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13章 投名状
    就在方平和槿玉淮各怀鬼胎交流的同时。r?a?  ? nw?en? w?w?w?.?r?a?n?w?e?na `c?o?m?

    地球。

    此刻已经是11月3号深夜。

    教育部。

    老张一如既往,几乎没有回家一说,日日夜夜都在此地办公。

    没有要务,教育部就是他的家,不会轻易离开。

    桌上,红色电话响起。

    张涛随手一招,电话飞起,电话那边,很快有人道:“部长,出了点麻烦。”

    “说。”

    “槿玉淮离开了东吴地窟!不知去向,暗中联系多次,没有回应,上次他说他可能要去禁区,部长,我怀疑他已经离去……”

    张涛微微皱眉,半晌才道:“去禁区了?那这条线恐怕要断了……近期和其他地窟武者尝试过联系吗?”

    “部长,太难了!这些年,也就槿玉淮上了钩,其他人那边,我们也不敢轻易试探,之前也担心会引人怀疑槿玉淮,进展一直不大……”

    “槿玉淮既然走了,那就再尝试一下,打通这条线。”

    “部长,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今槿玉淮离去,没了这条线,我们损失太大了,以往每年起码数百斤的能源石进账,现在一下子没了……早知道就不该让他领取战功。

    如今他去了禁区,一些计划也出麻烦了,原本还想着让他进入高品境,担任一方统领的……”

    张涛轻笑道:“不急,这种人没有种族之分,没有家国之心。日后要是在禁区有了成就,也许还可以利用一下。

    不过也可惜了,这种人难寻,想找到一个替代品可就难了。”

    说着,张涛又道:“这么说,最近外域都有武者进禁区了……也好,一下子少了不少中品境武者,也可以减轻一下我们的压力。”

    说完,张涛继续道:“槿玉淮这条线既然断了,那就尽快找一个替补,数百斤能源石不是小数目。对了,和他接触的人,没乱说话吧?”

    “没有。”

    “那就好,说话办事都小心点,以免造成麻烦。”

    “……”

    张涛很快挂断了电话,心中盘算了起来,槿玉淮也入禁区了,和方平不会撞上吧?

    不过也没事,方平那小子滑溜的很,槿玉淮也不知道什么,就是单纯的交易罢了,方平的事连李振都不知道,槿玉淮更不会知道。

    “可惜了!”

    张涛叹息一声,这些年来,在地窟埋暗子不多。

    槿玉淮算不上暗子,却是地窟当中少有的“人才”,贪生怕死,又想变强,也会动脑子。

    和他合作几年,张涛起码赚了两三千斤能源石。

    这对人类而言,可是巨大无比的收获。

    如今,这条线断了,再想找一个那就难了。

    “可惜啊,进不去禁区,要不然,能联系上这家伙……也许在禁区都能多条线。”

    张涛再次有些遗憾,至于方平那边……之前他也没料到槿玉淮现在去禁区。

    要不然,倒是可以让方平尝试着联系一下。

    不过也不能相信槿玉淮,要不然被卖了更麻烦。

    “不知道也好,方平这小子人头可是值钱的很,被知道了,槿玉淮反手卖了他可能性更大!”

    张涛想着这些,又想了一阵别的事。

    东吴地窟的线断了,其他几个地窟的线可不能轻易断了。

    “这些家伙现在是越来越贪婪了,等到了高品境,未必会再交易了。”

    张涛有些遗憾,高品境武者,不缺这些资源了。

    到时候,再想交易,对方未必会答应。

    反手卖了联络的人可能性更大!

    “地窟的崽子,都是喂不饱的狼,可惜这些年下来,没能腐蚀城主级强者……”

    老张心中默念,自己工夫做的不到位。

    要不然,真要能腐蚀几位城主级强者,那就有意思了。

    ……

    禁区。

    “槿兄,我准备投靠黎桉殿下,你有何打算?”

    “黎桉殿下?”

    槿玉淮小声道:“葵兄,黎桉殿下在王储继承人当中,可不是太稳妥……听闻王主……你现在投靠他……”

    方平笑道:“越是情况危急,越是投机的好机会!换成其他人,其他势力,我们这些中级武者,可未必会受到重视!”

