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26章 地上地下
    宴会结束的很快。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方平也有不少的收获。

    第一,扎立卡罗是王主的人,这个回去要告诉老张。

    第二,矿脉除了真王府的,其他地方都有真王的精神力附着,不要想着去挖矿了,找死呢。

    第三,赵兴武可能要去清虚天,这个要注意。

    第四,圣果宴期间,除了天榆这株妖植,其他真王都不会回来。

    ……

    宴请赵兴武结束,枫王府恢复了平静。

    方平则是继续开始闭关。

    在外人眼中,方平是为了突破到六品巅峰,而方平实际上却是为了进入八品四锻。

    除了武道上的突破,方平还在继续拆分自己的力量,防止实力强大了,力量掌控力再次下降。

    闭关的同时,方平也在查看一些书籍。

    枫王府,是有藏书阁的。

    方平作为外域来人,对禁区不了解,去借一些书了解一些情况,也是必须的,这一点,槿玉淮他们都在做,倒是不足为奇。

    ……

    与此同时。

    魔都地窟。

    希望城。

    城外,一道剑芒破空而出!

    李老头大笑道:“绿毛龟,就凭你们,也想杀老子,做梦呢!”

    “哼!”

    一声冷哼传出,一道人影闪现,很快,第二道,第三道,接连出现三道人影。

    “长生剑,你是很强,三人杀不了你,那就四人五人……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话落,很快,远处再次有几道气息升起。

    这时候,李老头后方一道剑芒也是飙射而出,划破虚空。

    吴奎山略显狼狈,却是畅笑道:“凭你们?才6人?不够!还有吗?”

    “如你所愿!”

    妖葵城主冷笑一声,这时候,几株参天妖植也从远方腾空而起,迅速飞来。

    李老头咧嘴笑道:“这是打了激素了,非要干死咱们?”

    吴奎山也是一脸笑容道:“妖植五城,妖凤城,6城联手,不简单啊!12位九品,现在才来9位,剩下的呢?”

    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暗骂一声。

    越来越多了!

    他们这边,他和李长生加上范老,也才三人。

    郭圣泉他们,拖住一位九品就撑死了。

    三人对战八位九品,而且还未必是全部,老张再不派人来援,他们就要完蛋了。

    妖葵城主冷笑道:“会满足你们的!魔武如今上了王庭的必杀令,一个都别想活!”

    李老头嗤笑一声,不屑道:“说这些有屁用,你们来啊!老子哪怕死,也会带你上路,老子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挡住老子这临死一击!”

    妖葵城主冷哼一声,也不回答。

    双方很快各自退去。

    等退到了一定距离,吴奎山忽然看向李老头,低骂道:“人去哪了?”

    “什么?”

    “还装蒜!”

    吴奎山脸黑道:“方平呢?老张到现在没派人来援,恐怕也有麻烦,指不定有没有援军呢。让那小子弄点好东西来补补……

    搁以前,不用说,那小子自己送来了,现在没动静,是不是人不在学校了?”

    “怎么会。”

    “你就瞒着吧!”

    吴奎山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道:“再这么下去,咱们都得栽,老张那边也不知道搞什么,六城联手,好歹来几位九品支援一下,现在一个没来……等他们汇合了,咱们就麻烦了!”

    李老头喘了口气,无奈道:“这些家伙,这次是铁了心要干掉我们了……”

    “不止我们,魔武都是他们的目标!”

    吴奎山退到了城墙上,看着希望城外陆续赶回城的魔武师生,微微凝眉道:“又有人战死了,现在各城大军都在汇合,玛德,越来越难了!”

    他爆了粗口,李老头也扫了一眼城外赶回来的那些人,轻叹一声,半晌才道:“之前消灭了天门城,也才战死百来人……

    现在没多久,战死者近百了!

    再这么下去,魔武积攒的实力,要消耗殆尽了!”

    “那小子回来了,知道咱们俩守着地窟,结果把人守死了这么多,你说,会不会骂死咱们?”

    “你还有闲心想这些?”

    李老头无奈道:“到了那时候,咱俩还活没活着都难说。”

    “这么说……真不在学校了?”

    吴奎山脸色一变,忍不住骂道:“我就知道之前不对劲,之前打妖葵城,那小子……不会也在其中吧?

    你他么就瞎折腾吧!”

    吴奎山骂了一阵,又看了看远处陆续汇合的那些九品,吐气道:“麻烦大了,让一些人先撤吧。”

    “撤?”

    李老头凝眉,很快咬牙道:“不许撤!魔武中品境接近两千人,六城大军,如今不过是妖葵城和妖凤城两城大军汇合,中品武者也就这个数!

    能打!

    不但能打,还要必胜!

    只要我们能缠住高品,没道理魔武会输!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战死一些……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可按照以前的情况,咱们2000中品,打他们五千都敢打,都能打,外域武者,和我们中品数量相当,怕什么!

    哪怕六城联手,全部汇合,中品境也就五六千人,可以一战!”

    “你疯了,死光了,你等着那小子发疯吧!”

