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37章 都有个小本本
    破损的大殿中。r?anwen w?w?w?.?r?a?n?w?e?na?`c?o?m?

    所有人都检查了一遍,依旧没发现方平。

    这时候,姬楠和玄桐也制服了三头发狂的妖兽。

    姬瑶上前查看了一眼凤雀,一脸心疼和无奈,问道:“王叔,凤雀没事吧?”

    “不灭神受到了创伤,得用大量的生命之泉去修补。”

    姬瑶闻言松了口气,她不缺生命之泉。

    天命王庭虽然和妖植一族合作不多,可以她的身份,去一趟守护王庭,哪怕妖植族的强者,也会送一些见面礼。

    “方平!”

    姬瑶恨的有些发狂!

    又是那家伙!

    又是那混蛋!

    一次次的,她受够了这家伙!

    “王叔,如果这次还杀不了他,那这次回王庭,一定要告知父王,哪怕不剿灭复生之地,也要杀了方平!”

    姬瑶说着,又愠怒道:“哪怕放过复生之地其他人,甚至达成一些协议,也要灭杀了方平!他活着,就是王庭最大的威胁!

    王叔,他进步太快了,当初和我都是战将级。

    如今他到了尊者境,连我都不如,这么下去,也许他很快可以神将甚至神道境,真王境都未必不可能!

    等他到了真王境,一旦混入了神陆,那真的危险了。”

    一旁,一位真王后裔笑道:“姬瑶,你高估他了吧?”

    姬瑶陡然回头,冷冷道:“高估他了?你以为本宫是为了私仇?如果王叔和玄桐神将离开此地一时半刻,你单独一人,很快就会死!”

    说话的青年微微挑眉,笑道:“姬瑶,用不着如此小觑我吧?”

    姬瑶眼神微动,淡笑道:“好!既然你这么自信,王叔,玄桐神将,我们离开此地!百山越,你一个人留在这!”

    被称为百三越的男子脸色微微变幻,他的护道者,一位八品巅峰的强者,见状笑道:“姬瑶殿下息怒,越殿下并非此意……”

    姬瑶冷淡道:“本宫没开玩笑!也没生气!百山越的话,倒是让本宫想到了一个主意,方平接连出现在万庭楼,恐怕就是为了我们!

    他想杀了我们,取而代之,成功离开天植王庭!

    可两位神将在,他找不到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给他机会!

    不止是百山越,包括本宫,我们分散开,分散到各个院落,等他再来!

    他胆子很大,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这。

    就如王战之地那次,越是危险,他越是要行险,复生武者都是如此,他们习惯了冒险,习惯了去赌一次机会,胜利的机会!

    孤注一掷,不惜一切代价!”

    姬楠闻言顿时低喝道:“姬瑶,不可乱来!”

    姬瑶环顾一圈,缓缓道:“无碍!王叔,我们都有真王分身护道,大家只要做好准备,他困人用的不灭神具现空间,挡不住真王分身一击!

    只要击破了他的空间,他就再也无法遮掩动静,那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说罢,姬瑶冷冷道:“诸位不会连片刻间都无法阻挡吧?”

    “瑶儿!”

    “王叔,杀了他,他不死,难道我们一直要躲着?”

    “只要回到了王庭,天命城可不是天植城能比的!”

    姬楠也很自信,开口道:“天植王庭,派系众多,情况混乱。抓不到方平,和他们自己内斗有关,并非天植王庭真的无法抓捕方平。

    真要愿意,只要有四位真王大人,从四面八方寸寸搜捕,方平就是再强,也难逃一死!

    真王大人的强大,所有人都知道,天植王庭数十真王,出动四位真王并不难,可天植王庭却是没有这么做。

    所以这才给了方平机会!

    可他要是敢去天命城,必死无疑,瑶儿,方平不值得你去冒险!”

    姬楠坚决不同意。

    杀方平,并非没办法。

    方平不过是行踪难寻罢了,真要找到了,连神将都可以杀他。

    而行踪难寻,那是因为天植王庭这边乱的很。

    真王不出,王主一系和其他人也是各有算计,甚至有人打着让方平逃离的心思都有。

    各种人都有,如何能抓住方平?

    四大真王降临,彻底封锁整个天植城,寸寸探测,天上地下,谁能逃过搜索?

    真王探测,和他们又有些不同。

    有些区域,有些地方,他们的精神力难以穿透,比如地下矿脉,地底深处……

    可真王级强者,没有东西可以挡住他们探测的。

    姬瑶闻言还是有些不甘,不过姬楠拒绝,她也没办法再说,只好道:“那现在怎么办?王叔,他真的逃离了万庭楼吗?”