    “这倒也是。”

    槿玉淮沉思起来。

    心里想着这事,又瞥了一眼方平,没再说话。

    两人试探了半天,槿玉淮现在有些怀疑,这家伙不会是和自己一样吧?

    也和复生武者有过交易?

    正想着这些,方平起身了。

    槿玉淮愣了一下,低声道:“葵兄这是……”

    “主动登门,表达诚意。”

    方平轻笑道:“坐等可不是好习惯,机会,还是要靠自己争取。”

    槿玉淮瞬间惊了,同道中人啊!

    这话说的好!

    机会还是得靠自己把握才行!

    指望别人,他现在也许还在三四品境徘徊呢。

    “我看葵兄是和两位殿下一起来的,可否引荐一番?”

    “当然没问题。”

    方平说罢,盯着他的大包裹,笑道:“槿兄,办事……那还是要付出点代价的。何况,带着这么多东西,也容易出问题。

    王庭这边,你我都不是太了解,一旦被人盯上了,那可不是好事。”

    槿玉淮有些肉疼,很快笑道:“放心,事成了,少不了葵兄的那份。”

    “槿兄确定要和我一起?”

    “对!你说的不错,我们想得到更大的机会,那就得付出更多,既然都不看好黎桉殿下,那我们去投靠他,机会也会更多!”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再多说。

    方平动静不大,和槿玉淮一起朝广场外走去。

    广场外围,一群铠甲战士在守卫着。

    不过方平扯起黎桉的大旗,又送了点好处,很快得到了黎桉的消息,知道他住在城主府那边。

    ……

    城主府后苑。

    黎桉在自己的临时住所中接见了方平二人。

    黎桉靠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笑道:“你们确定要追随本宫?这一次,来了不少皇朝和神宗,还有一些王域也来人了。

    16位殿下,除了本宫,还来了5人,你们真要追随我。

    葵明,槿玉淮,你二人今日被不少人看中,槿玉淮在南六域击杀了多位复生武者战将,葵明你更是敢对尊者境动手……

    你二人也不是无名之辈……”

    方平一脸严肃,正色道:“葵明有自知之明!末将只是外域之人,实力也只是战将高段,对其他人而言,并非不可或缺!

    可殿下此刻正是用人之际,末将觉得殿下这里,才是我们的归宿!

    家父如今在妖葵城备受排挤,一心想让末将在王庭站稳脚跟……

    可末将不认识其他大人物,当日在妖葵城,也是殿下赐予生命之泉,救末将性命,当肝脑涂地!”

    黎桉淡淡道:“枫灭生也挺看好你,为何不去他那?”

    方平轻叹道:“枫殿下乃是真王后裔,麾下不缺使唤之人……”

    “这么说,本宫就缺了?”

    “末将不是这意思……”

    黎桉忽然笑道:“葵明,你是个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那本宫就不介意多说几句。”

    说罢,黎桉笑道:“王主之争,那是生死之争。

    你既然要追随本宫,那可是随时要去死,你真的考虑好了。”

    “定当赴死!”

    “嘴上说说没用……”

    黎桉一脸玩味道:“这样,明日诸人挑选外域天才,枫灭生和桦禹也会去挑选一些人,你不是胆子很大吗?

    如果枫灭生他们看上了你,你当面拒绝,主动来投靠本宫如何?

    不止如此……他们挑选中的一些人……你们当场击杀几位,本宫就收下你们!”

    方平脸色大变!

    槿玉淮也是脸色惨白!

    当场击杀几位殿下挑选的武者?

    那这是彻底得罪死了……不,也许会被当场击杀的!

    黎桉笑道:“放心,本宫会让人保住你们的性命,杀几个外域武者罢了,算不得什么!如此一来,本宫也会更加相信你们!

    你们断了自己的后路,以后,在王庭,也只能为本宫办事。

    既然愿意赴死,要是连这个都不敢做,如何让本宫相信你们愿意为我赴死?

    如果不敢,本宫也不为难你们,你们随意去哪,本宫也不会杀人灭口……

    哈哈哈,因为没人会相信你们……”

    方平心中暗骂,才怪!

    老子要是拒绝,你大概现在就要杀人灭口了!

    这家伙果然阴险!

    投靠他,居然还要交投名状!

