道:“所以那条矿脉,三分之一是我个人的。”

    “……”

    几位宗师一脸茫然,你要干嘛?

    “我准备在这三分之一矿脉上,自己建一个能源晶打造的大房子,以后我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了。”

    “方平……”

    李老头欲言又止,你干嘛啊?

    魔武又没说不给你修炼,还要算的这么清楚?

    方平一脸认真道:“公是公,私是私,要公私分明。魔武毕竟不是家天下,现在校长是校长,如果不是校长当校长呢?

    如果张部长重新安排人来当校长了呢?

    该算账,那还是要算的。

    校长,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吴奎山沉吟片刻,点头道:“可以。”

    说罢又道:“我会和张部长说明情况,这一战,你居功至伟,20%不算多。”

    方平闻言顿时笑道:“那就行,当然,矿脉我还会埋在魔武地下的,但是还是要切割开,没有我允许,我不会让人进入我的矿脉修炼的。”

    众人失笑,也不想说什么。

    方平又道:“至于刚刚挖的矿,说好了八二分账,我八成,剩下的两成……没了。”

    “……”

    众人呆滞,怎么就没了?

    “狡的出场费,没办法,狡那边我花了太多不灭物质,现在狡不知生死,作为中间人,我得帮它存着,它又得还我钱,所以就抵消了。”

    一旁,李老头哭笑不得道:“之前挖了多少?”

    “不多,也就两吨的样子,这才多少?全九品能源石才12000亿,何况不是,折价一半,6000亿,两成才1200亿,没多少。”

    众人不说话了。

    方平继续道:“至于天门树的尸体……李老师,您的那一份,算利息了。”

    李老头一脸呆滞!

    利息?

    连本钱都没还?

    方平很认真地说道:“只能算利息,欠债还欠着。”

    没办法,李老头欠的钱,其实很多一部分给他算过财富值的。

    算过财富值的东西,哪怕现在还给了自己,那也不算净增长的。

    可利息……那就是自己的额外收获了。

    方平见吴奎山要开口,笑呵呵道:“校长之前也出力了,您的那份……算复神丹、金身丹这些东西外加利息吧,您欠我的1000亿,还得继续欠着。”

    吴奎山心累,不想说话。

    “这么一算,我分16000亿的矿,我自己这边的6000亿矿都是我自己的了。还有天门树的遗骸和生命精华,也都是我的了。

    这么一算的话……没多少嘛,也就2万5000亿的样子。”

    方平摸着下巴盘算了一下,也就赚了一倍而已。

    至于不灭晶那些,他没去管。

    那些都是财富值转换的,现在就算算成钱,给了他,他也不涨财富值了。

    灭了一座王城,自己居然就弄了这么点东西,这人多了,分赃之后果然分的少。

    自己要是一个人灭掉了王城,全是自己的。

    那才是发大财!

    可惜了啊!

    不过一个人分全部战利品的20%也到了极限了,再要……那就让人觉得自己太贪婪了,他可不是那种人。

    而且张涛也未必会答应。

    “哎!”

    方平叹息一声,财富值才涨了一倍而已,没多少嘛。

    不过……不对啊!

    方平忽然想起来了!

    我还拿到了两万多亿的资源呢!

    这么一算,那就是三四万亿了啊!

    方平舔了舔嘴唇,这么算下来,那就赚的不少了。

    至于一旁李老头几人一脸呆滞,方平没管他们,你们别管我干嘛,反正东西是我的,那要算清楚。

    魔武哪天真的成了他方平私人的了,那他不在意这个。

    可既然不是,当然要算明白了才行。

    虽然方平说着分赃结束了,不过系统没给他增加财富值。

    方平知道,大概是因为还没结算清楚,等结算清楚了,应该就没问题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数据:

    财富:610万点

    气血:17000卡(17009卡)

    精神:2000赫(2145赫)

    破灭之力:??(??)

    淬骨:177块(100%),29块(90%)

    储物空间:1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财富值没多少了,还得趁早结算了才行。”

    心中咕哝一句,方平出声道:“老师,天门城如果不放弃的话,那就需要有强者镇守……”

    吴奎山见他看着自己,一脸无语道:“你的意思是?”

    “校长,能者多劳。您在哪修炼都是修炼,在这多好。您现在是我魔武的顶梁柱,您在这坐镇,那才可以震慑四方。

    为了一座空城,和您这样的强者开战,有意义吗?

    地窟武者现实的很,没有好处的事,让他们和您开战,不可能的。

    所以您来了,这边才能成为我们的驻地,李老师都不行,他生命力流逝的快,其他人不怕他。

    而且您一个人在这坐镇就行,学校的宗师都可以不用来的……”

    吴奎山心累的厉害,你要流放我了?

    你要把正职的校长给流放了?

    你小子心真黑啊!

    四处看了看,自己老婆一脸的无所谓,李老头一脸赞同,刘破虏居然都点头不已,觉得这主意不错。

    “哎!”

    吴奎山一声长叹,我都没开口,这就被流放了……

    至于老黄和唐峰,不用问了,大概也没意见的。

    “我坐镇这边……那学校……”

    方平笑道:“学校那边,您也是时常闭关,就不用操心了。校长,有空我会让老师来看您的……”

    吕凤柔瞪了他一眼,这小子说这话啥意思?

    吴奎山哭笑不得,玛德,自己老婆来看自己,还用你允许的?

    不对啊……自己就这么默认在这坐镇了?

    方平却是不给老吴发难的机会,很快,走下了城主府,朝城内走去。

    这一路上,“方校长好”的问候声不绝于耳。

    当然,大部分都是学生,导师们一般没喊。

    可尽管如此,城主府这边,吴奎山还是摇头不已。

    方校长好?

    哪门子的方校长!

    一个见习生罢了,比自己这个正牌还要正牌,没天理了。

    “哎!真被这小子夺权了,七品夺权九品,我算不算最怂的九品?”

    一旁,陈耀庭鄙夷道:“捡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愿意,让这小子去京南武大,我马上让他当校长……”

    吴奎山矜持道:“陈老说笑了,方平毕竟出自魔武,年纪还轻,魔武好歹还有多位高品照看着,京南……大概撑不住。”

    也不看看你京南啥条件!

    就你一个八品,你撑得住吗?

    这小子惹祸能力,现在连魔武都快罩不住了,你还要他去京南,老头子头真铁。

    陈耀庭无言以对,想想也是,别的不说,就这样的大战,京南武大可以发动的起吗?

    ps:更新无力,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