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03章 一个比一个能装
    11月2号。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魔武。

    水晶塔中。

    李老头皱眉道:“真要进去?”

    “是。”

    方平吐了口气,开口道:“没钱了。”

    “嗯?”

    李老头再次皱眉!

    没钱了?

    方平还有个矿脉在这呢,怎么就没钱了?

    不过他对方平了解相当深,大概了解一些情况,想了想道:“那这两日,我们会主动发起一场战争,顺便灭杀一些强者。

    你要想冒充,最好还是冒充外城的人,内城的情况你不熟悉,贸然冒充别人,容易出纰漏。”

    “可外城的人,地位都不高。”

    方平微微凝眉道:“地位低了,进了禁区,那也是小人物。妖葵城主有什么子孙后代吗?”

    “不知道。”

    李老头回答的干脆,人类根本进不去妖葵城,怎么清楚这些事。

    “那趁着你们大战,我混进城去。最好把那株葵花也引出去,它在城内,感知很强,我恐怕很难进入内城。”

    “大战的话,你说的青年武者争霸赛会不会取消?”

    “应该不会吧,不过要是城主死了,那就难说了。”

    李老头摇头道:“妖葵城主没那么好杀,他也是踏入本源道的强者。如今他们也长教训了,大战一起,很快就会有多位九品来援。

    除非在瞬间击杀对方,可想瞬杀本源道强者,我和老吴联手都不行。”

    “没事。”

    方平笑道:“不急于一时,妖葵城迟早要消灭。既然杀不了对方,那比赛肯定不会取消,宜早不宜迟,这几天大批青年武者赶往妖葵城,可能要开始了,别错过了时间。”

    “那就今晚!”

    李老头也是干脆,很快定下了时间。

    接着又沉声道:“这次你秘密潜入,别暴露了,现在盯着你的人比较多,谁也说不清有没有邪教的眼线。大教宗到底是谁,也一直没有结论,一位绝巅境强者潜伏,小心为妙。”

    “我知道的。”

    方平点头,开口道:“这几天我会对外宣布闭关,巩固境界,掌控力量。”

    ……

    和李老头商量好了,方平关闭了地下矿脉,宣布继续闭关。

    他刚进入八品境,对八品境力量掌控不深,闭关熟悉力量也是很正常的事。

    刘破虏比他先突破,到现在还在巩固八品境。

    ……

    晚上。

    魔武。

    秦凤青看着身边的三品武者,很是无语道:“行吗?”

    “废话!”

    方平跟在他身后,传音道:“身份都是真的,怎么就不行了?魔武上万学员,多一个出来谁知道?你别跟我说话,你是带队导师,废话那么多干嘛!”

    “方平……”

    “闭嘴,传音也得叫我张三。”

    “张三你大爷!”

    秦凤青吐槽不已,你就不能弄个好点名字,也太敷衍了吧!

    怎么不叫李四呢?

    懒得再说这个,秦凤青边走边传音道:“要不还是趁着这机会,阴大葵花一次,说不定可以宰了它呢?”

    “急什么!”

    “我怕大葵花的葵花籽只对中低品有效,对七品有点效果,更高就没效果了。再不干掉它,那以后干掉它对咱们也没效果了。”

    “再说。”

    两人走走说说的,身边还跟着几位魔武的学员,这些人也没在意多出方平一人。

    正如方平所言,魔武如今学员上万,多一个不算什么。

    何况连中品境都不是,现在在魔武,三品学员不算值钱。

    这些日子,魔武师生实力暴涨,学员当中,中品境武者都快上千人了。

    不到中品境,未必有几个人认识你。

    ……

    很快,众人到了地下大厅门口。

    至于身份验证,如今魔都地窟快被魔武接管,验证系统都已经开始转交给魔武,方平作为魔武副校长,弄个假身份不要太简单。

    或者说,就是真身份。

    门口,守门的大叔还在,看到秦凤青,不由笑道:“恭喜了,秦宗师!”

    秦凤青咧嘴龇牙!

    “秦宗师”,这称呼好!

    这还是他突破之后,第一次来魔都地窟。

    守门大叔招呼了一声,四处看了看,笑道:“方校长没来?”

