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85章 都是狠角色(万更求订阅)
    10月3号,方平突破到了八品。?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没人知道,此刻的方平已经不声不响地晋级到了八品境。

    从地下矿脉出来的时候,方平依旧是七品的气息。

    他自身伪装气息,10点财富值一分钟。

    一小时也就600点,一天一万多点的消耗,方平完全不在意这点消耗,伪装个七八天不算什么。

    没人知道,方平突破了。

    魔武除了少数几位知情人,其他人也不相信,因为这不是方平的风格。

    不声不响的突破……那还是方平吗?

    从地下矿脉出来,方平看到了下方双腿颤栗的方圆。

    三天了!

    这丫头顶着几百斤重的能源石,在这站了三天了。

    方平真的很意外,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难受。

    妹妹……好像真的长大了。

    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妹妹能有这样的毅力。

    “哎!”

    一声轻叹,说不出的复杂。

    ……

    10月4号,方平没忙别的,而是准备帮秦凤青突破。

    没有选择在矿脉中,方平担心会引爆矿脉。

    南区,海边。

    这一日,魔武宗师几乎都来了。

    人群中央,秦凤青喜笑颜开,围着中央的那个大水晶炉子转悠,咧嘴笑道:“这炉子谁打造的,漂亮是挺漂亮的,该雕刻点花纹出来……”

    吴奎山没理他,这一次他从地窟出来,暗地里帮方平护道,明面上却是为了秦凤青。

    任何一位有望宗师的强者,突破宗师,都是大事。

    可秦凤青不是突破,这家伙到现在还头顶金蛋种树呢。

    吴奎山轻轻吐了口气,许久,看向喜笑颜开的秦凤青,沉声道:“秦凤青!28年前,我还在魔武当导师,当年,你的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魔武!

    老校长看他天资出众,几年没有收学生的校长,收下了你的父亲!

    你父亲也不负众望,短短数年时间,进入了中品境!

    那个时代,和现在又不同,全都靠自己苦修,连气血丹都没几颗,那时候的气血丹还没现在效果强,地球上能量几乎没有丝毫。

    就这样,你父亲还未毕业就进入了四品境,被誉为当代最有希望进入七品的天骄!

    和你父亲相比,当年的李长生也差一些。

    毕业后,你父亲也进入了魔武当导师,和我们成为了同僚……

    你母亲,只是位普通人,你父亲和你母亲结婚,就是希望自己的妻子不用去地窟,不用知道他在做什么,自己有了儿女,你父亲也曾和我们说过,不希望他习武!

    哪怕我们笑话他,说他没魄力,没血性,他也从不在意。”

    “你的父亲,是个温和的人,当年在魔武,没人不说你父亲好,哪怕天资纵横,30岁不到进入五品,也没有任何骄傲……当年30岁不到修炼到五品,堪比现在的七品难度!

    正当所有人以为你父亲可以成为魔武继校长和刘老后的第三位宗师级强者,意外发生了!

    天门城暴动,你父亲征战地窟,死在了地窟……

    那时候,你还小,你父亲临死之前,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哪怕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放不下你,放不下你的母亲……”

    “绝命刀秦南生,那个时代最耀眼的天才!耀眼到,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死,偏偏,他死在了地窟,34岁就死在了地窟……

    你是秦南生的儿子,你是绝命刀的儿子,秦南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儿子不会成为一名武者……可悲,可又可敬。

    那时候,不是现在,那时候,武者是真的苦,太苦了。

    苦到凡是强者,无一例外,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武者,自己的后代战死在地窟……”

    这一刻,吴奎山话很多,甚至有些感同身受。

    当年,他比秦南生桀骜,秦南生这个最耀眼的天骄,不敢让儿子习武,他偏偏要让女儿习武!

    秦南生娶了普通人当妻子,他娶了吕凤柔这样的强者当妻子。

    两人的选择截然相反,可那个年代的武者,越强越悲哀。

    他的女儿死在了地窟,秦南生更是早早丧命地窟,留下孤儿寡母。

    可有时候,命运真的无常了。

    秦南生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妻子儿子可以安安生生地过一辈子,谁料到,他的儿子,却是在他死后考入了魔武。

    不但考进了魔武,还成为魔武学员当中,最疯狂的武者!

