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50章 人人都有一笔账
    很快,方平抵达了之前分散的地方。ranw?en w?w?w?.?r?a?n?w?e?n?a`com

    此刻,那些妖兽已经被击杀了不少。

    混乱妖兽,神志不清,数量虽然不少,可地窟武者这边,人人手持神兵,实力也不弱,配合之下,斩杀了十多头七品妖兽,其他混乱妖兽也很快退去。

    尽管如此,还是有两人死亡,不少人受伤。

    姬瑶众人还没回来,方平阴沉着脸不说话。

    等待了一阵,姬瑶回来了。

    她带去的人,没和方平一样,全军覆没,不过也死了一人,不太显眼。

    看到方平带走的人,无一在场……

    姬瑶心中一震!

    全死了?

    枫灭生这么强?

    她为了不太显眼,只是暗中震慑了一人的精神力,趁乱击杀了对方而已,没想到枫灭生带走十多人,居然全死了!

    方平却是没管这个,冷冷道:“那个家伙杀了吗?”

    “没有。”

    姬瑶摇头,无奈道:“跑的很快,对方根本不敢停留……”

    “那你这边还死了一人?”

    方平喝道:“姬瑶,你就这么废物?”

    姬瑶差点气吐血!

    冷冷道:“你带去的人呢?”

    “王金洋有真王分身在手!”

    方平冷哼道:“若不是如此,他已经被我击杀!”

    姬瑶一时间有些分不清真假了,甚至有些头疼,忽然传音道:“真的假的?”

    她真的分不清了!

    到底是枫灭生坑杀了那些人,还是对方真的有真王分身?

    方平同样传音道:“真的!该死的,小觑了这些家伙,小心点,别被这几个家伙给阴了,不过也好,用这些本就要死的家伙,换他们的真王分身,也值了!”

    姬瑶再次询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是先杀这几个家伙,还是先保存实力,击杀百山越他们?”

    方平迟疑片刻,想了想道:“先杀百山越他们!要不然,杀了他们,怎么栽赃给方平?”

    姬瑶沉默了一下,有些犹豫。

    这几个人,也不是善茬。

    现在不杀了他们,等到后期,还有机会吗?

    方平安抚道:“没事,他们跑不了!入口那边的人手,我们最后解决!这些人,用来杀他们足够了!”

    “还是不能大意,一旦我们死伤惨重,这几人可能会成为我们的致命威胁!”

    方平面带笑容,一脸自信,“放心吧,一道真王分身杀不了他们,两道呢?王祖踏入两条大道……给我的可不止一道分身!”

    姬瑶深吸一口气,枫王真舍得下血本!

    为了保护枫灭生,居然切割了两道分身!

    ……

    就在方平和姬瑶商量的同时。

    八品域。

    百山越众人闲庭阔步,毫无任何危机感。

    在八品域,他们这次带来的八品武者不少,而且八品域本就有他们的人,几人一进入,很快召集了麾下,此刻几人麾下的八品武者,已经接近30人。

    不过这30人当中,还有12人是方平从皇城带来的。

    这十多位八品武者,来自各大枫王府一系神将府中,算是方平的人。

    前方,百山越、玄真、桦禹、杨笙、紫月,总共5位八品金身境两大王庭的王储聚集在了一起。

    几人一边沿着界壁走着,一边闲谈着。

    桦禹满脸笑容道:“枫灭生和姬瑶都被方平弄的已经失态了,方平并未来此,两人为了杀几个方平党羽,居然召集了近200位统领……杀方平之心,可见有多强烈。”

    一旁,百山越笑道:“桦兄有话直说便是,何必拐弯抹角。”

    桦禹轻笑一声,触摸了一下界壁,缓缓道:“中途枫灭生挑衅百山兄,百山兄言无意争夺王主之位……诸位,咱们几位知根知底,在尊者域也没少打交道。

    真要说对王主之位没兴趣,那何必当什么王储?

