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57章 今日当杀人!(求月票)
    快到魔都地窟地界的时候,张涛停下了脚步,笑道:“真的不把宝物存在我这?你要是死了,我起码留一半给魔武。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方平脸色漆黑。

    咒我呢!

    “不用!”

    方平拒绝的干脆,刚想再说,张涛随手一丢……

    ……

    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附近的几头低品妖兽吓的急忙逃散。

    方平从地下钻了出来,摇晃着脑袋,骂骂咧咧道:“老东西心真黑!说丢就丢,好歹打个招呼吧!”

    “闭嘴吧你!”

    王金洋有些无奈,开口道:“别废话了,被听到了,还得收拾你!”

    方平朝前方看了看,可以看到御海山,应该距离魔都地窟的入口不远。

    方平也没多说,侧头看向几人道:“不灭物质还我。”

    “……”

    四人一言不发!

    还你?

    开什么玩笑!

    那些不灭物质,他们看的都眼红,可以感应到其中浓郁的不灭物质,怎么可能会还!

    方平沉声道:“进去了,容易被人感应到!你们都是七品,哪来的不灭物质,这不是明摆着假的吗?好了,先还我,回头再给你们!”

    几人一脸无奈,李寒松讪讪道:“你真的还给?”

    “废话,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速度点,我还有事!”

    几人恋恋不舍,还是将一大团不灭物质还给了方平。

    秦凤青也还了,方平看了一会,忽然道:“秦凤青,怎么缩水了?”

    “啊?”

    秦凤青一脸茫然,很快道:“可能是之前逃离的时候溢散了吧。”

    方平翻了个白眼,溢散你大爷!

    东西到了这家伙手上,不缩水才怪了。

    好在这家伙实力弱,吃不消那么多,骨头里藏了点,大概也就几十元不灭物质,方平也懒得说什么了。

    收回了这些不灭物质,方平看了看自己的财富值:

    财富:3亿7900万点

    气血:70280卡(70488卡)

    精神:4099赫(4099赫)

    破灭之力:35元(35元)

    淬骨:206块(100%)

    储物空间:10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看了一会,和之前进王战之地比,差距不大。

    财富值反而还少了200万点!

    方平知道财富值还没增加,应该不是危险的原因,按理说老张把他们丢到这,危险应该已经解除了,不然老张不会走的。

    这么说来,还是没分配的缘故了。

    方平想了想,没急着分配。

    现在分配结束,他财富值要是突破到10亿点,那就糟了。

    可能性还是有的!

    光是百山越的圣果和姬瑶的圣果,这就是2亿点了,别说还有不少其他收获了。

    方平扫了几人一眼,很快改变了几人的气息。

    加4个人,一分钟消耗10万点财富值。

    方平虽然财大气粗,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消耗,很快道:“速战速决!记住了,地窟武者,禁区武者,没别的,就一点,狂!”

    方平叮嘱道:“禁区的武者很狂,看不起外域武者,你们只要装的狂一点,爱答不理的,这就足够了!还有,秦凤青,你那眼睛里的贼光给我收敛点!

    回去了,自然有好处给你,现在给我消停点!

    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头领,木赫统领,黎桉麾下的强者,黎桉是王主的儿子……”

    方平一边走着,一边传音教导几人。

    几人也都认真倾听,听了一阵,秦凤青好奇道:“方平,这次你赚了多少?”

    “叫木赫!”

    “咳咳,木统领,这次你赚了多少?”

    秦凤青眼神放光道:“你抢了姬瑶,抢了桦禹,老王他们拿的神兵也都被你收起来了,这次赚的不少吧?”

    “一般。”

    “有万亿吗?”

    方平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回去再说!”

    秦凤青不再询问,却是心中感慨,大爷的,看来真的有万亿啊!

    这家伙赚钱赚的手抽筋了!

    ……

    魔都地窟,御海山入口。

    此刻,御海山这边有人接应。

    方平认识,因为上次他就是从这边走的。

    坐镇魔都入口的,并非地窟九品,而是一位八品强者。

    看到方平几人,这人也认识木赫,看到方平,急忙笑道:“木统领,这次是来……”

    方平打断道:“南七域情况如何了?”

    坐镇的八品强者连忙笑道:“一切顺利!长生剑几人已经被重创,现在都是强撑着,很快就可以彻底击杀他们,要不是蛇王自爆神兵,之前一战他们就要陨落一两位……”

    方平无奈,又到自爆神兵的地步了?

    老吴这边,九品神兵爆的真快!

    8月份才爆了一柄,这就又爆了。

    不过方平心中也是凛然,都到了自爆神兵的地步了,看来局势的确不容乐观!

