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102章 半路埋伏
    豪华的劳斯莱斯上!

    秦洛正将匕首捧在手心之中,目光炙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凌雪一双柳眉紧皱在一起,眉宇间布满了疑惑。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灵器。”秦洛没有隐瞒。

    “灵器?”

    苏凌雪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听说过的某种人,俏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难道说他是那种人?再联想起他随意一个电话,便可拿出二十亿,令苏凌雪感觉自己越老越看不透秦洛。

    他就像是一个黑洞,让人永远都摸不着底,可越想探索,却又更加吸引人。

    古人说,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就距离这个女人爱上那个男人不远了!

    苏凌雪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秦洛并未注意到苏凌雪脸上的表情,将手指刺破,将一滴鲜血滴落在了匕首之上。

    嗡嗡~

    匕首剧烈的颤抖一下,好像附有声音一般。

    滴答~滴答~滴答~

    随着更多的鲜血滴落在匕首上,一缕缕的血色光芒竟在匕首中反射而出。

    很快,惊人的一幕出现。

    包裹在匕首上那层厚厚的铁锈竟然瓦解,脱落,然后消失,化为虚无。

    时间不久,原本锈迹斑斑的铁锈已经消失不见,呈现在秦洛手中的,则是一把雪亮的匕首。

    刀刃在光芒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缕缕刺眼的光芒,十分的耀眼。

    苏凌雪看着这神奇的一幕,俏脸上同样布满惊色,让她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果然是三品灵器。”

    秦洛暗暗一惊,脸上布满匕首。

    三品灵器足以引来修武世家的疯狂争抢,这再地球修武界,可是相当于无价之宝啊!

    匕首握在手中,秦洛能够清晰感觉到匕首中涌动的强大能量!

    “爽!太爽了!”

    秦洛哈哈大笑道,这二十亿,花的太值了。

    苏凌雪满脸尴尬,不过以匕首刚刚所展现出的神奇一幕,她也感觉到了这把匕首的不简单。

    半个小时后,车队便驶入了秦家村。

    “把我放在这吧。”

    刚进村口,秦洛突然开口道。

    “出了什么事吗?”苏凌雪皱眉问道,感觉秦洛有些古怪。

    “没什么,解决几只烦人的老鼠而已。”秦洛嘴角扬起一丝邪异的弧度,推开车门便下了车。

    连续几个闪身后,秦洛已经消失在了苏凌雪的视线内,宛若鬼魅一般。

    “这家伙……一直都这么神秘。”

    苏凌雪叹了口气,不过眼神却十分坚定,捏着粉拳道:“不过本小姐早晚会把你调查的清清楚楚。”

    旋即,苏凌雪便让司机离开了秦家村。

    ……

    此时,下了车的秦洛并没有直接返回老宅,而是来到了村后的一片树林。

    天色暗淡,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微凉的天空,令树林内显的很是昏暗,看不到任何人影,寂静无声,只有秦洛脚步落在地面上踩碎的枯叶发出“咔咔”的声音。

    听起来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突然,秦洛的脚步停止了。

    “跟了这么久,出来吧!”秦洛冷冷一笑。

    唰唰唰~

    几个身影快速从周围快速窜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秦洛包围了起来。

    正是玄机门的长老与几个弟子。

    “小子,本担心惊动凡人不敢轻易动手,没想到你竟然挑了这么一处不错的杀人之地,哈哈哈!”

    一个青年弟子满脸嚣张的狂笑道。

    “是啊,这的风水很不错,给你们几个当坟墓,真是浪费了。”秦洛淡声道。

    此话一出,几个青年弟子的脸色顿时一变,布满狞色。

    “这小子太嚣张了,和他废什么话,直接把匕首抢来,然后杀掉。”

    “哼!敢和玄机门的弟子装逼,真是不知死活。”

    两个年轻弟子阴冷道。

    “哦?玄机门的人?”秦洛惊奇的挑了挑眉,脸上神色并没有丝毫变化。

    对这个门派,秦洛岂会陌生,地球修武界的八大门派之一,不过玄机门的弟子各个猖狂无比,正因如此,前世玄机门惹怒秦洛,被秦洛血洗。

    “杨峰可还好?”秦洛淡声问道。

    “哦?你认识我们大师兄?”一个年轻弟子差异道。

    “当然认识,我正等着杀他第二遍。”秦洛冷冷笑道。

    “嚣张!我们大师兄歧视你说杀就杀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竟敢羞辱我们大师兄,不知死活!”青年弟子怒声喝道。

    秦洛淡然一笑,没有回应。

    “小子,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这时,三长老终于开口。

    “什么交易?”秦洛问道。

    三长老伸手入怀,取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丹药,芳香四溢。

    “这里有一颗二品丹药,交换你手中的那把匕首如何?”三长老说道。

    “呵呵!我手中这把匕首的价值,相信你心里很清楚吧,区区一颗二品丹药想要交换,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秦洛淡声一笑。

    “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了我们玄机门,你可知道是什么下场?”三长老的眼神阴冷三分。

    “三长老,何必和一只蝼蚁废话,直接抢来便是!”

    “小子,老子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下跪磕头,把匕首怪怪叫出来,第二,我们把匕首抢来,再杀了你!”

    一个青年弟子狠毒道。

    “我选第三个。”秦洛淡淡道。

    “草!少跟老子装神弄鬼,没有第三个,只有这两个选择!”青年弟子狞声吼道。

    “不!第三个选择是,我杀了你们,匕首……还是我的。”秦洛嘴角扬起的那一丝弧度变的嗜血,残酷。

    此话一出,几个玄机门弟子的脸色立即变的狰狞而起,好像发怒的猛兽。

    “好个大胆狂徒,今天老子就先废了你,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杀我们。”

    青年弟子怒喝一声,双脚一蹬地面,身姿快速的离地跃起,拔出背后的长剑,在光芒的照耀下,闪烁出森冷的寒光。

    “死!”

    青年弟子一声喝下,手中长剑立即迎着秦洛的头顶斩去。

    锋利的剑刃撕裂开气流,发出“嘶嘶”的刀风声,令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