    秦凤青咧嘴笑道:“他哪敢来,现在他是人人喊打,不拉黑他,他都进不来。”

    “哎!”

    守门大叔一脸唏嘘,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开口道:“迟早的事,他第一次下地窟,我就觉得他迟早要被地窟强者追杀,就是没想到现在落到108域都在通缉他。

    不过彼之敌寇,我之英雄。

    方校长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让我们心里爽快!

    方校长现在不下地窟,对地窟也是一个打击,一个震慑……”

    聊了几句,守门大叔又笑道:“魔武很快就要接掌魔都地窟了,这座合金屋,有魔武在,我觉得拆了也差不多了。

    什么时候拆了,也就不用我这个守门人了。”

    “是该拆了。”

    秦凤青盯着合金屋看了一会,笑呵呵道:“对**品武者效果不大,也就防防中低品武者和七品武者了。

    可地窟真要打出来了,那肯定是九品武者先出来。

    我看,都该拆了,要不就弄个超大型的神兵罩住入口,要不然,这些a级合金还不如拆了多打造一些兵器。”

    “神兵……”

    守门人哭笑不得道:“想罩住入口,那得炼制防御型的神兵,耗材比寻常神兵要多的多,哪有那么多神兵材料和妖核。”

    “现在没有,以后就难说了。”

    秦凤青陪着聊了几句,很快道:“那我先进去了。”

    “……”

    聊了一阵,众人进了通道。

    通道中,秦凤青边走边传音道:“方平,还别说,哪天要不放几个强者进来试试,你不是有黄金屋吗?用黄金屋罩着旋涡,人家一出来,直接进了你的黄金屋。

    到时候,跑都跑不了,直接围杀那些强者!

    之前不敢放任他们出来,那是怕他们跑的快,一旦进入普通人区域,那就麻烦了。

    可现在,那就有机会了。”

    这话一出,方平倒是有些意动。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自己的黄金屋,那就是笼子,随着他精神力变强,黄金屋愈加稳固。

    配合上不灭物质锻造,那就更加稳固了。

    如今的黄金屋,被打破一次,修补回来,消耗接近3000万点财富值。

    那就是3000元破灭之力!

    当然,黄金屋是一个分散性的屋子,加上方平自身精神力的影响,做不到堪比3000元不灭物质的防御力。

    真要能等同起来,3000元不灭物质等同的防御力,那就可怕的没边了。

    方平到现在,自身产生的不灭物质也就20多元。

    八品强者,一般都不会超过百元之力。

    九品强者,哪怕有增幅,有本源道,也就百元之力左右的样子,绝巅恐怕才能达到千元以上。

    等同的话,相当于绝巅的防御,绝巅攻击才能打破。

    不过显然不可能的,方平的黄金屋,随着他到八品境,短暂地困住一些弱九品还是可以的。

    本源道的九品,那就难了,黄金屋被打破,也是片刻间的事。

    不过等以后实力强大点,精神力提升点,再巩固一下黄金屋,本源道大概也能困住。

    想到这,方平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哪天,自己的具现物真的堪比华国大小,并且全部填充了不灭物质。

    那地窟还需要守吗?

    自己具现物直接罩住华国,罩住那些入口。

    出来一个困一个,困住了慢慢杀,连防守都不用了。

    “看来我以前的想法,还是有点道理的,哪怕到了八品境,我也不能放弃具现物的填充。”

    方平心中有了盘算,八品武者主修金身,这也导致很多人不再使用精神力具现物。

    武者到了这时候,哪怕古武者,也是出现了分支。

    有人走肉身之道,有人走精神力之道。

    “我之前羡慕李老头……可李老头也就单方面的爆发力强,就是为了战斗而生,手段还真没多少。

    我不一样,我手段比他多的多。

    精神力和肉身同修,虽然没有太突出的地方,可也很均衡。

    肉身防御不弱,攻击力也不弱,精神力再强大点,那就是多面手了。”

    方平隐隐有点想法,之前的他,一直觉得万道合一强大的离谱,很是遗憾自己没走万道合一的路子。

    其实想走,他在六品境不急着具现精神力,而是主要锻造金身,他还是可以走万道合一的路子的。

    可当时万道合一弊端太多,方平没有选择。

    之后,等找到了万道合一的功法,方平就有些遗憾了。

    如今想来,如果真的走了万道合一,黄金屋就被他融入了体内,再也没有黄金屋了,未必就是好事。

    别人杀同阶武者很难,八品杀七品都不容易,就在于对方可以跑。

    可同阶武者遇到了方平,就一个字死。

    因为跑不了!

