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02章 哪得清闲
    新闻发布会所在大楼。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顶楼。

    咖啡厅。

    人很少,大厅中三三两两坐着一些人,都是武者,也都是强者。

    四周,都是观景窗,京都大地,一览无遗。

    方平和张涛找了个地方坐下,周围的那些武者朝二人点头示意,却也没人上前打扰。

    “地方不错吧?”

    张涛靠在椅子上,姿态轻松道:“在这观景,比你在那个塔上可要好多了。”

    方平不动声色道:“在这观景,也更容易发现哪里有八卦,可以随时去听听……”

    张涛瞥了他一眼,愈发慵懒,整个人都躺在了椅子上,淡笑道:“少跟我来这套,指桑骂槐的事再来几次,老子压不住火气,直接就拍死你!”

    说罢,又笑道:“听八卦不是主要目的,京都大地,有两大地窟,华国帝都所在,这里不能出问题。

    我得时常巡视,以防邪教潜伏。

    你真以为我闲的?”

    不管方平信不信,张涛自己是信的,说话间,服务员已经端上了咖啡。

    这里的服务员,只是普通人,并非武者。

    在这样的地方,全是武者来消费的地方,服务员不是武者,还是让方平有些意外的。

    见方平看着服务员离去,张涛笑道:“别看了,就是普通人。就是个消遣的地方,武者在这岂不是浪费了。”

    说罢,朝窗外看了看,面带笑容道:“乱吧,乱一乱也好。这些年来,为了封锁消息,为了不让这些民众知道真相,很多人哪怕战死在地窟,也要找个理由,可笑的理由。

    军演时意外牺牲,驻守边疆,意外出了事故……

    病死了,邪教袭击了……

    编这些理由,都编累了,也烦了。

    以后,总算不用再为这个头疼了,也省了一桩大麻烦。”

    方平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蹙眉,失望道:“真是咖啡?我以为还是什么好东西……”

    “你以为人人是你,铺张浪费?”

    “我那也是自己挣来的,挣钱不花,那挣钱就没意义了。”

    “……”

    两人闲扯了一阵,方平问道:“部长,国祭哪天开始?”

    “8号。”

    “那我未必能赶上了。”

    张涛微微蹙眉,顿了顿才问道:“说吧,想做什么。”

    方平小心翼翼地四处看了看,张涛脸黑道:“我在这,难道还有人能偷听我说话?”

    这小子看不起自己?

    哪怕镇天王,也别想瞒过自己,真以为自己吃素的?

    方平也不在意,闻言笑道:“是这样的,战王前辈不是击杀了一位妖命王庭的真王吗?您又说妖植王庭有真王陷害……可这时候,妖命王庭的人未必清楚。

    当然,陨落一位真王是大事,肯定会对妖植王庭不满的。

    这时候,如果能刺激的双方大打出手,哪怕不是长期的,短期的爆发冲突,也能让我们缓口劲了。

    妖命王庭参战……”

    方平迟疑了片刻,还是承认道:“妖命王庭之前一直坐山观虎斗,我的因素还是有些的,导致了妖命王庭提前加入了战争。

    我方平谈不上多伟大,可是我的责任,那我会背。

    这一次,我想混进禁区,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诱发两大王庭发生冲突……”

    张涛忽然叹了口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许久才道:“就知道你是闲不住的,可没想到这么快。紫禁之战结束也没多久,邪教来袭也没多久……

    你是1个月都忍不住是吧?

    有这时间,先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到了九品境,你想闲都闲不下来。”

    方平苦笑道:“我倒是想,可事情没那么简单。到了我这个境界,想提升,想迅速进阶,没那么容易。

    我的不灭物质,经过多次消耗,已经寥寥无几。

    这时候,我只能靠外部资源去修炼了,您没看我现在一分钱都是好的吗?

    没办法,到了八品境,我底蕴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只能靠自己了。

    刚好,现在机会也来了,也许还能让两大王庭起纷争,一举两得。

    要去,那就得现在。

    再迟,这位真王陨落的风波就过去了,那时候再想挑起两大王庭的争锋,就没那么简单了。”

    张涛迟迟不言。

    方平也不在意,过了一会又道:“部长,真王对王庭而言,是不是极其重要?妖命王庭陨落一位真王,是无关紧要,还是非常在意?”

    “非常在意!”

    张涛给了肯定的答复,“真王不是一般武者,每一位真王都是踏上了一条武道路尽头的顶级强者!