    这要是杀了枫灭生他们的人,以枫灭生这些人的性格,那还不气炸了。

    当场击杀他们,那是百分百的选择。

    而且黎桉还未必会救他们!

    这家伙心够黑的!

    方平挣扎了片刻,忽然道:“殿下,如果末将杀了对方,末将不在意生死,可家父也许会被牵连……如果殿下能护住家父,末将愿为殿下效死!”

    黎桉微微动容,顿了顿才笑道:“你真愿意去做?”

    “愿意!”

    方平一脸严肃,低沉道:“末将既然来了王庭,也想博个出身!王庭处处都是危险,末将不过战将级实力,如何出人头地?

    今日不死,明日也许也会死于非命!

    既然如此,那末将愿意一搏!

    家父临走之前,将毕生积蓄交于末将,如果就此而回,末将也无颜再回南七域!

    家父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末将成为王庭一城之主,如果殿下可以成为王主,那末将今日选择,也许就能换来王城之主之位!”

    “哈哈哈!好胆魄!好魄力!不愧是敢向尊者拔刀的武者!”

    黎桉笑容满面道:“何必等本宫成为王主!你若真敢恶了枫灭生几人,自身实力足够,王城之主还难,可都城之主,本宫还是能应允的!

    别忘了,如今的王主,可是本宫之父!”

    方平“大喜过望”,连忙躬身,喜形于色道:“末将定不负殿下所望!”

    “好!”

    黎桉也是笑容满面,接着看向槿玉淮,笑道:“槿玉淮,你又如何选择?”

    槿玉淮心中差点破口大骂,我还能怎么选?

    我要是不答应,那现在就得死!

    该死的,不是说黎桉是废物吗?

    这家伙很阴险啊!

    还有葵明这家伙,把自己害的好惨。

    这下子要是答应,那可是把其他人得罪惨了!

    不过……富贵险中求!

    黎桉这家伙够狠,未必就没机会,王主之位,毕竟不是一位真王就可以决定的,而是真王殿所有的真王,包括殿主才能决定。

    枫灭生这些人虽有真王祖辈,可未必就能得到真王殿的认同。

    真要比家世就能当王主,那干脆别争了,殿主的后裔,岂不是比谁都有资格。

    想到这,槿玉淮马上躬身道:“属下也愿为殿下赴死!”

    “哈哈哈!有点意思了!”

    黎桉看了两人一眼,笑道:“你们如今实力还弱,在王庭,不到高品,无足轻重。可一旦到了高品,又完全不同了。

    明日你二人若是真出手了,本宫允诺,尽快助你们进入高品境!”

    “多谢殿下成全!”

    两人都是急忙道谢,黎桉却是笑而不语。

    不急,后面的日子长着呢。

    明天只是开胃菜!

    这两人若是真到了高品境,也许可以干点更有意思的事出来。

    枫灭生,也才统领中段。

    在王庭,没人敢杀枫灭生。

    可这两人呢?

    明日,本宫可未必会收下这两人……也许,另外找个人来收下这两人更好!

    黎桉心中盘算着,脸上再度露出浓浓的笑意。

    很快,又道:“盯着这两人,一举一动都告知本宫,但凡有所逾越,斩杀了他们!”

    “诺!”

    站在他身旁的那位八品强者,应了一声,很快离开了宫殿。

    黎桉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笑了一声。

    这两人要是有异心,那就是取死之道。

    ……

    从黎桉宫殿中走出,槿玉淮欲言又止,一脸无奈地看着方平。

    这事弄的,玛德,信了你的邪!

    方平却是不动声色,继续往外走,这里高品强者不少,黎桉身边还有一位八品武者在盯着他们呢。

    等走出了城主府,城主府外,哪怕深夜,也有不少人走动。

    这时候,方平才轻声道:“槿兄,后悔了?”

    “有点。”

    方平轻声道:“既然选择了,那就别后悔,我们既然要博,那就博一次大的!”

    槿玉淮叹了口气,没再说话,一脸的悲观。

    方平则是似笑非笑,余光朝一侧瞥了一眼,黎桉……功夫还不到家啊!

    我来地窟,又不是真的为了投靠谁来的。

    只要地窟大乱,我管他怎么乱的!

    方平盘算了一下,难道任务要提前完成了?

    那倒是爽了,自己可以提前回去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耽误自己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