    一跑,方平罩住了对方,对方连黄金屋都打不破,往哪跑去。

    精神力覆盖范围不小,覆盖范围内,具现物是随处可降临的。

    一般武者的具现物困不住敌人,方平是可以做到的。

    “如今看来,不走万道合一也好,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有这个条件均衡发展下去,其他人没这个条件,只能主要走一道。”

    方平心中有了盘算,八品武者主修金身,那是因为他们没办法双修。

    又是修炼精神力,又是淬炼金身,那一个八品境界,能让所有人困上百年。

    ……

    想着这些的时候,众人已经抵达了希望城。

    如今的希望城,魔武师生数量极多,数千人。

    不到百里外的魔城,也有上千魔武师生驻扎。

    魔城主要防御的对象是妖凤城,那边距离妖凤城更近,希望城主要防御的是妖葵城。

    吴奎山坐镇希望城,李老头则是坐镇魔城。

    不过今日,两人都在希望城中。

    不止他们,郭圣泉三位八品金身强者也在。

    他们三人联手,也堪比一位九品战力。

    秦凤青带着方平他们进入希望城,随意让他们四处闲逛一下,便自顾自地去了中央区域的军营所在,今晚要突袭妖葵城,他作为宗师级强者,也是主要战力。

    至于方平,三品武者还是自己玩好了。

    ……

    中央军营。

    范老还没离去,近期政府有意调他坐镇南江地窟,不过目前魔武还没正式开始交接,他也需要坐镇一段时间,和魔武完成交接。

    指挥大厅中。

    许莫负有些蹙眉道:“李院长,如今局势不是太稳定,频繁开战,未必是好事,我们连休养生息的时间都没。

    而且随着战斗增多,接下来我担心还会有城池加入战争。

    天门城……魔城前方300里,还有两座城池环绕。

    近期也是蠢蠢欲动,范老再不走的话,我担心四城联手的事很快就会发生。”

    魔都地窟这边,目前已经有两位九品境在,李老头也能算,加上郭圣泉几人,算4位了。

    也就李老头和郭圣泉他们,气机不是九品。

    所以4城才没有进行彻底联盟,可一旦战斗频繁,联盟也是迟早的事。

    魔都地窟,是目前第一个可能会出现4座城池联手的地窟。

    魔武的加入,非但没能减轻压力,反而让许莫负这些人压力越来越大。

    李老头一脸无所谓道:“这些人就是贱骨头,必须打怕了他们!地窟就这样,人人自私,你不打怕了他们,他们觉得你好欺负!

    这一好欺负,加上禁区那边对魔武敌视的厉害,迟早会出大事。

    与其如此,不如杀鸡儆猴!

    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这么多年都没能彻底联手,短短时日,没有那么容易。

    妖葵城加入战争不过一年,已经死伤惨重,这一次,再干掉他们一部分人,这些家伙自然会怕了!”

    一旁,吴奎山看了李老头一眼,想了想道:“我们出手的话,妖凤城大概也会出手。

    范老和郭导师你们对付妖凤城,妖凤城目前还没有全面开战的打算,撑死了两位九品境出动。

    我和长生袭击妖葵城……”

    许莫负连忙道:“那希望城谁来镇守?”

    许莫负说着,很快道:“你们一旦被缠住了,如果再有城池九品来袭,你们无法脱身,那很可能会被对方闯入通道的!”

    李老头闻言笑道:“那就我去突袭对方,老吴坐镇通道口。

    我一人突袭对方,也好杀人,不会引起所有城主的忌惮。

    这次,我看看能不能顺势干掉剩下的两个八品境!

    大战爆发,顺手干掉了八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已经都彻底撕破脸了,除了绝巅不能出手,杀几个也没什么。

    大不了以后防着点,防止地窟的九品对我们的七八品武者出手。”

    “你一个人行吗?”

    吴奎山有些迟疑,李老头嗤笑道:“当然没问题!现在的我,又不是之前的我。就算以一敌二难,他们想杀我……那也是痴心妄想!

