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42章 一场骗局!(八千字大章求订阅)
    大殿中,众人商量着要开始先议别的事。r?anw  en w?w?w?.?r?a?n?w?e?n?a`c?o m?

    王主好像有些不满,右神将也是脸色难看,淡淡道:“今日天命王庭贵客在此,此事稍后再议……”

    有别的王庭人在,议论这些,岂不是丢王庭的脸?

    这一点,不是没人知道。

    可丢脸……那也是丢的王主的脸!

    怕什么!

    方平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导一下局面了。

    虽然我才七品,可我是现在最有希望成为王主的王储,而且还有不少人支持我,背后还站着好几位真王,我怕什么?

    于是,下一刻,方平义正言辞,起身道:“天榆大人,王,灭生觉得不用顾虑太多!此事并非秘密,姬瑶众人也看在眼中。

    此刻,王庭需要作出一些应对,难不成真的让方平那贼子继续逍遥下去?”

    方平说起自己的名字,脸色那是铁青一片!

    可恨!

    该杀!

    王主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灭生,天植军已经在全城搜捕……”

    “不够!”

    方平那是毫不客气,大声道:“天植军已经不如当年许多!三部统帅……王,您伤势极重,已经无暇再管天植军一事!

    右帅近些年来,也一直在闭关养伤,右部也是散乱不堪。

    至于左部……”

    方平一脸鄙夷,嗤笑道:“左部十军,早已乱象横生!左帅刚入神道境,左部谁人服气?

    天植军是王庭的征战利器,可不是养老地!

    昔日征战四方,所到之处,无不臣服的天植军,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方平大声道:“天植军,以王庭为名!本是王庭最强战力,如今却是沦为笑话,谁的过错?

    王主重伤,右帅闭关,三部统帅,唯有左帅统辖天植军!

    天植军落入今日之境地,和左帅无能关系极大!

    而且天植军内部也是乱象丛生,之前更是在皇城内配合黎桉,击杀枫王府战将……”

    这时候,花齐道冷冷道:“殿下,葵明可是……”

    方平陡然打断道:“左帅不用提醒我!葵明到底是不是方平,空口无凭!你说是方平,难道就是方平?

    也许有人故意栽赃于葵明,那也未必!

    葵明死的蹊跷,人死了,自然无法反驳。

    你们说枫玉、枫华都是方平伪装的……可笑!

    你们干脆说我也是方平伪装的好了,还不如现在击杀了我,那便万事大吉!”

    方平那是冷笑连连,枫灭生就是这么狂!

    他对王主,本就没什么敬意可言。

    方平说完,柳无神接话笑道:“殿下说笑了,谁都有可能是方平,唯独殿下不可能。何况,一直都在说方平……真的是方平吗?

    如今,一切讯息,都是天植军提供的,我们可不知道真假!

    还有,天植军监察诸王府一事,也该有个交代了!”

    方平笑道:“柳殿主,是不是方平……灭生猜测,是方平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

    说到这,方平深吸一口气道:“灭生之所以针对左帅,针对天植军,实际上并非为了针对!灭生相信,之前之事,都是方平所为!

    所以方平必须要死!

    可现在的天植军,真的可以杀了方平吗?”

    方平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咬牙道:“灭生担心,有人故意放走了方平!既然方平在天植城,那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

    王祖归来,还不知何时。

    这段时日,必须要让天植军尽职,如此才能继续困住方平,不杀方平,我心难安!”

    方平大声道:“诸位!方平之患,难道还不足以让诸位清醒吗?”

    方平满脸怒容,大喝道:“他可以伪装成任何人!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在皇城内行动,他可以在天榆大人眼下摧毁矿脉!

    如今的方平,才是尊者境!

    一旦到了神将境,神道境,谁来杀他?

    都说方平是灭生的梦魇,可他迟早也是你们的!

    不,现在就是你们的!”

    方平情绪激动,喝道:“所以天植军必须要变!灭生有话直说,我不相信左帅,也不相信现在的天植军,比起他们,我宁愿相信姬瑶,哪怕姬瑶,也会为了杀方平尽全力!

    你们根本不知道他的可怕,今日放过了他,迟早你们会后悔的!”

