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27章 眼神如此耀目(万更求订阅)
    天植城。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外城门口。

    一群人气势张扬,骑乘着各种妖兽,径直入城,姬瑶甚至骑乘着凤凰妖兽,御空而行。

    皇城不御空!

    可姬瑶身份特殊,还是使臣,骑乘的凤凰都是真王后裔,让飞行妖族步行,显然是不靠谱的。

    当然,如果没有大背景,哪怕是飞行妖族,那也得守规矩。

    “天植城……”

    姬瑶飞行在最前方,下方的人,包括几位神将,此刻都是骑乘妖兽步行,并未御空。

    人群中,几位青年男女格外引人侧目,华贵异常。

    其中一位年轻男子,眼神阴郁,喃喃一声,轻声道:“天植城,果然非同一般,比天命城还要适合修炼。”

    说罢,看向左侧一位中年,轻声道:“王叔,枫王府在哪?”

    身旁中年脸色也很阴郁,骑乘着一头猛虎妖兽,闻言微微蹙眉道:“真儿,不要胡闹!这次来天植城,是为了给你争取一枚圣果,让你早日踏入神将境……”

    “王叔!”

    青年面色阴冷,轻声道:“圣果,可没那么容易给我!我倒是更想会会枫灭生!”

    “真儿!”

    中年轻喝一声,低沉道:“这是天植城,不要胡闹,如今玄家不同以往,想振兴玄家,那就要忍耐!拿到了圣果,助你早日进入神将境,这才是最重要的!”

    青年四处看了看,轻笑道:“真儿明白!只是真儿真的想去枫王府看看,想去问问,为何征战多年,陨落的真王,是王祖,而不是别人?

    还有,青月真王回来之后,就去了真王殿闭关,王叔,圣果宴结束,真儿想去真王殿拜访青月真王!”

    “住口!”

    中年冷冷看了他一眼,皱眉不已,传音道:“不许再提这些!记住了,如今王庭还念父亲情分,父亲刚陨落,所以这次我们才能来天植王庭,争取拿到圣果!

    可玄家已经没有真王,我虽早年踏入神道,可进展不大。

    倒是你,你刚入尊者境不久,神道未定,早日进入神将境,不用再去领悟自己的道,父亲留下了真王绝学,你仔细揣摩,也许可以走上父亲的道路!

    我玄家想再度崛起,只能靠你了,如今我不能改换神道重修。

    我一旦改换神道,未能迅速领悟父亲之道,从神道境跌落,玄家危矣!”

    “王叔……”

    青年玄真面露惨然,传音道:“王祖一死,王庭就这么算了吗?枫王这些人,害死了王祖,青月真王更是和王祖一同出战……

    真儿听闻,也许不止是枫王,还有可能有别的人下了暗手,这才导致王祖陨落……”

    “慎言!”

    “还有,姬瑶!”

    玄真脸上露出一抹愤恨之意,看了一眼前方的姬瑶,传音道:“若不是她,为了找方平报仇,王祖也不会出战!

    王祖在世时,对她百般要好,如今却是连累王祖陨落,她只是被王主责罚几句了事……

    王叔,何其不公!

    她拿圣果,早已定下。

    而我,王祖战死,想夺取圣果,恐怕并非易事,真儿不甘心!”

    中年脸色微变,许久才传音道:“不要去恨!记住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博取姬瑶的同情,去展示你的实力和天赋!

    如今,玄家想要保持地位,只能靠你了。

    你娶了姬瑶,那玄家迟早可以重振,守住玄王域!

    要不然,再过一段时日,王域就要旁落。

    叔叔我最多担任一城之主,从此以后,玄家只能守住一座王城,可一座王城,每年还要给王庭朝贡,如何养活玄家众人?

    如何让玄家再出真王强者?”

