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72章 问道
    张涛离去,战王开始坐镇魔都。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战王坐镇魔都之后,蒋超也开始在魔武修炼,这次战王为他从方平这拿到了一朵天金莲,三枚金身果,都是为他进入八品境做准备的。

    有蒋胖子在,很多事就好办多了。

    ……

    地下通道。

    战王觉得自己最近特别忙。

    忙着伪造百王币,忙着帮方平改造他的九品战斧,将战斧改造成刀。

    不止要忙这些,魔武的三位本源道武者,还经常来找他咨询一些问题。

    这几位战王也认识,一直生活在镇星城的复生武者。

    对于三人这么快踏入九品本源道境界,战王其实也有些意外。

    这边还没忙完,那边方平又来套近乎了。

    现在看到方平,战王都有些头大。

    这小子事情特多!

    屁大点事,都要来找他唠唠,他很忙的好不好。

    不过这一次方平来找战王,倒不是为了魔都的事,而是为了自己的事。

    地下大厅中,方平笑容满面,带着蒋胖子一起,胖子就是个敲门砖,到了地下大厅,方平就把胖子丢在一边了,自己玩去。

    没管蒋超幽怨的眼神,方平在战王对面坐下,一脸恭敬道:“前辈,方平这次来,其实是想咨询一些关于武道修炼方面的问题。

    您老见多识广,随便指点几句,我想我都会有大收获。”

    “说。”

    战王一边制造百王币,一边等着他询问,这小子问题特多,他现在都有些不想留在魔都了,还是镇星城清静。

    “第一,关于八品突破九品的问题。

    九品有弱九品和本源道九品之分,而在我看来,弱九品和八品境好像并无任何差距。

    那这种区分,又是如何区分出来的?

    彼此的差距在什么地方?”

    战王摇头道:“这些东西,你问问那些九品,大部分都应该知道,看来你平时没认真听课。”

    打击了方平一句,战王这才道:“九品和八品的最大差距,就是本源道的感悟!这其中的差距,自然也就在本源道感悟之上!

    弱九品,那只是相对而言,九品境其实就是一次蜕变!

    世间的本源道千千万,武道路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人人走出来的道都是不同的。”

    战王笑了笑继续道:“就说地窟王主,王主修的是什么道?万民之道!而人类其实也有人在走这条道,可彼此走出来的万名道……说是万民道,其实都是不同的。

    这么多不同的武道路,到了八品巅峰,该怎么走下去?

    所谓九品,其实就是一次明悟自身的蜕变。

    首先,你要知道自己要走什么道,确定了自己的道路,进行奠基。

    本源道,无形无质,其实不是存在的道路,而是未知的道路。

    这条路,需要你自己去走,自己去搭建,去修路。”

    战王说着,又道:“所谓弱九品和本源道九品,其实都是九品,区别在于,弱九品就是刚奠基的那种,还未走出去,没能迈出第一步!

    八品和弱九品的差距,也就在于此。

    当武者确定了自己要走什么道,挖了第一锹,这时候,其实就大致确定你的武道路方向了。

    当然,这是一个大方向,我们所谓的感悟本源道,就是真正意义上走出了第一步。”

    方平听到这,大体上明白了意思,开口道:“也就是说,八品和弱九品的差距,其实就是在于道路的奠基和确定?

    而弱九品和本源道九品,在于一个还没迈步,一个已经正式迈步,开始朝前走?”

    “可以这么理解。”

    “那本源道到底是什么?”

    方平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微微凝眉道:“我现在已经是八品七锻,按理说,到了我这地步,很多人早就成为九品了。

    而我,其实一点没感觉到有九品的迹象……”

    战王一点也不奇怪,笑道:“你接触武道才多久?你真正的理解武道吗?很多天才,也被卡在了这个阶段,当然,其实别人都没你快。

    你是真的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快,两年多,八品七锻!

    两年多,你光是修炼都来不及了,哪还有时间去考虑这些。

    本源道这东西……很难跟你说的透彻。”

    战王沉吟了一会,又道:“从实力的增长上来看,本源道是一个力量的放大器,但是这个力量放大器,是你自己制造的!

    不同的人,制造出来的放大器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

    而放大器的原理和构造,你不懂,所以你造不出来。

    当你懂了,你自然可以制造出属于你自己的放大器,而这……需要去悟!”

    战王再次沉吟一阵,又道:“就说你们校长,吴奎山的本源道,我们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大体上可以猜测一下,可能是一种爱,一种呵护,一种保护……

    这其实也是一种力量,潜意识的力量。

    他爱他的妻子,爱他的女儿,所以他想去保护,潜能的一种挖掘和开发。

    他女儿死亡,妻子一直想复仇,于是他为了保护妻子,为了替女儿报仇,这其实不是仇恨的力量,是一种保护的力量……”

    方平失笑道:“这么玄乎?”