    一次次地下地窟,一次次地去赌命,一次次地去冒险……

    秦南生恐怕不会想到这一幕!

    大概也不想看到这一幕!

    吴奎山脸色愈加复杂了,轻叹道:“如今,你进入了精血合一境,这是喜事,也是好事。

    凤青,你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平安,而今,你要烈火锻身,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道消。

    如果你父亲知道,你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死在了我们面前……日后去地下见了你父亲……哎……”

    秦凤青笑呵呵道:“校长,您这是咒我?我会死在这?别开玩笑了!”

    秦凤青环顾一圈,笑道:“我没那么容易死,区区能量火焰锻身,这都死了,那我干脆别习武了!也不用说我那死鬼老子,他的想法是他的想法,他又没跟我说过。

    我要是不习武,现在我在干什么?

    朝九晚五地去上班?

    一个月挣那么三五千块,娶个不知道有没有共同语言的媳妇,然后传宗接代?

    看到武者,羡慕的眼红?

    我成武者,我从不后悔,我见识到了新世界,我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一切,我经历过的精彩,普通人能懂吗?

    我23岁,可我见到的,看到的,经历过的,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感受到的!

    我可不想有一天,因为地窟入侵,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死了,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我这人,没别的,就一点,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我秦凤青死了,那杀我的人,我死了也要咬下他一块肉!

    死在这?

    怎么可能!”

    秦凤青哈哈大笑,一跃而起,站在了巨大的火炉上,看向方平,笑道:“来啊,你都答应了,快倒能源液烧啊!

    今日我秦凤青就要在这成就宗师!

    扬名立万!”

    方平扫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死了,你那哭的快瞎眼的老娘大概也活不了了。年轻的时候丧夫,年老的时候丧子,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

    秦凤青喝道:“这个时代谁不是如此!

    方平,知道我最看不起你的地方在哪吗?

    虚伪!”

    秦凤青骂道:“你他么真虚伪,你知道吗?

    走上了武道路,谁还有退路?

    你有吗?

    我有吗?

    你妹妹有吗?

    都没有!”

    “你明知道没有退路,只有一路往前,你偏偏要止步不前,非要说几句矫情话,在我看来,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没有退路的!谁也没有!包括那些普通人!”

    “地窟不灭,谁有退路?当年死的是我父亲,是的吴校长的女儿,是老家伙,是那些同学,那些导师……

    再过一些年,地窟还不灭,你要死,我要死……

    我母亲也要死!

    既然迟早都是一个死,聒噪什么!

    你以为你现在拦着你妹妹,你妹妹就不会死?

    迟早的事!

    人类输了,那就是全军覆没,逃亡,往哪逃?

    你不用刺激我,我也用不着你刺激,你干脆一点,果决一点,我倒是高看你三分,你废话连篇,我看不起你!”

    这时候的秦凤青,嚣张异常,骂起方平来,也是毫不含糊。

    方平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忽然转身就走。

    下一刻,秦凤青忽然惨痛无比,大声悲呼道:“方平,方校长,方爷!我错了,我就是开个玩笑,您别当真!

    别走啊!

    方爷,别走啊……”

    秦凤青欲哭无泪,急忙从大炉子跳下来,悲鸣道:“方爷,我错了,我刚刚膨胀了,您快回来……”

    李寒松:“……”

    吴奎山:“……”

    李长生:“……”

    这一刻,现场安静的诡异。

    李寒松抬头看天,天色真好,真美。

    秦凤青疯了吧!

    你他么还不知道方平什么人?

    这家伙只能捧,他可不会跟你来什么虚心求指点,虚心受教这么一说。

    你说的再有道理,除非你能干的过他,要不然你就是错的。

    你一个想借能源液的家伙,这时候不捧着,还非要说一点大道理……没打你算是对得起你了。

    ……

    几分钟后,秦凤青满脸谄笑,搀扶着方平走了回来。

    吴奎山几人都感觉没脸看了!

    秦南生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

    丢人不?

    这幸亏早早过世了,要不然,以前没死,现在也被气死了。

    “方校长,您看,现在可以烧了吧?”

    秦凤青一脸堆笑,方平扫了他一眼,半晌才道:“神兵先留下,烧死了,我多少能回点本!”

