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仙医归来 > 第146章 打你打到服!
    静!

    房间内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落针可闻声!

    众人宛若见到魔鬼般看着秦洛,大气不敢喘一个!

    “燕少,你的手下太弱了,还不够我热身呢,要么……你来和我活动下筋骨如何?”

    秦洛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弧度,手臂再次挥起。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一道灵气气团,瞬间在燕飞扬的面前浮现,迎着他的面门轰去。

    而就在灵气气团即将击中燕飞扬面门时,一只苍老的手掌,突然浮现在燕飞扬面前,张手将灵气气团抓在手心中,用力一捏,灵气气团爆裂而开,顺着他的指间流逝。

    出手的正是燕飞扬身旁的布衣老者。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布衣老者淡声道。

    “饶了他?如果现在跪在地上的人是我,你觉的他会饶了我吗?我不过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秦洛面无表情道。

    “福伯,少跟他废话,给本少杀了他,我要用他的血来血洗我的耻辱。”燕飞扬面色狰狞的吼道。

    “年轻人,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福伯冷冷一喝,一股锐利的气息立即在他体内释放而出,疯狂无比,将福伯渲染的宛若一只疯狂的凶兽。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的气氛变的凝重,仿佛就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让人心头发闷。

    不过,秦洛面色依旧平静无波,甚至没有意思波澜。

    “我想杀他,没有人可以挡住我,你……也不行!”秦洛冷声道。

    “休得猖狂,先接老夫一掌。”

    福伯一声喝下,身子快速的横空一掠,瞬间便浮现在秦洛近前,被灵气包裹的手掌疯狂拍向秦洛的胸膛。

    这一掌,力大无穷,颇有几分开山裂石之势,呼啸的掌风,让人汗毛竖起。

    然而,秦洛站在原地,却纹丝未动。

    福伯还以为秦洛被自己的王霸之气所震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拍出的掌印再次加重三分力道。

    进了!更近了!

    凶猛的掌印,瞬间逼近到秦洛胸口前。

    “滚吧。”

    秦洛嘴里吐出两个冰冷的字,手臂猛然扬起,一掌拍出。

    超快的速度,令福伯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两人的手掌已经疯狂对轰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

    秦洛纹丝未动,福伯却仓促的连退了七八步。

    “怎么可能?”

    福伯脸上布满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洛,只感觉手臂一阵麻木,提不起丁点力气。

    秦洛脚尖一点地面,身子快速启动,直冲向刘飞扬。

    “小子,你敢!”

    福伯脸色连忙,急忙动手想要拦下秦洛。

    只可惜,秦洛身子身如鬼魅,瞬间闪现在燕飞扬近前,抓住衣领将其拎起,迎着后面的墙壁狠狠撞去。

    “轰”一声巨响!

    墙壁被撞出了一个大大的人形,燕飞扬整个身子都凹陷进了墙壁之中,扣都扣不下来!

    鲜血从燕飞扬的鼻子和嘴里溢出。

    嘶嘶嘶~

    房间里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狠!

    秦洛的手段,不可谓不狠!

    “混蛋,竟敢动少爷,今日,必要废你。”

    福伯眼神阴冷,一记刺拳直击向秦洛后心部位。

    被灵气包裹的拳头就如同一记铁锤,坚硬不催,若被击中,后果可想而知。

    秦洛不慌不忙的伸出手臂,就在他手掌即将与福伯的拳头相撞时,却见秦洛手掌宛若一转,令福伯的拳头在秦洛手掌上空滑过,两者并未碰撞。

    “不好!”

    福伯眼神一凛,心中顿时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要收回手臂时,秦洛手掌已经化为铁爪,一把反扣在福伯的手腕之上。

    “断。”

    秦洛轻声一喝,手臂已经用力的扭转起来。

    “咔咔”的断骨声不断在福伯手臂响起,他的手臂,就像是扭麻花一样,被秦洛一圈圈的扭转。

    “小子,老夫要你死!”

    福伯嘶声怒吼,扬腿一脚直取秦洛的胸口。

    秦洛脚下擦油般贴着地面快速一滑,稍稍一个侧身,便令福伯的攻击顺着自己胸口前滑过,连衣角都未碰到。

    下一秒,秦洛手掌快速伸出,反扣在福伯的脚腕之上,一拉一拽间,刺耳的断骨再次从福伯的大腿里响起。

    “嗷嗷~”

    福伯嘴里发出凄凉的惨叫声。

    秦洛手臂一挥,将福伯甩飞而出,身子砸在地面上,已经没有站起来的能力。

    此刻,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恐惧!

    尤其是陈龙四人,本以来秦洛得罪刘飞扬,下场很惨,可没想到,现实和他们幻象的,正好调换了一下。

    自己之前还想着在秦洛面前装逼,给秦洛一个下马威,现在想起来,自己是如此可笑!

    秦洛不慌不忙的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了被镶嵌在墙壁中的燕飞扬面前,慢悠悠点了根烟,享受的吞吐着烟雾。

    至于眼前被镶嵌在墙壁里的燕飞扬,在他眼中,仿佛就是一团空气。

    “燕少,不知现在我需不需要跪呢?”秦洛淡然笑道。

    “不……不需要,我……我跪,是我跪……”燕飞扬慌忙道,脸上布满畏惧,真的怕了!

    连福伯都被秦洛打残,自己哪里是秦洛的对手,就连自己的生死,都全部掌控在秦洛一念之间,燕飞扬哪里还敢有丁点嚣张!

    “那会馆里卖的酒,是不是假酒?”秦洛继续道。

    “是!都是假酒,这些都是我让小作坊加工的假酒!”燕飞扬连忙道。

    “哦~原来燕少也是无良商人啊,那我报警让警察来查你的场子,没问题吧?”秦洛继续问。

    “什么?”

    燕飞扬表情大变,自己场子干不干净,他心里自然是最清楚,假酒,卖|yin,这要是查出来,后果可想而知!

    虽然以燕飞扬的实力,就算警察来了也就是走个过场,但对声誉影响极大,甚至这家会馆,以后也别想在继续开下去了。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

    燕飞扬怒声喝道。

    “哦?看样子,燕少还不服?忘了告诉你,我这人啊,就喜欢欺人太甚!”

    秦洛嘴角挂着一丝邪异的冷笑,漫不经心的取下嘴里的烟头,眼中突然一闪寒光,无情的将烟头按在了燕飞扬的手心上。

    嘶嘶~

    滚烫的烟头与皮肤接触,响起烧焦般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嗷嗷~”

    燕飞扬嘴里发出凄凉的惨叫声。