    还不如各自回各自的王域,在王域内修行。

    诸位,谁敢说自己不想成为王主的?”

    桦禹轻笑道:“不说你我,玄真兄,包括你,你就不感兴趣?”

    玄真脸色不太好看,淡淡道:“玄真可没这个资格!”

    “资格?”

    桦禹笑道:“这可未必!当年黎王主也没真王大人撑腰,可还是成了王主!玄玉真王虽然陨落,可在真王殿中,也并非无真王好友!

    如果各方僵持不下,也许……一位陨落真王的后裔,更合适呢?”

    玄真脸色微动,开口道:“桦禹,你想说什么?”

    桦禹叹道:“可我们真的有机会吗?枫灭生和姬瑶,就是我们的最大的阻力!”

    百山越顿时蹙眉道:“桦兄好大的胆子!这两人一旦出了事,我们进入统领域,瞒不住所有人,到时候必然会引发真王大怒……”

    桦禹失笑道:“百山兄比我想的要狠!桦禹可没针对他们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既然被方平吓破了胆,那就不能让他们如此顺利!

    心有魔怔,惧怕一位复生武者,这样的人物,真的可以统帅王庭?

    两人被方平打击多次,心有魔怔,不灭神进展缓慢……

    可一旦除去了这个障碍,两人也许会进入一个迅速提升期。

    到时候,尊者境很快便可以达到,也许很快就可以踏入神将境。

    到了那时候,你我真的还有机会吗?”

    桦禹叹道:“成为王主,走万道之路,这也是目前最明确的一条道路,成为真王的道路!姬鸿王主成就真王,没用多少年。

    黎王主如果不是当年受伤,恐怕也成就了真王。

    这些年,你们发现了吗?

    踏出真王路的强者,都和万道之路有关。

    复生之地的武王、冥王、月王……

    这些人,虽不是王主,可其实也有万道路的影子。

    武王和冥王让复生之地新武时代崛起,走的其实也是教化的道路,所以他们成就了真王。

    月王也是如此,三部四府……复生之地,因为压力极大,万众一心,三部四府这样的统帅,都凝聚了万众之心,成为了一个信仰!

    所以,他们迅速踏入真王境!

    而距离真王不远的张卫雨,同样也是如此!

    包括吴川,听闻他进步也极快,吴川年纪并不大,神道之路却是走的这么迅速,难道诸位还不明白吗?

    越是临近大战,越是到了这时候,人心齐聚,走万道路,更容易成王!

    所以,现在成为王主,也许三两年,我们就有希望成就真王!

    而不是苦苦等待千百年!”

    众人也不是傻子,其实都知道这一点,百山越轻叹道:“所以姬王主现在想要退位,不再等待,也是为了给姬瑶增加成就真王的机会!

    错过了这一次,下一任王主,希望就要小很多了。”

    百山越再次看向桦禹,平静道:“你准备进入统领域,干扰他们击杀王金洋几人?”

    桦禹轻笑道:“一次次的失败,会让武者失去自信,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到了那时候,不灭神停滞不前,不说神将境,就是尊者境都难!

    哪怕成为尊者,又能锻造几次不灭身?

    一位进展缓慢的王主,浪费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人会愿意吗?

    这并非阴谋,也非陷害,我们并未破坏任何规矩,只是在争夺自己的利益,有何不可?

    诸位,桦禹也不怕直言,此事,你们如何抉择?”

    百山越沉默,玄真则是冷笑道:“纵然阻拦了他们,玄某也没希望,既然如此,那玄某就不奉陪了!”

    桦禹嗤笑一声,冷笑道:“玄真,何必在我等面前装模作样!到了那时候,姬瑶停滞不前,她没了希望,姬家……也许会支持你呢!

    一位陨落真王的后裔,如果你愿意入赘姬家……有些事,可就难说了!

    玄王域需要姬家的支持!

    你想成就真王,在这之前,都要听从姬家的安排,哪怕成就了真王,也是如此!