    地窟真王不少,可这不代表真王不重要。

    地窟从神陆历开始积累,如今的真王,一般都有千岁左右的年纪。

    新晋真王其实极少,这百年来,人类还有几位绝巅诞生。

    华国诞生了3位,诸神天堂和古佛圣地也都诞生了一位。

    总共诞生了5位绝巅!

    而地窟那边,目前就妖植王庭有一位新晋真王,妖命王庭的王主大概会在近期晋级真王境。

    原本,妖植王庭王主有希望,那就是三位,可现在他本源道被击溃,已经没希望了。

    百年来,对方只诞生了两位真王境强者。

    这还是分属两大王庭,可想而知,真王强者意味着什么。

    妖命王庭真王陨落,造成的余波不会小,甚至会导致一些真王开始怯战,所以战王击杀了对方,有利有弊。”

    张涛简单说了一阵,战王杀了对手,利弊皆有。

    按照他的盘算,不杀,也许利大于弊,可也难说。

    当日战王没听他的,而是杀了对方,可能也有自己的考虑,威慑妖命王庭真王,效果未必就比张涛算计的差。

    方平了然,笑道:“既然这么重要,那只要稍微引火,就能引起轩然大波。

    这时候,我去禁区还是有必要的。

    公心私心都有,只要做的妥当,引起两大王庭敌对,我觉得不算太难。

    这两大王庭,本就是对手,在和人类开战之前,征战多年,双方本就仇恨极深……”

    张涛微微吸了口气,“很危险!”

    “深入敌后,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寻常九品还好,一旦遭遇了真王,你未必可以瞒住对方!是,你可以改变气机,寻常武者也就罢了,真王境强者真要怀疑你,一寸寸探查你的肉身,还是有差距的。

    我们和地窟武者,修炼的体系有些差距,内部的一些构造也有些不同。

    你不是不懂,地窟武者,是进行一个彻底的能量化过程,而我们不是!

    双方如果被细细拆分了查探,差距很大,你一旦被人怀疑,一旦被真王境强者一寸寸探测自身,你就直接暴露了。

    而你一个地球武者,进入地窟,想伪装的圆满,哪有那么简单。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们只看你的气机,明白了吗?”

    方平点头,这点他还是清楚的。

    地窟武者,三品境的时候,心脏就开始能量化了。

    到了中品境,更是彻底地进行内腑能量化过程。

    而人类武者,并非如此。

    双方的武道大体上一致,具体的过程却是各有差距,也导致双方的一些特质是不一样的。

    “真王没必要去查探一位中品境武者的肉身吧?禁区武者无数,真王就那么多,这么闲?”

    “你太耀眼了。”

    张涛说这话的时候,方平都听不出是夸奖还是鄙夷。

    不过……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张涛那是面带嗤笑之意说的。

    你小子就是个惹事精,你去了,出了事,一次两次还好,多次出事,不怀疑你才怪了。

    普通的中高品武者,一辈子都未必能看到一位真王境强者。

    至于方平……难说。

    也许很快就可以遇到真王强者!

    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张涛再次道:“真要去?”

    “嗯。”

    “那我不拦你,当然,我也不会帮你,你自己想办法。我现在出现在御海山,那是所有强者的聚焦点。

    每个月月底三天,我会进入御海山去巡防,其他时间我都不会进入。

    而我巡防,只能巡防一域到两域,你准备从哪域出来?”

    “魔都地窟附近。”

    张涛微微点头,又道:“去也好,你帮我查探一下情况,如果能进入妖植王庭的王城,去帮我收集一下妖植王庭王主的情报。

    这人……虽然本源道废了,可很难说就真的废了。

    总之,是个危险人物,你不用刻意去收集什么,大体上打听一下就行。

    另外,真王殿中,妖植王庭的殿主比较神秘,能探查一些消息,那就探查一些。

    除此之外,还收集一些八卦消息,别小看了八卦消息,某某真王和某某真王不对付,有敌对关系……

    这些八卦,都极其有用。

    我们的人无法进入禁区,只能在王战之地附近活动,听不到什么消息。

    可一旦收集了这些情报,知道了一些情况,那我们可以顺势引导,关键时刻让这些敌对的真王凑到一起,也许会有意外之喜。

    这些消息,在地窟应该不算绝密,当然,那也是高层圈子,中低层十有**不清楚。

    所以,八卦消息往往比你刻意收集的情报更重要。”