    姬楠闻言也开始皱眉,缓缓道:“也许……可以试着摧毁整个万庭楼试试,他收敛气息,无法察觉到踪迹。

    建筑物,也给他一些遮挡的机会。

    他破坏了大殿,也许就是为了遮掩行踪。

    可当一片地方,成为空地,除非他真的可以隐身,要不然,他必定无法隐藏!

    他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了,万庭楼这么大,以尊者境实力,蜷缩骨骼,他甚至可以藏在一些缝隙中……”

    话落,姬楠一掌击碎了一根巨大的横梁木,缓缓道:“比如这些地方,他要是掏空了内部,藏在其中,也难以察觉。”

    这话一出,众人凝然。

    姬瑶沉声道:“那就摧毁了万庭楼,让他无处可藏!”

    几人说着话,那些万庭楼的人可还没离开,那位现在头部伤势还没恢复的统领,一脸惊恐,急忙道:“诸位大人,万万不可……万庭楼……万庭楼不能毁!

    毁了万庭楼,小人也无法活了,此事事关重大,就算大人们想抓捕方平,也要向皇庭汇报!”

    万庭楼是什么?

    平时,这里是招待王城之主,皇城帝王,神宗强者的地方。

    这是天植王庭最高端的一个招待所,也是王庭的门面。

    毁了这,哪怕知道原因,恐怕也会惹得天植王庭一些强者不满,甚至觉得是天命王庭在挑衅。

    姬瑶还想再说,姬楠微微摇头,他就知道无法去做。

    天命王庭的人真要毁了万庭楼,哪怕找到了方平,天植王庭这边一些老家伙都会勃然大怒。

    两大王庭征战过许多年,现在那些老家伙还没死呢。

    本就敌对的厉害,现在再闹出这么一出,还不得马上翻脸。

    姬瑶见状怒斥道:“愚蠢!”

    一座外宾楼罢了,换成在天命王庭,早就拆了!

    天植王庭到了这时候,居然还在意这些,真的愚蠢。

    统领一脸讪讪,也不敢辩解,低声道:“那小人去王庭汇报……”

    “哼!”

    姬瑶低哼一声,不用猜都知道,哪怕汇报有了结果,那也得等很久了。

    这么长时间,天都要亮了,方平还能在这等着吗?

    姬楠和玄桐二人没再理会姬瑶几人,而是纷纷侧头看向远处,眉头皱起,天植王庭最近怎么这么多事!

    ……

    统帅府。

    花齐道脸色惨白,右臂之上,一道刀痕清晰可见,金骨都出现了裂痕。

    “赵兴武!你想做什么?”

    花齐道怒斥!

    赵兴武手持长刀,眼神冰寒,低沉道:“不要太过分!一次又一次,真以为老夫是死人?老夫早已警告过多次,真王便罢,其他人再敢窥探老夫,必杀之!”

    花齐道看了一眼府外横尸遍地的天植军,其中甚至有一位刚入神将级的强者,眼中厉色闪烁,咬牙道:“赵兴武!”

    “他们只是在追查贼人,路过统帅府罢了,你一言不合便斩杀他们,你是否觉得,王庭奈何你不得!”

    “路过?”

    赵兴武冷笑道:“路过就敢窥探老夫?谁给他们的胆子?区区弱九品罢了,真以为老夫杀不得人?天植城强者众多,为何不见他们窥探别人?

    一次又一次,老夫杀几个弱者,不算过分吧?”

    “你!”

    花齐道怒不可遏,这时候,右神将御空而来。

    看了一眼死去的一队天植军,眼中怒色一闪而逝。

    神将级!

    赵兴武居然杀了一位神将级强者!

    可恨!

    也很可怕!

    神将级强者,哪怕没有领悟神道,可也不是说杀就杀的,赵兴武居然瞬杀了对方,这家伙距离真王越来越近了!

    “赵帅这是何意?”

    右神将淡淡道:“纵然柏铸有错在先,赵帅也不至于斩杀了柏铸!”

    赵兴武也平静道:“既然右帅这么说,那日后有人日日夜夜探查右帅府,精神力肆无忌惮探测,右帅也不会动怒了?

    如果右帅能做到,赵某今日便愿付出代价,任由你等处置!”

    右神将心中愠怒!

    赵兴武淡然道:“比老夫强,老夫不愿也得愿!比老夫弱,那就没这个资格!”

    花齐道怒道:“柏铸乃是神将级武者,若非你处心积虑,哪能一刀斩杀了……”

    “嗡!”

    他话音刚落,虚空陡然震颤。

    右神将低喝一声,手中一柄巨斧陡然呈现,一斧劈向花齐道,却不是为了杀花齐道,而是为了救他!

    咔擦!

    一声玻璃般的碎裂声响起,一道黑漆漆的裂缝瞬间呈现在花齐道身侧,和斧光撞击在一起,撞的裂缝更加巨大了!

