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60章 人味
    地下大厅。?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方平说完那句话,就沉默了下来。

    其他人也纷纷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这家伙,真的受到太大打击了?

    “方平……”

    李长生露出忧色,有些担忧。

    方平抬头看向他,笑道:“我没事,老师,真的没事!其实我已经想通了,战争嘛,都要死人的。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方平说着,缓缓道:“我在想,地窟武者可以复生,古武者可以复生。没道理新武时代的武者不可以!”

    方平继续笑道:“我还在想,过些年,老黄这些人复生了,忽然变成了孩子。这要是没记忆就算了,有记忆的话,会不会很有趣?

    我还在想,像老校长这些人,复生的话,要是成了女人……是不是更有意思?

    那时候要是记忆也复苏……那就更有趣了!

    我还在想,老黄复生成了男人,看上了老校长复生的女人……是不是更有意思?

    哈哈哈……有趣,有些期待啊!”

    众人面面相觑,这家伙疯了吧?

    方平没疯,而是很认真地说道:“真的!都可以复生,没道理我们不行的!我现在只考虑一点,如果需要记忆复苏,需要什么条件?

    地窟人类死亡,花费大家可以复苏,是直接复苏的那种!

    那就代表,人类其实也可以做到的!

    而其中的关键点是什么?

    是复生之种!”

    这时候的方平,眼神格外明亮,“复生之种!如果找到了复生之种,是不是就可以做到?地窟武者为什么可以做到,按照部长的说法,那是因为他们死后,本源全部回归。

    而人类死亡,本源好像被截留了一部分,被什么截留了?

    复生之种!

    也许,打破了复生之种,释放了本源,那人类其实也可以做到花费大代价,直接复生!

    如此一来,今日的死亡不算什么!

    前提是我们能赢,在大战中赢了地窟,找到了复生之种,让战争结束,让他们在和平年代复苏!”

    方平继续道:“而且直接复苏,需要很大的代价,数不尽的生命精华和不灭物质,而这……需要地窟的资源!

    所以,战争必须要赢!

    打下地窟,夺取一切,让今日战死的强者们复苏,也许连弱者都可以!”

    这话一出,张涛眼神微动,缓缓道:“未必不可行!”

    “我说的对吧!”

    方平笑呵呵道:“所以,说来说去,还是要赢!地窟的强者如何怂恿那些人赴汤蹈火的?就是告诉他们,打下了地球,他们可以复活!

    而我们打下了地窟,难道就不可以?”

    方平再次笑道:“好了,我想明白了!那就让老黄他们先沉眠一段时间,一觉醒来,世界和平,好事!”

    方平松了口气,站了起来,笑道:“现在还是先看看校长他们,别让他们也沉眠了。”

    “另外……”

    方平说到这,顿了顿,语气恢复了平淡,开口道:“部长,你选择了救援京都,选择了救我,我其实该感谢您。

    为了我,你们几位绝巅冒着生命危险,我没理由不感激,反而责怪你们,那样一来,我方平就是白眼狼了。

    可是……”

    方平停顿了一下,李老头看着他,微微蹙眉。

    方平脸色平静道:“你们救我,这是恩情,我记下了。

    可没救魔武,而是救了京都,站在您的角度,救谁是一样的!

    可站在我的角度,那是不一样的!

    我宁愿京都战败,也不愿意魔都战败!

    您几位不说,这一次去京都地窟参战的九品,我其实不欠他们的,恰恰相反,他们欠我的!

    很多人其实欠我的,可他们没有任何疑惑,放弃了魔武,那以后,我也只会顾我的小家,而不是大家!

    以前,我嘴上说的厉害,实际上,我对魔武是有偏帮,可我获得的资源,我其实都是按照需求来分配,而不是亲近关系!

    我的生命精华、神兵、不灭物质……我全都给了魔武吗?

    魔武的中低品武者用不上吗?

    真的不能再次增加魔武的战斗力吗?

    我没有这么选择,而是将神兵都半送给了那些强者,因为我知道他们更需要,更能用上!

    可现在,他们选择了放弃魔武,那这样的事,我方平以后不会再做,我会让魔武更强大,而不是让他们更强大!

    因为他们的强大,没有给我带来帮助,我很自私,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我还是选择继续自私下去,更自私!”