    在我看来,姬瑶没了机会,你和百山兄,还未必谁更有优势呢!”

    百山越轻喝道:“桦禹,没必要现在挑唆!这些小伎俩,平白落了身份!”

    桦禹笑道:“桦禹可无此意,可玄真非要装模作样,想要置身事外,不出一分力,还想捡便宜,哪有这么轻松的事!”

    玄真脸色冷漠,却是不再出声。

    桦禹也不管他如何想,笑道:“诸位,如何抉择,全在大家一念之间!再不进入统领域,恐怕来不及了。数百统领,围杀几人而已,可不是难事。”

    百山越看了一眼身后跟随的那些人,沉声道:“他们在,可未必会给我们机会!”

    桦禹失笑道:“百山兄多虑了,难道我等还要亲自出手不成?进入统领域,让我们的人暗中行事,这些人……跟随我等便是!

    去了那,去寻寻遗迹,看看热闹,这才是你我该做的。

    看来百山兄这些年在天命王庭过的太不如意,做事畏首畏尾,如何争夺王主之位?”

    “哼!”

    百山越轻哼一声,看了一眼玄真,开口道:“玄真,不要和我说,你没这个想法!你玄家如今想保住地位,你想成就真王,走玄玉真王的路,可未必有王主的路顺畅!”

    玄真冷冷道:“本尊不参与,不过也不会添乱,放心便是!”

    “呵呵……”

    几人都嗤笑一声,桦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缓缓道:“那就一起去吧,看一场大戏……倒是有些期待枫灭生气急败坏的样子。

    数百统领围杀几位同阶武者,最后还失败了……”

    桦禹笑着摇头,换成自己,恐怕都能气疯,别说嚣张的枫灭生了。

    而高傲的姬瑶,再次被打击,恐怕也能气吐血。

    几人对视一眼,不再多说,继续开始寻找界壁薄弱处。

    王战之地,界壁时强时弱,这么多人,稍微出现一些破绽,直接打穿界壁也不是太难。

    统领域可是还有一场大戏可看!

    ……

    双方各有算计。

    他们算计的同时。

    御海山方向。

    李振看向张涛,不满道:“又有什么事?你一个人居然不够,还要喊上我!”

    张涛没理他,而是朝远处看去,过了一会才道:“未必用得着你……不过也难说。感应到了吗?”

    李振瞥了他一眼,朝禁区看去,片刻后,皱眉道;“好像是枫王他们!他们要去哪?王战之地?”

    “猜对了。”

    张涛叹气道:“还真来了,就枫王和槐王吗?”

    李振有些抓狂道:“你还要多少?王战之地又怎么了?枫王他们去王战之地做什么?”

    张涛也不理他,自顾自道:“两位的话,问题不大。可这俩家伙来了,其他人见他们来了,也许也要来啊。

    别人不说,妖命王庭这边知道真王来了,还不得赶快喊人……”

    “张涛!”

    “别吼!”

    张涛有些不满,我说话呢,你吼什么,显得你嗓门大?

    李振真的有些抓狂了,头疼欲裂道:“京都地窟还在开战呢!王战之地……混蛋!肯定又是那群小兔崽子惹麻烦!武大这边,你能不能管管?”

    李振很想吐血!

    还嫌我们不够麻烦吗?

    这时候消停点不好吗?

    京都地窟这边,地葵王还在呢!

    这附近都聚集了三位真王了!

    再来几位,鬼知道还要来多少?

    张涛摸着下巴,缓缓道:“动一动,其实也不算麻烦。也许是好事也不一定!别废话,你搞定枫王和槐王,回头给星落军一吨能源石,够了吧?”

    李振语气一滞,顿了顿才道:“哪来的?”

    “你管我哪来的!”

    张涛不耐烦道:“一吨,够你们星落军修炼很久了,你又没挣钱的能耐,星落军光进不出,这些年都消耗多少资源了,都快山穷水尽了……

    给你一吨,够看的起你了,下次再这样,裁撤了星落军!”