    人群中,姬瑶那是难得没有反驳。

    此刻,虽然和她无关,可姬瑶还是开口道:“天榆大人,黎王主,天植王庭之事,姬瑶本不该参与。

    可击杀方平,势在必行!

    方平可以遮掩气机,可以改变气机,到了尊者境之后,甚至可以伪装成他人,无法察觉。

    他还有大量的不灭物质,他的气血之力、精神力都可以无限恢复。

    如今的他,也许不值得真王大人在意,可等他成就真王,那就极其可怕了!

    他甚至还是魔帝的转世身,天榆大人和玄龙大人都是经历过千年前的那一战的。

    当日传出方平是魔帝转世身,玄龙大人便主动出关,言势必要击杀方平,万万不能让魔帝复生!”

    姬瑶说完,方平笑道:“姬瑶,看来你和我还是有共识的!”

    姬瑶哼了一声!

    不想理会他!

    若不是为了杀方平,你觉得本宫会理会你?

    ……

    大殿中。

    枫灭生和姬瑶这两位最有希望成为王主的王储都坚决要杀方平,这下子,一些人也沉吟了起来。

    这时候,花齐道缓缓道:“枫殿下,此言之意,是花某故意放走了方平?”

    方平冷哼道:“好,我不管是真是假!只要左帅答应,此次方平必死,那天植军一事,枫王府再也不会参与!

    不止如此,如果能杀了方平,枫王府不吝赏赐!”

    花齐道不言。

    方平脸色难看道:“左帅连杀一位尊者境武者都不敢应承吗?30万天植军,神将数十,神道强者都有多位,皇城重地,杀一个复生武者,有那么难吗?

    既然做不到,那左帅就让位!”

    花齐道淡淡道:“枫殿下觉得谁能保证,一定可以斩杀方平?”

    方平喝道:“最少比左帅更尽职!花齐道,你针对我枫王府不是一日两日,方平乃是我大敌,你故意放过方平,未必不可能!

    有些话,不要逼本统领说出来!”

    方平说罢,直接看向王主,面色难看道:“之前,神将入宫议事,方平灭杀槐王府……枫王府中也有事情发生。

    那一日,我若在枫王府,此刻又是什么下场?

    槐王大人和王主和方平仇怨最深,方平迟迟没有被击杀,是在等什么?

    等着‘枫灭生被方平斩杀’的消息传开吗?

    其心可诛!

    王,此事枫王府必不会善罢甘休!”

    随着方平的话语落下,大殿中有些混乱了。

    精神力开始纵横,一些人开始传音交流起来。

    右神将低沉道:“枫灭生,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右帅,我乱说了吗?”

    方平冷哼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再多说几句!当日在南七域,长生剑和蛇王提前离去,导致方平逃过死劫,如今赵帅在此,枫某问赵帅一句,当日情况究竟如何?”

    人群前方,赵兴武冷冷道:“当日我等袭杀方平,九大长老齐出,包括老夫在内,八位本源道……也就是你们眼中的神道强者同时出手!

    除了林龙是张涛的暗子,八人一起出手,最终却是死伤殆尽!

    四长老、五长老,都是本源道中的强者,结果因为吴奎山和李长生提前归来,功亏一篑!

    南七域诸位强者,居然没能拖住他们三分钟,可笑!”

    赵兴武那是一脸冷漠。

    方平也是嗤笑道:“当日本统领就在南七域,黎桉一直怂恿我去击杀长生剑,我本不愿去,可黎桉冲动的要单独去袭杀长生剑……

    他不过统领境罢了,长生剑之名,他真的一无所知?

    长生剑之前在南七域,斩杀了妖木,黎桉要是真蠢,那我就信了!

    可他不蠢,他都会收买葵明和槿玉淮,岂会真的蠢?

    他就是故意的!”

    “枫灭生,你敢胡说八道?”

    黎桉大怒!

    方平冷笑道:“胡说八道?你从不出王庭,为何那次会去南七域督战?我也曾问过赵帅,为何最终会袭杀失败,赵帅曾说,关键在于扎立卡罗关键时刻,击杀了他们当中的一位神道强者!

    仅次于赵帅的神道强者!

    扎立卡罗……无神叔父,你可认识?”