    方平看了坐镇强者一眼,忽然笑道:“那就好,开启通道,本统领现在要进去!”

    “木统领可有通行令牌……”

    方平一脸的不耐烦,随手丢出一块令牌,这玩意老子多的是!

    枫灭生就有!

    看到令牌,这位八品强者也不再多说,很快带着几人前往通道。

    姚成军传音道:“不出手?”

    “不,免得被真王发现异常!”

    虽然老张和战王都不见了,可能是带着这边的真王出去兜圈了,不过方平觉得还是没必要因小失大。

    一个八品武者而已,杀不杀的无所谓。

    ……

    进入通道,壁垒另一边,当日方平出地窟见到的那位老者,依旧在通道外的大峡谷中坐守。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方平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吭声,迈步离去。

    老王几人也闷不吭声地跟着一起离开。

    直到离开了一段距离,老王才传音叹息道:“比起这些前辈,我们要幸福的多。”

    方平平静道:“总有人在付出,国难当头,你我也不可避免!地窟之患不平,有朝一日,坐镇此地的,也许就是你我,甚至是你我的后代子孙!”

    说着,方平话音一转,自嘲道:“都未必有这个机会,所以趁着年轻的时候,还是好好享受享受吧!世界这么大,到处去看看,免得以后想看都看不了。

    这辈子,说起来,也许还是当初初学武之时最为快乐。”

    王金洋笑了笑,一旁,李寒松也轻笑道:“那时候的确无忧无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可惜,如今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新生代的年轻人,也没我们当初那么幸福了。

    无知是幸福,可惜,地窟之事公开,这种幸福也消失了。”

    方平不语,御空而起,直奔希望城方向而去。

    半道上,路过一座城池,里面并无九品坐镇,方平眼神微冷。

    第二座,第三座……

    都无九品坐镇!

    等到第四座,方平眼神一动,高声喝道:“妖竹守护!妖竹城主何在?”

    城池中,一株青翠的高大竹木,精神力波动起来:“去了希望之地!”

    “妖竹守护,你为王庭守护,也是守护王庭之妖神将!木赫此次前来,并非代表王庭,不过却是代表王主前来,妖竹守护可如其他神将一般,觉得王主一系已经衰落?”

    妖竹精神力再次波动:“并无此意!”

    方平脸色陡然阴沉起来,郑重道:“黎桉殿下……已经陨落!”

    妖竹精神力微微波动了起来。

    方平再次冷声道:“为姬瑶所杀!王主在王庭掣肘众多,无法对天命王庭出兵,可殿下乃是王主嫡子,此次殿下被杀……王庭之辱,王主之辱!

    王主命我等前来各外域……希望诸位神将能助王主一臂之力!

    此仇必报!”

    方平说的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精神力波动的厉害,怒道:“所以此次前来外域,木赫乃是为王主邀将!

    姬瑶不可杀,可也要让天命王庭付出代价!

    妖竹守护,可愿再为王主征战!

    一如当年,伴随天植军左右,再战一次,守护大人,若不愿,王主不强求,王庭已经败落,王主也重伤在身,即将陨落……

    而今,谁还愿为王主再战?”

    方平双眼通红,他在地窟混了一段时间,知道一些事情。

    而且上次随黎桉几人一起离开魔都地窟,他知道妖竹城的城主和这株青竹,当年都是王主一系的人,王主在外域并非没有布局。

    不过如今王主重伤,这些人和妖,未必还愿意继续为黎渚出力。

    “竹青,愿战!”

    虚空中,青绿妖竹精神力颤动,传音道:“妖竹城,愿为王战!”

    这一刻,青绿妖竹,拔地而起,直接腾空。

    方平心中却是一颤!

    黎渚!

    黎渚好大的威望!

    外域一系,在他重伤即将陨落之下,居然还有九品妖族愿意为他一战,其实有些出乎方平的预料。

    他路过妖竹城,只是随意试探一下罢了。

    可现在,连不属于王庭的守护一族,九品境的妖族,居然都愿意为他赴死!

    “黎渚!”

    方平心中再度警惕!

    他想起了当日的贺城主,因为枫灭生随意几句话,那位本源道强者,为了不让黎桉落下面子,不让王主被诽谤,直接出手镇杀了那些外域武者!

    而这,还是在所有人都以为黎渚废了的情况下!

    如果黎渚没废,反而成了真王……

    方平很难想象,天植王庭,到底有多少九品愿意为黎渚卖命!

    30万天植军,在黎渚废了这么多年的情况下,依旧愿意为王主一系卖命,30位统帅,虽然被人拉拢分化,可依旧有大半支持黎渚……

    这就是威望!