    方平笑道:“明白,难怪部长喜欢听八卦。”

    张涛轻哼一声,最后想了想还是道:“既然你这次要进去,那我再说一件事,地窟二王大概率还活着,就在王战之地。

    如果你有机会进去的话,看看能不能让二王复苏……”

    方平脸色微变,迟疑道:“二王一旦复苏,那岂不是……”

    “也许会内讧,说不准的事。”张涛笑道:“赌一赌无妨,你自己保住自己的命就行,当然,你也未必有机会进去。

    还有,不用太过高估二王。

    二王应该不是皇者境,也许是两条道的强者,也许是三条道……

    当然,还有可能是一条道走的远的强者,未必就比镇天王强。”

    “不会吧?”

    方平有些惊讶,急忙道:“二王这么弱?”

    “弱?”

    张涛嗤笑道:“谁给你的自信说走出两条道的真王强者弱的?”

    张涛瞥了他一眼,这小子真的很嚣张啊。

    “你以为想在绝巅路上走的更远,有那么容易?真要那么容易,这些年来,人类这么多绝巅境,也不会就镇天王一人走出了第二条道。

    诸神天堂这些圣地的一些老鬼,其实都没走出第二条道,大概和战王差不多,在一条道上走的更远一些。

    地窟真王那么多,走出第二条道的,也就真王殿的殿主。

    要不然,地窟也不用害怕魔帝复生。

    千年前的那一战,魔帝几乎以一人之力,彻底搅乱了地窟,按照万源殿中的情况,最多三位绝巅入地窟,少则就是魔帝一人。

    你想想,一人之力,攻入地窟,这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三条道强者的自信和强大!

    二王就算强,也有限。

    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当年没死,定然也是身受重伤,现在复苏,撑死了也就和殿主级强者相当。

    越是如此,反而越容易起内讧。

    真要强到足以镇压殿主,那反而不会内讧……”

    方平微微点头,开口道:“再看看吧,何况王战之地的名额已定,下一次还得三年后,我未必有机会进去。”

    “这个难说,当然,也不用太过执意。”

    张涛说着,最后叮嘱道:“别打皇城矿脉的主意!在禁区,矿脉比外域还多,皇朝之地更是矿脉无数,甚至……有生命精华池!

    但是,危险也大的无以复加。

    总之,这次你要去,那就当散心了,别特意搞什么大动静出来,越是刻意,越是麻烦。”

    方平点头,又问道:“那您说,我要是击杀了姬瑶,会不会让两大王庭开战?”

    “少打姬瑶主意。”

    张涛哭笑不得,这家伙还盯着那女人了,解释道:“这几次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姬瑶身上很有可能有命王的精神力分化体。

    一般情况下,命王未必会分出这些。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姬瑶几次差点死在了你手上,妖命王庭也参与了战争,那就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你这次遇到真王后人,都给我小心点,指不定就有人有这个。

    尤其是高品境的真王后裔,如今局势对我们不好,对他们也是如此。

    为了保护这些高品境的后裔,一些真王分出一些精神力分化体,那是很正常的。”

    方平再次点头,想了想道:“部长,精神力分化体如果被我夺到了,可以拿来攻击对手吗?”

    “别做梦了,精神力分化体虽然只是一道程序,可这道程序也是有智慧的……”

    方平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我冒充真王后裔,再去释放。”

    “……”

    张涛忽然有些心累,这次没忍住,询问道:“你那改变气息的事,到底怎么做到的?”

    这事,他没见过。

    方平也没在他面前展露过。

    可这事禁区有人见过,以前不好判断真假,他也没问,可方平如今也不是太隐瞒这个,连禁区都敢混进去,张涛哪还不知道真假。

    方平笑呵呵道:“部长,这个您问我,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前世的能力吧,反正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就可以做到,也没什么特殊手段之类的。”

    “可以帮我遮掩气息吗?”

    “那不可能。”

    “可惜了。”

    张涛叹息道:“要不然,我也到禁区转一圈,那才有意思。”

    张涛一脸遗憾,可惜了啊,这么逆天的能力,被这小子掌控了。

    这要是换成自己……那到了禁区,还不是禁区大乱。

    一位随时会出现在身边,随时会袭真王的顶级强者,隐藏在他们身边,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人人自危!

    真王们还有心思攻打地球?