    柳无神淡淡道:“认识,多年前,我曾在皇城见过一次。”

    方平哈哈大笑道:“是啊!一位曾出现在皇城中的复生武者,回到了复生之地,击杀了要杀方平的神道强者,可笑至极!

    若不是赵帅告知,我等还一无所知!

    若不是无神叔父曾经见过此人,谁能想到,早在赵帅之前,就有一位复生之地的神道强者来过皇城!

    如此此人却是救了方平……可笑,真的可笑!”

    方平一脸的玩味,忽然看向右侧脸色铁青的玄真和玄桐,更是笑的肆无忌惮!

    玄真哪怕到了八品境,这一刻,脸色也是通红一片!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王祖真的被人算计而死!

    姬瑶也是脸色变幻不定,忽然道:“黎王主,扎立卡罗,真的曾来过天植城?”

    黎渚忽然叹了口气,轻声道:“来过。”

    人群瞬间混乱了!

    黎渚缓缓道:“不过那已经是在本王受伤之前的事了,那时候,本王和他达成了一致,他去复生之地,配合大教宗,关键时刻给予复生之地致命一击。

    可本王受伤之后,再也无力掌控局面……没想到,他会是诸神天堂的暗子。

    恐怕,当年他来皇城之时,就是抱着打探机密而来,从始至终,他都是诸神天堂的人。”

    右神将也接话道:“不错,扎立卡罗本座也见过,一面之缘。当年,他答应合作,答应的极其痛快,如今想来,恐怕其中有诈……”

    方平淡淡道:“黎桉主动袭杀长生剑,那就是真蠢了?”

    黎桉冷冷道:“你也有份!”

    方平嗤笑道:“我和魔武有大仇,本统领自认愚蠢又能如何,我看到魔武的人就想杀了他,有何不可?倒是你,你也如此吗?

    还是说,你真的愚蠢到了不自量力的地步?”

    黎桉脸色铁青。

    方平又道:“这么蠢,也能成为尊者,倒是让枫某难以相信了!”

    说罢,方平又玩味道:“当日,牵制复生之地真王,据王祖所言,原本……”

    “够了!”

    这话不是王主一系说的,而是天榆。

    天榆看了一眼方平,淡淡道:“枫灭生,适可而止。”

    方平看了一眼天榆,一脸的不甘,半晌,缓缓道:“大人乃是王庭守护!守护的是王庭,而非一家之人!方平之患,难道大人也……”

    “哼!”

    天榆一声轻哼,已经有些怒了,这时候,柳无神急忙道:“灭生,还不退下!”

    一旁,荆竹也喝道:“殿下,慎言!”

    他们也是有些惊惧,殿下不能再说了!

    再说下去,也许会惹得天榆守护发怒的。

    这时候,大殿中,不少神将都看向方平,有人摇头示意不要继续说了,有人一脸戏谑,等待看戏。

    右侧,玄桐和玄真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眼神却是阴翳的厉害。

    如今,事情如何,他们心中有数。

    玄家的真王,绝对是被人算计死的!

    可恨!

    黎渚依旧不动声色,许久,缓缓道:“这么说来,灭生觉得,是本王故意放走了方平?”

    “灭生并无此意!”

    “也罢。”

    王主笑道:“其实,有些事,本王如今已经无力掌控,也没有精力去做什么。

    既然如此,齐道,你刚入神道境,还是闭关继续稳固境界吧,早日走出更远。

    左部统帅一职,灭生,你觉得交给谁合适?

    谁又能让你相信,可以击杀方平……”

    方平回道:“灭生觉得荆竹神将可以胜任!”

    这话一出,马上有神将级强者开口道:“荆竹神将也刚进入神道境不久,枫殿下,此事不妥!”

    “我觉得桦平神将可以胜任左帅一职!”

    “不妥不妥,桦平神将……”

    “……”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其他七殿殿主,那也是强者,都是神将榜中的强者。

    这些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讨论了起来。

    方平干脆直接,开口道:“可以击杀方平,谁都可以!如果不能,那就找个方平的仇家,其他人,枫王府信不过!”

    这话一出,柳无神忽然笑道:“殿下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人!”

    众人纷纷看向他,柳无神笑道:“赵帅!赵帅之前袭杀方平失败,最终来了王庭,和方平可是血海深仇。

    而且赵帅实力足够,我想赵帅担任左帅,应该没人有意见。”

    “不可!”