    秦凤青无奈,将神兵长刀丢下。

    “还有别的吗?藏了别的好东西吗?在地窟还有没有发现什么宝地了,都交代一下,免得浪费了。”

    秦凤青摸了摸裤兜,又摸了摸衣服,半晌才道:“要不把衣服脱了,待会反正也得烧了,免得浪费了。”“穷鬼!”

    秦凤青干笑,废话,我不穷能舔你吗?

    方平没再管他,走到炉子前,手中出现了一个大瓶子,盯着炉子看了一会,将能量液倒了进去。

    秦凤青有些激动,再次跃上了炉子上方的一个小平台。

    “烧吧!”

    秦凤青迫不及待,一旁,吴奎山众人都是沉默不语。

    方平最后问道:“没别的了?”

    “别的……没了,反正我没事。万一……玛德,有些煞风景了,万一有点事,那就给我老娘一口饭吃,说我发大财去了!”

    “好!”

    方平也不再说,精神力释放,陡然融入能量液中,精神之火瞬间点燃了能量液。

    “啊!”

    这刚点燃,秦凤青就惨呼一声。

    身上的衣衫瞬间化为灰烬,毛发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爽!”

    惨呼一声,秦凤青忽然狂笑起来,裸露着身子大笑道:“真爽!好爽!”

    这一刻,他身上不断有黑色雾状物升腾。

    “滋滋滋……”

    能量之火开始升腾,在他脚下一路蔓延,一路燃烧,没有烧毁肉身,而是点燃了他体内的能量和气血。

    “爽啊!”

    秦凤青大呼小叫,方平没管他,一旁,李寒松探手试了试,下一刻,无形的火苗在他手上点燃,李寒松眉头一皱。

    他的肉身强度,不比方平没突破前差多少。

    可这火苗在手上烧起来,也是疼痛难忍。

    “哎!”

    李寒松微微摇头,看着裸身的秦凤青,这家伙猖狂大笑,也不知道能强撑多久。

    方平和李寒松都后退了几步,其他人纷纷走了过来,吕凤柔瞥了一眼秦凤青,忽然喝道:“秦凤青,给老娘收敛点,要不然拍下视频传到网上去!”

    “……”

    秦凤青龇牙咧嘴,没办法,转身,屁股对着吕凤柔。

    多大年纪的人了,还在乎这个,女人……真麻烦!

    吕凤柔无奈,看了一眼他身上蔓延起来的能量之火,微微蹙眉,看向吴奎山。

    吴奎山摇头,设下屏障,很快开口道:“他体内的能量混杂太多了,这家伙区区4年时间,达到了六品境,即将七品,一次淬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其实都没4年,他进入大三才三品,两年时间,从三品快到了七品,就因为这些杂乱的能量撑起来的。

    现在要燃烧这些杂质,其实就是在烧他的本源力量,生命力量……我担心他未必撑的下去。”

    方平沉声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家伙自己选择的路,怪不得别人!他真死了,那也是他自己作的!”

    “哎!”

    几人再次叹息,一时间无言。

    而秦凤青,没再大叫,下一刻,忽然一脚踢飞了炉子上的平台,直接跳进了炉子中。

    方平眉头一皱,吴奎山更是低骂道:“玛德,这混蛋东西,一点不像他老子!”

    炉子,此刻成了大锅,秦凤青泡在能量液中,身上没有任何毛发,光着脑袋,声音沙哑,依旧笑道:“就该……就该……弄个澡盆子!

    打造这玩意的……完全……完全没考虑用户的想法,差评!”

    说话间,口中一口能量火焰喷出,一眨眼,舌头被烧的血肉模糊。

    方平脸色微变,低喝道:“玛德,闭嘴行不行!封闭所有毛孔,闭上你的鸟嘴,让能量内循环起来!”

    “嗯嗯!”

    秦凤青连忙点头,接着又没憋住,张开血盆大口,声音愈加嘶哑道:“卧槽,叫都不许叫,我不叫不舒服……”

    “滋滋……”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这家伙舌头烧的都快发黑了。

    方平脸色冷漠,也不理他。

    这下子,秦凤青闭嘴了。

    不但闭嘴了,想了想,忽然一头钻进了能量液中。

    “嗤嗤声”越来越大了!