    玄真再次看了一眼前面御空的姬瑶,微微点头,眼神还是阴翳无比。

    他虽然憎恨姬瑶,可王叔说的对,他只能依靠姬瑶,去拿回属于玄家的一切。

    要不然,只有一位神道强者的玄家,守不住王域的。

    王祖一死,很多人都在盯着玄王域,玄家的那些附属神将,都有人蠢蠢欲动,准备谋夺玄家家业。

    王祖不在了,叔父可压制不住那些神将。

    如今没动,那是王祖刚死,自己和姬瑶的关系,在其他人看来也不错,这才保住了一切。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我要迅速成为神将,踏上王祖的神道,娶了姬瑶……这样才有机会顺利成长下去,成为真王,报仇雪恨!”

    ……

    内城。

    一座水晶高楼上。

    方平一边喝着掺杂了大量能量果的酒水,一边笑道:“枫玉大人,那几位青年武者,是真王后裔?我看他们还在神将之前。”

    枫玉也喝了一口酒水,喝的一旁的槿玉淮脸色惨白。

    一杯,差不多10枚生命石!

    葵明这混蛋,指定了不会付钱的,他居然邀请了枫玉,还点了这么贵的百宝露。

    这么喝下去,他迟早要被这俩畜生给喝破产了!

    槿玉淮心中恨不得宰了这俩家伙,此刻却也只能满脸堆笑,强装镇定。

    枫玉喝了一杯酒,笑道:“姬瑶殿下你见过的,其他三人也都是真王后裔。左边那位,虎王后裔,统领巅峰境。

    中间那位,百山王后裔,尊者初段。

    右边那位……”

    枫玉看了一会,半晌才微微凝眉道:“玄王后裔!玄真!”

    “玄王后裔?”

    方平见他脸色不对,有些好奇道:“大人这是……”

    枫玉轻吸一口气,很快说道:“玄玉真王的孙子,也是天命王庭的王储之一,而玄玉真王……之前陨落了!

    之前就听闻,玄真在天命王庭大闹皇庭,要我们给个说法。

    不过这事和枫王府无关,该是黎桉他们头疼,玄真一直觉得是枫王大人的缘故……

    可这事,枫王府可不会承担责任,一位真王陨落,不是小事,真要到了关键时候,那枫王府也不会替别人承担!”

    方平了然,这是说真到了那时候,把责任推给王主一系了。

    方平这时候观察了一阵玄真。

    陨落真王的后裔,这身份好啊!

    这人知道了王主一系算计了他的爷爷,导致他爷爷陨落,会不会暴跳如雷?

    会不会愤愤不平,乃至于报仇心切之下,干掉了黎桉和枫灭生?

    不……还包括姬瑶!

    一个疯狂的家伙,报仇心切,干掉姬瑶也应该的,天命王庭真王出战,和姬瑶关系很大的!

    “葵明的身份我得保留着!这身份很好……”

    方平心中打起了算盘!

    之前,他就在想着,这次陨落真王会不会有后裔来。

    来的概率还是不小的!

    一位真王陨落了,之前姬瑶那语气,明显是没完的意思。

    既然如此,陨落真王后裔来天植王庭,就说的过去了。

    不管是要赔偿还是别的,反正当事人都要来,要不然,一位真王陨落就这么糊弄过去了,天命王庭其他真王也不会答应。

    “杀了黎桉和姬瑶,枫灭生可以留着,让他带我去王战之地,我从王战之地逃离更安全。”

    “干掉这两位王主的后裔,甭管为了什么,那都得大乱。”

    “而杀他们的,又是陨落真王的后裔,那就更是一团糟了。”

    “姬瑶死在了这,不管是谁杀的,都是大事。”

    “黎桉在天植城被人干掉了,那更是大事!”

    “……”

    方平心中一个个念头升起,玄真……这身份的确不错。

    可这些家伙,都聚在一起,不太好下手啊。

    对方身边还有神将级强者,更不好下手了。

    “干一票,干完了我就该走了,不管杀不杀枫灭生,不管枫灭生带不带我去王战之地,都得尽快离开才行!”

    方平心中想着,嘴上却是说道:“大人,姬瑶殿下他们,会入驻皇庭吗?”

    “当然不会。”

    枫玉笑道:“皇庭怎么会让外庭武者入驻,他们会在朝贡殿安排的地方入住。”

    方平笑道:“我看他们座下妖兽凶猛,也不知道出售不出售……”

    “慎言!”