    “这不行!”

    “赵盟主可是……初来王庭,哪能如此草率!”

    “……”

    这些人再次吵了起来,不过人群中,十多位神将境强者都开口道:“赵帅还是比较合适的。”

    也有四五家真王府的人,也开口表示支持。

    ……

    黎渚看了一眼众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下方,右神将缓缓道:“赵帅之前,击杀了柏铸,如今天植军未必心服……”

    方平笑道:“心服?赵帅的实力在这,不服的就杀了!哪来的不服!难道王庭执掌天下,还需要所有人心服口服?

    可笑!

    天植军是战争利器,只要一个声音!

    赵帅能压下那些不服的家伙,那就足够了!”

    这话一出,众人忽然有些无言以对,柳无神更是笑道:“还是殿下看的分明,就如殿下所言,王庭执掌天下,可不是所谓的众生平等!

    如今的王庭,再也没有昔日的霸道,换帅之事,何时轮到一群弱者质疑?

    当年王、左帅、右帅统领天植军,那也是实力为尊……”

    黎渚打断道:“既然都觉得赵帅合适,那就赵帅担任左帅吧,至于赵帅本部……”

    方平开口道:“荆竹神将可以胜任!”

    这话一出,王主沉默片刻,缓缓道:“可!”

    方平笑容满面!

    颇为自豪地瞥了一眼桦禹几人,一脸鄙夷,你们也配和我争?

    桦禹几人脸色不太好看,不过也没再说。

    起码不是荆竹担任左帅!

    赵兴武担任左帅,可未必听你枫王府的。

    天植军左帅一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定了下来。

    赵兴武坐在那都没说话,瞬间成为三部主帅之一。

    而天植军,三部当中,中部为尊,左部次之,之后才是右部!

    方平瞥了一眼赵兴武……下次再开会,你是要坐左侧上首了?

    这就成了天植王庭的军部司令了?

    真够简单的!

    赵兴武这要是卧底,上位上的太轻松了,地窟这些家伙也够狠心的。

    赵兴武来自地球,都清楚。

    他不是和地窟一条心,其实大家也知道。

    可为了不让其他人得益,这些家伙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默认了赵兴武担任左帅,哪怕他可能把左部10万大军给弄死了。

    同时,方平再次看向王主。

    王主这么怂的吗?

    这就认了?

    恐怕不是这样吧!

    这家伙,也许也抱着这样的念头!

    心里想着,方平余光瞥了一眼外殿,心中忽然微动,玛德,我暴露了?

    没有吧!

    王主这老狐狸,好像发现了什么,方平察觉到整个皇庭都被封锁了!

    是怀疑我,还是怀疑别人?

    或者干脆全部被怀疑了!

    这么下去,一位真王在这,自己不会暴露了吧?

    方平心中微微有些惊惧,接着很快恢复了镇定,陡然朝柳无神几人传音了起来。

    几人微微蹙眉,不过片刻后,几人都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方平搞定了这个,松了口气,忽然笑道:“王,灭生有一事相求!”

    王主笑容满面,开口道:“说说看。”

    方平看向姬瑶,姬瑶一脸恼火,这家伙看我做什么?

    “灭生想迎娶姬瑶!”

    “哗啦啦……”

    场中一片混乱!

    姬瑶也是勃然大怒,喝道:“枫灭生,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

    方平淡笑道:“姬瑶,你不是看不起我吗?你我都是真王后裔,也都是高品武者,那就干脆一些!

    我若能杀了方平,你便与我结成伴侣,如何?

    杀方平,这也是你我都希望看到的,如果杀不了方平,我承认,我害怕了!

    方平在,也许我真的未必可以踏入神道,那自然也没资格迎娶你!

    可只要杀了方平,我心中恐惧尽去,再服用了圣果,也许很快便可以踏入神将境!

    如今大战将起,你知道我的意思,那时候,神道、真王未必不可!

    姬瑶,你觉得如何?”

    说着,又看向王主,笑道:“还请王见证!”

    王主脸上笑容渐渐敛去。

    好狂妄的家伙!