    “嘎吱……”

    花齐道右臂陡然被裂缝擦过,金色血肉横飞。

    花齐道倒飞一步,满脸的怒意和寒意!

    赵兴武淡淡道:“如你这等废物,老夫想杀你,不用处心积虑!三招,老夫必杀你!”

    “哼!”

    右神将陡然冷哼一声,喝道:“赵兴武,既然来了王庭,那就不要肆无忌惮!莫不是真以为在王庭,你可以为所欲为?”

    花齐道才初入神道不久,哪是老牌神道强者赵兴武的对手。

    更别说赵兴武打造了顶级九品神兵,学会了真王绝学。

    右神将都有些埋怨了,用得着给赵兴武这些东西吗?

    没有神兵,没有绝学,赵兴武实力虽强,可未必是他对手。

    可现在有了这些,补足了赵兴武的短板,此人已经是真王之下,最少排名前三的绝顶强者。

    当年一战,他到现在伤势都没能痊愈,还有些大道伤势残留,刚刚一击之下,他明显有些不如赵兴武。

    要不然,花齐道就不会受伤。

    赵兴武依旧淡然,轻笑道:“老夫只是在证明,想杀一个弱九品,用不着去算计什么!左帅初入本源道,恐怕还不清楚本源道武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老夫纵不如绝巅,可绝巅想杀老夫,也没那么轻松,莫不是以为,老夫也是如他这般,在绝巅面前,毫无反击之力?”

    花齐道脸色瞬间铁青!

    赵兴武这番话,比击伤他更让人难以忍受!

    而且如今很多人在关注,他这位天植军左部统帅,却是被人轻易击伤,更是让他颜面尽失!

    左帅的位置,他是真的保不住了!

    哪怕没有之前的事,这一次他在赵兴武面前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也无颜再统领左部了。

    神道强者……神道强者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差距?

    花齐道心中惨然,这的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他觉得自己踏入了神道,哪怕不如那些老牌神道强者,也不会差距太远。

    可今日,赵兴武却是向他证明了,哪怕同样是神道武者,差距也是存在的。

    右神将没管花齐道,看了一眼赵兴武,忽然凝眉道:“你以七锻不灭身晋级的神将?”

    “七锻?”

    这话一出,虚空中的精神力好像多了起来。

    赵兴武平静道:“非也,六锻巅峰。老夫未能打破极限,跨入七锻,不过对付你们这些六锻甚至五锻晋级的九品,也足够了!”

    纵然如此,也有不少人凝然。

    按照地球的算法,六锻极限,那就是10万卡气血。

    以10万卡气血晋级的九品,这样的强者,底子可比那些9万卡气血晋级的九品强多了。

    看起来差距只是1万卡罢了,可到了九品,踏入了本源道,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本源道在方平的理解中,在陈耀祖的解释中,就是一个放大器。

    放大气血的威力!

    1万卡气血的增幅,再放大,那就是一万多甚至几万卡气血的差距。

    强者之争,差距几万卡气血这么大,几乎会呈现压倒性优势。

    严格来说,九品武者,几乎都是金身六锻。

    完成了五锻,那就是六锻。

    9万卡以上气血,都是六锻武者。

    可刚达到9万卡,和10万卡,又截然不同。

    右神将缓缓道:“赵帅,本座不管你想做什么,也不想追究什么!哪怕你真的晋级真王境,可这是神陆,这是天植王庭!

    在这,哪怕真王,也有真王的规矩!

    若是人人都如你一般,肆意击杀神将境武者,那神陆和王庭早已不存在!

    此事,明日八殿共议!

    现在,赵帅还请回府!”

    赵兴武淡淡道:“老夫是俘虏吗?如果是,那就囚禁我,如果不是,那老夫想去哪,都是老夫的自由!你没资格和老夫谈这些,天榆真王既然在,真王开口便是!”

    虚空中安静了片刻,片刻后,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席卷而来,虚空中凝现出一道淡淡的巨树身影。

    “赵盟主,老朽刚凝练完榆果,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一幕,可惜来迟一步……”

    赵兴武面露淡淡的笑容,没有接话,而是问道:“天榆真王,赵某究竟是不是俘虏?此事,还望天榆真王给赵某一个准确答复!

    是,那赵某为了活命,定然会守一切规矩。

    如果不是,以赵某的实力,除了真王殿,哪怕王庭,也没权利对赵某如何!

    别说花齐道,就是王主,也没权力使唤赵某!”

    天榆守护好像迟疑了片刻,片刻后,声音沧桑,笑道:“自然不是!赵盟主既然来了王庭,入了天植军,那就是王庭一员。”

    “那赵某明白了!”