    “别管他!”

    李老头深吸一口气道:“新生大多都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不止新生,从他那一届开始,学生们伤亡就一直不大,哪怕覆灭天门城那一战,也是如此!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上次击溃了天门城,这些家伙还以为地窟真的不堪一击呢!

    这样也好,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残酷。”

    吴奎山再次看了一眼城外还在撤离的魔武师生,许久才道:“罢了,那就战吧!那小子妇人之仁,差了点狠,这次也让他知道,一味地保护,不是好事!

    也让他明白,魔武师生,不会是拖累,也是敢战必战的武者!”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再说话,警惕地盯着远处正在汇合的那些九品强者。

    ……

    同一时间。

    教育部。

    王部长急切道:“部长,魔都地窟大乱,六城联盟,势必要覆灭魔武,快让人去救援吧!”

    张涛凝眉道:“救援?怎么救!现在各大地窟都疯了,都在进攻,都在爆发大战!”

    “可还有几位九品可以抽调的……”

    张涛瞥了他一眼,哼道:“你去!你不是八品五锻了吗?闭关多日,也没见你突破,你去魔都地窟,另外,喊上南云萍几人,都去!

    没战死在地窟,那就有希望进入九品,战死了,那也是命!

    九品无法抽调,京都地窟这边也在爆发大战,其他地方,零星战斗极多……”

    “可是……”

    “没有可是!”

    王部长咬咬牙,也没再说,很快成了办公室开始联系人去魔武。

    等王部长出去了,张涛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耳边,李振沉声道:“真要看着?李长生他们现在战死在了地窟,那是极大的损失……”

    张涛不耐烦道:“少管这些!谁能不死?

    让其他人集合,给我突袭京都地窟,魔武那边吸引了禁区的注意力也好,京都地窟战了近百年,也该多杀一些家伙了!

    速度要快,要给人一种印象,华国正在全力救援魔武……”

    “你……你啊,李长生和吴奎山一旦战死……好,不说他们,你孙子孙女现在也在魔都地窟……”

    张涛平静道:“那也是命!之前我就说了,那小子不够狠,给他涨点记性,看看他还敢不敢四处惹事了!

    现在也好,战争哪有不死人的!

    谁都能死,他也不例外!

    这混蛋东西,几次下来,让妖命王庭提前参战,坏了不少事,这次魔武真要死伤惨重,那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他的!

    他做事不考虑后果,那我也不能一直为他擦屁股。

    平时可以乱来,关键时刻,怎么能乱来?

    一点忍性都没,王战之地那一次,要不直接斩杀了姬瑶,要不就不要去招惹,现在麻烦了。”

    “他到现在没出现,张涛,他真的还在魔武?”

    “我怎么知道!”

    张涛没好气道:“我又不是跟屁虫,难道一直盯着他?他躲在哪闭关了,难道我还要到处去找?甭管他,你做你的,让星落军和武安军准备一下,这次要干次大的!

    京都地窟不是喜欢战斗吗?

    打了这么多年,死伤无数,还敢屡屡犯禁,那这次就让他们吃个大亏!”

    李振再次问道:“真要打京都,而不是魔都?”

    “不错!”

    “那好,我马上去安排,不过我提醒你,吴奎山和李长生他们真要陨落了,打下了京都,都未必划算!”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张涛皱眉道:“没那么容易死,吴奎山和范海平都是本源道武者,李长生也差不多。

    加上郭圣泉这几人,说不定关键时刻,也能直接迈入本源道……

    六城而已,还有几株妖植不到最后关头不会从扎根地离开的,死了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

    “那魔武其他人……”

    “李振,别婆婆妈妈的!总有人要死,魔武不死人,那京都这边就会出现大损失!

    我不能因为方平不满,就去做这样的取舍!

    当前,进攻京都,的确是最符合我们目标的方案,不能因为魔武,就选择放弃京都的一批武者。”

    李振沉默了。

    不止是方平,你还有两位孙辈在那边呢。

    张涛孙辈不算多,总共4人,两个最小的在魔武那边,平日张涛可是极为宠溺的。

    张涛没管他,继续道:“你别闲着,你现在去紫禁地窟那边,在御海山等着,王金洋几个人去了王战之地,搞不好要出问题,你去等结果。”

    “你呢?”

    “我去巡查御海山,以防万一。另外,巡查完了,我去魔都坐镇,一旦魔都地窟真的被攻破了,我得尽快斩杀那些闯出来的家伙!

    南云月就坐镇京都,防止京都出问题。”

    李振想了想开口道:“张卫雨还能抽调,要不让他去魔都?”

    张涛沉吟片刻,许久才道:“张卫雨绝巅不远了,南云月突破后,地窟会盯紧他的!他现在去地窟,那会很危险……”

    张涛凝眉道:“我甚至怀疑,这次地窟就有这样的打算,最近各大地窟都很动荡,也许是在转移我们的视线,引诱张卫雨进入地窟,趁机斩杀他!