    所谓真王有望,就差直接说他要取代王主之位了。

    这时候的他,要是还能保持笑容,那就真的被人踩在地上摩擦了。

    “枫灭生!”

    黎渚淡淡道:“你有把握击杀方平?”

    方平笑道:“当然有!若是没有,那今日之事,不提也罢!”

    “姬瑶,如何?”

    方平再次看向姬瑶,姬瑶脸色难看,冷冷道:“你先杀了方平再说!”

    “方平这次必死!”

    方平冷厉道:“我研究他已经很久了!此人胆大包天,没有他不敢做的事!他以为我等都是蠢货,殊不知,他才是真正的蠢货!”

    说罢,方平忽然喝道:“杀了!”

    这话一出,大殿中,数位神将忽然纷纷出手。

    大殿外,数百扈从,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八品武者,可面对七八位神将级强者,其中还有柳无神这样的强者,哪能抵挡!

    “不!”

    有人惊呼,难以置信!

    在皇宫内,居然有人对他们出手!

    “枫灭生!”

    有人怒吼一声!

    方平喝道:“方平很有可能隐藏在这些人当中,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心思!此人绝对没有离开皇庭附近,这一次,不杀了方平,决不罢休!

    至于这些人,死了枫王府也会赔偿你们的损失!

    现在先清理了这些可疑之人,所有人不许离开大殿!”

    方平一脸冷漠,又道:“方平一直找不到,也许之前的验证手段,根本无用!谁也不知道,他伪装的手段究竟如何!

    这次,王祖归来……除了少数一些人,我甚至会建议王祖,灭城!”

    “胡闹!”

    “疯了!”

    “枫灭生,你好大的胆子!”

    “……”

    众人纷纷呵斥。

    方平面色狰狞道:“诸位不要嘶吼!待会你们也要证明一切!我怀疑,方平甚至有可能就藏在你们中间!”

    方平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冷冷道:“有些人,从未被查过!天榆大人,您真的能确定,王庭……真的还是神陆的王庭吗?

    您可曾想过,查验一人!

    翻遍了皇城,都找不到方平!

    可方平却是在所有人眼前消失了,频频出现在皇庭附近……”

    天榆脸色都变了!

    下意识地看向王主!

    查验,一直在进行。

    可有一人,从未有人想过去查。

    他也不用展示自己的实力,不用展示自己的一切,也没人敢让他剥皮抽筋地去查,因为按照他的情况,这么查,他可能会死!

    这一刻,不止天榆,大殿中,安静到了诡异!

    一个没有实力,地位又高到了极致的人,这样的人,不用出手,不用展露实力,也不会随时被人盯着,如果……

    如果方平真的找到机会,斩杀了他,取而代之!

    不少人心中惊恐!

    可能吗?

    王主是方平?

    不,不会的!

    外面,杀戮很快停止。

    柳无神几人纷纷围在了方平身边,方平手中枫叶出现,一脸阴沉道:“灭生不相信,方平真的可以逃离此地!

    可种种迹象,都在证明,方平是无法找到的!

    他胆子极大,连天榆大人身边他都敢出手,为何会如此胆大?

    因为他自信,自信所有人都不会发现他!

    他自信到了,连真王大人都无法找到他!

    灭生不得不去怀疑,不得不去想,我太想杀他了,不杀了他,也许我这辈子都要活在梦魇中,我不甘心!”

    上方,王主环顾一圈,忽然自嘲一笑,缓缓道:“本王倒是小觑你了,本王其实也在怀疑,方平也许就藏匿在了皇宫中。

    可本王没想到……哈哈哈……”

    王主笑了起来,一脸无奈道:“没想到灭生你居然如此多疑!”

    方平脸色难看道:“我不得不怀疑!王,灭生并非不敬。可找不到方平,迟早会出大麻烦!

    今日,我要查验所有人!

    也许你们觉得我没这个资格,那天榆大人在此……不过……天榆大人查验……不妥!

    我要等王祖归来!

    我已经让人再给真王殿传讯,等待王祖归来,让皇城有二位真王以上,再去查验!”

    换言之,他连天榆都信不过!

    柳无神几人满脸动容,却是牢牢守住了枫灭生。

    上方,王主没再开口,天榆深深看了一眼方平,缓缓道:“枫王倒是生了个好孙子。”

    “大人过誉了!”