    “是的,就是这么玄乎!”

    战王笑道:“本源道其实本来就很玄乎!武道嘛,修炼到了八品境,肉身已经开发到了极致!八品境之后,其实人类练武,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了。

    一品到八品,大家都在开发存在的东西,开发本就属于人类的潜力!

    你金身强大,肉身强大,这些其实都是属于你自己的能力,但是你没去开发罢了,让这些能力掩藏了。

    而到了八品之后,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时候就有点玄乎了,从另外一个层面去强大自身。”

    “那我该如何去领悟本源道?”

    方平疑惑道:“我连什么是本源道都不清楚,换言之,这个放大器怎么造,我一窍不通,现在让我造,我觉得我几乎无法造出来。”

    “你积累不够,见识不够,所以会有这样的疑惑。”

    战王笑道:“其他人,大多都是时间的积累,岁月的积累。他们见识的多,经历的多……我指的不是单纯的战斗。

    风土人情,人生阅历,妻子、儿女的死亡,岁月的流逝……

    这些,都是积累。

    你没有这些,所以你不懂,也不明白。”

    战王说着,想了想又道:“你呢,最好是找一些类似于蔷薇城主那样的陨落本源道强者,如果有本源残留,你可以试着去观摩一下。

    观摩别人的构造是怎样的?

    可这种机会,太少太少,哪怕是我们,灭杀了九品,也未必可以留下对方的本源道。

    如果有前车之鉴,你再去构造自己的本源道,那就简单多了。

    当然,这也容易出现一个问题……”

    战王沉声道:“模仿、跟风甚至是复制抄袭,这不是不行,可那不是自己的东西,你成不了最强!你复制了别人的道,你自己其实还是不懂。

    那你可能会成为第二个别人,但是成不了自己!

    强者,都是走自己的道,走到了最深处,走到了尽头!

    他们知道自己要怎么走下去,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最适合什么,这时候,他们可以成为强者。

    而那些走别人道路的武者,永远也成不了最强,最多也就是第二个别人!”

    方平点头,又道:“那如果采万家之长,我研究几百位本源道强者的道,分析其中的优缺点,摒弃那些糟粕,创建自己的本源道,这样是否会更强大?”

    战王再次笑道:“第一,没有几百位强者给你这个机会!

    第二,你如何确定你摒弃的是糟粕而不是精华?

    第三,采百家之长,说的简单,可你看的越多,选择越多,这时候,你也会会迷失,会迷茫。”

    战王沉声道:“一个人,如果面前有几百条本源道给你走,每一条好像都是通向最强点,你怎么选择?你有自信,你自己搭建出来的道路,比别人更长吗?

    看的越多,越迷茫,乱花渐欲迷人眼,这时候,更考验一个人的定力和魄力!

    你融合的话,也许会融合出一个四不像,你把狗头接到了猫身上,这算怎么回事?”

    战王说着,又道:“不过……如果排除这些前提,其实你真要有机会观摩几百条大道,有人可以教你。战王笑道:“张涛!”

    “张涛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强?他的道,是归一道!和你说的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战王笑呵呵道:“都说万道归一,最终的道路,其实就一条!我们其实也认可这样的说法,可在终点之前,道路还是分开的。

    我们走的是其中一条,或者两条,都有希望通往终点。

    而张涛,他走的也是一条……可那个家伙,走的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一条道。

    他的归一道,其实是一种不断感悟新道,不断融入自己的道的大道!”

    战王见方平有些不明白,组织了一下语言,又道:“这么说吧,他走的其实是排除其他道路的道!他感悟出一条新道,刚起头,他就把这条道给断了,融入了自己的归一道,或者说归一道融入了这条新道。

    谁强谁存在!

    谁强,代表谁可以走到最后!

    他在不断排除其他的道路,最终只留下一条,可这样的做法……太难太难!”

    战王叹道:“人的精力有限,一个武者,一生走一条路都难,还要走无数条!从无数条道中养蛊,留下最强的一条,何其难也!

    我们要是有这个时间,宁愿走出第二条道,两条大道,一起走下去,比他那样更轻松。

    就像我们,遇到了两条猛虎幼虎,我们可能会一起去培养,想着最后培养出两头猛虎!

    而张涛,他会让两头幼虎厮杀,让强者吞噬了弱者,他觉得这样培养的会更强大……”

    方平了然,接着摸着下巴道:“您这么说,我倒是觉得部长的道的确很强。培养两头虎,那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无法集中资源去培养一头猛虎。

    不过……还得看上限。

    如果上限都是一样的,那当然是培养两头更好,到了最终,两头猛虎肯定比一头更强。

    这个倒是也不好说优劣……”

    战王点头,刚点头完,方平又道:“可部长精神力这么强大,我倒是觉得,他走的还是没问题的,前辈,您觉得呢?”