    黎渚,蛰伏多年,恐怕真的有大计划。

    方平不再想这个,躬身施礼,满脸激动道:“妖竹守护愿意出战,木某定当如实禀报王主!此次,为征伐天命王庭城池而来!

    妖竹神将,木赫冒犯,还请守护听从木某指挥,让他们血债血偿!”

    “当……如此!”

    巨大青竹回了一句,方平精神一震,又道:“而今,王主可信之人不多,守护大人,可有指点,谁还愿意继续为王而战?”

    “妖柏……城……”

    魔都地窟13城,天门城被灭,之后只剩下天植一脉5城。

    而现在,5城之中,居然还有两城愿意为黎渚卖命,方平再度震撼。

    要知道,外域可是被划分给诸位真王的!

    魔都地窟的天植城池,那都是归属于竹王的!

    而现在,这株九品妖植提都没提竹王,直接就要参战了。

    方平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说,开口道:“妖竹大人,既然如此,那就随木某前往希望之地,趁机击杀一些天命强者!”

    “希望……之地……长生剑……蛇王……”

    方平听它断断续续传音,很快沉声道:“那些人,是枫王的对手!枫王想他们死,而我们……也许需要留下他们!大人,木某此话,只是木某所言,和王主无关!

    可殿下之死……”

    方平咬牙切齿道:“可能和枫灭生有关!他和姬瑶联手坑害了殿下,木某此次前来,只为私仇!哪怕真王发怒,大人尽管说是木某假传王令即可!

    哪怕死,也只是木赫几人去死,区区统领境,死了便死了,木某在所不惜!”

    青色巨竹闻言不再传音,至于心中如何去想,方平也无从得知。

    不过这番表忠心的话,也许让青色巨竹也有些感慨。

    方平也不耽误时间,在青竹的示意下,一行五人,踩在了青竹延伸出来的一条竹枝上,青竹速度极快,直奔希望城而去。

    方平心中则是满满的罪恶感,我真是个坏人!

    我又忽悠妖了!

    早就知道妖族傻的很,每次都忽悠它们,真过意不去。

    魔都地窟这边,几头八品妖兽被自己忽悠的现在还在界域之地躲着呢。

    这次之后……这株九品妖植不至于如此吧?

    难说啊!

    这里可是青狼王的地盘,对方来自天命王庭的。

    虽然有战王在,对方不会进入外域杀妖,可也保不准和上次槐王一样,直接就进来了。

    ……

    就在方平忽悠了一株九品妖植当打手的同时。

    希望城。

    吴奎山满脸惨然,看向李长生,缓缓道:“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和吴川。”

    李老头面色苍白,淡淡道:“出去?我出去了,指望你们挡多久?杀便是了!活到现在,本就是赚来的!”

    说罢,李老头不再管他,回身,看向城内,轻笑道:“魔城丢了!上次,数千师生,浴血奋战打下的城池丢了!

    这一次,也许希望城也要丢了!

    诸位,你们尽力了,你们都是我魔武的好儿郎!

    你们是好样的!

    你们没给魔武丢人!

    是我们给魔武丢人了!”

    李老头畅笑道:“我们丢人没关系,老了,不在乎这个!年轻人还有热血,还能战,还敢战,那就还有希望!

    回去吧!

    好好修炼,我们会再杀回来的,如同之前的天南地窟,再杀回去,杀他个天翻地覆!”

    “院长!”

    人群中,浑身浴血的张语,看着李长生金身暗淡,悲声道:“校长,院长,我们一起撤!你们才是我们的脊梁,你们不撤,我们不走!”

    “撤?”

    李老头哈哈大笑道:“撤什么?老子还要杀他个天翻地覆,现在让老子走,老子可不答应!不过你们太弱,回去吧!

    别废话!

    在地窟,你们要执行军令,撤离!”

    “校长……院长……”

    众人满脸的不甘,满心的不甘!

    上次天门一战,魔武胜的轻松,打下了天门城,大胜啊!

    胜利的让人意外,胜利的让人惊喜,让人膨胀!

    而今,短短五天,丢了天门城不说,希望城都快被攻破了。

    几位九品强者,接连出战,金身都快崩溃了!

    如此下去,再有几战,也许几位九品都要陨落。

    他们不甘心!

    可不甘心没用,他们实力不如地窟,校长他们都尽力了……

    可为什么不撤啊?

    人群中,唐峰也是满脸的不甘心,须发皆张,低沉道:“一起撤吧!丢了魔都地窟,我们可以再打回来!我们可以卷土重来,再杀回来的!”