    不杀了这个隐藏者,真王们大概连家门都不敢出。

    遗憾归遗憾,张涛也没强求,开口道:“你冒充真王后裔的话,看运气吧。弱小点的真王,精神力分化体是一直沉寂的,不是活跃的那种。

    可强大的真王,他们的精神力分化体也会处于一个活跃期,能感应到身边发生的一切。

    当然,有这个实力的不多。

    而且还得看分出的精神力多少。

    比如镇天王,他可以做到,但是他分出的分化体蕴藏的精神力不多,这时候也只能沉寂。

    不是人人都和我一样强大,也不是人人都和我一样,给你小子的分化体都是蕴藏了大量精神力的。

    小子,你浪费了我两道分化体,我精神力最少被切割了10%,这事你自己以后看着办。

    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说不定都突破到皇者境了。”

    方平狂翻白眼,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接下来,张涛又说了一些情况,他了解的情况。

    方平也是一一记下,等说的差不多了,方平开口道:“部长,这次我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您就一毛不拔?”

    张涛脸黑,我让你去的吗?

    你自己非要去,现在还要找我要好处,我这么穷,有好处给你吗?

    “精神力分化体不能带,这玩意放不进储物戒,带了,很容易被发现。”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别的。比如生命精华什么的,给我来个百八十斤就行。能源石什么的,给我来个几吨也行。

    或者天金莲那些东西,给我来个几十朵……”

    “没有!”

    张涛拒绝的干脆。

    方平一脸悲伤,轻声道:“那就算了,死在地窟就死在地窟吧,8号的国祭,您也把我加上去吧,就当我死了。”

    “好。”

    “……”

    方平心累,你答应的真干脆!

    张涛说归说,最后挣扎了半天,一脸肉疼,还是拿出了一副铠甲,丢给了方平,叹道:“借你的,回来还我。”

    方平接到手中,眼神一亮,开口道:“八品神兵铠甲?您有这个,怎么不早点拿出来?还天天哭穷,您都绝巅了,要这个也没用,还藏起来……这不是浪费吗?”

    张涛没好气道:“什么叫藏起来?你知道什么,这铠甲之前破损了,用不了,老子花了一些精力才补好的,才修补好没多久。

    现在刚修补好,就借你了。

    对了,这铠甲不太吉利,你自己看着用。”

    “不吉利?”

    “用它的主人都死了,死了就算了,铠甲偏偏还在,没消失,你说是不是不吉利?几乎都是铠甲一出,被人打成了肉酱,连带着铠甲都破损了。

    不是一次,三次了!

    你小子是第四个,希望这次不是这样。”

    方平无语,接着也不管这个,八品铠甲可是好东西。

    神兵铠甲是最珍贵的一类神兵。

    铁头的那套神铠,连老张都有些眼红,可见有多珍贵。

    八品神铠,价值都和九品神兵相当了。

    起码价值千亿!

    老张说借给自己的,方平则是直接干脆道:“这个算是报酬了,以及利息,您欠我一大笔钱,这个就是我的了。

    等我到了九品,绝巅,我不用了,再送人。”

    “哼!”

    张涛哼了一声,我欠你钱?

    你再敢说一句,老子保证拍死你!

    不过方平说报酬,他也懒得说什么,随你怎么说好了。

    等这小子养肥了,再薅回来就是了。

    两人谈到这,事情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

    离开了顶楼,方平在下面和老王汇合。

    两人走在大楼外,行人匆匆,不少人成群结队,讨论着地窟的事。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斗志昂扬,一脸的跃跃欲试。

    王金洋看了一会,也没问方平的事,开口道:“近期,我可能会去王战之地。”

    “嗯?”

    “境界提升的不够快,我到现在刚到七品中段,速度太慢了。唯有去王战之地,才能让我迅速进步。”

    “你和我交好,姬瑶他们都知道……”

    “没事,王战之地好歹还有些公平可言,在七品域,我也未必怕了谁。回头我问问铁头和老姚,要是情况允许的话,我们一起去。

    有铁头在,哪怕八品强者跨界而来,也未必能杀我们。”

    老王这么说,方平也没说什么。

    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方平也不可能一直和他们一起行动。

    如今他到了八品境,老王这些人都成了拖累了。

    老王也知道这个,所以也不问方平要做什么,方平现在参与的事,他参与不了。

    就如之前的秦凤青,方平他们七品,这家伙六品,方平他们做事,秦凤青也参与不了。

    “自己小心。”

    “你也是。”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