    炉子上方,黑色的、血色的各种杂乱的能量,不断被点燃,被焚毁。

    方平几人都是有些无奈,这家伙体内的杂乱能量真的不是一般的多,这么下去,也许烧到最后,这家伙真要被烧成了渣。

    头顶上方,那个金蛋种树,这时候也摇曳不定,开始有崩溃的迹象。

    能量火焰,已经燃烧到了精神力。

    一声闷哼,从炉子中传来,精神力被燃烧,有多痛苦,恐怕也就自己知道。

    嚣张的秦凤青,这一刻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

    就在能量之火还在熊熊燃烧的时候。

    方平众人沉默之间,身边多了一道人影。

    “是条硬汉……可惜了。”

    方平扭头道:“有什么好可惜的?”

    张涛似笑非笑道:“可惜都快被你养成马屁精了,难道不可惜?”

    “他不拍马屁,您给他资源修炼?”

    张涛无言以对,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拍方平的马屁,好歹还有修炼资源拿,拍他老张的马屁……大概率是没有的。

    没再说这个,张涛看向众人道:“现在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一旦能量失控,控制不住,瞬间就会爆炸,连我也没办法逆转。

    被能量之火灼烧,遍布全身,他能不能持续控制住,我也不敢保证。”

    说着,又道:“当然,真要控制住了,燃烧了体内的杂质,对他好处也很大。相当于多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精神力都更纯净一些。”

    众人微微点头,一旁,李寒松忽然道:“加点不灭物质,能不能让他轻松一些?”

    张涛摇头道:“别乱来,不灭物质也是一种能量,强大的能量,破灭之力!一旦破灭之力被点燃,以他的情况,瞬间会被炸成碎末。”

    李寒松有些遗憾,方平也不由低骂道:“这家伙欠我一千多亿,这要是就这么死了,老子亏大了!最讨厌那些欠债不还的家伙,而且这次忘了打欠条,也不知道死了到哪要账去!”

    张涛瞥了他一眼,淡笑道:“指桑骂槐呢?”

    “没有。”

    “别太担心了,命硬的很,在地窟闯荡了这么久都没死,哪有那么容易死。

    倒是你,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方平无所谓道:“该准备的我都准备了,剩下的靠部长您了,我死了也没办法,刚好你们可以不用还钱了,还可以庆祝一下。”

    “小子,我欠你钱吗?”

    张涛笑了一声,玩味道:“我可不欠你钱,你是不是自我脑补上了?”

    方平翻白眼,也不理他,继续看向炉子。

    炉子中,能量之火升腾,能量液也在沸腾,秦凤青就一个光头头顶露在了外面,此刻头顶一片通红,气血上涌,头皮都在燃烧。

    “砰!”

    一声闷响从炉子中传了出来,方平眉头一皱,张涛见状精神力散发了出去,很快稳固了炉子,开口道:“想发泄,就发泄一下吧!”

    这话声音落下,炉中闷声更大了。

    轰隆隆!

    秦凤青一拳又一拳,轰击着炉壁。

    能量之火升腾的极高,一缕缕黑色雾气很快被烧尽。

    金蛋种树,这时候的树木已经枯萎,金蛋也在迅速坍塌。

    “还需要多久?”方平问了一句。

    张涛盘算了一下,开口道:“一小时左右!”

    方平脸色一变,低声道:“之前不是……不是说很快吗?”

    张涛淡淡道:“我跟他说过,他自己知道,谁说很快了?”

    “你……”

    “别看我,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方平深吸一口气,没再看炉子,沉声道:“11位八品武者,部长有人选吗?”

    张涛听到这话,有些头疼道:“你要求真多,还都得八品二锻的,华国榜单上的八品,总共也才100位出头,凑凑的话,八品二锻的大概也就十几二十个。

    一下子要我找11个……”

    “部长,闲话就别说了,直奔主题,有人选吗?”

    张涛瞥了他一眼,这小子今天火气不小啊。

    也懒得说他,张涛沉吟道:“八品二锻的没有那么多,总共给你找了8位,还有3位是八品一锻。”

    “也行,能挡住两位九品吗?”