    李老头淡笑道:“让你们走就走,少废话!还用得着你来教我们做事?”

    “院长……”

    众人都是面色惨淡,非要留下来吗?

    李老头几人都不再吭声。

    不留?

    不死战到底?

    也许,之前可以。

    可就在两天前,三部有令,不得撤离!

    绝巅全部离开了华国!

    此刻,一旦撤离,被地窟九品攻入人类世界,攻入魔都,剿灭不了对方,魔都危矣,华国危矣!

    华国,所有九品已经支援各方,无力再援!

    绝巅不在,他们不能撤!

    一旦走了,十多位九品强者,杀出了通道……那可能就是数千万人甚至更多人死亡!

    如何撤?

    唯有死战!

    绝巅去哪了?

    以往,华国必定会让最少一位绝巅留守地面,而今却是一人不在,李老头其实已经有些猜测,也许禁区那边出事了。

    走不得了!

    既然是魔武的人惹下的祸事,那魔武就要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因为魔武,导致魔都地窟被攻破,他们就是千古罪人!

    “小子……老张是有心让你吃个大亏啊!希望这次之后,你能涨点教训。也罢,也许我们的死,能让你小子更有动力,早日成就绝巅吧!”

    李老头遥看御海山方向,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九品再多,也不如一绝巅。

    那小子太顺利了,这一次,也许我们的鲜血,可以刺激他走的更远一点,更快一点呢?

    老张……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老张心够黑!不过老头子喜欢!哈哈哈!”

    李老头心中笑了一阵,陡然喝道:“走!婆婆妈妈的,还有点武者的果决吗?”

    人群中,陈振华沉默片刻,陡然高喝道:“撤!”

    “撤离!”

    “翌日我等再杀他个天翻地覆,魔都地窟,丢在魔武手中,魔武绝不会背负这样的骂名!”

    “撤!”

    “……”

    一声声高喝,尖锐刺耳,包含了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不甘和悲哀。

    我们太弱啊!

    天门一战,打的太顺利了!

    顺利的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坐镇一窟了!

    顺利的我们觉得,地窟不过如此!

    一校镇一窟……今日成了天大的笑话,用鲜血铸就的笑话!

    数位九品强者的鲜血!

    数百师生的鲜血!

    此战过后,魔武真的还能再杀回来吗?

    带着无限的不甘,无限的悲哀,师生们开始撤离。

    ……

    城墙上,吴奎山看向一旁的吕凤柔,轻笑道:“回去吧。”

    “不。”

    “多大年纪了,还倔起来了。”

    “我不走!”

    吕凤柔淡淡道:“我是魔武宗师,并非废人,我武无敌,敢战九品!”

    吴奎山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笑着搂过她,高声笑道:“那就战!”

    “杀他个血流成河!”

    李老头也是放声大笑,大声道:“你我本就该死了,多活这么长时间,赚了!这一次,让这群畜生记住魔武一辈子!不,让他们没这个机会记住魔武!哈哈哈!”

    不远处,吴川坐在城墙上,淡笑道:“人家两口子还有个伴,看看我,多自觉,到一边去舔伤口就好,你这没眼力劲的,活该你单身!”

    李老头放声大笑道:“老子乐意!老吴肯定比老子先死,他死了,老子带着凤柔一起!”

    “去你大爷的!”

    吴奎山一脚踹了过去,骂骂咧咧了一阵,这老东西这是有想法?

    众人都是放声大笑,片刻后,吴奎山忽然扭头,看向城下的数十人,淡笑道:“还站着做什么?别跟我谈同生共死,你们还没这资格!”

    李老头也嗤笑道:“都滚蛋!一群小崽子,别他么来这套,你们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多远滚多远,给地窟送菜吗?”

    人群前方,陈云曦大声道:“学生是武道社社长,与校领导共治魔武,学生不能走!”

    年迈的许戈澄,此刻还是精血合一境,淡淡道:“老头子比你大的多,骂谁呢?”

    黄景也是叹息道:“师兄弟几个都上路了,罗一川他们回去了,我就不走了,也想老师了。”

    吴奎山一一扫过众人,忽然笑道:“那就留下吧,不过……不要出城,记住了,有机会……送我们回去,我们不想葬在这肮脏地,我想回魔武,我想回家!”

    不远处,吴川淡笑道:“我也是,争取一下,也许有机会!你们起不了作用,别送死,能带我们回去,那就是最大的价值……”

    几人都是笑容满面,下一刻,李老头放声大笑道:“来了!该走了!”

    “走!”

    话落,三人如同利剑,破空而出,今日当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