    战王无言以对,很快又摇头道:“你不懂!他看起来强大,那是建立在他真的天资纵横的基础上!他如果不是走归一道,而是走其他人一样的道,他可能已经走出了两条甚至三条大道!”

    战王叹道:“很多人,一生领悟一条道都难,可张涛……他领悟本源道,简简单单!你看过他出手的话,其实可以看到一本书……”

    方平连忙道:“我看过,之前他出手就有一本水晶书出现!”

    “雄心万丈!”

    战王再度感慨道:“文字,其实就是一种道路的显化!就说镇天王的道,其中一道就是‘镇’字,我的道路显化,就是一个‘破’字,杨家那位是‘杀’字。

    而张涛想做什么?

    万道归一!

    李长生的万道归一,是摒弃其他道路,只走一条!

    他的万道归一,是真正的吞噬万道,将所有道路融入他的归一道!

    他弄本书出来,几页就是几道,如果有朝一日,他的书成了万页,那就是万道归一!

    可这样的路,有多难走?

    他现在其实已经领悟了几道,当然,都是皮毛罢了,他不深入,只是浅尝截止,就是你口中的弱九品道路。

    大致上有了一个雏形,他就会融入自己的归一道……”

    方平眼神闪烁道:“这条道……我倒是觉得挺适合我的!前辈,部长现在走出了几条道了?我看他好像有三条了吧?”

    “不太清楚,他不全力出手,谁知道他走出了多少。”

    方平喃喃道:“用这些雏形的道,去喂养自己的道,壮大自身!别说,部长挺有想法的,可他做这事,的确难!

    算他天资可怕到了极点,一年领悟一条道的雏形,到现在也就十几年不到20年。

    我算他20条好了,用20条雏形的道去喂养自身的道,就已经如此可怕了,那如果一天领悟一条道,再去喂养呢?

    是不是比他更强大!

    他走这条道,太难了!

    归一道……有点意思。”

    战王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一天一条道?

    你是把我当白痴,还是把你自己当白痴?

    张涛别说20条,张涛成就绝巅没多少年,哪怕他在九品境就开始做这样的准备,这么多年下来,他领悟出10条道的雏形……那已经不算人了。

    那家伙就太可怕了!

    一两年领悟一条新道,是人能做到的吗?

    而方平,居然想的更多!

    方平没管战王怎么想,摸着下巴道:“部长这归一道是真的给我带来了不少启发,不过还有一点,我不是太清楚。

    他的归一道是本身就有,还是就是其他道路的集合体?

    如果本身就有,那他又是以什么为基础?

    强化主干,让其他枝干为主干提供营养,这大概就是部长的想法,那我如果也走归一道,我的主干又是什么?”

    方平陷入了沉思,说来说去,还得给自己准备一条主道去走。

    其他本源道,就是一种填充……实际上在方平的理解中,自己的主干道路没前路了,挖了其他的路上的土石,再来填充自己的主道路,一直铺设下去。

    对别人而言,这个很难,可对自己而言……未必啊!

    系统可以让自己感悟别人道路的话,也许自己也可以走出很多条路。

    可走的太分散了,每一条路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去走,还不如把其他的小道拆了,融入大道,让大道基础更牢靠。

    “老张要走的路,也许是对的!可他却是没机会走的更远,因为他没我这能力。”

    方平怀疑,老张要是有系统的能力,也许现在真的走出几百条道了,融入自身。

    哪怕都是雏形道路,恐怕也要比现在强大很多很多。

    “可惜了,你没这机会。”

    方平摇头,罢了,既然你走不下去,那我替你走好了,我也要走归一道!

    “归一道……我先确定自己的主干道,然后去领悟别的道,融入主干,一天一个台阶,几天就比老张走的更长!”

    方平忽然笑了起来,笑的龇牙咧嘴。

    等到了那时候,自己也用归一道打老张,他翻书翻个几页……老子翻出了几百页几千页,他会不会崩溃?

    “我未必要用书,这个是自我体现,我得想想我用什么去体现才好。”

    方平也不算瞎想,现在的他,已经到了八品七锻,按理说九品在即,也是时候该去考虑九品境的事了。

    如果接下来的八锻、九锻难走,他感悟了本源道,还能直接升九品,也算是双向选择。

    ……

    大致弄明白了本源道的事,方平没有继续问下去。

    很快,方平又道:“八品破九品,这是第一个问题,晚辈还想再问几个问题。

    第二,我华国到底有多少九品强者?