    李振恼火道:“星落军正面作战,哪次不是损失惨重,战场缴获都不够疗伤用的!你武安军比我们好到哪去?要不是你在魔都地窟弄了一条矿脉,哪轮得到你嚣张?”

    张涛嗤笑,淡淡道:“说那么多做什么?枫王和槐王,一个价值1000斤,做不做随你,不愿意算了。”

    李振叹气,有些不满,“说的好像我自己能用上似的,1000斤……1000斤打槐王还行,枫王差了点,最少1500斤!”

    “别跟我来这套!弄槐王,我还用找你?槐王500斤都够了,剩下的才是枫王的!2000斤,不乐意就走,没你一样。”

    李振瞥了他一眼,没再纠结这个,算了,2000斤也不少了。

    他不是争这个,而是疑惑道:“你不会是……有进项了吧?要不然就你这性子,能从你这拿好处?你给我一吨,你自己得翻番吧?”

    “没有的事。”

    张涛一口否决,有些无奈道:“还不是那几个小子惹麻烦!这几个家伙,身份不一般,不能轻易死了!还有大用呢。”

    李振还是有些怀疑,真的假的?

    你没收获,你给星落军一吨能源石?

    张涛这家伙可不是这种好人,该狠的时候比他狠,星落军这边,弄不到资源,张涛那是一毛不拔的。

    别说星落军了,武安军都是。

    自己养不活自己,张涛宁愿裁撤一部分人员,让他们自谋出路。

    要不然,这些年来,武安军也不止3万8000人了。

    没再纠结这个,李振很快道:“枫王他们来这,王战之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涛随意道:“不算大事,枫灭生可能死了。姬瑶……不好说。另外好像还有几个真王嫡系后裔可能会死,也许还会死一批七八品武者……”

    “等等!一批是多少?”

    李振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张涛无所谓道:“也许二三十,也许七八十,谁知道呢。”

    “多少?”

    李振此刻也憋不住了!

    你他么装什么大头蒜呢?

    说的倒是轻松!

    二三十?

    七八十!

    这可不是外域的那群家伙,禁区的精英嫡系,死了这么多,你跟老子装无所谓?

    李振真的抓狂了,恼火道:“你说!是不是方平那混蛋在里面?他不在里面,怎么会死那么多人?我就说不对劲!果然,那家伙真的混进去了!

    张涛,这麻烦你自己解决!

    真要死了这么多人,附近的真王都要来,你确定你我可以挡住?”

    张涛叹道:“看看吧,现在就三个,不急。南云月这边,让她挡住地葵王。谷王就在西山地窟,让他牵制一人。

    我再看看情况,等那几个小子出来了,捞了人就离开。

    离开了地窟,这些家伙不会现在开战的,还能去地球杀人不成?”

    李振皱眉道:“你这是做好了最少有四五位真王降临的准备了?这么下去,王战之地都快废了,下次谁还敢进去?”

    “王战之地外围的遗迹探索的差不多了,现在其实机会很少,内围那边,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成效,废了就废了。”

    张涛不太在意这个,想了想忽然道:“还是不太够保险,算了,回头我从镇天王那边回归地球,其他地方你们看着点。”

    “等等!”

    李振急忙道:“你要走老祖那边?”

    “对。”

    “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振皱眉道:“张涛,都多少年了,你还想试探老祖?”

    张涛笑道:“你想太多了,我试探镇天王做什么,顺便走那边看看,安全一点,防止那些家伙狗急跳墙,真的追杀进了外域。”

    “少来!”

    “真没这意思……”

    见李振脸色不善,张涛失笑道:“算了,我直说,没试探什么,我就是去看看,镇天王研究的怎么样了?上次我的绝学交给他了,看看镇天王有没有研究出来点什么。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许能给我点启发。

    别说,这两年我进展不大,本源道好像停滞不前了。”

    李振狐疑地看着他,不信道:“你停滞不前了?真要停滞了,你刚刚那么快就发现了枫王他们?”

