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123章 太子爷?
    啪啪啪~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走进屋内的是一个身穿军装,虎背熊腰,魁梧的身材就像一个庞大的牛蛙,粗犷的面颊上挂着几分煞气,浑身上下充满一股血腥味。

    一眼便知,此人心性够残酷。

    见到青年后,秦洛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兴致绕绕的弧度。

    青年名为黄太子,也是华夏军中名副其实的太子爷!

    他父亲当年乃是龙王的拜把子兄弟,两人一起成名,共同创建了龙牙,只不过在龙牙创建初期,黄太子的父亲便在一次任务中为了救龙王而身亡。

    黄太子遗传了他父亲的修武天分,天生资质绝顶,龙王因为有愧于黄太子,便将其像亲生儿子一样培育,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兵王,实力强横,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龙牙的队长!

    只不过渐渐地,龙王发现黄太子做法十分极端,丝毫没有团队意识,并且野心十足,一直想要将龙牙据为已有,于是被龙王罢免了龙牙队长的身份。

    也正因如此,黄太子心里一直记恨龙王,一直想要夺回龙牙。

    上一世,黄太子因为挑衅秦洛,被秦洛很揍一顿,从此连秦洛的面都不敢见。

    黄太子高昂着头,面色嚣张,仿佛周围众人在他眼中皆是蝼蚁。

    “义子黄太子,拜见义父。”

    黄太子表面恭敬地鞠了一躬,可惜脸上神色并没有丝毫谦虚。

    “你怎么来了?”龙王皱眉道。

    “听说龙霸请来神医给义父治病,义子关心义子,当然要前来看看,不过我刚一进门,便发现龙牙全体鞠躬,这神医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让龙牙鞠躬。”

    黄太子冷冷一哼,目光轻蔑的瞄了一眼秦洛。

    “既然你以为离开龙牙,龙牙的事情已经与你无关。”龙王淡声道。

    “义父,话不能这么说,龙牙是你和我父亲一起建立的,就算是我现在不在龙牙,但我也是龙牙的一份子,龙牙的尊严,就是我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羞辱。”

    黄太子语气强势,似乎已经把龙牙当成了自己囊中之物。

    见两人针锋相对,秦洛也不想参合,道:“龙王,我先告辞了,等你恢复几日,我再来给你治疗。”

    “等等!”

    秦洛刚若转身,黄太子突然怒喝一声。

    “有事?”秦洛眉头一皱,语气冷淡。

    “小子,敢让龙牙对你鞠躬,就想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太不把我黄太子放在眼里了?”黄太子冷声一哼,神色狂傲,仿佛秦洛在他眼中就是一只蝼蚁。

    “黄太子,你不要冤枉好人,对秦洛鞠躬,是我们自愿的,和他没有关系。”龙女不满的喝道。

    “龙妹,你怎么偏向于一个外人?这太让伤心了。”黄太子捂着胸口,一副伤心的样子。

    “我没有偏向谁,而且,我偏向谁,和你有关系吗?”龙女淡淡的哼声道。

    “龙妹,话不能这么说,你是义父的义女,我是义父的义子,义父早就说过要把你许配给我,按理说,你应该是我的未婚妻才对,可现在,你帮着外人,却不帮着自己的未婚夫,我能不伤心吗?”

    黄太子唉声叹气,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

    不过龙女听了这话,并未羞涩,俏脸反却变的铁青一片。

    “谁是你未婚妻,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龙女捏着拳头,含怒喝道。

    “父命为大,这是义父做的主,我听义父的,义父,你说对不对?”

    黄太子转头看向龙王,依旧高居临下,针锋相对的意味十足。

    龙王脸色沉重,当初因为心里有愧,龙王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现在,黄太子早已不是龙王眼中的那个乖孩子。

    秦洛暗暗摇头,为龙王感到无奈,辛辛苦苦培育大的人,现在反咬自己一口,这就像是农夫与蛇的故事,让人心痛。

    秦洛懒得参合进这种内斗,转身准备离开。

    “小子,本太子没让你走,你敢走?”黄太子目光冰冷的盯在秦洛身上,喝道。

    “有话说有屁放。”秦洛道。

    唰~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黄太子可不同于龙霸等人,公认的华夏第一兵王,可现在,秦洛竟让黄太子有屁快放?

    黄太子目光一凛,脸色随之变的阴沉,冷声道:“好个大胆的狂医,竟敢和本太子嚣张,看来你真是活腻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用龙牙的方式比一场,敢不敢?”

    “龙牙的方式?”

    众人脸色再次一沉!

    “黄太子,你还要不要脸,你是军人,秦洛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龙女不爽的替秦洛打抱不平。

    而龙女越是拥护秦洛,黄太子脸色也更加阴森。

    在黄太子眼中,龙女是军花,也只有自己这军草能配得上,早已把龙女当成自己内定的女人,敢和自己抢女人的,都要付出代价!

    “龙女,你不会是喜欢上这小子了吧?否则为什么处处拥护他?”黄太子淡声道。

    “你……你胡说什么?”

    龙女面色一慌,竟露出一抹羞涩。

    可这一幕落入黄太子眼中,令他脸上狞色更加深刻。

    “小子,敢和被本太子抢女人,今天你休想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拒绝就是认输,认输的代价就是以后不许再踏入龙园半步,给本太子下跪道歉!”

    黄太子语气狠毒喝道。

    如果说谁最盼着龙王死的话,那只有黄太子了,只要龙王一死,自己便可顺理成章的继承龙牙,可秦洛突然出现阻挡住自己的计划,黄太子岂会善罢甘休。

    这也是黄太子对秦洛发难的原因。

    “小子,是个男人就和我比一场,敢不敢?”黄太子狂笑道,看向秦洛的眼神充满不屑。

    仿佛在他眼中,秦洛就是一只蝼蚁,自己轻易一脚,便可碾死。

    秦洛双眸紧紧的眯了起来,嘴角那抹诡异的弧度又深刻三分。

    男人,可曾怕过?

    “你想怎么玩,我奉陪到底。”

    秦洛不慌不忙,淡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