    张涛微微蹙眉,李老头欲言又止。

    方平又笑道:“我说的应该不算错,比如上次的拍卖会,那些神兵,我都是半卖半送给出去的!比如天南之战,比如紫禁之战……

    是,那些宗师说,我们也是为了人类,也在浴血奋战!

    我佩服他们,可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一战,没有宗师来援助魔武!

    您和李司令他们看的是大局,可宗师选择去哪,并非说毫无商量的余地,如果多位宗师,包括大宗师决定来魔武参战,那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

    我不怪他们,可也别指望我和之前一样,去考虑他们的利益,而非魔武的利益!”

    方平淡淡道:“我有神兵,我会优先给魔武的中品武者,有不灭物质、生命精华,也是如此!因为他们愿意为魔武而战!

    如果我早这么做,魔武也许会多出更多的宗师。”

    张涛并不在意,淡笑道:“个人选择罢了。不过战争,并非看一人,方平,等你到了我这地步,你会知道,有时候,这样的选择,其实很难做。

    当然,到了那时候,也许你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那也是未来,而不是现在!”

    方平坚定道:“原本我这次回来,我想的是阖家团圆,想的是皆大欢喜!我方平未必有多强,也未必有多优秀,可我一直坚信,别人的强大,会给我带来更多的回馈!

    我想着,人类多一位绝巅,我就会更安全一分!

    我想着,多一位九品,人类胜利的希望会更大一些!

    可现在,我想的是,靠人不如靠己,哪怕帮助别人,也要帮助更亲近我的人。

    部长,您的选择,也许在您看来没错,可真的没错吗?

    你放弃了魔武,那也许是放弃了多出一位绝巅的希望,比如现在……我原本在想,校长走出了自己的本源道,李老师有自己的本源道,魔武没有其他九品了,我获得的一些东西,应该给别人更好!”

    “比如……即将绝巅的张镇守,有望绝巅的孔宗师……”

    方平说话间,手中出现了一副手套,缓缓道:“现在我却是觉得,也许可以靠这个来恢复校长的本源道,我不知道行不行,但是我宁愿浪费在校长身上,也不会再为了别人强大而献出!”

    张涛看了一眼手套,许久才叹道:“真王本源传承!没想到,没想到玄玉真王竟然早就留下了真王传承,出乎我的预料。”

    方平咬牙道:“我也没想到!如果校长不受伤,他不会走别人的道的,可现在,我只能让他尝试一下!”

    说着,方平看向张涛道:“部长,这个可以救活校长吗?”

    张涛沉吟道:“也许可以,这是一位真王全部的本源道传承,玄玉真王如果没死,那这个其实就是一门绝学,可他死了,那这就是他的道!不过……”

    这一刻的张涛有些头疼了,缓缓道:“可也许就会浪费了!吴奎山的本源道被创,可到底受创多少,现在难以判断,如果两条道路发生了冲突,可能会导致吴奎山身死,玄玉真王的本源道也溃散。”

    方平毫不在意道:“我愿意试一试!”

    “你就不怕我不答应?”

    张涛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手套,缓缓道:“如果我不答应,现在拿走了手套,你会如何做?”

    “什么都做不了。”

    “这可能事关一位绝巅的诞生,站在我的角度,给吴奎山浪费,不如给一位有望绝巅的武者,或者干脆给一位弱九品,也许更好,让对方走出玄玉真王的道。”

    张涛叹道:“你觉得我该如何做?”

    方平开口道:“您可以拿走,拿走了,以后我们就不再相欠!我就不再欠部长的,或者您看中了方平的什么,都可以拿走!

    如果用这些身外物,可以让方平从感情中脱离,我只会觉得心安。

    我佩服您,甚至崇拜您,感激您……

    我一直觉得,您这样的绝巅,才是人类真正的脊梁,我把您看的很高很高,高的我觉得对您不敬,就是背叛人类!

    而这一切,源于我觉得您是人,活生生的人,有感情,有缺憾,而不是至高无上的绝巅强者!

    如果您眼中只剩下了大局,觉得为了大局可以牺牲所有人,牺牲一切,那您就不再是我方平最崇拜的英雄,也许在别人眼中还是,在我眼中却不是!”

    张涛轻笑道:“这么说,如果今日我拿走了这副手套,你我可能会翻脸?”