    “难!邪教的那些救世长老,弱九品少,这一次根据情报,出手的有三、六、八、九四位长老,还有大长老暗中潜伏。

    这五位长老,弱九品,大概就九长老是,八长老难说,可能是,可能不是。

    11位八品一二锻的武者,对付弱九品,对付两个,拖住是没问题的。

    可一旦……当然,我会让他们竭尽全力,拖住八、九两位邪教长老。”

    “五个!”

    方平深吸一口气道:“他们能拖住两个?”

    “尽全力吧。”

    “那其他三个,都是本源道中的强者?”

    “是的。”

    “大长老多强?”

    “不确定,不过起码有华国排名前十的实力,我是说绝巅之下。”

    “排名前十……那岂不是和赵盟主他们差不多,这还是最低预计……”

    方平凝眉道:“陈校长八品三锻,有神兵在手。南校长八品五锻,算是实力极强,刘老才八品一锻……

    他们三位,最多能缠住六长老,如果实力顺序是按照这个来的话。

    最多如此,而且还极为凶险!

    那大长老和三长老……”

    张涛沉吟道:“三长老交给北宫,大长老这边……有点麻烦,当然,他未必会出手,真要出手,你放心,会有人拦住的。

    关键不在于这个,这一次,出动了五位救世长老,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全部!

    如果只是如此,那还可以撑住。

    可现在,二、四、五、七、十五位长老还没消息……”

    “龙王是几长老?”

    “七长老,不过他不能出手……”

    “那其他四人,有可能会出手?”

    “对。”

    “这些人,不是已经知晓几人的消息了吗?要不直接击杀了他们算了……”

    “不行,打草惊蛇那就麻烦了。大教宗是谁,其实我们还是很好奇的,这家伙隐藏的厉害,要是绝巅之下还好,一旦是绝巅……大战一起,有些事就很麻烦。”

    方平无言,又过了片刻才道:“邪教也有七八品的强者,一旦多来几位,那就不会按照我们的预期来了。

    还有,大教宗如果不是绝巅,那未必会在御海山,可能会出来,他出手,那就更麻烦了。”

    张涛点了点头,看向方平道:“是很麻烦,也很危险。现在后悔的话,给你一次机会!不行的话,就直接击杀了知晓身份的几人,震慑邪教,这样也可以,起码短期内这些家伙不敢再冒头了。”

    “未知才危险……”

    方平呢喃一声,很快道:“部长,精神力分化体拿到了吗?”

    张涛也不废话,随手丢给他一柄玉色小剑,“李振的,干掉两三个弱九品没问题,遇到本源道强者,除了排名前三的长老,其他的也有希望干掉。”

    “您的呢?”

    “我近期不能再分了,再分会出麻烦……”

    方平见他不像说假话,有些头疼,这么说,遇到前三的长老,还是极其危险的。

    下一刻,张涛忽然笑道:“不能分了是真的,不过也没什么,我给你准备了十几个假冒的,带着我的气息,吓唬一下他们也是好的。

    到了关键时刻,拿出来,也能吓唬住人的,抓到机会就跑,不行的话,就收敛了气息躲进海里,哪有那么容易找到你。

    小子,这个看你自己了,能拖住就拖,拖不住就撒丫子跑吧。

    至于刘破虏他们……对方的目标是你们,杀了他们没好处,你跑了,他们大概也不敢久留。

    明白我的意思吗?”

    方平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从张涛手上接过十几本水晶书,又道:“要不您再弄十几把小剑,我把真的混在假里面,看看能不能阴死几个。”

    张涛失笑,回道:“行,回头我让李振再弄一些。另外,当天地窟恐怕要出不小的麻烦,你小子就别给我们增加麻烦了,别往地窟跑,往海里跑……”

    “知道了。”

    “……”

    两人交流了一阵,确定好了大概,方平没再说话,而是看向了炉子。

    这时候,炉子中已经是血红一片,那是鲜血!

    能量火焰,其实不燃烧肉身。

    鲜血……那是秦凤青自己弄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方平眉头紧蹙,张涛也是轻叹一声,是个狠角色,就是不知道这一关到底过不过的去。

    ps:基础欠更两更回头补,昨天码字太晚,今天码字打瞌睡,就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