    晚辈曾在御海山见过一些坐镇的强者,也都是九品,还有一些界域之地,也有可能有九品存在。

    前辈,华国的九品,不止48位,可具体多少,能和我说说吗?”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

    战王笑道:“有些人,没上榜也正常。榜单毕竟才出来没几年,很多人根本不曾露面,榜单也不会录入他们,除非出现在外界,被人所知。

    榜单现在有48位,实际上,御海山区域,大概还有……”

    战王算了一下,很快道:“还有15位左右的九品在坐镇,华国开启了24条地窟通道,有几条是没有人坐镇的,而是绝巅长期在那边。

    可有些绝巅,并非长期在,那就需要有人去盯着。

    应该有15人左右,上下差距不大,有些区域我很久没去了,不知道现在具体情况。

    另外,界域之地有8处,陈家的被你带走了,天南那边,杨家人差不多死完了。

    魔都地窟这边没有人类进去,第一洞天也没有……就是李家老鬼看守的那地方。

    我看守的南江那边,蒋家也没人在。

    换言之,现在还有4处界域之地,由镇星城其他各家的后辈在研究,具体多少人,我还真不是太清楚。

    不过一处两三位九品还是有的,4处的话,大概10人左右吧。”

    战王想了想又道:“还有,王战之地其实还有几位弱九品在那边,也没算进去,四五人左右。他们长期在那边逗留,除非正式跨出了本源道第一步,要不然不会离开。

    这差不多就是15人了!

    算上御海山的,总共大概30人吧。”

    战王笑道:“就这样,大概还有30人,加上现在差不多50人,华国应该有80位左右的九品境武者。”

    说着,又补充道:“剔除张涛他们这5个之后,还有80人左右!政府这边,也有五六人没上榜,差不多能补充他们的名额。”

    “80人左右!”

    方平闻言感慨道:“这下子我算是真的清楚华国的实力了,比我想象的要强一点,按照这实力……平定几个地窟问题不大的。”

    战王好笑道:“平定地窟?其实我们和地窟外域的战争,一直都在控制规模,不能太大,太大了,那才是人类的危难!

    打地窟,那是让他们知道我们不弱,让他们明白我们的敢战之心!

    当然,重要的还是资源的夺取。

    这才是外域战争存在的意义!

    而地窟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练兵,一方面则是为了压制我们,不让我们实力增长的太快。

    其实地窟通道,有些通道早就能开启,为何一直不开启,而是现在频繁开启?

    就是不给我们时间,迅速完成108条通道的开启,彻底打开两界壁垒。”

    “这个我明白。”

    方平继续道:“晚辈还有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人类……找到了适合我们生存的新星球了吗?”

    战王轻笑一声,摇头道:“没有,哪有那么简单。很多年之前,就有人提过,不打了,我们去找新的生存地,地窟不是要攻入地球吗?

    我们离开就是了!

    打不过,那就走!

    可这么多年下来,其实也有绝巅强者曾出过地球,去探索宇宙,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这样其实也好,真要有了退路,未必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就是没了退路,大家才能一起去抵御地窟,因为地球丢了,我们这些人就是无根之萍。

    以地窟的情况,普通人也许还真能有生路……可绝巅境,数十位绝巅境强者,换成你,你敢把这些亡国灭种之人,又强大到可能会随时摘了他们脑袋的人放在家门口吗?

    所以到了那时候,哪怕损失惨重,哪怕我们退守一域,也会被围杀的。”

    战王笑道:“这样也好,不过别说,虽然没有找到生存地,可各国还在联手在打造最后的退路,也许若干年后,你们这群年轻人,真的会在宇宙中流浪。

    到了那时候,是生是死,看你们的运气了。

    也许流浪个几百年,你们也能找到新的生存地,到了这境界,几百年也难死。”

    方平笑呵呵道:“我可不去流浪,天天把自己关在太空舱里?几百年都生活在一个黑匣子里,那我宁愿留下来,地窟人未必能找到我。”

    方平问题也问完了,说完了这些,开口道:“前辈,这个月中,我就准备去魔都地窟,到时候还要劳烦您送我过去。”

    “行,刚好,你的神兵也改造好了……”

    战王将一柄长刀丢给了方平,笑呵呵道:“别把神兵当成普通兵器来用,九品神兵别浪费了,哪怕镇星城都没多少。

    这把神兵,来自一头巨鳄兽,生前实力不弱。

    真要运用得当,关键时刻,巨鳄化形,也具备弱九品的战力,当然,看你对神兵的掌控力,以及你需要提供精神力消耗。

    一位弱九品的战力,这才是神兵的作用所在,关键时刻,让神兵挡灾、拦人、围攻、逃生……都是一大利器。

    一位弱九品,挡本源道中的强者也可以挡很久了。

    别总是把神兵当成合金兵器对待,你可以当宠物来养。”

    方平了然,又笑道:“这个我知道了,就是提升的太快,没太多时间去掌控这些,毕竟前辈也知道,这才两年多,我都快九品了,之前的七八品神兵,现在对我作用都有限……”

    战王一时间无言,半晌才闷闷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没事不要来我这!”

    他现在忽然有些想打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