    “不会。”

    方平平静道:“我不会为了这些和您翻脸,因为您是为了大局!以后,你是人类的脊梁和领袖,却不再是我方平的长辈!就是如此简单!”

    “一边是可能多出一位绝巅,一边是成为你方平的长辈……”

    张涛轻笑道:“你说,我该如何抉择?”

    “我不知道。”

    方平摇头,又道:“不过部长放心,我不会因此心生怨愤,就此背叛人类,您也代表不了全人类!如果我有能力,我还会继续征战下去,一直到战争胜利!”

    “你这是在将军我……”

    张涛笑了一声,看向李长生众人,缓缓道:“你们觉得,我该如何做?”

    李老头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判断,要不赌方平以后比一个绝巅管用,要不赌现在多一个绝巅更好,也许方平根本没有成长到绝巅的机会!

    他连本源道都难以踏入,依我看,你直接拿走手套,找个有希望绝巅的家伙培养算了!”

    “你也在激我?”

    张涛再次笑道:“你也有不满,你也觉得,这一次也许该让其他人来救援魔武,对吗?”

    “没有!”

    李老头摇头道:“如果死的是我,那我就没这么多想法,其实我觉得我早就该死了。可死的不是我,是老黄,现在还有老吴可能要死!

    那我就会很不满,因为你要拿走手套,放弃了老吴,那我当然更不满!”

    “你不满,还会继续为人类征战下去吗?”

    “当然!”

    李老头皱眉道:“我们这些人,征战地窟,并非为了你们!你们是领袖,但不是主人!你们征战地窟,也是为了人类求存,我们也是如此!那征战地窟,继续战斗,就不是因为你们的命令!

    如果只是因为你们的命令,那今时今日,就不会有这么多武者赴汤蹈火,战斗到最后一刻!”

    “领袖……其实不该有个人感情的。”

    张涛叹息一声,看向方平,轻声道:“你想成为领袖,其实就不能掺杂太多的个人感情,必要的时候,你必须要连你的家人都可以牺牲!方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方平沉默片刻,摇头道:“我明白,但是我不想当这样的领袖!不,也许我只适合当一个小团体的首脑,而不是大公无私的领袖人物!

    部长,也许您误会了,我说我是青年一代领袖,是未来的领袖,也许您当真了,可那不代表我真的这么想!

    您可能觉得,我很想成为您这样的人,那您就错了,我并不想!

    如果有一天,在大局和家人之间选择……我觉得我选择我的家人,可能性要更大……不,很大很大,九成以上!”

    方平抬头看向张涛,正色道:“如果您是想培养我当您的接班人,那就不用了,其实严格来说……我其实一直在欺骗大家!

    铁头他们觉得我是天帝,也许是这么觉得的,也许只是为了催眠他们自己,可他们的确把我当成了领袖,当成了救世主般的人物!

    可我不是!

    我所做一切,只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

    您觉得我嘴上说着要当领袖,那就真的这么想,也错了!

    我只是在吹牛,在忽悠大家,什么带领人类战胜地窟……我有这样的想法,但不是为了人类,也是为了自己!”

    张涛深深看了他一眼,笑道:“人在各个阶段,想法不同,做法不同。等你真正走到了那一步,你会发现,一切都不同。

    我年轻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自己要当这个救世主,要当人类的领袖。

    那时候的我,想的也只是求存求活,可当我走到了这一步,想法便自然而然地改变了。”

    “起码我现在没变!”

    “那也只是你觉得,你觉得你只是为了自己,可在很多人眼中,你就是新一代的领袖,如果你方平放弃了,绝望了,也许整个新生代都会放弃,都会颓废,你真的觉得你可以逃避这一切?”

    “我没那么大的能力和威望!”

    “我知道。”张涛淡笑道:“你觉得你只是在玩,在装,可当你装出你很强,装出你无所不能,装出你大公无私的那一刻……其实你已经做到了这一切!”

    张涛笑道:“人可怕的地方不在于装,而是当你装的全部人都相信了你,这时候,你会发现……你摆脱不了了!

    你说你不是天帝,也许李寒松他们知道是假的,可当你装到了最后,假的也是真的!”

    张涛说着,看向一旁的李寒松,玩味道:“如果今时今日,真正的天帝归来,我是说如果真有这样的人物,李寒松你又知道他是真的,可在他和方平之间,你会选择谁?”

