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020章 人情冷暖
    回到老宅后,秦洛并未急着休息。?ranwe?n? w?w?w?.?r?a?n?w?ena`com

    洗漱后,秦洛来到小院,蹲在了墙角处的一株草药前!

    “以我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炼制一些低级的丹药,在修武界,炼丹师一直都是身份崇高的职业,受人敬仰,甚至可以用丹药来收买一些强大武者当打手。”

    “前世我可是九品炼丹师,既然老天让我重生归来,这一世,必须要超越前世的实力。”

    秦洛想了想后,手腕快速的一翻转,一丝丝灵气快速从他手心中钻出。

    随着秦洛的掌控,这一丝丝的灵气,好像一条条蚯蚓,不断灌入进墙角那株草药中。

    这是一种催熟的手法,是炼丹师惯用的手法,能够让草药加快速度成熟。

    随着灵气的灌入,那颗草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发芽,开花,成熟。

    十分钟后……

    “终于成熟了,不过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了,催熟草药还比较费劲,幸好这只玄气草比较低级,催熟起来不算难。”

    秦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便伸手将玄气草拔了下来。

    “玄气草是炼制疗伤丹的必备品,先来炼制一颗疗伤丹药试试。”

    说罢,秦洛再次伸出手来,一丝丝的灵气在他手心钻出,化为一团旺盛的火焰,跳动的火苗张牙舞爪,看起来狰狞无比。

    秦洛将玄气草放入手心中的灵气火焰中,“嘶嘶”的烧焦声立即响了起来。

    以秦洛现在的实力,炼制一株一品药材并不难,玄气草很快便被灵气火焰炼化成一团绿色的液体。

    下一步,便是凝丹!

    这才是炼丹最难的一步!

    需要强大的感悟性和灵根,任何的失误都会造成凝丹失败,药材浪费,这也是很多人无法成为炼丹师的最重要原因。

    秦洛将意念释放出,包裹住玄气草化为的绿色液体,开始凝丹。

    一分钟,两分钟……

    半小时,一小时……

    普通的入门炼丹师,想要炼制成一颗成功的丹药,至少需要一天,但对秦洛来说,凭借前世丰富经验,则将时间缩短到仅仅一小时。

    这若被人看到,绝对会震撼无比,很多二三品的炼丹师也无法达到这种超人的手段!

    呼~

    秦洛长呼一口气,将手心中的灵气火焰收入体内,在他手心中,则浮现出了一颗青色的丹药。

    丹药上刻着一道神纹,证明是一颗一品丹药。

    “丹成了,虽然只是一品疗伤丹,但对平凡世界中的疾病,除了癌症等绝症外,皆可一颗丹药治愈。”

    秦洛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颗丹药若是放在平凡世界中,绝对会引来无数富商的争抢,卖个十亿百亿都不成问题!

    呜啦~呜啦~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救护车的声音!

    “怎么回事?”

    秦洛疑惑的挑了挑眉,起身走出小院。

    秦洛住在郊区,周围大多是一些平房,一辆救护车正停在不远处一栋房前,一群人正拥堵在门前,乱糟糟的议论声正不停的在对面传来!

    “是张爷爷家。”

    秦洛面色稍稍一凝!

    秦洛小时候和父亲住在老宅时,张爷爷没少帮自己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自己送来。

    平时钓来的鱼,都会给秦洛送一条,说秦洛正在长身体,需要丰富的营养。

    记的前世,张爷爷正是在这个时候发生脑溢血去世,只不过前世的秦洛只能眼睁睁看着张爷爷的生命走到结点,却无能为力。

    “这一世,不会了!”