    方平低沉道:“灭生只是真的不甘心!从王战之地归来,灭生已经进入了死路,方平不死,那灭生也许会死在自己手上!

    既然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那灭生只能求生!”

    人群前方,赵兴武淡然道:“直说便是,想查验一番王主,不如赵某代劳如何?”

    赵兴武淡笑道:“赵某虽不如真王,不过真要寸寸探查,也许也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放肆!”

    右神将勃然大怒,喝道:“赵兴武,再敢胡言乱语,本座斩了你!”

    “哈哈哈!”

    赵兴武笑道:“赵某一说罢了,还真能如此?那便等枫王几位真王归来,再做打算便是。”

    事情到了这地步,姬瑶众人也不说话了。

    天命王庭众人,彼此对视一眼,一脸看好戏的态度。

    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

    枫灭生居然怀疑王主……也许他根本就不是怀疑,而是故意找机会让枫王探查王主虚实。

    也许……枫王府在怀疑什么?

    枫灭生连天榆守护都不相信!

    可惜了!

    这一刻,姬瑶忽然有些惋惜,可惜枫王不在。

    枫灭生太着急了!

    也许该等等的!

    等枫王来了再说这事!

    那时候,才真的有好戏看。

    此刻,宝座上,天榆真王不说话,王主也不说话。

    大殿,继续陷入诡异安静中。

    陡然,所有人脸色一动!

    方平忽然骂道:“不会这么巧的,该死的!”

    王座上方,黎渚忽然觉得松了口气,摇头笑道:“灭生,你啊!”

    方平却是不管他了,腾空而起,朝外飞去!

    这时候,赵兴武这些人已经早就飞出去了!

    大殿中,姬瑶也急忙御空而出,忽然传音道:“王叔,是不是太巧了?刚怀疑黎王主,方平就展露了气息,王主……会不会有问题?

    而且方平……是真的方平吗?

    或者说,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

    姬楠眼神复杂,传音道:“其中内情太多,也许……真的未必是方平在作乱!天植王庭内部纷争太严重了,可能是有人假借方平之名行事!

    不过这一次,枫王和王主一系,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姬楠那也是语气复杂到了极致!

    他也没想到,会演变成这一幕。

    而下一刻,远处,枫灭生怒吼道:“可笑!方平是凤雀?这根本就不是方平的气息!真可笑!哈哈哈,好一场大戏!神陆居然有如此奇人,王庭居然有如此奇人,枫某长见识了!”

    枫灭生疯狂大笑!

    姬瑶众人脸色却是大变!

    凤雀?

    而远处,皇宫中妖兽大殿,凤雀的交换声急促而又愤怒。

    它怎么成方平了?

    而且现在数十神将围着它,它好害怕!

    “姬瑶,救我!”

    凤雀疯狂鸣叫着,精神力波动的厉害,救命,这些人看它的眼神好可怕!

    几位神将,甚至已经控制住了它。

    它不灭神刚恢复来着,现在又受伤了!

    天植王庭好凶猛!

    它是真王后裔,不可以这样的!

    凤雀大声鸣叫着,它也有真王老祖的,还是姬瑶的伙伴,不能杀它!

    也正因为如此,周围神将此刻才没有动手。

    方平……是凤雀?

    刚刚那一瞬间,凤雀身上展露的气机,他们不知道是不是方平的气机,几乎没人见过方平,除了姬瑶和枫灭生。

    可气血之力,他们认识。

    凤雀这些妖族,也修气血,可和复生之地是不一样的!

    怎么会无端端地出现了气机变化?

    大殿中,枫灭生歇斯底里地笑着,笑的癫狂。

    “骗局!”

    “可恨!”

    ……

    同一时间。

    大殿中,还有不少人没走。

    不少人看向王主,王主忽然轻叹道:“到底是谁?”

    天榆脸色变幻,缓缓道:“不知,黎渚……”

    说了半句,天榆真王忽然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到底是谁?

    真的是方平吗?

    这一刻,哪怕是它也不确定了!

    谁才是方平?

    又或者,从头到尾,都没有方平!

    这就是一个骗局!

    一个人为制造的骗局!

    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天榆余光瞥了一眼黎渚,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没告诉我?

    你……真的是黎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