    李寒松干巴巴道:“方平!”

    张涛笑道:“听到了吗?方平,人有时候其实由不得自己选择的。”

    方平也是失笑,很快便道:“部长,我现在不想纠结这些,我现在只想知道,手套您是拿走,还是拿来救校长。”

    张涛随手招过手套,摩挲了片刻,叹道:“也许这次的确出差错了,也许你根本就知道你在做什么,倒是我小觑你了。

    我觉得你在肆无忌惮,可能是你高估了我,你觉得我会帮你收尾一切,因为你认为你做的一切,最终结果会大于我付出的一切……”

    张涛说的有些绕口,方平却是点头道:“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在可控范围内,我做的这些,最终收获都会大于付出,所以我去做了!

    可我没想到,您选择了放弃,您觉得不值得,也许是我自己高估自己了。”

    张涛没再理会他,看向吴奎山,喃喃道:“玄玉真王的本源道,还算完整。他的本源道,是彻底覆灭还是有一些残留,现在这种状态很难辨别。

    一旦发生冲突,他死亡的概率很大很大!

    方平,你确定要这么做?”

    “您确定不拿走手套?”

    “事到如今,只能再赌你一次了!”

    张涛叹道:“多一位绝巅,未必能改变什么的,可多一位有点能耐的孙子,未来也许孙子能救命,算来算去,还是多一位孙子好了。”

    方平脸色不变,摇头道:“我不当孙子!”

    “随便吧。”

    张涛笑了笑道:“不过手套不拿,有些东西还是要给的。不要觉得你用一些激将法,我就真的忘记了。”

    张涛笑道:“不管你自己怎么想,或者你觉得该不该帮助别人,那都是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想法。你既然拿真王绝学当酬劳,真王绝学我不要,那也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能源石1万斤,5吨!

    这是我们为了你和地窟真王交手的代价!

    能源石2000斤,我帮吴奎山护道,用真王绝学激发他的本源道,极其危险,这事不简单,吴奎山虽是因公负伤,不过他现在和死人相当,救死人,其实是额外的功夫。

    还有,你们丢了魔都地窟,而这一切,源于你们主动要镇守魔都地窟导致的,魔都地窟一直在我们手中,这是失土之责,也需要付出代价,收你3000斤能源石!

    当然,不是白给的,如果魔武还想夺回魔都地窟,事后各部会全力协助。

    但是,一个已经丢掉的地窟,想夺回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和牺牲,这就当为你们的错误买单!”

    “合计15000斤能源石,九品的!”

    张涛一脸淡笑,一旁,李老头哼道:“你干脆去挖了魔武的能源矿算了!都给你!趁火打劫是吧?魔武现在这情况,魔武有责任,你就没责任?

    你是魔武的直属领导,丢了魔都地窟,也是你见死不救,现在还有脸要这些?”

    张涛淡然道:“我为何没脸要?我全力以赴了,你们非要坐镇魔都地窟,不是我逼你们的,结果60多年没丢的魔都地窟,丢在了你们手上……”

    “那也是你们这些当领袖的无能!”

    “李长生,做人还是要讲良心的。”张涛叹道:“有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你们魔武主动三番两次挑衅地窟强者,结果引发大乱,不可能一切责任都推给我。”

    李老头皱眉道:“那也不能这时候夺了魔武最后的家底!魔武想打回魔都地窟,没了矿脉,实力进展缓慢,如何反攻回去?”

    “那也是为你们自己买单!”

    张涛说着,又道:“当然,真要没资源了,武大这边,还会按照以前的拨款进行财政拨款,放心,不至于饿死魔武!”

    “5000斤!”

    “那不行……”

    “8000斤,你再多要,你自己弄死老吴算了,我们不管了!救他还要花钱,没这个道理,你干脆弄死他,一了百了!”

    张涛叹道:“罢了罢了,吴奎山这边就不提了,13000斤……”

    一旁,方平不耐烦道:“先救人!15000斤能源石而已,校长他们活了,能源石算什么!”

    话落,方平随手一抛,整个大厅一瞬间全都是能源石!

    方平看都不看,开口道:“救活了校长,比这些身外物强的多,绝巅境领袖,到了这时候还看不透这点!部长,有时候您真的缺了点什么,不过也许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活人,而不是传说中的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