    看了眼手中的青色丹药,秦洛步法坚定的迈出房门,立即向张爷爷家赶了过去。

    张爷爷家不算很大,屋内此时已经围满了人,议论声响个不停。

    秦洛挤过人群来到内屋时,苍老的张爷爷满脸苍白的躺在床上,紧闭着眼,毫无任何动静,几个医生正给张爷爷进行急救。

    床下,一个朴素的女孩正跪在地面上,那张迷人的小脸上挂满泪痕,抓着张爷爷的手,嘴里哭腔道:“爷爷,你不要死,你不能丢下小小一个人,呜呜呜……”

    这时,给张爷爷急救的医生摘下耳朵上的听诊器,下了床。

    “医生,我爷爷没事吧?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张小小抓着医生的手,哭腔的求助道。

    “哎!不是我们不想救你爷爷,而是你爷爷的情况很严重,救治过来的几率很小,而且需要大量的手术费。”医生叹惜道。

    “我有钱,只要能救我爷爷,多少钱都可以。”

    张小小连忙起身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掏出一个存钱罐,毫不犹豫的摔在了地面上。

    啪嚓~

    存钱罐破碎,一张张钞票和硬币从存钱罐中散落出来,有几张一百元,剩下都是一些十块二十的零钱,总共加起来也超不过一千块。

    “小姑娘,这些钱……根本不够手术费。”医生尴尬道。

    “我……我只有这些钱了,求求你医生叔叔,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我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长大,如果再没有爷爷,小小就是孤儿了。”

    张小小哭的梨花带雨,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猫,让人怜惜!

    “可是没有钱,我们无法进行手术救治,我只能说抱歉了,只要你凑够钱,我们便可以立即开始救治。”医生无情道。

    “我……我……”

    张小小满脸无助,豆大的泪珠连成线一样,不停的从她眼眶中掉落下来。

    “草!你们不是白衣天使吗?不是救死扶伤吗?现在人命关天,你们竟然这么冷血无情,你们配得上白衣天使四个字吗?我看你们就黑心天使!”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微胖的青年,满脸愤怒的破口大骂道。

    青年叫吕飞鹏,秦洛的发小,秦洛没离开老宅前,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小子,你骂谁呢?还有没有素质?治病花钱天经地义,你知道急救需要付出多少资金?只要你给钱,我们立马拉回去急救。”

    医生昂着头,满脸不屑的冷哼道!

    吕飞鹏气的满脸怒色,恨不得冲上来把这医生揍一顿!

    旋即,吕飞鹏转身看向身后的邻居,道:“叔叔阿姨们,这些年,张爷爷对大家都不薄,什么好吃的都想着大家,现在张爷爷生病,需要急救费,是该大家回报张爷爷的时候了!”

    可惜吕飞鹏的话音刚落,周围的邻居却都纷纷向后退了一步,甚至有人直接转身走出了张家,皆是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紧捂着自己的口袋。

    吕飞鹏气脸红脖子粗,怒声喝道:“你们什么意思?当时张爷爷对你们好的时候,一个个口口声声说张爷爷有难,一定报答,现在张爷爷真出事了?一个个怎么都当缩头乌龟了?难道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飞鹏,我家孩子还小,只有他爹一个人在外打工赚钱养我们娘俩,我们实在不富裕啊!”

    “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哺乳期的孩子,实在是也没什么钱啊!”

    “吕飞鹏,你自己怎么不出钱?凭什么让我们出钱?”

    “就是!凭什么让我们出钱!”

    一群邻居们冷漠道。

    “草!老子全身上下只有两千多块,就算老子把房卖了也不过才几万块?够个屁的手术费?如果够的话,老子现在立马把房子给卖了!”

    吕飞鹏气的破口大骂:“好你们一个个白眼狼,如果张爷爷活着看到这一幕,肯定也会寒心,当初真应该擦亮眼睛,误把良心喂了狗!”

    “吕飞鹏,你骂谁是狗呢?”

    “就是!以前还觉的小鹏不错,现在一看,怎么这么没素质!”

    “你想救自己救,别拉上我们,我就算有钱也不会出的!”

    一个个邻居皆是愤怒的盯着吕飞鹏,大声议论着。

    “你……你们……”

    正当吕飞鹏准备发怒时,秦洛的声音突然响起:“飞鹏,不要说了!”

    ……

    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