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044章 单纯的张小小
    吕飞鹏脸上布满坚定,看来这个决定,他已经想很久了!

    “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靠着邻居们的施舍长大,虽然我不知道这几年你去了哪,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白浩南为什么叫你主人!”

    “但我知道,只有跟着你,我的人生才能精彩,我过腻了庸庸碌碌的生活,我想要不一样的人生,所以,秦洛,我想和你混!”

    吕飞鹏语气斩钉截铁。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秦洛没有急着开口,他确实需要帮手,上一世,他曾亲手打造出风靡圣武界的四大天王,各个都是接近至尊的顶尖强者。

    以秦洛所掌握的那些的功法,这一世,同样能够轻易打造出一个个绝顶强者!

    并且,吕飞鹏是自己的兄弟,也是值得信任的人!

    “我的身边充满了危险,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你想好了吗?”秦洛郑重问道。

    毕竟秦洛的一生,不会只待在地球上,那个世界,那些仇人,还在等着秦洛亲手将他们的头颅斩下,以血来祭祀自己的前世!

    这注定是刺激热血的一生。

    “反正我也是光棍一条,死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吕飞鹏大笑道,眼中布满坚定!

    “既然你已经想明白了,那好!”

    秦洛缓缓抬起手来,伸出一根手指指在了吕飞鹏的眉心处!

    随着秦洛意念一动,一道道信息瞬间通过秦洛的手指,传送入吕飞鹏脑海中!

    “我为狠人,血溅五步,三界六宇,唯我独尊!”

    十六个大字立刻在吕飞鹏的脑海浮现,充满一股霸气而又狂妄的气息,仿佛狠人之下,一切皆为蝼蚁,令吕飞鹏的脸上布满惊讶之色!

    这套功法的原主人是圣武界十大至尊之一的魔君至尊自创功法,此人为人十分嚣张狂妄,杀人无情,血溅五步。

    后来因为窥窃秦洛的红颜知己,被秦洛打的魂飞魄散,身死道消,并将这套功法据为已有!

    “这套功法名为《狠人至尊经》,你好好修炼,记住,千万不要泄露给任何人,否则会引来很大麻烦。”秦洛重声讲道。

    这种罕见的绝世功法,只要潜心修炼,天赋不差,不出意外都会成为绝世强者,若被地球上的修武强者得知,肯定会来抢掠!

    吕飞鹏也知道这套功法恐怖之处,谨慎的点了点头!

    “你先去熟悉一下这套功法,我正好可以指点你一下!”秦洛道。

    吕飞鹏也不迟疑,旋即便随地盘坐了下来,按照《狠人至尊经》的步骤潜心修炼了起来!

    嘭嘭嘭~

    这时,敲门声响起!

    秦洛好奇的挑了挑眉,他住在老宅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谁会来敲门?

    抱着疑惑走到门前,秦洛打开门,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朴素的少女!

    正是张爷爷的孙女,张小小。

    张小小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难掩她身材的迷人曲线,一条洗白的牛仔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大腿,脚踩一双洗刷的有些发黄的帆布鞋。

    黑色的秀发扎成一个马尾,露出了她那一张迷人的俏脸。

    虽然没有任何妆容,素面朝天,但精致的五官,天生丽质,细腻的皮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

    十**岁的年龄,令张小小显的十分稚嫩,再加上她身上那股朴素单纯的气息与柔弱的性格,让人有种想要一拥入怀,好好保护的冲动!

    “小小?有事吗?”秦洛惊奇道。

    “秦洛哥哥,这是我家里养的柴鸡下的鸡蛋,没有吃过饲料,纯绿色产品,我特意给你拿来一些。”张小小将装满鸡蛋的小篮子递给秦洛,俏脸上洋溢着笑容。

    秦洛知道越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越自强,在他们眼里,收自己的东西,是对自己的肯定,反倒不收的话,反却会被认为是瞧不起自己!

    “那行,这鸡蛋我收下了,没想到几年不见,小小长大了,也懂事了,不再是以前那个爱哭鼻子的爱哭鬼了!”秦洛溺爱的摸了摸张小小的小脑袋瓜,轻笑道。

    “秦洛哥哥,能不能不要提人家的黑历史呀。”

    张小小的俏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羞红,娇羞道。

    小时候,秦洛是小伙伴中的孩子王,张小小整天跟在秦洛屁股后面当小跟屁虫,不过因为她年纪最小,没少被小伙伴们欺负,每次都是秦洛挺身而出保护她!

    “好!不提就不提,张爷爷怎么样了?”秦洛问道。

    “爷爷已经好多了,多亏了秦洛哥哥,否则的话,小小就真的要成孤儿了,秦洛哥哥,你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会报答你。”张小小眼神真诚的看着秦洛,感激道。

    “哦?那不知小小想怎么报答我呢?”秦洛打趣笑道。

    “怎么报答?”

    张小小柳眉皱起,记的电影中,很多女人为了感激恩人,都会以身相许吗?难道秦洛哥哥想要……

    只见这丫头的俏脸上立刻涌现出两朵红烧云!

    “如果不是秦洛哥哥的话,我就真的要成为孤儿了,而且小时候,每次我被欺负,都是秦洛哥哥挺身而出保护我,他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个英雄大哥哥!”

    想到这,张小小俏脸上露出了一丝坚定之色,羞涩道:“如果秦洛哥哥想要……那个……我……我可以给秦洛哥哥……”

    话刚说完,这丫头立刻深深的低下头,恨不得将脑袋埋到胸口里,俏脸上的羞红将她那天鹅白的玉颈也染成了红色。

    好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花!

    噶~

    秦洛楞了一下神,岂会不明白张小小的意思,不由笑出声来。

    张小小又是害羞又是疑惑的悄悄抬头看向秦洛,道:“秦洛哥哥,你笑什么?”

    “傻丫头,我是逗你呢。”秦洛笑着道。

    “啊?秦洛哥哥,你……”

    张小小又羞又怒,想起自己之前说的话,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

    “小小,你好了没有?曹少已经等不及了,我们再不过去,刘少该生气了!”

    这时,带着几分责怪的声音响起。

    一个打扮性感,浓妆艳抹的女孩面露不爽的向张小小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