    可惜,不知道地窟如何布局的,我现在考虑的是西疆、西海几个地窟,不过局势不明,不能让张卫雨轻易去试探。”

    李振无言。

    张涛也没再说话,轻叹一声。

    之前几场大战,让所有人都觉得,人类并非处于逆势,还有反击的趋势。

    可事实证明,想多了。

    地窟不发力也就罢了,真要发力,人类哪是他们的对手。

    现在处处都是危机!

    魔武这边,损失还没太过惨重呢,其他地方损失更惨重。

    “可惜了,那小子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要不然,弄点不灭物质出来补补也是好的。”

    想到这,张涛盘算了一下,自己现在去御海山巡查,也许还能撞见那家伙。

    魔武这边,自己现在也没办法,他也不能用张卫雨的性命去赌地窟没有安排。

    “只能靠你自己了,地窟的强者怕死,不会迅速进入生死搏杀阶段,李长生他们能拖多久,能不能拖到你回来,难说了……”

    等李振的精神力退去,张涛考虑片刻,很快,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片刻后,开口道:“你去魔都,不要轻易进去!等待消息,真要到了最后关头,带几个人出来,放弃魔都地窟!”

    “部长,要不我还是进去吧……”

    “不行!现在妖植王庭必然在盯着你,你一旦进去被缠住了,禁区马上会来人,所以你只能速战速决,趁机会带走几个人,迅速脱离战场……”

    电话对面,张卫雨一脸憋屈道:“玛德,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以前挺好的,现在闹的……”

    张涛没好气道:“你跟我说话?你去问李振,问南云月,又不是我的责任!他们俩突破干掉了一些人,现在都等着你呢,能让你继续成功?

    事不过三,你突破……那最好在地面,踏踏实实地突破,别想太多。

    真要去了地窟,你恐怕难以活着出来。”

    “我觉得我突破,还早着,哪有那么容易……”

    “那没办法,除非把握十足,可以逃离,要不然你进地窟就是极其危险。现在我们也搞不清楚,地窟到底在哪有安排,也许到处都有安排。

    地窟城主很多人没出过手,我们也不清楚他们的实力情况。

    总之,不要轻易冒险。

    而且禁区最近不断有人进入外域,各地都有,九品境的不出手,你难以分辨出他们实力强弱。

    踏入本源道的,气机都差不多,除非故意展露。

    地窟故意在混淆视听,我们只能慢慢试探……”

    张卫雨恼火道:“地窟的九品太多了,可惜,我们对他们情报掌握的不多,要不然,找机会吃掉他们一批强者,哪用得着和现在这样,东躲西藏的……”

    “哪有那么简单!”

    张涛微微摇头道:“地窟那些家伙都在盯着我们呢,进去了,那就很难出来。我和李振几次想要深入,很快就被人逼退了。”

    说着,张涛又道:“而且外域的人,对禁区也不是太清楚。禁区的人出来,又有真王在守着,想抓个舌头都难,总之,想获取一些情报,难度极大。

    好了,废话别提了,你自己小心点,记住,不到最后关头,不许入地窟!”

    “明白!”

    张卫雨应了一声,想了想道:“你家那俩丫头小子……”

    “不用管他们,真死在了那边,那也没办法。”

    张涛挂断了电话,轻轻敲了敲桌子,方平那小子,这次也不指望他干什么大事,安全归来,顺便带点情报回来就行。

    “希望别出幺蛾子了,不过禁区九品太多,那家伙未必能接触到这个层次,恐怕悬。”

    张涛再次摇头,伪装弱者,哪有机会接触强者。

    那家伙,现在指不定在哪个小城厮混呢。

    “王战之地出大事的概率不大,那家伙未必有机会混进去,还是在御海山边缘等等看……”

    ……

    天植城。

    方平身上金色光辉再次一闪而逝。

    “八品四锻了!”

    方平心中欣喜,总算是达到四锻金身了,实力又强大了不少。

    没再修炼,方平走出了院子。

    此刻,方平身上的气息已经达到了六品巅峰。

    他一出来,就看到槿玉淮带着一群人,好像准备出去。

    方平脸色不太好看,行啊,之前是带着几个人,现在带着十几个了,这几天,这家伙过的很逍遥啊,拉拢了不少外域武者。

    “槿兄,这是要去哪?”

    方平笑了一声,槿玉淮侧头看了一眼方平,脸色微变,很快笑道:“恭喜葵兄,这速度太快了,这就战将巅峰了?”

    “还好,多亏殿下赏赐。”

    方平敷衍了一句,槿玉淮急忙笑道:“是这样的,最近城内来了不少大人物,一些殿下都赶到了,听说今日天命王庭也要来人了,所以我们准备去看看。”

    “天命王庭来人了?”

    方平心中微动,笑道:“刚好,我突破境界,也有心出去看看,一起?”

    槿玉淮心中暗骂,跟你一起……老子怕被天植军弄死。

    可方平要去,他也不好说什么,干笑道:“那好,葵兄不嫌弃的话,那就一起去吧。”

    方平也不含糊,没有跟从,而是直接走在了最前方,后面的槿玉淮众人只好跟着。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