    紫禁地窟,6位九品追杀我都不行,别说他们了。

    当日我才八品三锻,如今已经完成五锻,进入六锻境,寻常武者,这时候都迈入弱九品境了。

    比实力,本源道走的不远,可不是我对手。”

    如今的李老头,气血超过了9万卡,这时候,已经朝10万卡进军。

    大部分武者,在完成气血9万卡之后,就会选择感悟本源道,踏出第一步,正式进入九品境。

    极少一部分武者,会继续淬炼金身,完成金身六锻,达到一个极限,气血10万卡再进军九品境。

    而李老头觉得走本源道,还不如继续淬炼金身,八品淬炼金身,对他而言只是需要消耗能量。

    而到了九品,那是需要感悟境界和武道的。

    九品境进步不会太快,哪怕他也是如此,还不如在八品境多淬炼几次金身,再踏入九品境,一举成为九品境中的顶级强者。

    这话一出,一旁,坐镇魔都地窟多年的寇边疆忍不住道:“你都进入八品六锻了?真够快的!”

    老头子都有些羡慕了。

    羡慕的同时,还嫉妒,一脸复杂道:“这日子过的真够快的,我记得去年这时候,还要迟一点,方平邀请我、田牧、陈耀庭、刘破虏几人一起护送他回南江。

    那时候,田牧八品,陈耀庭七品,刘破虏七品,我八品,你那时才六品。

    这一转眼,田牧九品了,陈耀庭完成八品三锻,进入八品四锻了。

    你更是万道合一,进入了八品六锻,连刘破虏那老家伙都八品了……”

    寇边疆那是复杂的无以复加,奶奶的,我那时候就八品三锻了,现在居然和陈耀庭一个境界,也是刚跨入八品四锻,都没法说理去。

    李老头笑呵呵道:“没办法,天赋好,进步快……”

    “得了吧!”

    寇边疆嗤笑一声,捋着胡子道:“你们这些家伙进步飞快,都和方平那小子有关。话说回来,这小子也欠我一笔账,以前吧,考虑他太弱,也没想着要他还债。

    可现在这小子都八品境了,而且听说也进入了八品三锻,是不是该找个时间让他还债了?”

    吴奎山几人失笑,寇边疆说方平欠他人情债,这倒是真的。

    当初保护方平回南江,寇边疆也是出了大力的。

    李老头笑呵呵道:“那你自己找他去,那小子现在大概没什么家当了,过段时间再说吧。不过老寇你……”

    “滚蛋,喊谁呢?”

    寇边疆一脸不满道:“以前喊老子寇老,现在老寇,李长生,老于在的时候,你可没这么狂,小人得志,现在实力强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

    李老头很郁闷,方平“李老头李老头”地喊着,可他年纪的确不算大。

    刚过60岁,和寇边疆这种七八十的老家伙还是有点差距的。

    老校长活着,也才八十出头。

    这些人,都是老校长一辈的武者,他又是老校长学生,那是矮了一辈。

    李老头也不多说,直接岔开话题道:“那就这么定了,再等1小时,突袭妖葵城!以前军部驻守,以防御为主!

    可魔武驻守,那就是以攻代防!

    魔都地窟也就12城,真要全部联手……咱们再联合国内九品,干他一次!

    只要绝巅可以顶住,灭了魔都地窟12城都行!”

    吴奎山摇头道:“别想的太美,哪还有这样的机会,接下来再爆发大战,恐怕其他域的城池也会在大战的时候联手……”

    “那不一样。”

    李老头笑道:“光是信息的传达,他们就比我们慢了一拍!还得通过禁区转达,我们不一样,我们直接出通道,一个电话的事,要打哪个就打哪个。

    让九品聚集,只要消息不泄露,临时突袭一个地窟,他们抽调都来不及。

    只要速度够快,那就没问题。

    不过这样一来,容易造成外域人人自危,恐怕会加速他们的联合,不到需要的时候,也不用这么干。”

    几人说话间,李老头已经感应到了秦凤青的气息,深吸一口气道:“准备一下,召集其他高品武者,这次主要目的还是灭杀一些妖葵城的七八品武者。

    杀一个算一个,不死九品,地窟真王也不会太在意。”

    众人也没意见,如今魔武才是魔都地窟的主要势力,魔武既然要选择以攻代防,那就按照魔武的意思来。

    ……

    晚上8点左右。

    妖葵城。

    此刻的妖葵城,灯火通明。

    城主府。

    大厅。

    妖葵城主坐在王座之上,两侧,左边是妖植王庭王主之子,右边上首是枫灭生。

    这两人,并未离去,而是再次回到了妖葵城。

    妖葵城主看着两人,脸上带笑,心中却是一阵鄙夷,这俩家伙还敢来!