    “比你强点那是应该的。”

    张涛说的理所当然,又笑道:“其实我还想去问问镇天王,他能不能把我的道给走出来,你说,本源道,两个人可以走出完全一样的道吗?

    李振,要不回头你也走走我的道试试?”

    李振皱眉道:“你倒是够魄力!这么多年,不是没人试过,行不通,你现在怎么又想起这事了?”

    “突发奇想而已。”

    张涛笑眯眯道:“我一直在想,某个家伙,到了绝巅境,是不是也能模仿别人?”

    张涛笑的很玩味。

    模仿……

    模仿本源道如何?

    不用绝巅,也许九品境就能看出点什么了。

    一条道,一人走。

    可当出现一个异类,他也模仿你,模仿的出本源道吗?

    能走出完全一样的道吗?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有的说道了!

    哪怕别人不能复制,这家伙要是真的可以模拟别人的本源道,张涛都打了个寒颤,玛德,这不是把本源道肆意展露给别人看吗?

    方平这小子要是可以模拟出命王这些人的本源道,给自己观看个一段时间,自己以后还不是想打谁就打谁?

    如今的真王之道,都是有缺陷的。

    没缺陷……没缺陷的都踏入皇者境了!

    所以这个时代的绝巅境,才会如此忌惮自己的绝学被人学去,才会这么忌惮自己的本源道泄露。

    “越想越厉害啊!”

    张涛心中感慨,好想把这小子拴起来算了。

    可拴起来了,这小子武道停步不前怎么办?

    拴起来了,也接触不到那些真王,接触不到,这小子应该无法凭空去模仿吧?

    李振盯着张涛一直看,一直看!

    老东西这么多年了,说话都这习惯,说一半留一半,你以为老子会去猜,会去问?

    想太多了!

    李振根本懒得去管!

    他不问,张涛也不说,张涛继续盯着王战之地看,片刻后,笑道:“这俩老东西到的倒是挺快,回头你和枫王交手,帮我再试探他一下。”

    “嗯?”

    “前几次和他交手……这家伙感觉跟我一样。”

    “什么一样?”

    张涛笑呵呵道:“打不过就跑,不纠缠,感觉好像没太用力。你再试试,这次他也许会暴露一点底细,枫灭生死了,枫家嫡系这边没扛鼎人物了,他应该会发怒。”

    李振心累,这话你说出来一点不磕碜的。

    好歹也是绝巅境强者,能不能注意点身份?

    李振心累,也习惯了,开口道:“好,那我再试试!不过那得打出真火来,2000斤不够,这家伙本源道走的不短,实力可不弱,加个500斤。”

    张涛一脸严肃,盯着他道:“李振!你掉钱眼里吧?试探地窟真王虚实,事关人类存亡,这时候你跟我谈这个?

    给能源石给你,那是因为星落军过的苦,这其实都是你的责任,你一个军部司令,连最强的军团都养不起,还当什么司令!

    现在倒好,你还讨价还价起来了?

    能源石没有,你不愿意我不强求,再废话,你别出手了,2000斤都没!”

    李振脸色一僵,叹道:“算了,说不过你,就这样吧。”

    “哼!”

    张涛冷哼一声,骂骂咧咧几句,就是欠骂。

    早知道开口500斤,给你讨价还价去,给你1000斤你都得乐,自己这次说多了,有点失策。

    “李振这边得给2000斤,南云月那边……给个500斤就够了,谷王出手的话,镇守府也得给点,500斤。”

    张涛盘算了一下,3000斤应该够了。

    方平那边,自己按人头算账了。

    加上方平自己,5个人,一人收个1000斤,另外抵挡真王,一个算1000斤。

    “看情况吧,最近日子还算好过,少要点也没什么。”

    张涛随意想着,也不急着过去,现在过去,地窟那边还得来真王。

    等抓准了时机,差不多在方平他们出来的时候过去就行。

    ps:最后一天,月票不投就浪费了,兄弟们记得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