    枫玉提醒道:“你别打着买卖妖兽的主意去找他们,很容易引起麻烦。在天命王庭,妖兽并不是他们的附庸,地位是一致的,只是合作罢了。”

    “末将失言了。”

    方平有些遗憾,又道:“大人,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用想这些。”

    枫玉对方平态度相当友善,已经进入战将巅峰的方平,在他眼中,距离统领不算太远。

    此刻见方平对妖兽有兴趣,笑道:“其实王庭也是有这些契约妖族的,当然,主要是妖植。不过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是到了神将境,才会寻找一些契约妖植合作。

    所以,在王庭中,有契约妖植的,都是顶级强者。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那就是不用再为妖族供给,大家合作的时候,对方就是神将境。

    而天命王庭这边,虽然早早合作,可妖兽的供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想让妖兽跟上你的修炼进度,那消耗的资源是极大的,寻常武者,也供应不起。”

    方平明悟,难怪外域几乎看不到什么武者会去收服妖族。

    和人类一样,外域武者也未必养的起。

    人类这边,收服的妖兽,最终成为神兵的概率更大。

    太能吃了!

    而且进步没人类快,想跟上人类的进步,那消耗的资源就是天文数字,看看狡就知道了,吃的多,还越吃越高级,后来都要吃不灭物质了。

    方平说话间,姬瑶一群人已经从他们所在的高楼下走过。

    飞在半空中的姬瑶,朝他们扫了一眼,也没在意。

    虽然前不久才见过方平几人,可这些人入不得姬瑶的眼,早就没当回事了。

    方平也不管这个,继续盯着他们看。

    “姬瑶进步很快啊!七品巅峰了!”

    方平心中暗自震撼,姬家真有钱。

    这是吃了多少好东西?

    王战之地一行说起来才过去半年不到而已,姬瑶居然从六品巅峰到了七品巅峰,这是吃了无数天材地宝吧?

    枫灭生这家伙算有钱了,可到现在也没进入七品高段,还是七品中段。

    这两人一比,身家财富一目了然。

    “七品巅峰,这可不够!”

    “不过这女人身上可能带着命王的分化体,还是要悠着点。”

    方平心中想着,继续大口喝着酒,喝的槿玉淮面色铁青。

    此刻,距离圣果宴没几天了。

    “我也该干点正事了!”

    “就当为接下来的事练手了!”

    ……

    方平没再多看姬瑶他们,很快,从小楼离去。

    至于付账,那当然是槿玉淮他们的事。

    圣果宴,也是越来越近了。

    这时候,天植城强者数量大增。

    这时候的方平,也没再闭关,时常会出去走走,也没人在意这个,外域来的武者,这些日子经常会出门,天植城的繁华,让这些人都有些流连忘返。

    枫灭生这几日也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不是在准备什么。

    而随着方平出去转悠,天植城也出了点小事。

    的确不算什么大事,黎桉麾下的一位统领级强者,忽然不知踪影,不知道去了哪。

    黎桉还在皇宫中闭关,他在皇城中有自己的府邸。

    黎桉这些年虽然招收了一些强者,可上次为他护道的那位八品三锻强者,算是他招纳的人最强的。

    剩下的,就是几位统领级强者了。

    之前,已经死了一个,现在又失踪了一个,外界没太管,黎桉府邸的人倒是有些意外,不知道这位统领又跑哪去了?

    黎桉闭关,那位八品强者也在皇宫内,府邸中就几位统领做主,还真没办法管。

    消失了一位统领,没人在意。

    毕竟统领乃是七品强者,出去有点事,很正常的事,虽然这时机不太对。

    可很快,黎桉府邸中,第二位统领消失了。

    消失了两位,死了一位。

    短短时间,没了3位统领,黎桉的府邸中,一些人有些坐不住了。

    天植军也派人来查了,不过也没什么结论。

    ……

    皇宫中。

    黎桉也是刚从生命湖中出来,此刻的他,身体泛现金黄色,几日下来,黎桉淬炼完了最后的颅骨,进入了八品境。

    等听到府中传来的消息,黎桉脸色极其阴沉!

    他麾下强者不多,一下子不见了两位统领,之前还死了一位,如今麾下也就两位统领在坐镇了。

    “木赫他们去哪了?”