    上次要不是他们,何至于出事。

    心里想着,妖葵城主脸上却是带笑,说道:“殿下和枫王子这次能来妖葵城,妖葵城蓬荜生辉,不知这次王庭能否多给一些名额?

    二位殿下也知道,近期大战频繁,妖葵城也是损失惨重。

    妖木城覆灭那一战,妖葵城尊者战死一人,统领战死6人。

    如今更是直面魔武,更需要补充新血……”

    这话一落,枫灭生皱眉道:“这次比以往已经更多,给出了10个名额……”

    他刚说到这,对面的青年就懒洋洋道:“没问题,多给两个,不过要给我们一些生命之泉,再给点葵果。”

    妖葵城主脸色微变,这位王庭之主的儿子,那是一点不遮掩。

    直接就开始索贿了。

    尽管心中不满,想了想,妖葵城主还是笑道:“这都是小事,殿下,那明日的选拔……”

    青年男子不耐烦道:“12个名额,选一半,剩下的你自己塞人,随便塞,东西给到位就行。”

    这话一出,对面的枫灭生都有些鄙夷了。

    好歹也是王主的后裔,比起姬瑶,差了许多。

    至于和自己比,那就更没法比了。

    王主受伤之后,疏于管教,作为王庭的王主继任者之一,这家伙粗鄙的连外域莽夫都不如。

    几人正说着,妖葵城主脸色一变,急忙起身道:“该死的!好像有就强者来袭……”

    “魔武的人?”

    “是……是长生剑客!”

    妖葵城主丢下这句话,急忙飞出大厅,再也顾不得这两人了。

    而一听到长生剑客,青年男子站起来就吼道:“来人,护送本宫回禁区!”

    枫灭生虽然也有些惊惧,可此刻还是忍不住鄙夷的厉害!

    这家伙,真的怕死到家了。

    只是一个长生剑客来袭,这边还有妖葵城主和妖葵在呢。

    “殿下,还是稍安勿躁,再等等也不迟。”

    枫灭生劝了一句,无他,两人这次来,是使者的身份。

    专门主持青年争霸赛,选拔一些天才进入禁区的。

    现在选拔还没开始,这就走了……那就更丢人了,没脸回去了。

    上次被人追杀的狼狈而逃,逃回禁区,回到王庭,差点没被其他几位王主继承人笑话死。

    “等?那长生剑要是杀来了……”

    “殿下,没那么容易,长生剑再强,也只是八品境。”

    “那可难说……”

    青年说了几句,还是有些惊惧,在大厅徘徊起来,有些难以镇定。

    枫灭生看到这一幕,心中愈发鄙夷了。

    不过想到爷爷说的……让自己注意一下这小子,枫灭生眉头蹙起。

    上次……上次的事,是有些蹊跷。

    这小子一个劲地说魔武算个屁,要杀过去,害的自己都没能忍住,导致事情出现了变故。

    要不然,方平也许已经被杀了。

    结果自己差点被长生剑斩杀了,逼迫的几位城主不得不护送他们回到了禁区,让长生剑和蛇王有了机会,出了外域。

    “这家伙真的有蹊跷吗?”

    枫灭生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不过等看到这家伙双腿好像都有些颤抖,忍不住低骂一声。

    感觉不太像!

    不过也难说,自己还是多观察观察,爷爷对王主颇为重视。

    虽然如今王主命不久矣,可自己这个王主继承人的位置,可不见得稳当。

    “不管真的废物还是假的废物,有机会的话……”

    枫灭生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不过想了想,现在不合适。

    他和这家伙一起来的,这家伙真要死在了这,王主还在位置上,恐怕也能猜到和自己有关。

    那就得不偿失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