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135章 对赵家动手(求推荐票)
    看着李无道的脸色,赵齐天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忌惮,对李无道的阴险为人,岂会不知。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李少,你想干什么?”赵齐天畏惧道。

    “明天是你们赵家祭祖的日子吧?”李无道问道。

    “是的!”赵齐天点头。

    “秦洛此来燕京,肯定会对你们赵家动手,这才是他来燕京最大的目的,而明天赵家祭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洛肯定会出现在赵家。”李无道分析道。

    “哼!明日我赵家所有人都会到场,若是那小子赶来,必死无疑。”赵齐天恶毒道。

    “这可不一定,万一秦洛搬出某些靠山来,赵家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杀他,所以,赵家需要一点怒火。”李无道冷冷的笑道。

    “什么怒火?”赵齐天好奇问道。

    李无道没有解释,而是取下了嘴里的烟,塞到了赵齐天嘴里,旋即起身退后几步,病转过身去。

    “只有你出事,才能激起赵家的怒火,所以,我要你的一只手!”

    李无道冷声一喝,立刻对身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会意,快速取出一把匕首握在手中,向赵齐天冲去。

    很快……

    嗷嗷啊~

    病房中传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

    对于这件事,秦洛一无所知。

    翌日,清晨。

    秦洛结束了一晚的修炼,洗漱后吃完饭,便下了酒店,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掏出一根烟塞到嘴里,点燃,重重的深吸一口。

    直到一根烟抽完,秦洛取出手机,连续发出了三条短信,短信内容相同:我出发了!

    旋即,秦洛将烟头弹飞到十几米外的垃圾桶里,钻入车内,快速驶离。

    赵家!

    对于这些大家族来说,一年一次的祭祖可谓是大日子,凡是粘上一些亲戚的人都会赶来。

    庞大的庄园外,已经停满了豪车,其中不乏上千万级别的车子,就像是一个小型的豪华车展。

    此时,一亮格格不入的大众车正驶来,停在了赵家庄园门口。

    走下车的,无疑正是秦洛!

    正如李无道所猜想的一下,赵家祭祖这么热闹的日子,自己怎么会不来添一把火呢!

    况且,秦洛此来燕京,不仅仅只是给龙王治病这么简单,更是要向赵家收一点利息的时候了!

    啪~啪~啪~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秦洛毫不迟疑,迈步便向赵家庄园走去。

    刚来到门口,一个青年正匆匆的从门内走出,与秦洛碰了个面对面。

    此人名叫赵义,是赵雨欣的一个堂弟。

    见到秦洛,赵义脸上表情一愣,旋即立刻铺满一层怒火。

    “好个大胆的秦洛,我赵家正准备派人去抓你,没想到你竟然却偏偏送上门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偏闯进来。”赵义森然喝道。

    只不过,秦洛只是淡淡的扫了眼赵义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依旧迈步向院内走去。

    “竟敢无视本少,混蛋,给我站住!”赵义怒声厚道。

    “你还不配做我的对手,滚远点。”秦洛淡声道。

    “狂妄!在我赵家,还敢这么嚣张,今天本少就给你点教训,来人,给我把这废物抓起来。”赵义立即喝道。

    哗啦啦~

    几个保镖不敢迟疑,如狼似虎般向秦洛冲了过去。

    噼里啪啦~

    打斗声响起的快,结束的更快!

    几个保镖还未接近秦洛身前,已经被秦洛全部踹飞了出去,倒地惨叫个不停。

    赵义脸上表情一愣,没想到秦洛身手如此恐怖!

    “好!好你个废物,敢打伤我赵家保镖,你给我等着,本少这就去叫人。”

    赵义一边吼着,转身就想跑,生怕秦洛对自己动手。

    “不必这么麻烦了,我带你一起进去。”

    秦洛淡淡一喝,双脚一点地面,身子已经快速向赵义冲去。

    超快的速度,令赵义还未反应过来,秦洛已经宛若鬼魅般浮现在他近前,无情出手折断他的双臂,旋即拎着衣领,好像拖着一条死狗,在地面上拖着,向赵家大院内走去!

    此时,赵家最中央的祠堂,聚集满了人!

    赵锋仁为首,昨天被抽了耳光,脸还有些红肿的赵雨欣站在赵锋仁身后,其他都是赵家其他核心人员。

    其中两人身穿黑袍,一副武林中人的打扮,则是烈焰门的弟子。

    毕竟烈焰门是赵家的幕后靠山,赵家祭祖的大日子,烈焰门自然也会派弟子来意思意思。

    足足又二十来号人,站成两排,正对着面前的一个个灵位祭拜。

    “不好了!家主,出大事了!”

    突然这时,一个青年慌张跑进祠堂,满脸恐惧的大吼着。

    赵锋仁面色一沉,皱眉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有什么事立刻说。”

    “秦……秦洛,打进赵家了!”青年气喘吁吁道。

    “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好个大胆的废物,我赵家正准备找他算账,他竟然送上门来!”

    “嚣张!太嚣张了,真以为我赵家好惹的吗?”

    “立刻叫人,把那废物给我抓来,今天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

    一个个赵家人脸上纷纷布满了怒色。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来了。”

    恰在这时,一道喝声传来。

    秦洛正拖着满脸是血的赵义走来,甩手一挥,将赵义扔进了祠堂。

    祭祖之日,最忌讳的就是血,而此刻凄惨的赵义,则是让众人再次大惊,脸色也变的越发森然。

    “义儿,你……你这是怎么了?混蛋,我义儿的伤是不是你干的?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一个贵妇跪在昏迷不醒的赵义面前,对着秦洛怒声嘶吼道。

    只可惜,秦洛除了嘴角挂着一丝冷酷的弧度,不为所动。

    “好个大胆的秦洛,你不禁刺杀我儿齐天,还跺下他一只手,本家主正要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找上门来,又打伤我赵家人,本念在你父亲当年为赵家的贡献,当初饶你一命,难道你真以为我赵家不敢杀你嘛!”

    赵锋仁脸色阴沉无比,怒声厚道。

    “剁了赵齐天一只手?”

    秦洛疑惑的皱起眉头,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哼!你难道还想狡辩不成?来人,把齐天带上来。”赵锋仁立即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