    黎桉喃喃一声,面前来汇报消息的一位战将,战战兢兢道:“属下不知,木赫统领他们忽然就消失了,天植军查了,没有出城记录。”

    “没出城?”

    黎桉皱眉道:“没出城,人呢?”

    说罢,问道:“其他地方查了吗?在不在生命矿区?”

    来人连忙否决道:“不在,黎叶统领下去查过,没看到木赫统领他们。”

    黎桉轻轻敲着椅座,看向身旁的那位八品强者,问道:“黎元,你说木赫他们去哪了?”

    黎元是八品三锻境的武者,也是黎桉目前招纳的最强者,颇受黎桉重视。

    听到黎桉问话,想了想才道:“木赫他们不会一声不吭,就擅自离开了府邸。而且现在天植军也在找他们,我们的人也在找他们,如果还在城内,那他们应该会现身。

    除非被什么事缠住了,无法回来。

    又或者……已经死了!”

    “死了?”

    黎桉脸色愈加阴沉了,沉声道:“近期皇城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吗?”

    还跪倒在地的战将强者,想了想才道:“天命王庭使者团抵达王庭,姬瑶殿下为使者。

    其他殿下,也陆续抵达了皇城。”

    “枫灭生呢?”

    “枫殿下近期好像也在闭关,听闻可能要突破统领高段。”

    “闭关?枫王府的枫哲和枫华呢?”

    “他们二位一直都在枫王府……”

    一旁,黎元轻声道:“想让两位统领无声无息地消失,尊者境,未必可以做到。枫华和我实力相当,恐怕是做不到的。

    枫哲是尊者巅峰境,也许可以做到,可击杀木赫统领,对他们并无益处。

    枫灭生还等着圣果宴夺取圣果,另外还等着争夺左帅之位,以及向殿下发难……

    这时候,他未必会节外生枝。”

    黎桉皱眉道:“本宫也觉得他现在不至于如此,可木赫二人消失,如果不是他做的,那是谁做的?目的何在?”

    黎桉还在想着,忽然道:“天命王庭使者团,来了哪些人?”

    “姬瑶殿下,姬楠神将,玄桐神将,玄真殿下……”

    黎桉忽然皱眉道:“玄玉真王的后裔……”

    话落,看向黎元道:“是不是枫灭生挑拨什么了?”

    不等他回答,又看向麾下战将道:“玄桐神将近日有何举动?”

    “殿下,这个属下不知。”

    “废物!”

    黎桉摆手道:“滚!”

    等人胆战心惊地跑了,黎元轻声道:“殿下是怀疑玄桐神将出手?”

    “不好说,都有嫌疑!枫灭生,其他王储,包括玄桐这些人,都有嫌疑。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

    黎桉皱眉道:“如果木赫二人真的死了,可能是有人想搅乱局面,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在皇城中下手,就不怕天榆大人察觉到异常,出手击杀他?”

    说罢,黎桉起身道:“本宫要回府!”

    “殿下!”

    黎元急忙道:“这时候不合适,还是留在皇庭吧!”

    黎桉不以为然道:“我是尊者境,你也是!想对我们下手,神道强者也会制造出大动静,我府邸距离皇庭不远,天榆守护很快就可以感应到异常!

    何况,他们敢在皇城对本宫下手吗?

    这些家伙,不敢乱来,本宫倒想看看,到底是谁下的手!

    再不回去,本宫的府邸都要成空府了!”

    黎元想了想道:“那去天植军那边,邀请一位神将陪同。”

    “不用,何况也不合适,之前被葵明那个畜生坏了我的大事,如今天植军都在盯着,不能再让天植军这边私自出手。

    不过……你去天植军中部,让王叔安排一队强者,在我府邸附近巡查。”

    黎元见黎桉没大意,倒是松了口气,连忙道:“那属下马上去安排,有天植军巡查,贼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府邸中闹事。”

    黎桉没再说话,脸色依旧阴沉。

    这次是谁下的黑手?

    胆子真的够大!

    这可是皇城!