    赵兴武说完,笑道:“柏铸胆敢窥视于我,按天植军规矩,我和他同为一军统帅,他没这个权力,除非天植军三部主帅!

    按照实力,他远不如我,窥视强者,那就是大不敬!

    地位不比赵某高,实力不比赵某强,他窥探赵某,赵某击杀了他,应该没有坏了规矩!

    如果真要监察赵某,三部主帅来了再说,赵某纵然不满,也不会擅自杀人,天榆真王,赵某如此回复,可有不妥之处?”

    天榆守护轻笑道:“赵盟主说的有理。”

    说罢,虚影环顾四周,淡淡道:“天植军该有点规矩了!神陆,强者为尊!赵盟主已是半步真王,如此实力,晋级真王,只在旦夕。

    蔑视强者,该杀!可杀!

    再有下次,老朽也不会坐视!”

    话落,虚影消散,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一位神将级强者被杀,就这么结束了。

    虚空中,一些精神力窥探而来的强者,纷纷退去,不再窥探。

    ……

    皇宫中。

    王主寝宫。

    天榆真王声音传出:“赵兴武是在为方平遮掩,此人不可信,老朽也要被牵制大半精力,恐无法再封锁全城,探测全城。

    真王殿想利用赵兴武算计镇天王和复生之地,老朽担心,养虎为患。”

    王主轻声道:“这个我明白,本王也从未相信过赵兴武,那些真王也不会。可比起赵兴武,镇天王更麻烦。

    赵兴武是最好的棋子,不管这枚棋子是不是复生之地主动送来的,既然送来了,那由不得他不同意!

    这一点,本王和真王殿是一致的。

    不可让镇天王踏出第三条大道,一旦踏出三条大道,镇天王便无人可制……”

    天榆守护轻叹道:“不可大意,若是真是复生之地主动送来的棋子……镇天王真的一无所知吗?”

    “难说。”

    黎渚轻笑道:“复生之地,也并非完全一心!以张涛为首的几位真王,包括其他圣地的一些真王,未必和镇星城诸王一心!

    真王殿可以允许赵兴武成就真王,甚至可以容忍他踏出第二条大道,却是绝不允许镇天王踏出第三条大道!

    镇天王也是一清二楚,所以多年来,不敢逾越一步!

    他踏入第三条大道的那一刻,就是诸王围杀他之时!

    所以,此事镇天王也未必不知,也许,他就是想让赵兴武踏入第二条道,也未必不可能!”

    天榆守护语气一滞,声音愈加缥缈道:“镇天王有如此魄力?”

    黎渚笑道:“黎渚从不会小觑任何人,尤其是这种一人之力,镇压诸王的强者!当年,正因为小觑了武王,小觑了冥王,黎渚才会落得如今境地。

    镇天王活的更久,也许是一切乱局的源头,黎渚绝不会小觑他的智慧和魄力!”

    “镇天王……”

    天榆喃喃道:“当年的天王……而今的镇天王……黎渚,他连自己都要镇压……镇天王此人的确不可小觑。

    也许,老朽该回一趟守护王庭了。

    王庭中的几个老家伙,一直不出,生死都不知,它们到底认不认识镇天王?”

    黎渚脸色微变,沉声道:“天榆大人,您是说……那几位妖皇历时期的前辈?”

    “嗯。”

    “它们……真的还活着?”

    “不知,也许吧。如果活着,如今恐怕也在沉睡,千年前,老朽还是见过这几位的,可千年前,魔帝来袭,那次之后,老朽就再也没见过它们了。”

    “魔帝……”

    “镇天王……”

    “武王……”

    黎渚一声声呢喃。

    这三人,三个时代。

    宗派时代,镇星时代,新武时代。

    复生之地,最近的三个时代,和这三人关系极大。

    许久,黎渚开口道:“天榆大人只管监察赵兴武,其他事,无关紧要。至于方平,黎渚也抓住了些许脉络,明日也许会有些意外之喜。”

    天榆守护没再开口,精神力退去。

    等它离开了,黎渚手中出现一本水晶书,和界域之地不同,这本水晶书,一页又一页。

    翻开水晶书,首页,第一行正中间,呈现三个地窟文字镇天王。

    镇天王之下,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

    黎渚一页页翻开,第二页并非张涛,也非真王殿的殿主,而是天植王。

    第三页天命王。

    第四页魔帝。

    第五页武王。

    第六页……

    一页一人。

    直到最后一页,上面空白一片。

    黎渚沉吟片刻,许久,仿佛有些犹豫,不过最终空白页上面,还是呈现出了两个大字方平。

    “也许……该再等等!”

    黎渚喃喃一声,尊者境武者,此刻还处于包围之中,也许明日之后,自己又会抹除这一页。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