    想无声无息地弄死两位统领,可没那么简单,神道强者都会制造点动静出来。

    何况神道强者一出手,遮掩都遮掩不住。

    如今皇城中强者众多,很容易暴露的。

    “难道是熟人?”

    黎桉心中寻思着,要不然,很难做到的。

    ……

    与此同时。

    距离皇宫数千米远的地方。

    方平四处观望着,进了一间卖天材地宝的地方,随意观看了一阵,很快离去。

    “黎桉出皇宫了!”

    方平心中再次盘算了起来,黎桉出皇宫,可玄真不出使者馆,这事也不好办啊。

    还得想办法让玄真出来,而且还不能让神将跟着。

    这边方平正想着,忽然心中微动,玛德,什么情况?

    前方,赵兴武径直朝他这边走来。

    方平急忙避开,走到了水晶大道一侧,赵兴武好像也没在意他,继续朝皇宫方向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去皇宫。

    方平低眉顺耳,也没任何表示。

    等赵兴武离开了,方平心中狂骂!

    啥意思啊!

    老子这几天都遇到赵兴武三次了!

    虽然赵兴武每次都是路过,可你一个距离绝巅不远的人,这么闲的吗?

    天天在外面闲逛!

    方平没再管他,很快,朝枫王府走去。

    ……

    背后,赵兴武径直走到了皇宫大门前,看着守门强者,淡淡道:“赵某想拜见天榆真王,天榆真王可有时间一见?”

    守门的乃是一位八品巅峰的强者,见到赵兴武,微微有些头疼,很快道:“赵帅,天榆大人近日要凝练圣果,不见客!”

    “那就拜见王主!”

    “王主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也无法接见大人!”

    身体不适,用在别人身上不合适,用在王主身上则是没问题。

    赵兴武凝眉,半晌才道:“那便算了,等天榆真王和王主有时间,赵某随时有空!”

    说罢,赵兴武转身离去。

    余光中呈现一个背影,心中微微迟疑。

    是他吗?

    是的话,胆子就太大了!

    居然敢靠近皇宫这么近,这里可是有真王级强者。

    黎桉的麾下,是他杀的吗?

    他也是天植军统帅之一,虽然不管事,可这些消息还是知道的。

    黎桉刚刚出了皇宫,难道……

    赵兴武心中再次迟疑,无声无息,斩杀了两位七品境武者,这是本源道强者才能做到的事!

    不过除了本源道强者,还有人可以做到。

    一个具有黄金屋的家伙!

    某人的黄金屋,收敛气息之下,瞬间困住七品武者,遮掩气息,可以迅速击杀对方,对方连吼都吼不出来。

    “不能继续偶遇了……”

    赵兴武心中想着这事,自顾自地朝自己的府邸走去。

    他被很多人盯着,不能擅自行事。

    倒是那家伙,小人物一个,没几个人会在意。

    来自外域,皇城繁华,外域武者四处游荡,反而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如果是他,击杀了黎桉的人,等待黎桉回府……难道想对黎桉下手?”

    “可黎桉也不傻,又达到了八品境,杀了黎桉,可未必能跑掉。”

    “是真的外域武者,还是那家伙伪装的?”

    “他可以伪装吗?”

    这一点,赵兴武不太确定。

    不过他确定一点,那家伙可以收敛气息。

    而且有些人,他见过,他可是绝巅之下的顶级强者,见过面,那就有些熟悉感。

    无论怎么改变,熟悉感不会变的。

    “而且当日被人追杀,游刃有余,关键在于,没几个人注意到,他厮杀之时,居然还护住了怀中的天金莲……

    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哪会特意护住这些身外物,逃命都来不及!”

    “来自南七域的武者……葵明……妖葵城……魔武对战的第一线城池!”

    “从百王宫走的时候,居然还特意打量了一下地下宝库大门……是好奇,还是别有目的?”

    赵兴武心中泛起一个个念头,可惜不能一直盯着对方,要不然,稍微探查一下,看看黎桉府中人消失,他在不在枫王府,就能确定了。

    “眼睛泛着贼光,不太像好人,和那小子的眼神很相似啊!”

    赵兴武心中再次感慨一声,那小子看到好东西,和这眼神很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